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門螺桿菌根除後,容易再感染嗎?

題圖來自Bing

▲題圖來自Bing

我們常常會被問到幽門螺桿菌治療的相關問題,看得出來,很多人在治療問題上猶猶豫豫是因為擔心治好了之後捲土重來。「免不了要在外吃飯,這治好了還得再有那不就白治療了嘛。」「我倒是挺想治療的,但老公呢死活不願意治療,再傳染一遍怎麼辦?」關於這一點,你可能想錯了,治好了幽門螺桿菌,其實是很難再次感染的。

文 | 魏瑋

本文主要包括

幽門螺桿菌容易再次感染嗎?

為什麼有時我們會有再感染情況很多的錯覺呢?

為什麼不容易出現幽門螺桿菌再感染呢?

知道了幽門螺桿菌很難再感染,我們應該怎麼做呢?

幽門螺桿菌

容易再次感染嗎?

幽門螺桿菌根除治療後,很難再次感染,證據十分充足。

最早得出這個結論,主要依據的是幽門螺桿菌感染的流行病學調查研究。在流調資料中,我們發現,不管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絕大多數的幽門螺桿菌感染都發生在兒童期

不同國家地區之間的資料有所差距,但是普遍的資料是 5 歲以內的感染佔了絕大多數,5 歲之後,感染的發生率迅速下降。成年人本來就不是幽門螺桿菌感染的易感人群,也就是說你在體檢時被發現的幽門螺桿菌感染,大都陪你生活了很久,並不是新朋友了。

其次是更直接的,去看治療後再感染的資料。早期在歐美相關研究做得比較多,在不同的觀察研究中,5 歲以上人群治好之後的再感染率都不高,感染復發每年不超過 0.5%~2%,而且不論社會經濟地位如何。總體而言,是個比較低的數字。

那會不會中外有別呢?我們再拿出最新發表的一項重要研究來看看,中國幽門螺桿菌和消化性潰瘍學組發表的《首次根除幽門螺桿菌後再感染的長期隨訪及其危險因素:一項大規模多中心、前瞻性開放隊列、觀察性研究》。該全國性多中心、前瞻性、大樣本隊列研究表明,幽門螺桿菌根除成功後的年再感染率低於 1.5%。與之前的世界研究無差異。

在充分的資料證據面前,「我聽說誰誰誰就是治好了又感染了」也許存在,但並不能影響「成功根除幽門螺桿菌之後,很難再次感染」的結論。

為什麼有時我們會有

再感染情況很多的錯覺呢?

首先還是有太多不規範診療行為存在。幽門螺桿菌並不容易清除,有標準的治療方案療程,同樣有標準的複查要求。進行呼氣法檢查評估治療結果,一定要在停藥 4 周後進行

幽門螺桿菌檢測呼吸袋 | 來源:Bing

很多醫院並沒有規範用藥,治療成功率不高,又沒有在規定的時間複查,檢查當時出現假陰性也就不奇怪,會誤以為治好了幽門螺桿菌,實際上並沒有,在之後的檢查中「又有了感染」。

其次是我們可能會注意到年齡越大的群體,幽門螺桿菌感染者比例越高,給我們一個成年之後慢慢感染、再感染幽門螺桿菌的假象。這一現象的背後,其實是由於衛生條件的改善,年輕一代在幼年時感染的比例降低了,並非長大之後的感染、再感染增加了。

為什麼不容易出現

幽門螺桿菌再感染呢?

我們對幽門螺桿菌的了解還不是非常完善,並不知道幽門螺桿菌具體是如何感染了小朋友的。只能根據現有的研究,因為幽門螺桿菌可以通過糞便排出,在被汙染的食物和水中發現,推測存在跟輪狀病毒傳播相同糞-口途徑傳播。而唾液裡的幽門螺桿菌活性低、數量少,不一定能作為傳染源,口-口傳播尚待證實

由於傳播途徑存在,成年人也同樣能有這些機會接觸到細菌。但是,成年人已經並非幽門螺桿菌感染的易感人群,傳染鏈到了這裡就戛然而止。

為什麼這樣呢?現在也只是有兩個推測的原因:

  • 第一:很可能成年人的胃內環境已經完備,胃酸胃蛋白酶等「防禦」完備,再接觸到幽門螺桿菌時,並不給它定植的機會。

  • 第二:曾經的感染也會帶來獲得性免疫力保護免受再次影響。那些看起來沒有感染的成年人也有可能在幼時經歷過感染自發再清除的過程,同樣有獲得性免疫力保護自己不再有再次感染髮生。

幽門螺桿菌很難再感染,我們應該怎麼做呢?

最重要的,當然是不要再因為擔心「治好了再有」而拒絕治療。只要我們規範徹底治好了,感染就很難再影響到你

同時呢,我們也要注意,在治好了幽門螺桿菌感染之後,非特殊情況(40 歲後的胃癌篩查等)也就不用再考慮複查了。雖然確實會有那麼一丁點兒的再感染可能,但概率很低。反而我們去檢查碰上檢查誤差的概率都不小。兩相比較之下,還是不要反覆檢查給自己增加不必要麻煩了。

上矩形

拿到體檢報告不要驚慌,可友健康為您提供詳盡的體檢報告解讀,一站式解答各科的體檢結果,不用您跑遍醫院各科室,不僅省時省力,而且科學嚴謹。

點選下方圖片或長按圖片識別二維碼購買,體驗一站式體檢服務,詳細解讀您的體檢報告。

下矩形

可友健康

可友健康

魏瑋

魏瑋

消化科醫生

山東大學消化專業碩士,丁香診所內科醫生,丁香醫生醫學總監,懂一點胃腸肝膽,擅長胃癌、胃炎、幽門螺桿菌、結腸息肉、功能性消化不良、便祕、脂肪肝、乙肝的診治。歡迎點選「閱讀原文」,向我提問。

編輯 | April

參考資料:

1. Rowland M, Daly L, Vaughan M, et al. Age-specific incidence of Helicobacter pylori. Gastroenterology 2006; 130:65.

2. Borody TJ, Andrews P, Mancuso N, et al. Helicobacter pylori reinfection rate, in patients with cured duodenal ulcer. Am J Gastroenterol 1994; 89:529.

3. Xie Y, Song C, Cheng H, et al. Long-term follow-up of Helicobacter pylori reinfection and its risk factors after initial eradication: a large-scale multicentre, prospective open cohort, observational study[J]. Emerging microbes & infections, 2020, 9(1): 548-557.

4. Kignel S, de Almeida Pina F, André EA, et al. Occurrence of Helicobacter pylori in dental plaque and saliva of dyspeptic patients. Oral Dis 2005; 11:17.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