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殺是如何「毒害」當代年輕人的?

不得不說老秦和劇本殺有著謎一樣的不解之緣,很多離奇詭異或是或不準的事情,都有可能在他身上發生。他雖是我現實中成長的絆腳石,但他更是我工作中主要的選題來源,這一點我很謝謝他。

一次聊天之餘問起老秦為何對劇本殺這麼「執迷不悟」,即使是在受到了這麼多「打擊」的情況下,依舊不離不棄,以至於現在一提起劇本殺都會立馬呈現出一種「病入膏肓」的痴迷狀態。

「比起一成不變和波瀾不驚的現實生活,可以探索各式各樣的世界和人生的劇本殺,是我一直所追求的精神刺激。」

「這與感官刺激不同,它帶給我的快感更加持久和深切。」

從老秦逐漸眯起的眼神裡,我看出了他當年沉迷於魔獸時的表情,如今對於劇本殺也是一副「中毒頗深」的樣子。

正如老秦說的那樣,對於喜歡劇本殺的玩家來說,這場遊戲就像是虛擬到現實的一種延伸,也是從賽博世界迴歸現實的一種方式。

將曾經專屬於虛擬世界的刺激拉進現實生活,即便這只是一場遊戲,也被玩家們賦予了特殊的意義。

玩樂不是盡頭,體驗才是最終目的。

生活的常態是單一軌跡的往復循環,無聊常伴我們左右。因此,人們時常渴望體驗那種轟轟烈烈,矯揉造作的愛恨情仇。於是,聽故事便成了實現這種渴望最簡單且強烈的方式。

方式呈現出的結果是唯一的,但方式呈現的過程是多樣的。劇本殺遊戲正是改變了故事的呈現方式,利用身臨其境將人們所能體會到的情感放大。

體驗感是多樣的,你可以是古時征戰四方的將軍,也可以是科幻背景下的賽博人造人,你更可以是情感履歷豐富的大情種。可以隨心所欲,成為你想成為的任何人。

劇本殺遊戲是一把鑰匙,一把開啟通向充滿神秘色彩的異世界的鑰匙,主持人則是一名引路人,他們傾力配合著劇本,將玩家從現實社會抽離,使他們暫時棲身於劇本殺所構造的虛擬世界,不受現實世界的規則,腦洞大開,肆意妄為地體會和想象不同角色帶來的不同人生。

當遊戲沉寂,迴歸現實後,這種滿足了渴望而帶來的顱內高潮,在極大程度上豐富了人們的精神世界。

網際網路的碎片化特點改變了很多人的生活方式。人們寧願沉浸在網上與虛擬人物打著交道,與不願迴歸線下和真實的人類談心解悶。

劇本殺的出現,帶著一種強大的社交屬性,以摧枯拉朽的勢頭撕裂了人們以往的生活以及社交方式。

「不得不說,我的好友列表比以前長了不少,都是在玩劇本殺後認識的,而且我發現在劇本殺遊戲裡,很容易看出一個人的好與壞,也很容易區分自己對對方是否與自己合得來。」

「通過劇本殺認識了很多朋友,他們帶給我的溫暖前所未有。他們讓我知道我所認識的世界從來都是有血有肉的,並不是我所認為的虛無飄渺,冷漠無情的世界。不僅如此,在劇本殺所構造的世界中,我可以盡情地尋歡作樂,這裡滿足了我對於現實的一切幻想。」

一個曾經跌入了低谷的朋友這樣對我說道,是劇本殺讓她對生活重新充滿希望。

與其說是「毒害」,不如說是「浸潤」。

現代社會的發展速度就像是脫韁的野馬,騎在這匹馬上的人不受控制地被拖著前行。在不斷被拖拽著前進的過程中,壓力迫使人忘卻了某些東西而不自知,人們也只能從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來發現失去的部分。

無形的壓力在不斷壓抑著人們的內心的同時,也致使人們迫切地需要找尋一個突破口來發洩。

劇本殺正好提供了這樣一個空間,可以滿足人們發洩的需要,尋找精神上的刺激和愉悅,以及在前進的過程中失去的部分。

在玩樂的同時,通過與角色共情迴歸自我,找回在現實生活中被剝奪已久的情緒,這就像是一場充分運動後的酣暢淋漓。

透過劇本里塑造的角色來藉此觀察自己的內心,這種方式可以發現我們心裡深層次的情感訴求,以及改變我們日後在看待任何人或事物的角度和態度。

老秦說:「劇本殺既是生活的排解,也是心靈的慰藉,因為劇本殺能讓我暫時放下一切,迴歸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