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圈錢200億!專坑老鄉的「億萬富翁」,連夜跑路了

想不到,公司跑路,居然到了這麼明目張膽的地步。

湖南一家公司,11年非法集資近200億,暴雷後警方都被驚動,緊急成立調查組。

可它居然在官網發了一份公告,高調提醒受害人自己已經跑路,錢也已經洗乾淨:「貪高利息吃大虧,天上沒有掉餡餅,只有陷阱」。

這家公司就是湖南省的老牌投資中介盛大金禧,老闆盤繼彪本月初還在公司大會上對投資人承諾「我絕不跑路」,轉身就以「去雲南找錢」為由逃出中國,徹底失聯。

他走後,公司被維權人群團團包圍,盛大金禧官網卻又假裝有關部門,發佈清退資訊,進一步騙取受害人個人資訊。

一系列離譜操作後,盛大金禧徹底火了,盤繼彪也被大家罵成了篩子。

曾經盤繼彪是湖南省有名的慈善家,幾年裡資助過兩千多貧困學生,還親自參與過永州縣的抗洪救災。

但從2016年起,他就發現盛大金禧資金鍊的危在旦夕,開始用非常手段給公司圈錢輸血,哪怕被罰了近200萬還是頂風作案。

這一次的暴雷,只是盤繼彪巨大金融帝國崩塌的一個縮影。

最草根的「金融大師」,

最草根的「金融大師」,要為中國造2862個億萬富翁

在一次採訪中,盤繼彪曾說出自己這一生的奮鬥目標:「成就2862個億萬富翁和2862千萬富翁。」

資料如此精準,盤繼彪不是要造很多富翁,而是要中國每個縣都有富翁,2862正是當時中國所有縣城的總數。

說出這個夢想的初衷,來自盤繼彪年輕時的經歷,不僅窮還有點倒楣。

盤繼彪家裡有5個弟妹,他很小就開始編竹籃、打草鞋貼補家用,就算考上了北京政法大學,還得自己攢學費,靠去水房燒熱水,修完了經濟法研究生課程。

為了省掉理髮的錢,他每到寒暑假,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剃光頭,過一個學期後頭髮長了,正好回家再剃一次,他因此還得了個著名的外號「小光頭」。

因為頭上沒毛,第一次去廣州求職,他露宿街頭被蚊子咬了一頭包,被面試單位當成得了怪病給攆了出來。

求職被拒,為了生存檔繼彪在廣州街頭為當地金融律所發了8個月小廣告。

雖然工作很苦,盤繼彪卻發現了商機:中國的金融律所實在太少了。

科班出身的盤繼彪,找到自己的兩位學長,租了間小屋子,創辦了廣州金禧信用擔保公司。

90年代的中國,研究生本來就少,盤繼彪開的事務所很快就有了業務,1999年中國四大行對1.4億壞賬進行剝離,盤繼彪的律所就是參與執行的多家單位之一。

第一家律所讓盤繼彪迅速賺到了2000萬,離自己的人生目標越來越近。

後來盤繼彪還跟佛山大學的教授一起編撰了《案例國家賠償法學》,甚至成了《民主與法制》的特約撰稿人,是湖南金融圈的名人。

此後幾年中,盤繼彪幫湖南的大小公司進行投資擔保,協助貸款融資,因為手段激進,甚至被湖南當地媒體稱為「金融瘋子」。

2007年,盤繼彪回到湖南永州,提出要用金融手段,協助當地農業做金融升級。

他提出了一個”千店貸”計劃,要在湖南地區開設1000家社區金融超市。

說淺一點,這個計劃能幫農村解決農產品滯銷和就業難題;說深一些,就連空巢老人、留守兒童,乃至國家食品安全問題都一併解決。

盤繼彪的計劃很大,但也正是這個大計劃,讓他逐漸走向失控。

圈錢200億,

圈錢200億,10萬受害者被「老鄉」洗腦

2013年,中國忽然流行起一句話:

