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話暴跌450億!傲慢的暴雪,賺不走國人的錢

巨頭暴雪,在中國很難找到接盤俠了!

最近暴雪與網易分手聲明一出,被無數宅男視為青春情懷的《魔獸世界》、《守望先鋒》、《星際爭霸》等遊戲,很可能在明年1月玩不了了。

然而尷尬的是,國內遊戲公司都是安靜吃瓜,甚至撇清關係。

有人懷疑下一個代理商是米哈遊,米哈遊馬上闢謠,「不是我」,騰訊、完美世界也說沒有相關訊息,說白了就是「和我沒關係」。

有行業人士一針見血:暴雪這個「洋大爺」,誰都不想伺候了。

不想伺候的原因是,「動視暴雪提出的要求不可接受」。有知情人士袒露,貪婪的暴雪開出了霸王條款:

分成比例進一步提高,坐地起價還不滿足,還想要中國百萬玩家的資料。

別說中國公司無法配合,連玩家都看不過去了。

有暴雪13年老玩家憤慨呼籲,「不玩了,這是原則問題,一大堆賬號就當餵狗。」

還有網友做表情包吐槽

還有網友做表情包吐槽:

還有網友做表情包吐槽

然而網易恰好在此時發佈財報,來個「神補刀」:

暴雪代理的營收百分比只有個位數,言下之意就是,失去暴雪,問題不大。

巨頭暴雪一句話,雖然讓3000億網易的市值一下跌了450億,但其實暴雪才是最難堪的那一個。

入華25年,

入華25年,養活了一堆中國公司

最早的暴雪,其實是有傲慢的資本的。

在國外,暴雪直接挑戰歐美主流玩法,讓《星際爭霸》直接成為時代的代名詞。

在中國,能讓網易CEO丁磊迷的魂不守舍,拉著30幾盒《魔獸世界》光碟到公司,還讓遊戲部的開發人員和高層都學習。

所以暴雪剛來中國時就是傲嬌的,但很多人不知道,骨子裡的傲慢與苛刻,不僅讓暴雪獲得了人心,還讓不少中國合作商跟著開掛。

暴雪最初來中國試水時,選擇了武漢的奧美電子公司做代理,那時奧美電子才成立一年,在遊戲圈還是個小透明。

在暴雪buff加持下,僅僅幾個月時間,奧美就賣出了15萬套《魔獸爭霸》,成了銷量最多的遊戲代理公司之一。

在中國爆賣的背後,暴雪還做了一件特別貼心的事:暴雪提供了原生中文版本,讓遊戲成功同步上市,給審批提供了很大便利。

但與此同時,暴雪的眼裡也是絲毫揉不進沙子。

飄了的奧美為了賺錢,居然一碼多用,將使用過的賬號重複出售給玩家,暴雪得知以後當機立斷,馬上中斷與奧美的一切合作。

傲嬌的暴雪一宣佈分手,馬上就有人來追求。

即使暴雪開出一系列相當苛刻的條件:必須有獨立的電信級別機房、伺服器只能運營《魔獸世界》、代理商不得對遊戲本體進行更改等等。

結果還是擋不住人們的熱情,中國有25家網遊公司加入這場爭奪戰。

最終的贏家九城,靠著1300萬美元,22%的利潤分成,7000萬美元獨立機房建設費的彩禮,拿下了暴雪的芳心。

有人算過,九城為了一個《魔獸世界》,整整花了近1億美元。

現實證明,九城得到了數百倍的回報。2005年4月《魔獸世界》在大陸開始測試,6月,《魔獸世界》在中國正式商業運營,11月玩家就突破50萬。

靠著代理暴雪,九城甚至還風光上了市。根據九城2008年的年報,遊戲收入為3.8億元,90%以上的營收都來自《魔獸世界》。

但九城董事長朱駿不知道的是,這段「婚姻」的問題也在浮現:不受限制的第三方惡性外掛、服務質量低劣的遊戲客服……都讓暴雪對這個中國公司逐漸失去耐心。

所以,在暴雪與九城合約到期後,2008年,苛刻的暴雪沒有續約,而是火速換了新人:網易。

失去暴雪後,金主和麵子盡失的九城,迅速淪為三流公司,股價跌到不足1美元,一度氣到要以商業詆譭和財產損害罪將暴雪告上法庭。

