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息引發信用卡透支利率上升,中國卻無視該項政策落實

前幾天有美國媒體報道,由於受到當前嚴重通貨膨脹的影響,更多的美國人又開始更大規模使用信用卡購物。雖然信用卡具備刺激消費的功能,但是在這樣的背景引起的信用卡購物潮,不僅不是好事,反而可能會帶來鉅額的信用卡債務。

因為通脹導致的經濟狀況出現問題,美聯儲採取了大幅加息的手段,從而也引發包括大通銀行在內的主要的信用卡機構提高信用卡透支利率,從3月初的平均16.17%攀升至今天的略低於19%,提高了3個百分點。現在,美國的信用卡平均利率也比上次信用卡利率達到歷史最高水平時高出了整整一個百分點。

美國持卡人承受更高

信用卡貸款利率

為了不引發經濟衰退,美聯儲仍將繼續大幅加息以抑制高通脹,但是因此直接導致銀行貸款成本的增加,這也是美國各類信用卡機構同樣要提高信用卡透支利率。從CreditCards.com剛剛公佈的信用卡每週利率報告中顯示,近期美國各種信用卡透支利率已經較半年前有了大幅提升。

這樣的話,信用卡持卡人因為通脹削弱的購買力,就通過刷信用卡以維持生活水平,而通脹速度遠遠超過了工資增長,又拉動更多持卡人使用信用卡,其中日常開支,包括醫藥費、房屋或汽車修理費用是主要的債務項目,越來越多的家庭依賴於信用卡的循環債務。

與此同時,信用卡利率的增長又提高了信用卡債務成本,因此這些信用卡使用者面臨著滾雪球般的窘境,對許多美國家庭岌岌可危的財務狀況造成了嚴重影響。據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統計,截至2022年6月,美國人欠下8,870億美元的信用卡債務,比2021年同期增長了13%。

美國信用卡採取的是透支利率市場化的方式,髮卡機構可以根據資金成本自行定價,範圍在9~30%之間。給予持卡人信用卡透支利率高低的依據,主要是根據個人信用分來進行確定。信用分數高的持卡人可以獲得較低透支利率,而被一些銀行拒絕接受的信用分較低的「高風險」客群,則只能選擇信用卡透支利率更高的髮卡機構。

信用卡透支利率市場化,可以根據信用分高低細分出優質與高風險客群,針對不同類型的客群採取不同的市場定價,既挖掘了優質客群的信貸消費潛力,又可以在「高風險」客群中攫取最大收益。

國內信用卡透支利率市場化

政策落地「難」

2021年第一天,央行的《關於推進信用卡透支利率市場化改革的通知》出臺並即刻實施,直接取消了原信用卡透支利率執行的0.035%/日~0.05%/日的上下限,髮卡銀行可以根據資金成本及產品策略,在產品中對透支利率自行定價。

中國的信用卡透支利率,自從我1994年開始使用信用卡的時候,就採取的0.05%/日的統一標準,至今不論是大中銀行,還是城商銀行、農商銀行,透支利率都要按照這個統一標準,遵照統一的規則嚴格執行。

直到2016年4月,央行發佈《關於信用卡業務有關事項的通知》,並於2017年1月1日起實施,其中最重要的一個變化就是髮卡銀行可以在信用卡透支利率0.05%/日的標準上打七折執行,即0.035%/日,以年化計算,則從18.25%降到12.78%。

放開信用卡透支利率,實施市場定價政策,為業已進入「相對飽和」從而競爭激烈的信用卡市場投入了一副「助燃劑」,也是為信用卡業務實現了鬆綁,同時也為推動信用卡業務個性化經營奠定基礎。

正是由於長期使用統一信用卡貸款利率,無論是髮卡銀行還是信用卡使用者,都沒有貸款利率市場化的意識,並且由於透支利率的高低對現有客群可能會帶來影響,尤其在現有標準下仍然可以獲取相應收益,也就缺乏利用這項政策調整業務經營的動力。如果透支利率下調可能還容易被接受,那麼對於透支利率上調的方式恐怕根本無法推出。

