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普通的收割場景,這是西方藝術史上的分水嶺

收割者

《收割者》

這幅畫中,勃魯蓋爾描繪了荷蘭炎熱潮溼的天氣下的收割場景,畫面一半由金黃的莊稼地構成,一半是背景中蔥翠的樹木、草地與霧色朦朧的港口。

畫作前景處有一棵參天大樹,在整體構圖中劃分出一塊區域,人們在樹蔭下吃午餐、休息,勞動者的疲憊感被淋漓盡致地描摹出來。在他們身後,有幾位農民仍在辛勤勞作。而隔著尚未收割的一片農地,遠處的草地上,人們正在玩耍,再放眼望去,船隻正從平靜的水面之上揚帆起航。

從這幅畫中可以窺見,勃魯蓋爾的風景畫是建立在對自然和人物活動的細緻觀察之上的,他對收割場景以外的背景部分的景緻也刻畫精細,營造出了一種自然的廣袤感與無限延伸的透視感。

這幅畫是描繪一年中不同時節的系列作品之一,由安特衛普的商人尼可拉斯·瓊吉林克(Nicolaes Jongelinck)委託勃魯蓋爾所作,整個系列一共有6幅,描繪春天的《陰沉的一天(二月)》收藏在奧地利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中。該系列被普遍視為西方藝術史上的分水嶺,文藝復興時期以來風景畫為宗教服務的目的被淡化,在這裡表現為一種新的人文主義。

藝術家:老彼得·勃魯蓋爾

存藏處:美國大都會藝術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