42歲女老闆收穫一個IPO!阿里位元組投資,開盤大漲52%

「王一博概念股」。

來源:天下網商(ID:txws_txws)

作者:章航英

編輯:吳羚瑋

在8年內第4次衝擊上市後,「娛樂教母」杜華創立的公司樂華娛樂(下稱「樂華」)終於在港股敲鐘,股價6.22港元,較發行價漲52.45%,市值超過54億港元(約47億元)。

按超額配售前持有43.26%的股份計算,杜華個人身家超23億港元。樂華投資隊伍中,也出現了阿里巴巴和字節跳動的身影。

作為「藝人管理第一股」及「王一博概念股」,樂華的上市備受矚目,但市場並沒有站在樂華這邊。

樂華原定在2022年8月開啟招股,但「鑑於市況」延遲IPO,退回購股款。等待4個月後,市場境況並無好轉,這次樂華堅持上市。此時,無論是公開發售股份數還是發售價都有大幅縮水。

上市後,樂華或仍將經歷低谷。

01

3年收入28億,業績高開低走

在中國娛樂圈,有的經紀人有頂尖的專業能力、敏銳的商業嗅覺,手握炙手可熱的頂流明星,自己也有著如明星般的知名度。

42歲的杜華是其中一個。她被旗下藝人和訓練生喚為「杜媽」,和龍丹妮、楊天真並稱為中國三大「娛樂教母」。

杜華在2009年創立樂華,初衷是成為中國版SM(韓國知名娛樂經紀公司)。如今14年過去,樂華在競爭激烈且高度分散的藝人管理行業闖出了位置——以1.9%市佔率排第一。

作為一家經紀公司,樂華9成的營收來自藝人管理。具體而言,樂華通過簽約和培訓藝人,獲得他們在合作期間代言、商業推廣、拍電影、參與綜藝等的一部分收入分成。

截至2022年9月,樂華旗下有69名簽約藝人,知名的包括韓庚、王一博、孟美岐、範丞丞、黃明昊、吳宣儀等。另外還有59名訓練生作為後備軍等待出道。

樂華的藝人參與的作品有劇集《理想照耀中國之抉擇》、《風起洛陽》及《冰球少年》,電影《革命者》、《建軍大業》及《建黨偉業》,以及綜藝節目《這!就是街舞》及《極限青春》等。

從藝人的知名度及其參與作品的口碑來看,樂華都在娛樂圈擁有了較強的競爭力。僅2021年,樂華的藝人管理收入達11.7億元。

不過從業績看來,樂華已經出現向下走的趨勢。

2019-2021年,樂華的收入每年都有大幅增長,三年收入28億元,淨利潤合計也超過7億元,力壓A股大部分上市影視公司。

但自2022年起,樂華出現了營收利潤雙降的局面:2022年前三季度,收入7.53億元,同比下滑15.87%。同期的淨利潤高達13.45億元,但這其中,有12.04億元來自可轉換優先股的估值變動。換算下來,樂華實際的淨利潤只有1.41億元,同比大幅縮水40%。

02

中國最大「造星工廠」,是「王一博概念股」?

自從樂華傳出要上市的訊息,飯圈就比資本圈還激動,王一博粉絲們早已形成默契,認為是王一博「帶飛」了樂華。

如果說韓庚是樂華的「創業元老」,那麼王一博確實算樂華的「頂樑柱」。

在韓庚的幫助下,樂華將韓式娛樂圈工業體系搬入中國。2011年,杜華選出一批男孩送到韓國進行練習生培訓,王一博是被選中的第一個男孩。

事實證明,杜華的眼光確實毒辣。王一博本來是作為偶像男團UNIQ成員出道,但隨著「限韓令」發佈,發展受阻。隨後王一博單獨行動,憑藉2019年《陳情令》的熱播成為新晉頂流。

如今他的微博粉絲超過4000萬,代言接不停。2022年下半年以來,他新增8個代言,且頗具含金量,比如高端羽絨服品牌盟可睞、水晶品牌施華洛世奇等。

隨著商業價值的變現,王一博為樂華的貢獻一路提升。2019年至2021年及2022年9月30日止九個月,王一博應占收入分別佔同期樂華收入的16.8%、36.7%、49.5%及58.8%,比例逐年提升。

一家經紀公司對單個頂流明星過度依賴,通常會讓資本市場擔憂其業績的延續性。尤其是樂華的三大業務中,除了藝人經紀管理,還有音樂IP製作運營及泛娛樂,也都是藝人管理的衍生業務——業務範圍單一,對一家上市公司來說,也是一項風險因素。