因此,雖然信用卡透支利率放開已經近兩年時間,鮮見有銀行推出利用透支利率放開政策的信用卡產品,目前市場上能看到的透支利率打折的產品僅有中行、崑崙銀行的寥寥幾款,市場影響力比較有限。既然透支利率下調的產品都難以出爐,像美國隨著加息而將信用卡透支利率上調的產品就更不可能出現。

「新規」推動信用卡經營理念變革

經過二十多年的高速發展,信用卡使用者從幾千萬增長到8億多張,這個階段中,髮卡銀行主要通過年費政策、優惠權益等手段來吸引使用者申請信用卡,這種經營策略在信用卡業務發展初期顯得簡單有效。

而由於多年來中國信用卡業務實行的是固定透支利率政策,髮卡銀行不能自主調整,也就無法利用其提供差異化服務,因此對這項政策對信用卡業務的影響的研究有所欠缺,有業內人士在筆者撰文提及髮卡銀行應該儘快落實該項政策,並對業務發揮應盡義務時,放言這項政策對他們「毫無吸引力」。由此可見即便業內人士也對此政策有所牴觸。

當然,一些主要髮卡銀行由於市場佔有率已經達到一定水平,採用原有透支利率仍可帶來可觀的「透支利息」收入,從一些公開的資訊中可以看到透支利息收入佔到信用卡業務總收入的2/3,因此對利用新政調整市場策略並不急迫。

然而信用卡市場已經達到「相對飽和」,除了面對行業愈加激烈的市場競爭,髮卡銀行還面對各種「類信用卡」產品的市場競爭,信用卡的推廣越來越難,推廣成本也越來越高,而主流的年輕客群「拋棄」信用卡的聲音似乎也越來越高。信用卡市場還有無發展空間,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各家髮卡銀行,而解決問題的出路在哪裡?

如果信用卡業務發展還只是停留在靠堆砌優惠權益進行市場競爭的層面,這種拼資金、拼實力的單一模式,大大增加市場營銷成本,一些城商/農商/農信系銀行在人力、物力方面只能望而生畏,很容易失去參與競爭的勇氣和能力,這樣的話就可以考慮利用「透支利率」市場化政策推出新款產品吸引相應的客群,當然這樣對風控的要求也有所提升。

隨著監管「新政」的出臺,在這場「倒逼」信用卡業務從粗放式向精細化經營的變革中,其本意就是要讓信用卡業務能夠正本清源,這樣對於行業的發展通過政策調整與落實,形成市場良性競爭的環境,讓更多的商業銀行能夠參與其中。這對於各級銀行來說,誰先完成轉型,誰就有可能在未來信用卡業務發展中佔得有利的位置。

用好「新政」「新規」增加競爭手段

信用卡透支利率市場化最直接的就是銀行可以推出「餘額代償」業務,是利用產品不同的透支利率來吸引客群申請。雖然曾有銀行在2007年髮卡初期曾經推出過信用卡「餘額代償」業務,但是由於當時透支利率非市場化條件下,這項「餘額代償」業務並非真正利用了這個政策來實現的,並很快被監管層叫停。

「透支利率」的市場化,對銀行的使用者分層、風險定價等提出更高要求,既是對髮卡銀行信用卡業務市場化運作的考驗,也能夠為穩步拓寬信用卡客群創造機遇。髮卡銀行可以針對不同質量的信用卡使用者,在「透支利率」上有了提供差異化服務的必要條件,讓優質客戶獲得更具有市場競爭力的資金使用成本的機會。

如今信用卡業務的競爭已經不能再停留在傳統格局中,不僅對於城商/農商系銀行,即便是國有/股份制銀行也同樣面臨著提升發展水平的嚴峻現實,而要想在信用卡業務上有所突破,最重要的就是要深入認識和理解監管層為信用卡業務解綁所制訂的一系列政策,深度改變信用卡業務的經營思想。

從監管層對網際網路金融領域的徹底整頓,到推出一系列政策為信用卡業務解綁,是中國信用卡產業發展三十五年來進行的一次重大改革。對於任何一家髮卡銀行,只有適應新時期對行業發展變化,利用「新規」、「新政」對持續數十年的規則勇於破冰,制訂有利於自身發展的市場經營策略,才有可能在未來競爭激烈的信用卡市場中佔得一席之地,這也符合監管層放開信用卡透支利率政策的最好的踐行與落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