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經歷 | 感染新冠是種怎樣的體驗?

本文作者:周悅航,兒童心胸外科醫生

*作者在泰國居住

每天一大早,都能聽到門外的兩個「人工鬧鐘」大叫——

「爸爸,今天你還在生病嗎?」

與家人的合照

與家人的合照

「陽了」

【4月1日 週五】 出現症狀第1天

凌晨開始,感覺嗓子不舒服、有痰,白天便用抗原自測試劑盒自測了一下,陰性。

但是在這個新冠大流行的時期,我仍然擔心自己是不是感染了新冠病毒。不過因為沒有其他不適,就多喝水,白天戴口罩、晚上分居,更加註意手衛生。希望萬一感染了能夠不傳染家人。

【4月3日 週日】 出現症狀第3天

咽部仍然感覺不舒服,並且還出現了之前打完疫苗後的感覺——頭暈伴有乏力,於是立刻又自測了一次,這次是兩道槓,我知道我「陽了」!

雖然有心理準備,但是我還是有一些意外。由於我症狀輕微,根據當地的防疫規定指導,我選擇了不去醫院就診,同時馬上就地自我隔離。身為醫生,我知道,完整接種了疫苗、沒有基礎疾病的我並不太需要擔心病情,但是我需要做好防護減少傳播。

我們家兩個大人都完成了新冠疫苗接種,姐姐已經在上個月接種第1針,弟弟還小,尚未接種(姐姐7歲,弟弟4歲)。但幸運的是,當我出現症狀時,她們並沒有任何症狀,此後多次全家測試都是陰性。

* 不同國家和地區對於不同類型新冠疫苗的供應和建議並非統一,作者及家庭成員均接種mRNA疫苗,至2022年4月時作者當地mRNA疫苗的接種年齡為5歲以上。

居家自我隔離

我立刻選擇了最角落的房間,關上房門,和家人開啟了一門之隔但要依靠微信視訊交流的生活。這個房間空氣流通好,並且有獨立的衛浴,能夠很好地做到單獨隔離。

上報學校我的情況後,孩子們因為成了「密切接觸者」不能上學。當我還在擔心他們的日常起居時,媽媽卻告訴我,兩個孩子已經自己搞定了一切,姐姐和弟弟都開始了自己的今日計劃。

此時的好基友微信群裡,在得知我感染後,大家沒有選擇送關懷送問候,而是一如平常的各種「插科打諢」,一片歡樂祥和的輕鬆氛圍。

既有生活節奏被完全切斷,持續保持和家人、朋友的聯繫,在這段時間對我起到了很重要的心理支持和情緒紓解的作用。

「爸爸會死嗎?」

——來自孩子的擔心

感覺得出,一切來得太突然,家裡兩個娃都懵了,雖然學校里老師平時也在告訴他們什麼是新冠,得了新冠會發生什麼事,但他們並沒有準備好爸爸感染新冠病毒了該怎麼辦。

在居家自我隔離的第一個晚上,睡覺前姐姐弟弟都眼淚汪汪地說想要爸爸,不停地問媽媽——爸爸會死嗎?

對於成年人來說,可能會有對於病毒的恐懼,尤其是新冠疫情剛開始時;但對於孩子來說,心理上的刺激要遠遠大於對新冠病毒的恐懼,畢竟在他們心裡,只要爸爸媽媽在,我們什麼都不怕啊!全世界最怕的,就是爸爸媽媽不在我們的身邊。

兩人分擔的育兒重擔現在全部交給了媽媽,24小時一直陪著兩個娃,趁這個機會更深入地和孩子交流生病、死亡、新冠病毒、防護手段等等各種孩子目前感到未知和恐懼的話題。

居家隔離時以這樣的方式和家人相見

居家隔離時以這樣的方式和家人相見

新冠最難受的是什麼?

【4月5日 週二】 出現症狀第5天

在整個對抗新冠的過程中,從出現症狀第3天抗原自測陽性後,那之後的48小時感覺症狀是在逐步加重的,但總體還是侷限於越來越明顯的咽痛和頭痛,以及和流感一般的全身痠痛。

最難受的時候,是在出現症狀後的第5天。

那天我用運動手環一直監測心率,最快時大約提升了40%(我的基礎心率為60-70,當天升至100-110),當時竟又有了一種當年在醫院當住院總醫師期間遭遇重感冒,沒睡幾小時第二天還嘶吼著說完病區重點的錯覺,頭暈、頭痛加嗓子撕裂感。

躺平,補液(喝水、牛奶、水果),規律正常進食,保證休息。每晚睡前吃一顆布洛芬讓夜裡睡得更好,保證生物鐘的節律,白天實在不舒服也來一顆,但那48小時一共也只吃了3顆。