樂華曾經試圖建立起一套嚴格的篩選標準與一個成熟的造星工業體系,以降低「創造頂流」時的不確定因素。

「樂華模式不是在刻意打造頂流,而是在藝人管理儲備上實現百花齊放和梯隊式、多元化發展。頂流的成就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包括自身業務能力是否過硬,作品是否得到市場認可,演藝規劃是否可持續發展,否則就可能曇花一現。」杜華曾表示。

樂華與全國超30多家藝術學校和機構合作,接受推薦,另外還通過歌舞比賽、全球選拔網路挖掘人選。樂華至今一共收到70000份訓練生計劃申請,但每年只有數十個名額,錄取率不高於0.3%。

除王一博之外,孟美岐和吳宣儀也是成熟培訓體系的優等生,她們在《創造101》《偶像練習生》等節目中表現亮眼,並讓樂華進一步出圈。

但當2021年選秀模式被限制後,樂華旗下的訓練生失去了一個出道機會。或許也因為此,樂華2022收錄的練習生大幅減少,9個月只錄取了9個練習生。對於樂華來說,這意味著下一個「王一博」出現的概率降低了。

而「樂華搖錢樹」本人王一博,自2014年簽約樂華後,又在2022年10月選擇了續簽。杜華一度淚灑簽約現場。但在雙方2026年10月合同到期之後,王一博是去是留,對樂華而言是一個巨大的變數。

03

虛擬人也「塌房」

「狠人」杜華親自上場

樂華經歷過娛樂行業蓬勃發展的榮光,享受過紅利,也在最近的整頓、轉型陣痛中艱難前行。

隨著明星接連「塌房」,輿論風波也曾波及過王一博。彼時,關於王一博的負面訊息一出,樂華緊急澄清,並稱已向公安機關報案。

資本市場不青睞文娛市場,正是基於真人明星的高度不確定性。於是,樂華開始培育虛擬偶像,於2020年推出了虛擬偶像女團A-SOUL。

隨著其A-SOUL出圈,樂華泛娛樂板塊在2021年達到3786萬營收,同比增長80.95%,並且毛利率77.7%,也遠高於藝人管理毛利率。

就在外界以為虛擬偶像可能成為樂華新的增長曲線時,去年5月,A-SOUL中之人(幕後演員)控訴樂華壓榨勞動力的「出逃」事件,再一次撕開了虛擬偶像並不光鮮的內裡。

關於這場糾紛沒有定論,但至少有兩件事是確定的。首先,虛擬偶像不會「永不塌房」;其次,虛擬偶像尚在培育階段,並沒有想象中那麼賺錢。

事實上,高質量虛擬偶像的呈現需要成熟的技術配合,A-SOUL是樂華和字節跳動合作的作品。一定程度上,樂華乾的還是老本行,培訓偶像,只不過給偶像穿上了「皮套」,而更基本的技術支撐則由字節跳動提供。

A-SOUL幕後演員雖稱「收入微薄、被壓榨」,但A-SOUL的企劃負責人也透露,巨大研發和美術成本壓力下,整個項目還處於大額虧損。

受此影響,A-SOUL熱度大不如前,樂華於今年1月再次推出了一個新的虛擬女團「吾音坊」。但這個主打國風的女團目前還在培育階段,熱度還未起來。

投資成了另一條路。除了下注一家虛擬藝人IP公司尼斯未來外,樂華最近的投資版圖中,還有功能性食品「Minayo」、戚薇香氛品牌「SEVENCHIC香氛筆」等。

杜華也親自上場。她最近創立了一個面膜品牌DR.JE,並在「瘋狂小楊哥」的直播間賣起了面膜。杜華稱,產品打磨用了18個月時間,不亞於培訓一個藝人的時間。不過《天下網商》發現,DR.JE天貓旗艦店內,截至1月18日的30日,熱銷第一的面膜優惠後價格為5片189元,月銷量為71。

杜華在娛樂圈有「狠人」之稱。她曾沿襲韓國造星工廠的模式,打造中國的造星流水線。但現下,樂華的業務存在不確定性——真人明星或虛擬偶像都可能塌房,而過於依賴王一博也被視為較大風險點。從目前看,下一個「王一博」尚未顯現。此外,消費品牌投資等新業務的起勢也需要時間。

在樂華上市後的關鍵時刻,杜華還能帶領它披荊斬棘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