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料理真不值,吃來吃去就一口醬

「韓式經典美食」「韓國街頭小吃」「韓式家庭餐」,最近上網衝浪,韓食的出鏡率突然高了起來。

辣炒小章魚、拌麵、泡菜卷、芝士熱狗、乳酪棒,那些風格或街頭或精緻的視訊,正賣力製造口腹之慾的刺激。

必不可少的流口水錶情,加上「好誘人!」「看餓了…」「真的頂不住!」之類的文案結尾,三五分鐘的時長,高飽和度的特寫封面,視覺誘惑輕鬆量產。

然而,面對這些精心挑選發佈時間,試圖故技重施收割流量的「報復社會」視訊,網友們似乎不太買單。

不變招數,醬拌萬物

「韓餐的主題永遠是黏糊糊的一坨辣椒醬。」

縱觀留言區,「醬」是共鳴最強烈的槽點。網友的評論看似以偏概全,但刻板印象的形成絕非毫無基礎。

實際上,「醬拌一切」的吐槽其實相當到位。韓食以發酵為基礎,醬是韓式料理的基本材料。

韓國人每年要消耗200萬噸的泡菜,醃製過程中必須要有辣醬的參與;韓國街頭帳篷餐車的例牌小吃辣炒年糕,以苦椒醬作基底;和北京名吃同名的炸醬麵,則要用春醬攪拌;就連下雪天標配的韓式炸雞,也少不了辣醬風味。

生烏賊、梅子、魚卵,那些或常見或古怪的食材經過發酵醃漬,最終呈現為一片濃烈的粘稠。

走進韓國知名度最高的廣藏市場,辣醬調製的食品堆滿街道,紅色隨處可見。如果你要在韓國開餐飲店,醬是一定要備齊的。

「大體上,韓國味道以辣椒醬為主」,英國金融記者兼美食家Daniel Tudor曾旅居韓國七年,他直言,剛到韓國的時候其實並不喜歡當地的食物。

不過韓國「醬壇」廣闊,當然不能只有一味辣。

常年黏糊的韓食世界裡,大醬的存在感同樣不容小覷。這個由黃豆發酵而成的糊狀物體,走鹹的路線,被譽為韓式料理之母,江湖地位和泡菜有得一拼。

大醬原意是「稠醬」,濃郁是它的標誌性特點。氣味之刺激,連韓國自己的美食評論家都揶揄,「有臭豆腐內味」。

挖一口淺嘗,剋制的笑容浮上臉。為了在韓國友人面前保持體面,你只能唱一句,「淚有點甜,有點鹹」。

第一次去韓國,如何裝作很熟的樣子?點餐先來個大醬湯,本地人都直呼內行。這個接地氣的平凡料理,是韓國上班族的外食例牌,普通小餐館一天能賣出幾百碗。

儘管大醬的製作早已走上商業化生產,韓國人對於傳統手工的迷戀仍是分毫不減。

京畿道安城大醬村、江原道旌善大醬村、全羅北道淳昌大醬村,其中的自豪之情從名字就可見一斑。曾幾何時,到村裡看罈子還是赴韓旅遊必走一遭的熱門項目。

村子裡的大媽人均專注做醬50年,用巨大的杵臼搗黃豆。碾壓半小時,成型後放房間裡捂上兩週,然後用稻草掛起來晾上一個月,再然後放進大甕裡,加鹽水泡個一兩年。

江原道旌善大醬村 / TripAdvisor

△江原道旌善大醬村 / TripAdvisor

更有對醬拉大提琴,用愛薰陶大醬的。製作步驟高達65道,密封時長只多不少。

儀式感做足,大醬也就做好了。

韓國人認為,大醬可以幫助減肥、防癌、降血壓。他們信奉好菌,覺得醬裡的微生物越豐富越好。這種超級豆製品的功用似乎沒有極限。喝大醬水給身體排毒、把熱的大醬裹在肚臍上做瘦身療法,只要你想不到的,沒有大醬做不到的。

發酵作為一種從農業社會沿襲而來的防腐方式,至今在韓國仍受重用。它成為韓食的顯著特色,從小菜,主食,到湯,全方位滲透。

吃韓國料理,醬你是肯定躲不開了。

韓國飲食,真的單調

韓國料理當然不是什麼新興起的潮流。

在各式餐廳開遍大街小巷,外賣隨點隨送的今天,吃一頓韓國菜,平常得都不足以發一條朋友圈記錄。但實際上,不同於其他亞洲料理,韓國料理出現在世界各地餐桌上的時間並不長。

「在韓流盛行之前,連韓國人都瞧不起自己的食物」,韓國曆史學者李丞浚如此總結。

韓國傳統市場 / Unsplash

△韓國傳統市場 / Unsplash

21世紀之初,韓國最成功的外銷產品,是電視連續劇。

2003年,《大長今》在60多個國家進行播映。這部改編自15世紀御膳女故事的古裝劇先是在東南亞走紅,隨後在更多國家流行起來。

那一年,人們記住了李英愛,滿街滿巷都在哼「嗚啦啦嗚啦啦」。藉此,韓國料理進入大眾視野,人們開始對這個新「物種」產生興趣。

△大長今讓韓國料理進入了大眾視野 / 豆瓣

2009年,探索頻道製作系列紀錄片《飲食亞洲》,其中一集就是聚焦韓國。彼時,韓國剛成為發達國家不久,「漢江奇蹟」的故事仍被談論。

伴隨著大量出產的流行音樂和時尚潮流,一直都沒什麼名氣的韓國料理搭乘韓流便車走出國門,成為研究對象。

雖然受到關注,但外來食客的目光大多還是傾向於獵奇、嚐鮮的角度。因為味道重、氣味濃,對於韓國食物,當時普遍的看法是,要多吃幾次才會喜歡。

飲食亞洲韓國篇 / 視訊截圖

△《飲食亞洲》韓國篇 / 視訊截圖

各種韓劇和美食綜藝的持續輸出,把年輕人俘虜「入坑」。但實際上,不論是從種類,抑或是烹製手法上來看,韓國食物都稱不上豐富。

綜藝《姜食堂》,明星在韓國開餐廳,銷售的是菜品炸豬扒、方便麵、炸醬年糕、紫菜包飯;《尹食堂》在印尼和西班牙拍攝,賣的是烤肉粉條、泡菜餅、方便麵、韓式拌飯;