「浙江溫州,浙江溫州,江南皮革廠倒閉了,老闆黃鶴欠下3.5個億帶著他的小姨子跑了……」

這是當時中國金融悲劇的縮影,溫州人靠著鄉親鄰里之間的互保、聯保,把資金盤做得巨大,超高槓杆下一個個暴雷跑路,幾年間突然多出2000億壞賬。

在金融理財行業最低迷的幾年,要想繼續靠專業吃飯,那就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因此盤繼彪成立了一個新的中介公司盛大金禧,只做「理財產品的搬運工」,把自己摘得相當乾淨。

他搞的是「店海戰略」,在全國開了140多家分公司,光湖南長沙就有十二三家。

推銷的項目,回報率高達14.4%,最多時甚至超過了16%。

這些項目的畸高回報全是因為光明的前景,且看項目名稱就一個比一個高大上:

加拿大英發能源旗下的宿州煤層氣開採、農村光伏發電的大棚、甚至影響了裴洛西竄臺的天然砂石、以及近幾年大火的大健康……

在一篇宣傳光伏項目的文章裡,盤繼彪給盛大金禧拉來美國做背書,聲稱「美國目前無法杜絕使用中國光伏。」

2019年,盤繼彪大費周章砸了1000萬港元,買下香港上市公司「標準資源控股」改名為金禧國際,不僅自己成了董事局主席,還瘋狂宣傳這家公司與「加拿大英發能源有限公司」有著頗深的淵源。

其實「加拿大英發能源有限公司」的總部和經營業務全都在中國,只是安徽宿州的一家挖煤層氣的。

強行戴上跨國公司的帽子,盛大金禧通過官網、公眾號等媒介大肆宣傳:「盛大金禧立足中國,輻射全球。」

但盤繼彪還覺得不夠,他居然把盛大金禧說成了一家高科技公司,能對煤層氣開發的關鍵技術進行攻關:「不斷改進最佳化鑽井和壓裂工藝」。

下大力氣包裝出來的身份,自然是讓盛大金禧的產品好賣多了。

盤繼彪推出了「入夥」的玩法,投資人不僅參與項目投資,還直接成為項目相關子公司的合夥人,繳納「入夥資金」,跟公司分紅,盛大金禧只需要跟合夥企業一起在合同文字上蓋章就行了。

長沙的業務員李南輝,集結自家親戚朋友,談下了七八十個客戶,一共投進去上千萬,直到暴雷時見到了澎湃新聞的記者,這才站出來現身說法。

在他的講述中,盤繼彪的虛假金融帝國露出真容。

其實盤繼彪向外界宣傳的那些光伏、煤氣層項目,大多是空頭支票。

比如2020年,繼彪曾去安徽宿州考察煤層氣項目,接待的公司其實就是個天然氣城建公司,企查查顯示經營範圍根本就不包括煤層氣開採,主要人員只有9人。

更離譜的是,一些有名的地產項目,如永州金盤,宣傳中是曾耗資30億、佔地百畝,其實卻從2015年爛尾至今,小區一片狼藉,業主無法收房。

除了有名的大項目,盤繼彪手中的小公司、小項目無數,有的皮包公司連註冊地都跟盛大金禧在一處。

通過盛大金禧,出售自己設立的皮包項目,再用客戶的錢「借新還舊」,這就是盤繼彪的「生財之道」。

盤繼彪的龐氏騙局,

盤繼彪的龐氏騙局,為何這麼難揭穿?

盤繼彪做金融25年,自2016年就已經因非法為自己融資、虛假宣傳被罰,為什麼還能頂風作案到今天?

