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濃度阿托品控制近視,一旦開始就得一直用嗎?

本文作者:池欣,卓正眼科醫生

近一兩年,越來越多的孩子開始使用低濃度阿托品控制近視。

儘管目前關於低濃度阿托品滴眼液的近視防控應用尚未獲得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NMPA)的正式批准,但在部分省份已經以院內製劑方式經省級藥監部門批准在院內有條件的情況下使用。

許多孩子都從正規的近視治療中有了獲益

許多孩子都從正規的近視治療中有了獲益,但與此同時,家長朋友們對低濃度阿托品的使用細節也有了各種各樣的問題,其中有很多都是關於使用時間的:

「聽說,一旦開始就至少要使用2年,2年一個療程,是真的嗎?」

「不加藥度數漲得快,加上後效果挺好的,但是難道要一直用,直到成年嗎?」

「這藥能停麼,什麼時候停?」

這不,今年最新發表在《中華眼視光學與視覺科學雜誌》上的《低濃度阿托品滴眼液在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中的應用專家共識(2022)》就給咱們提供了一些參考意見。

所有醫學治療都需要評估「有效性」和「安全性」,如果無效?那咱就不用!如果副作用太大?那咱也不用!同時呢,是否用藥還講究個風險收益比,如果不用藥風險也很低,或者用藥後可能獲益不大,那也沒必要用。

低濃度阿托品滴眼液也不例外!

根據專家共識的推薦,低濃度阿托品停藥分為異常停藥和常規停藥。

其中,異常停藥包括「缺乏有效性」和「副作用大」。

有效性

從臨床研究結果和平時的臨床實踐中都觀察到,不是所有小朋友使用低濃度阿托品都效果良好。

所以用藥前半年,尤其是剛開始用藥前3個月甚至1個月,需要重點觀察孩子對藥物的反應。

對用眼習慣好、規範用藥的孩子,如果0.01%阿托品效果不佳,會考慮增加點藥次數或提高藥物濃度;

如增加頻率或濃度後仍效果不佳,或者用藥前後差別不大,那麼可以初步判斷孩子從用藥中獲益太小,缺乏有效性,此時就不建議繼續用藥了。

除了一開始就無效的孩子,還有部分孩子開始控制效果不錯,但用著用著眼軸、度數增長又加速了,對於這類效果不佳的孩子,建議增加藥物濃度或者點藥次數,或者調整近視控制方案。

安全性

大部分孩子對低濃度阿托品是耐受的,但仍有極少孩子用藥後覺得明顯畏光、看近模糊、眼部不適、口乾潮熱、心跳加快等等,這時如果經醫生評估這些情況可能跟用藥有關,也是不建議繼續用藥的。

那麼,對於持續效果良好且沒什麼副作用的孩子,是不是就一直用到成年,中間不能停呢?

也不是,因為咱們還需要考慮風險收益比,這就是共識裡提到的「常規停藥」考量。

孩子到了青春期,眼軸自然生長的速度就慢了下來,近視度數增長也會逐漸慢下來。

亞洲近視共識—6-16歲近視兒童佩戴單光眼鏡後近視年增長量(主要是亞裔)

*研究樣本量有限,資料僅代表平均水平,其變化趨勢具有參考意義;但不同孩子個體差異大,該資料不能代表所有孩子的眼部變化情況。

對於13歲及以上兒童青少年,可考慮停藥並密切觀察是否有反彈。

對年齡小、近視進展快、用藥效果一般的兒童青少年,可繼續用藥來維持更好的近視防控效果,直至效果良好或青春中後期停藥。但在這個期間,仍然需要嚴密隨訪,監控安全性。

當然,相信家長朋友們也會擔心長期用藥是否安全。專家共識也提到,「不同濃度阿托品滴眼液的長期用藥安全性尚無高級別循證證據,但不同研究均提示連續用藥2-3年是有效且安全的。」

以上就是2022年中國專家共識基於目前已有的循證醫學證據提出的停藥指導性意見,但臨床上還需要醫生、家長、孩子結合具體的情況選擇個性化的合適的處理方案。後續隨著隨機對照研究的長期隨訪結果,共識可能會有不定期的更新,屆時咱們再第一時間跟大家分享。

最後,筆者還想再多囉嗦一下。使用低濃度阿托品控制近視,是嚴肅的醫療行為,不建議盲目地自己買、自己點

相關文章

無論買多大牌的染髮劑,都建議你這麼做

無論買多大牌的染髮劑,都建議你這麼做

愛美是人類的天性,早在4000年前古埃及第三王朝就曾流行用指甲花染料把頭髮染成橙紅色。如今,相信很多人都曾嘗試過染髮,但大部分人並不了解為什...

聽我一句勸,你該和黃褐斑和解了

聽我一句勸,你該和黃褐斑和解了

▲關注卓正科普,300+位醫生為您寫健康貼士 本文作者:安湘傑,卓正皮膚科醫生 生娃後,媽媽要面對的難題可太多了。 除了層出不窮的育兒挑戰,...

夏天拉肚子,吃點抗生素有用嗎?

夏天拉肚子,吃點抗生素有用嗎?

小龍蝦、烤串、西瓜、冷飲、啤酒,對於大部分人來說,夏天是美食的天堂,可一不小心吃壞了肚子,該怎麼辦?如何快速恢復戰鬥力? 腹瀉常表現為不成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