沒辦法,誰讓人人都愛暴雪呢。

其實當時網易給出的條件也不算闊綽,還沒有九城大方,但暴雪選擇網易的原因,還是看中網易想做好遊戲的真誠,「大家的遊戲理念和文化非常契合。」

得到暴雪後,網易為了表現誠意,從總部調來了大批人手,斥巨資購買伺服器,還臨時大量招聘員工,僅一個客服崗位就審了超3萬份簡歷。

網易還特意成立了一個部門,網易暴雪部。

網易還特意成立了一個部門,網易暴雪部

當時的網易暴雪合作部負責人李日強,更是毫不吝嗇對暴雪的傾慕:

“我們都有點相見恨晚,了解越多,就越喜歡對方”。

只用一句話,

只用一句話,從中國寵兒變成小透明

就是這麼一個人見人愛的中國寵兒,在2018年,卻顏面盡失。

在暴雪嘉年華的最後,暴雪神神秘秘發佈了一個遊戲,然而全場不是叫好,反而出現了詭異的沉默1分鐘。

因為本來這是一場PC端玩家組成的發佈會,結果暴雪來了一個開發遲緩、前景不明的手遊做壓軸。

暴雪設計師緊跟著一句diss,更是直接讓全場一片噓聲:

「你們難道沒有手機嗎?」

「你們難道沒有手機嗎?」

一個玩家直接問出了所有觀眾的心聲,「這是什麼愚人節的玩笑嗎?」

這場發佈會後,動視暴雪股價下跌超6%,30億美元直接蒸發。

設計師一句話,不僅掀開了暴雪的遮羞布,也讓人們幡然醒悟:如今的暴雪,早已不是原來那個暴雪。

1.推新狂魔不再,只能炒冷飯

很長一段時間,暴雪開始出現粉絲口中的”炒冷飯”。

從2016年的《守望先鋒》以後,暴雪已經6年沒有推出新遊戲,這些年做的一件事,就是不停的推出各種經典IP遊戲的”重製版”。

關鍵是,這些重製版也不好玩

關鍵是,這些重製版也不好玩。

知名遊戲主播PDD都吐槽,「《魔獸世界》WLK懷舊服能不能在停運之前,先把版本更新一下啊,現在的太無聊了。」

暴雪也不是沒有推出過新遊戲,但與其說是新遊戲,不如說是老遊戲的2.0版。換皮膚、換裝備,成了暴雪所謂的創新。

比如一款2022年的魔獸IP手遊《魔獸弧光大作戰》,核心還是《皇室戰爭》的玩法,而那是2016年的遊戲。

被大量玩家控訴:「這種程度的換皮,騰訊一個月可以做三款。」

2.錯過手遊紅利,只能自降身價

2.錯過手遊紅利,只能自降身價

一直以來,暴雪最能賺錢的遊戲都在PC端,所以在移動網際網路大潮開始,暴雪也沒有及時轉型做手遊,甚至還輕蔑過。

比如較為輕鬆的《爐石傳說》,本適合做手遊,但暴雪最初還是隻推出PC版。

然而中國小弟們卻在手游上混的風生水起。騰訊的《王者榮耀》在2021年營收高達20億美元,米哈遊的《原神》也有18億美元,意識到錯失風口的暴雪,只能乖乖向小弟學習。

2019年暴雪和騰訊聯合推出的《使命召喚手遊》,上線兩年營收超過15億美元,甚至成了動視暴雪的盈利支柱。

暴雪也不得不承認,在手遊這方面,與其單打獨鬥不如尋求中國同行合作。

這也導致,暴雪在中國地位開始發生明顯的變化。

3.不尊重使用者,只能被玩家拋棄

除了產品危機,暴雪與玩家的矛盾,也暴露出暴雪對市場的傲慢。

比如暴雪的遊戲《暗黑破壞神:不朽》,不花錢的玩家到一定門檻後,戰力很難再有所提升。有人計算過想要把戰力升到滿級,需要11萬美元。

很多玩家為此寫了十幾頁體驗報告和建議給暴雪社區,但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守望先鋒》的客服也很難找到,很多玩家投訴有人消極比賽浪費佔位、開黑等問題,暴雪也從來沒有管過。