最主要的原因,在於他太懂得拿捏人性。

他最重要的心法,就是把人們對利用資訊差賺大錢的嚮往放大到了極致,宣傳能幫客戶「悶聲發大財」。

1、立慈善家人設,拿捏湖南老鄉

在盛大金禧成立早期,盤繼彪先為自己樹立了慈善企業家人設,籠絡一眾忠實擁躉。

2013年,盤繼彪成立了一個「湖南省大愛慈善基金會」,截止到2016年底一共資助了2500名貧困學生,捐出的欠款和物資總值高達4200萬元。

永州雙牌縣發生特大洪災時,盤繼彪還親自到雙牌捐了一車物資和50萬元現金。

除了慈善家人設,他還是湖南瀟湘經濟促進會會長,湖南省投融資商會首屆會長、湖南省慈善總會副會長……

因此很多人都曾把盤繼彪當「永州人的驕傲」,還很樂意給盤繼彪打工,幫他賺錢。

「盤繼彪回過永州和雙牌,他說他以後肯定要落葉歸根,讓我們放心,他不會虧待家鄉人。」

2017年進入盛大金禧的業務員唐芙蓮,為了做業績,和家人一起湊了109.5萬,全套牢了,無奈是上了賊船還幫賊數了錢。

2、博取信任,拉全國同行墊背

2、博取信任,拉全國同行墊背

在2011年後,中國很多金融相關企業接連爆雷,有投資需求的普通人一時間不知道怎麼才能保證安全。

而盤繼彪為盛大金禧打出一句廣告語就是:「18年零違約」,相當於把全國掙扎求生的金融投資機構拉來給自己做襯托。

其實盛大金禧從創業開始就從沒拿到過金融行業准入證書,甚至從2016年就多次因虛假宣傳、違反廣告法,被有關部門罰款,總金額超200萬元。

2017年5月,湖南省政府金融辦,還專門向投資者說明:「盛大金禧不屬於持牌金融機構,更不能吸收公眾存款」。

而在去年,盛大金禧的益陽、常德、漢壽分公司。甚至收到有關部門關停註銷的通知。

但憑藉著「零違約記錄」的影響力,客戶還是義無反顧把錢打到了盛大金禧業務員的私人賬戶,業績比較好的員工手裡能積累幾十上百個客戶,涉及資金高達千萬。

隨著盛大金禧的一個個項目收不回錢,盤繼彪面前的窟窿越來越大。

到今年,為了吸引更多投資人入夥,他把盛大金禧項目的年回報率上升到了令人震驚的20%。

其實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早就提醒:「任何理財產品收益超過6%就要打問號,超過8%很危險,超過10%就要做好損失全部本金的準備,這個南盛大金禧給出的年收益達到14%,很多所謂的項目完全經不起推敲!」

但還是有人在盤繼彪的信用背書之下,乖乖掏錢。

因此有人總結:「你想要它的利息它要你的本金。」

如今盛大金禧暴雷,盤繼彪從雲南逃出中國,10萬投資人等來的是最少3年的漫長賠付。

而這時他們才發現,盤繼彪在各大協會、組織的會長職務,動輒冠以「湖南省」名義,其實全是社會團體,他自己給自己背書。

當年,盤繼彪提出:”全國有2862個縣城,希望日後自己走到每個縣城,都有一個曾經成就過的人。”

如今他成就了多少富翁我們不知道,但那些受害群眾,卻把名字都寫在了維權群的名單上。

曾經盤繼彪用努力上演了一出屌絲逆襲的好戲,現在這出戏被他演成了悲劇。

他苦心經營的人設徹底崩塌,曾經一條心的投資人只想對他跨國「追殺」。

用龐氏騙局拯救局勢,開始是與時間賽跑,但最終都會跑輸。

參考資料:

上峰說.《盛大金禧老闆欠下百億悄然跑路,盤繼彪導演龐氏騙局》

騰訊大湘網.《盛大金禧盤繼彪:永州山村走出來的億萬富翁》

澎湃新聞.《湖南金融監管部門認定盛大金禧涉嫌非法集資,警方已介入》

澎湃新聞.《盛大金禧之路|梟雄盤繼彪的逆襲與失聯》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