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不要再幻想螞蟻上市了!

網際網路產業與金融科技的復甦不能指望螞蟻上市沖喜。

撰文|項西

出品|支付百科

被今年一波波的炒作螞蟻可以恢復上市的人叨擾的不厭其煩,傻子會傳染?

這麼多年了,見過大風大浪的我頭一次這麼無語,尤其是很多社會媒體在炒這事。忍不住了,花了一個小時寫了這篇「討蠢檄文」。

先幫這些「YY帝」回顧一下次次打臉的經歷:

螞蟻消金獲批成立了,他說螞蟻可以繼續上市了,打臉;

螞蟻董事會來了香港交易所主席史美倫,他說螞蟻可以恢復上市了,打臉x2;

螞蟻消金增資批覆了,他說螞蟻可以準備上市了,打臉x3;

這幾天,央行宣佈螞蟻集團整改基本完成,他覺得螞蟻又得上市了,那麼請把臉伸過來先接我這一掌。

我理解,大多數人內心還是期盼螞蟻恢復上市,來重振行業的,畢竟打擊平臺經濟反壟斷和網際網路與金融科技大敗潮都是從螞蟻上市未遂開始的。

但堅決反對有人和媒體帶節奏和誤導大眾的人,不是壞就是蠢。

我其實完全同理大家,我也希望這個市場能恢復如初,繁榮發展的樣子。我也買了當初的螞蟻戰略配售基金(因為當時在期限內沒找到贖回,現在還套在裡面)。

我也有前同事在螞蟻,雖然跟他現在沒聊這個,但是上市受挫的經過我也是略知的。包括內部的反應。此外我也一直在跟蹤其他金融科技平臺上市緩停的情況,並且一直關注至今,因為包括京東科技、銀聯商務、富友、收錢吧、商米等同賽道或關聯賽道的機構也都依然在排隊等候。

既如此我也把「螞蟻上市」這件事看的很透,起碼不是韭菜般的隨波逐流。

我很明白,螞蟻恢復上市從目前來看,並不現實,也沒戲!

01

為什麼螞蟻上市沒戲?

你若問為什麼,那我來給你掰扯掰扯:

首先,整改的目的,這個就不用多說了。馬雲當時為什麼勇於慷慨激昂,馬雲非常聰明不會主動去挑釁監管,這個我此前也已寫過(逼停螞蟻,爸外有爸),當時我的揣測獲得了業界許多大佬的認可。

我先從實往虛去說,都是點到為止,說多了這篇文章可能也就不存在了。

一是規則限制短期難以上市:按照有關規定,企業如發生實控人變化,想要在A股主板上市需要等待三年,A股科創板和港股的等待期分別為兩年和一年。

螞蟻原計劃是在A股科創板和港股雙向上市。那麼螞蟻會在1年後的港股上市嗎,很顯然不會。

原因其實也有,比如目前港股市場表現乏力,此前騰訊、美團等網際網路平臺的股價已經相對於高點跌去了大約兩三成。此時入場只能說送人頭,而且早前多輪參投的投資人也不會同意。

二是估值縮水,不符合主體和投資人利益:目前螞蟻的估值已經從上市前縮水至不到1/3,如果螞蟻消金業績表現不能觸底反彈的話,估值重塑則遙遙無期。

現在估值也不符合所有人的利益。所以說一年後港股不會去上。

三是科技的不夠純粹,港股不行那麼兩年後科創會不會上呢,同理,也不會。

而且科創版,更注重科技型商業模式,並非企業改個名叫科技就算科技企業了,從京東科技兩次赴港上市駁回就能發現,監管現在很務實,拿螞蟻原有招股書來看,營收的大頭是「微貸科技」,也就是花唄和借唄,未來體現就是螞蟻消費金融,這是實打實的持牌金融,你路條都不可能拿到,怎麼上?

四是整改基本結束但沒有全面結束,基本完成不代表整改已經100%完成。從目前監管的態度和條例上看,整改是基本符合監管要求的,也就是你得了病,醫生給你開藥,服藥後有療效,逐步好轉,即便痊癒後,還需要留院觀察,即便出院後也不代表就能生龍活虎了。現在螞蟻處在繼續吃藥的階段,因為有療效。

那麼什麼時候才算整改結束呢?我們對賬一下監管當時約談所提出的五條公開的要求以及螞蟻的整改覆盤:

第一條支付寶與花唄借唄的不當連接,這個算是改完驗收了;

第二條依法持牌經營個人徵信,那麼螞蟻牽頭組建的「錢塘徵信」現在也在籌備路上,雖然成立的事沒能獲得上層簽字,但也算完成一半。

第三條要求螞蟻成立金控公司,所有金融活動納入金控監管,並規範關聯交易。那麼這個呢,聽說螞蟻也是願意服從的,只是,這個金控是螞蟻集團內的金融業務裝進去還是把螞蟻集團整體裝進去,雙方有待商榷,但「走向金控」這個已經是既定事實了。而且螞蟻對關聯方阿里巴巴也基本要走撇清路線了,馬雲也放棄個人對螞蟻的控制權了,總體來說這個也算完成一半。