如果暴雪回應了,態度也是「愛玩玩,不愛玩滾」。

比如一名《暗黑破壞神3》玩家抱怨自己的角色被改得很弱,暴雪社區經理的回覆卻是:「我們本可以把一堆屬性全削弱,但並沒有這樣做,你難道不感激嗎?!」

種種因素下,讓暴雪在2021年就流失了600萬活躍使用者,市值更是暴跌1600億。

曾經遊戲的半壁江山,

曾經遊戲的半壁江山,如今最賺錢的只剩消消樂?

所有人都想不到,曾經重度遊戲的半壁江山,如今最賺錢的居然是消消樂。

在動視暴雪的財報裡,盈利上碾壓《使命召喚》《守望先鋒》《魔獸世界》等眾多爆款的是《糖果傳奇》。

這是一款休閒消除遊戲,在今年第二季度創造了6.84億美元的收益,佔移動端總收入的82%。

淪落至此,暴雪的危機,可能在與動視合併的那一刻就埋下了。

在2007年以前,暴雪是一個追求極致的公司,創始團隊總是把市面上已經有的東西變得更好玩,而且他們最看重的就是自主權。

然而現實是,暴雪數次被轉手,最後轉到了資本巨頭維旺迪手上,維旺迪多次干涉暴雪的遊戲研發,激怒暴雪四位核心成員集體出走,這也被很多人視為暴雪衰落的信號。

到了2007年,暴雪與動視重組,整個公司按照動視的方式來運作,失去核心人物的暴雪只能乖乖聽話。

雖然失去了自主權,動視暴雪還是推出了新遊戲《爐石傳說》,在一眾遊戲公司中銷量依然能吊打。

如果這個時候,動視暴雪及時回到做精品的老路,或許還能挽回一波。

結果暴雪還是肉眼可見的失去創新力,根源還是喪失創作自主權,把自己的命,交給不懂遊戲的人手上。

動視暴雪CEO鮑比·科蒂克,商人出身,對十年磨一劍的精品遊戲完全缺乏耐心。

一位被裁掉的動視暴雪員工曾袒露:「現在開發人員和商務人員鬥得很厲害,戰略決策都是由財務部拍板。」

在動視的財報中,暴雪的營收能力常年倒數第一,然而動視暴雪收購的另一個手遊公司king,做休閒遊戲直接貢獻了一半的收入。

讓財務部來做決定,選精品,還是選商業遊戲?答案顯而易見。

因此,動視暴雪的重點也越來越不放在暴雪上了。

無論是新遊戲推出的反應速度,還是對使用者反饋的處理態度上,玩家對動視暴雪的感覺只有一個:躺平。

今年1月,動視暴雪乾脆直接把自己賣給了微軟,還獅子大開口,要出了687億美元的天價。

很多人替微軟不值,但最開心的還要數暴雪粉絲,有人甚至去微軟公司門前行禮表示感謝。

但微軟也很難讓暴雪回到20年前的巔峰,因為微軟的心思顯然不在主機遊戲上。

微軟執行長薩蒂亞·納德拉毫不掩飾:收購動視暴雪就是為了推進微軟的元宇宙戰略。

結語

結語:

14年前,被網易接手的《魔獸世界》,只是因為等待審批停服不到一個月,玩家就急的上躥下跳。

為了表示對網易的憤怒,有人組織了約5000人規模的玩家隊伍,同時登陸網易的”夢幻西遊”,造成遊戲七個伺服器全部癱瘓。

然而如今《魔獸世界》很可能要徹底停服,網友卻相當淡定,堅定的站在網易這一邊。

「開出這種條件,簡直是無恥,停服就不玩了」。

暴雪的傲慢令人悲哀,但失去創新力才是最大的遺憾。

本以為可以靠威脅換取更大利益,被群嘲的暴雪印證了一句話:

不尊重使用者,小丑竟是我自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