姜食堂裡的超大份炸豬排

△《姜食堂》裡的超大份炸豬排

做了五季《三時三餐》,嘗試了各種材料和菜式,但泡菜、辣椒粉、大醬湯、西葫蘆、銀魚以及各種醃製配菜的使用率還是相當高,醬料的製作準備工作佔去大幅時長;

影視劇《請回答1998》,逢提必引迴響,而其中最饞人的名場面,是主角們吃方便麵的鏡頭。

即便是那些認真考究的系列節目和紀錄片,介紹的食物來來回回都是那幾款。

韓國Olive TV電視臺製作的《Tasty Road》,專門邀請青春靚麗的女明星做主持,拍了6季,內容還是逃不出泡菜、烤肉、辣炒年糕;香港亞視的2014年旅遊節目《韓味道》,還是要帶觀眾走訪辣椒醬村;

Tasty Road兩位主持人在吃烤肉 / 視訊截圖

△《Tasty Road》兩位主持人在吃烤肉 / 視訊截圖

英國主廚兼美食作家Gizzi Erskine,2016年到韓國拍專題,被點評「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網友嘆其擠出10集時長,相當不容易。

搞笑的綜藝、嚴肅的紀錄片,不管是哪一種,只要多看幾遍,包你成為韓食專家。

看客在評論區肆意嫌棄,留學生在新鮮勁過後面露難色,說韓國飲食單調,真不是仗勢欺人。

簡單易操作,用重口味刺激唾液

韓食出圈最初是因為《大長今》,但最終流行的卻不是劇裡的宮廷料理。

真正討好年輕人的,是那些簡單粗暴的快手餐肉眼可見的高熱量

對比以前,韓國人吃得是原來越不清淡了。歷史學者李丞浚表示,「現代韓式料理非常辣,口味比較重」。

不難發現,網路博主挑選的韓料視訊大多都是以烤肉、大醬湯、拌飯等為主角,韓食吃播也總是圍繞炸雞和芝士球。這些以重口味為核心要素的食物,能輕而易舉地挑動觀眾躁動的心。

而實際上,其實大家根本不必怎麼花費心思,簡單一鍋方便麵,就能吸引八方來客。金色的小奶鍋裡紅湯翻滾,只消一塊麵餅,就能引年輕人垂涎三尺。

越是上火的,越是誘人。

因為易模仿、易操作的特點,韓國料理可謂是正中懶惰青年們的下懷。烹飪難度低,所見即所得,誘惑力反而更強。而鮮豔成色,更是時刻刺激著人們的唾液腺。

辣醬的紅,芝士的黃,炸醬的黑,韓國料理的畫面衝擊總是來得相當直接。

因為韓國料理的流行,相關的醬料和食材銷路一直都不差。四方盒子包裝的進口辣椒醬、韓式拌飯醬是熱銷商品,韓國農心辛拉麵入駐淘寶,一年實現銷量翻倍。

做韓國菜,是廚房小白收穫快樂的重點途徑。而要融入這種時尚,也無需耗費大量成本。

你甚至不需要懂烹飪。韓式料理,上手只需瞬間

有水,有辣醬,再切點罐裝午餐肉和香腸,泡菜、洋蔥、打糕,放幾塊麵餅,最後鋪上幾片芝士,完成一份部隊鍋,完全沒難度。高脂高鈉,要多正宗有多正宗。

紫菜包飯和韓式拌飯,難度相對「高」一點,你得花點時間分別處理各種配菜。

女明星在綜藝裡優雅攪動豆腐辣湯,在vlog裡給網友演示方便麵做法,甚至在節目裡親手醃泡菜。一到烹飪環節,韓國料理搖身一變成為自證廚藝的救急法寶。

韓國料理到底難不難?答案顯而易見。

食材雜、碗碟多,儀式感給足,成就感加滿,這樣的異域風情料理,拿得出手,又裝得了樣子,不可謂不超值。

擺得滿滿一桌的韓國料理 / Unsplash

△擺得滿滿一桌的韓國料理 / Unsplash

韓國料理能成為潮流並滿足年輕人的胃,自然有其獨特之處。但不可否認,單調重口也確實是它不可分割的另一面「獨特」。

耐心看完螢幕裡那些用心良苦要饞人一番的視訊,眾看客最終沒能如對方期許流下口水,卻紛紛不留情面地留下調侃。

為表尊重,人們只好學著大醬村匠人的樣子,手挖一捧大醬,勇猛地生啃一口,而後配合地大聲感嘆,「嗯!就是這個味兒」。

參考資料:

Culinary Asia, Discovery Channel, 2009

Discovering Korean Food with Gizzi Erskine, 2016

한국음식을 말하다, EBS, 2012

編輯 | 二叔公
排版 | 薯片
文中圖片來源於網路
來源:九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