第四條是要求整改違規信貸、保險、理財等金融活動,控制高槓杆和風險傳染。這裡的主角是螞蟻集團營收最重要的板塊「花唄、借唄」,現在已經按要求成立螞蟻消費金融,並把這兩塊原本小貸主體的業務遷移至消費金融的主體裡,由地方金管局升級為銀保監會的監管。

但問題在於「花/借」原有的體量高達數萬億,按規定,持牌消費金融業務規模將受制於註冊資本金限制,而恰恰螞蟻消費金融的註冊資本金最初只有80億,按規則能撬動的業務規模只有幾千億,根本無法承接原有數萬億的業務規模,這幾年整改的難點其實就在這,但監管也沒辦法「一刀切」,不現實。

最後不得不對很多「花/借」使用者「關停並轉」,要麼降額,要麼乾脆取消借款額度,同時推出「信用購和信用借」這倆柺棍來替換自己的雙腿,變成助貸,給銀行導流,雖然便宜了那幫銀行們,但基本上也是按照監管的要求去「洩洪」了,監管也就勉強認可這塊了。

可預見的是,未來監管對於螞蟻消費金融的信貸業務,肯定不會支持做到原有規模了,這個規模肯定是一個可控的、合理的、不可市場支配的規模。

這條算整改完成八成,為什麼呢,在於當時影響螞蟻上市的那個《網路小貸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裡面對螞蟻原有ABS的玩法做了限制,當然限制的還有很多,可以繼續去看我此前寫的那篇(逼停螞蟻,爸外有爸)找原因。

總的來說,需要《網路小貸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的正式版出臺,對於14家的整改才算真正的結束。螞蟻這估計得在遷移承接完後取消兩家網路小貸,才算劃傷句號。

第五條是要求餘額寶壓降,的確此前規模都已經超過中行和招行了,大的嚇人,這個監管已經在幾年前就有窗口指導要求壓降,螞蟻當然也配合的做了,這個算是整改完成。

這麼一梳理一看,還是有幾條尾巴沒有完全結束,時間上等不及了,這些肯定是要交給下一屆金融監管班子去蓋棺定論的了。

央行黨委書記、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的公開發言中也有很關鍵的一句,就是「後續將實行常態化監管」。這也很直白了,即便是整改100%結束,並不代表鬆綁、恢復到上市前的監管力度。

如影隨形的緊箍咒,所以你還想上市,那可真是難上加難。

五是整改後的螞蟻要走向新時代,弱資本化。

螞蟻的整改要走向新時代,當它成為「人民的螞蟻」之後,還要上哪門子市、融哪門子資?

斗膽提一下「政治正確」,教培機構上市為什麼集體被蓋帽那不就是政治不正確嘛。因為在咱們社會主義國家裡,教育應該是很純潔的,是祖國的未來,怎麼能資本化呢?所以做教育,是不應該是逐利的。

同理,那賺過大錢的螞蟻、被迴歸理性的螞蟻,現在還要以逐利為第一目標嗎?當然不是了。要有理想,有新時代的追求了,只要滿足溫飽了後,就要為人民為國家服務了。

這其實也是整改的一部分啊,你們咋沒懂呢乖乖。要有「政治性、人民性」啊!

更何況作為一家重量級民營企業,擁有數億使用者、掌握無數資訊、資料的大型科技平臺數字經濟體。這不就是你的「責任」嗎?

漫威英雄裡的一句話:能力多大,責任多大。對此不能再應景了…

所以,請有些發聲人不要再帶節奏炒上市了。會讓被誤導的讀者們期待越高,摔的越重。

02

螞蟻還會上市嗎?如果要上會是怎麼上

那麼,大家可能還會問,螞蟻不會上市了嗎,我只能說是至少短期幾年裡不會了,他們也沒那個心思了,一個遭遇重大車禍的奧運金牌運動員不能說養病好出院就能重回賽場的。

未來要等多少年要看政策變化,比如金控公司是否可以上市也會有將來的監管要求,有些東西不是當事人能決定的。而且即便同意上市,也或許是螞蟻內部的幾個主要業務板塊,比如支付寶、螞蟻消金獨立出來上市。

我認為這種可能性會大一些,當然還會有很多的前提門檻,比如很有針對性的《非銀支付機構管理條例》正式版在日後出臺,也將會左右支付寶的未來發展路線。看見了吧,當前的挑戰都一大堆,還幻想現在上市,那就是更遙遠的一個話題了。

理性看待一切,期待網際網路、金融科技的復甦回暖,不能全靠螞蟻恢復上市來提振「沖喜」。

作者貼士:其實還有一些監管朋友跟我探討對螞蟻整改、未來走向的看法,受篇幅限制會在未來的內容中體現,請大家持續關注「支付百科」,我更願意給讀者帶來更接近於真實的內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