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創業,從擺地攤開始

一樁線下流量生意

一樁線下流量生意。

作者 | 陳弗也 編輯 | 楊布丁

來源 | 稜鏡(ID:lengjing_qqfinance)

看著男友施展「麒麟臂」賣力地捶打檸檬,圖圖(化名)感覺距離夢想又近了一步。

他們是一對95後情侶,渴望擁有一家自己的茶飲店。但開店不是一件易事,僅啟動資金就要十來萬。3個月前,圖圖和男友決定先成為「斜槓青年」,加入擺攤大軍,白天上班,晚上賣檸檬水,為茶飲店做準備。

他們的攤位在廣州黃埔的一條商業街上,名字簡單直接,叫做「發財茶檔」。

圖圖的茶檔,作者拍攝

圖圖的茶檔,作者拍攝

秋天的廣州,空氣乾爽,蚊蟲減少,是一年中最舒服的季節。每到傍晚,河堤、路邊、地鐵口等人流量大的地方,陸續出現一個個流動攤位,而這一兩年在街頭的攤主們,不乏像圖圖這樣的95後,甚至還有00後。

與「老一代」攤主不同的是,這些年輕的攤主更善於利用微信、抖音、視訊號、小紅書等社交軟體,擺攤也成為了一樁線下的流量創業。

與此同時,圍繞著這個不起眼的「小生意」,一條產業鏈也逐步成型:有人做起了教人擺地攤的培訓生意,有人僱傭豪車車主,去商場和夜市擺攤、製造氣氛,還有人專門組織攤主們去新的場地「趕集」。

甚至,一些車企也來蹭熱點,推出「擺攤神器」,隨後也被這些擺攤的年輕人裝扮得各具風格。

「我老家有句話,叫做‘工資不出頭’,意思是單純靠工資是很難出頭的,家裡人也支持我有自己的事業。」圖圖的男朋友告訴作者。

大排檔、夜市、地攤,一直都是廣州這座生活氣息濃厚的城市的重要組成部分。2020年6月,廣州市城管部門專門向社會公佈了60個流動商販臨時疏導區,即允許擺攤的地方。

今年9月22日,上海發佈了新版的《上海市市容環境衛生管理條例》,這是20年來上海首次對這一條例進行全面修改。新版條例規定,區人民政府、鄉鎮人民政府可以劃定公共區域用於從事設攤經營、銷售自產農副產品等經營活動,上海禁止擺攤的歷史被暫時終結。

這讓地攤經濟、夜間經濟再次受到社會的關注。

01低門檻低風險的創業

「看你可憐的呦,你咋去擺地攤了?」大伯很難理解顧希的選擇。

顧希是一位來自陝西的90後,曾經營過一家美容院。今年7月,她在廣州海珠區擺起了地攤,賣烤魷魚,這與她時尚、精緻的打扮形成了鮮明的反差,有朋友戲稱她為「魷魚西施」。

在家人的眼中,擺攤是一個低端工作,蹲在地上等別人來買。但顧希認為擺地攤是一個門檻低、風險小、且在能力範圍內的創業。不過,她懶得解釋,而是花時間把攤位裝扮得很敞亮,取名叫「顧希夜生活」,並自創了一句個性的slogan:「別人擺攤是為了賺錢,而我擺攤是為了等你經過。」

她和朋友在廣州共經營著3個魷魚攤,晚上出攤時,她會一邊直播,一邊幫著烤魷魚。

顧希的魷魚攤,作者拍攝

顧希的魷魚攤,作者拍攝

由於門檻低、風險小,擺攤正成為不少年輕人「再就業」的選擇。

91年出生的尹才良,曾在房地產行業裡做了10年。去年下半年,行業的寒氣傳遞到了他的身上,他感覺像掉進了一個坑裡,怎麼爬也爬不出來。今年4月,他離開這個行業,尋求新的方向——擺攤,主打產品是泡鳳爪。

「我之前是做銷售的,臉皮本來就厚,沒覺得擺攤是件丟人的事情。」尹才良向作者笑談。

他的地攤位於珠海市,那裡一些夜市的攤位費按天收取,一天幾十塊錢,這讓他覺得壓力小了很多,只需要投入幾千塊錢購買原材料、小推車,如果幹不下去了隨時可以收手止血。開實體店就不同了,僅門店租金就要數萬元,還要承擔門店無法轉讓的風險。

目前,他和朋友已經在珠海開了3個攤位,1個門店。據他介紹,一個攤位每天約有1000元的營收,毛利率可以達到40%。

不過,他並不滿足於此,平日裡經常會去各地的夜市考察。9月27日,尹才良專門去廣州南沙區拜訪了一位地攤大佬,考察了手撕雞和烤魚的地攤市場。他希望未來一兩年內,可以將自己的攤位做成連鎖加盟的餐飲品牌。