熬過了這個最難受的48小時後,症狀很快開始緩解。我也開始做一些基礎的拉伸活動,減少久坐和躺平,讓自己的身體行動起來,胃口也慢慢好了起來。在之後的抗原自測測試裡,也看到了反應線的顯影越來越弱。

到出現症狀第7天(4月7日)

到出現症狀第7天(4月7日)

抗原自測試劑盒的反應線已經非常微弱

味覺異常

【4月7日 週四】 出現症狀的第7天

感覺整個人基本都恢復了,除了嗓子還有些微不適感;孩子們也能從他們的每日隔空查房中聽得到我聲音的變化,在居家自我隔離的這幾天裡,我也能隔著門和她們說說話,講講故事。

他們發現我在逐步恢復後,還貼心地給我準備了一杯熱美式。拿到後,我深深的吸了一口,嗯,聞起來還是那個熟悉的味道,可入口之後,竟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苦,並沒有苦盡甘來的那種苦,我的味覺異常了嗎?

第二天我又嚐了相同配方的熱美式,依然苦得出乎意料。在反覆嘗試不同的味道強烈的食物後發現,我沒有出現很多人遭遇的味覺減退,但苦味覺變得異常敏感。這種苦味覺的異常大約持續了一週,而後突然有一天毫無徵兆,一切又都恢復了正常。

解除隔離

【4月10日 週日】 出現症狀的第10天

終於,我的抗原自測,在4月10日和4月11日 連續兩天都回到了陰性。

在我目前居住的區域,這就代表著我已經可以正常活動了,而此時正好也到了當地的新年節日。走出隔離臥室的當天,立刻打包帶著全家去人少的戶外放鬆一下,畢竟,對於家人來說,這幾天他們也是很難熬的。

與家人的合照

與家人的合照

在這樣一個病毒面前,環境所帶來的精神壓力和身體遭遇的不適,的確會讓你很難受,但你和你的家人們,所承受的東西,應該儘量少一點,輕一點。

自我隔離中,很重要的就是能夠理解自己的狀態和保持對外界的開放,特別是對於你的家人們來說,他們要面對的,比關起來的你更多、更復雜。

病毒會不會消失我們不知道,但始終要相信,疫情大流行終將結束,一切都會更好。畢竟,我攜帶著最新的抗體又可以默默地扛幾個月。

醫生點評

醫生點評

卓正醫療內科湯勃醫生

理論上,作為感染科醫生,我的點評應該集中在疾病的症狀、體徵、治療、隔離等這些方面,但我覺得周醫生已經寫的很清楚了,細節到位,無需我的贅述。

我唯一想再次重複的部分,就是周醫生的職業敏感性告訴他,在疫情大流行的階段,一旦有了類似感冒的症狀,一定要即刻開始做好隔離措施,未必是馬上自我「軟禁」,但更加重視口罩、洗手和社交距離,就能極大降低新冠潛伏期傳染給他人的概率——這正是周醫生在4月1號開始做的事情,即便是當天的新冠抗原自我檢測陰性。我相信這樣的「提前量」,也是周醫生家人未被傳染的重要因素。

我其實更想點讚的,是周醫生文末的這句話:「特別是對於你的家人們來說,他們要面對的,比關起來的你更多、更復雜」。能想到這一點,其實是醫生難能可貴的品質。

醫生總是面臨生死,長此以往難免變得粗糙、堅硬和極度理性,有時就會忽略患者家人的感受。雖然新冠對於疫苗接種後的中青年來說,重疾風險很低,但作為家人,總是難免去設想那些最壞的情況,更何況不諳世事的孩子們。童言無忌,問的問題卻直擊人心:「爸爸會死嗎?」

幸好,我們看到文中的周醫生和夫人,沒有逃避這樣的困難問題,而是積極面對,保持互動,認真討論,為家人和孩子做了很好的心理支持。

謝謝周醫生,為讀者、也為我這樣的專業醫務人員提供了獨特視角,不僅看到了第一人稱的疾病狀態,也看到了這樣的大流行對個人、家庭帶來的挑戰及應對。

相關文章

感染新冠病毒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感染新冠病毒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本文作者目前在泰國居住。 每天一大早,都能聽到門外的兩個「人工鬧鐘」大叫—— 「爸爸,今天你還在生病嗎?」 與家人的合照 01 「陽了」 【...

這個疫苗很重要,卻總是被遺忘和混淆

這個疫苗很重要,卻總是被遺忘和混淆

丨本文作者:周悅航,心胸外科醫生 破傷風,這是一個十分傳神的描述性疾病名,首見於宋代《太平聖惠方》,雲:「身體強直,口噤不能開,四肢顫抖,骨...

聽我一句勸,你該和黃褐斑和解了

聽我一句勸,你該和黃褐斑和解了

▲關注卓正科普,300+位醫生為您寫健康貼士 本文作者:安湘傑,卓正皮膚科醫生 生娃後,媽媽要面對的難題可太多了。 除了層出不窮的育兒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