廈滘地鐵站附近的夜市,每當夜幕降臨,賣炒粉的、賣烤雞腿的、賣滷豬蹄的、賣糖水的,就開始整齊地排成一排,等待客人的光臨。作者拍攝

02一邊炒粉一邊直播

與傳統的地攤主們不同,如今的年輕攤主,拍短視訊、直播已經成為了他們擺攤的標配。

顧希擁有4萬粉絲,在廣州的烤魷魚界已經是一個小有名氣的網紅。每次出攤,她都會進行直播,介紹攤位和魷魚,這為她招攬了不少生意。不少遠道而來的粉絲,就是想一睹這個「魷魚西施」的真容。

最近幾年,在擺攤界誕生了多個百萬級的網紅,如擁有140萬粉絲的「漁妹妹」和340萬粉絲的「波仔炒粉」,他們的工作就是每天直播殺魚和炒粉。

與顧希相比,99年出生的陳偉朋粉絲更多,擁有11萬。他的網名叫做「小朋哥」,攤位在廣州白雲區人和地鐵站附近,主營炒粉、炸串。由於俊俏的長相、靦腆的性格,粉絲們稱他為「炒粉小王子」。

小朋哥的炒粉攤,作者拍攝

小朋哥的炒粉攤,作者拍攝

小朋哥來自於農村家庭,文化程度不高,之前曾在珠海的一家飯店工作。2020年初,他辭掉工作,在廣州番禺區租了一個檔口賣炒粉,生意不錯,但很快招來同行的妒忌,不斷被投訴,無奈只能撤離。現在這個攤位,則是在今年初新開的。

剛開始時,這個偏僻的巷道里只有他一個攤位,走紅之後,陸陸續續其他攤販也湧了進來,攤友們共享小朋哥直播帶來的流量。

很多人認為11萬粉絲能為小朋哥帶來不少收益,但事實並非如此。他向作者坦言,粉絲們的打賞不多,短視訊雖然可以導流,但是炒粉的活只能自己來做。比如,一下子來了十幾個粉絲,但他根本炒不過來,粉絲們就只能失望地離開。

目前,他與弟弟一起擺攤炒粉,年紀稍長的哥哥則在攤位的一旁經營著一家奶茶店。

教人擺攤,收徒弟,也是不少短視訊博主的出路。小朋哥曾經有過這樣的想法,也有一些慕名而來的粉絲希望向他學習。但他向作者直言,擺攤需要吃苦耐勞,沒有秘訣也沒有捷徑,如果粉絲們吃不了苦,做不下去,反而會抱怨他沒有教好,教人擺攤的想法也就被打消了。

到底是以直播為主,還是以烤魷魚為主?也成為了擺在顧希面前的一個難題。

看著不斷上漲的粉絲數量,朋友建議顧希認真打造「魷魚西施」的人設,走網紅路線。但她認為這種模式很難走遠。她現在的想法很簡單,就是將現有的三個魷魚攤給經營好,未來時機成熟後,再回歸到實體餐飲店。

03擺攤也有培訓班和「氛圍組」

如今,當年輕的攤主們在做著路人的生意時,也有人做起了攤主的生意。

在短視訊平臺上,時常會有博主宣稱自己擺攤月入十萬,但根據多位攤主的分析,這種視訊的真實性很低。他們認為,這些博主發佈這些內容的目的是吸引眼球,從而招攬學員,做擺攤培訓的生意。

95後楊明(化名)就是廣州一家地攤培訓班的工作人員,他向作者介紹,自己的工作就是教學員如何選址、選品類,如何拍短視訊做營銷,每個學員需要交3000塊的學費。

由於地攤經濟的火爆,一些商場、步行街也打上了攤主們的主意,他們主動邀請攤主們前來擺攤,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吸引更多客人和流量。

比如,佛山順德的北滘商業廣場、慧聰家電城就專門開闢了空地供攤販們擺攤,商場還在社群網路上造勢、宣傳。

有人也注意到了這個商機,並做起了中間商的生意,一面與商場聯繫,向商場收取推廣費用,一面發佈招募資訊,組織攤販們前去「趕集」,向攤販收取攤位費。圖圖、顧希有時就會去趕這些場子。

「我們有段時間想花3萬塊錢買輛宏光Mini,這樣就能去趕距離稍遠的集了。」圖圖向作者表示。

在「地攤經濟」這個大類中,「車尾經濟」是一個重要分支。這個概念曾是一個網路熱詞,不少城市中產暢想著晚上開車去擺攤。

號稱「人民需要什麼,五菱就造什麼」的五菱宏光也蹭上了這個熱點。2020年6月,他們發佈過一款名為「五菱宏光翼」的廂式貨車,併為其貼上了「擺攤神器」的標籤。但在當時,很多人並沒有意識到這款車的應用價值。

如今,這種廂式貨車甚至大卡車,已經開始「卷」進了擺攤界。對於攤主們來說,這種車載貨量大,簡單、易收拾。

比如,佛山君蘭河堤的夜市上就停放著幾輛平板車,到了晚上,車主們在平板車上燒烤、炸串,有時還會在車上擺上幾個桌椅,供顧客們休息。

事實上,真正引爆「車尾經濟」這個概念的是那些用來擺攤的百萬豪車。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在短視訊平臺上出現這樣的內容。不過,根據作者了解,這些車主很多不是真正的攤販,更多是在扮演「氛圍組」的角色,並且往往有人組織管理。

「他們有微信群,有老闆需要豪車給場地預熱時,就會組織他們去捧場。」一位攤主向作者介紹,她一個朋友就經常被邀請去「捧場」,出場費比擺攤賺來的錢要多。

事實上,豪車並不適用擺攤,後備箱小,在光線暗、人流量大的夜市,如果車子被劃傷,那就得不償失了。

在君蘭河堤擺攤的90後周小姐,也是「車尾經濟」的參與者,但與「氛圍組」不同,她是一位純粹的攤主。

周小姐的車是一輛紅色的奔馳GLA,晚上出攤時,她就將後備箱打開,用來擺放貨物,收攤時就將貨物放進車裡。與那些追隨流量的攤友相比,她比較佛系,一直沒有離開過這條河堤,如今,連那輛奔馳都懶得開走,停在那裡,充當儲物間的角色。

04「攤位雖小,也是個生意」

南方地區濃厚的重商文化,讓圖圖和尹才良們覺得擺攤不是一件不體面的工作。圖圖和男友也制定了一個短期目標,如果一年能夠賺10萬塊錢,就辭掉工作,全身心頭投入到這個攤位上。

事實上,這個目標並不是很難實現。根據作者的走訪,檸檬茶攤位的利潤率普遍在70%以上,10萬元的利潤,意味著每年銷售額約14萬,如果一年出攤300天,每天的營業額約460元,賣出35杯檸檬茶即可。

「其實,80%的地攤是做不好的,很多人也堅持不下去。」尹才良向作者表示。

在決定擺攤賣鳳爪之前,尹才良曾在珠海的各大夜市轉悠了好幾天,還在網上認識幾個攤友,向他們學習如何擺攤。在充分了解成本、原料供應商、營業額、利潤率之後,才決定賣鳳爪的。

「不少攤主比較佛系,攤位一支,就不管了,坐在那裡等客人來,那是不行的。我之前是做銷售的,比較懂營銷,能招攬客人的辦法都會用。」尹才良向作者表示,「不過,我們這些90後已經老了,那些95後、00後,在導流方面玩得更溜。」

圖圖和她男友也體會到了擺攤的艱辛。他們每天下午六點多下班後,簡單吃一口飯,就要收拾出門擺攤了,十點半收攤之後,還要做清洗工作,到家就十一點多了。

圖圖二人用了一週的時間去調配味道,每天都要喝掉大量的試驗茶水。第一天出攤,擺了兩個小時,沒賣出一杯茶。一旁的攤友看不下去了,就過來買了一杯,給他們開了張,還建議他們將燈光調亮,招牌放在顯眼處。

3個月來,他們為這個攤位投資了八千元,但由於每天只出攤兩個小時,現在還沒有回本。很多個晚上,當倒掉賣不出去的檸檬茶時,圖圖就總是會萌生退意。

張磊(化名)是一位90後,今年初也擺了一段時間地攤。他從廣州周邊的一些批發市場進了一批毛絨玩具,前後投入了四五千元,但沒兩個月就堅持不下去了,那些玩具現在還堆在家裡。他看不到希望,也受不了客人的冷眼。

「擺地攤很考驗耐心,有時晚上沒生意,就會很煩躁。」張磊向作者感嘆,「總覺得不是長久之計,就重新去找工作了。」

短視訊創作者「大大愛折騰」是一位「探攤達人」,過去幾個月,她探訪了廣州60多個夜市,整理了一份「擺攤大全」,對不少夜市的人流量、客人愛好、城管風格、攤位費等進行了分析總結。

她向作者介紹,如果想擺好地攤,選址、選品、攤位設計都很重要,現在逛地攤的很多都是年輕人,有的不是為了圖便宜,而是為了感受一種愜意的生活方式。她認為,如果將擺攤當成一種低端工作,不用心經營,就很難吸引到客人。

「家裡都是做生意的,攤位雖小,但也是個生意,自己也是老闆,還是會堅持下去的。」已經擺攤一兩年的周小姐說。

事實上,今年以來,廣東省相繼出臺了多項政策,積極打造夜間文化、旅遊消費集聚區,如《廣東省夜間文旅消費集聚區建設指南(試行)》、《廣東省夜間文旅消費集聚區評價指標(試行)》,也湧現出「Young城Yeah市」「夜佛山越夜越精彩」等一批品牌項目。

同時,廣州也發佈了《廣州市推動夜間經濟發展實施方案》、《廣州夜間消費地圖》,長隆旅遊度假區、廣州塔旅遊區、北京路、正佳廣場甚至入選了國家級夜間文化和旅遊消費集聚區。

在政策的引導下,年輕人的積極參與下,地攤經濟、夜間經濟正在成為一個時尚的創業項目。

*免責聲明:本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創業家立場。

相關文章

別了,千億房企

別了,千億房企

沒錢買地,沒人買房。 作者 | 郭菲菲 編輯 | 楊布丁 來源 | 稜鏡(ID:lengjing_qqfinance) 曾經擠破頭也要把總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