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白石等藝術大師作品是如何動起來的?新中國動畫史上的那些「巨人握手」

齊白石、萬籟鳴、特偉、

張光宇、李可染、張仃、華君武……

《大鬧天宮》《小蝌蚪找媽媽》

《牧笛》《哪吒鬧海》……

一個個藝術史上熠熠生輝的名字

一部部跨界握手、珠聯璧合的作品

在中國動畫的百年曆史中燦爛奪目

握手,敲開民族化之門

握手,敲開民族化之門

毛澤東主席於1956年提出「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古為今用,洋為中用」的文藝方針,文藝界春光明媚,鶯歌燕舞。漫畫家華君武給老朋友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廠長特偉送來動畫片劇本《驕傲的將軍》。特偉和華君武早在20世紀30年代就是上海灘漫畫界的風雲人物。抗日戰爭期間,他們以漫畫為武器,投向萬惡的日本侵略者。其時,華君武去了延安,受到毛澤東同志的關切與教導。特偉則加入了抗日漫畫宣傳隊,轉戰大半個中國。

華君武伏案工作,攝於1951年

華君武伏案工作,攝於1951年

特偉拿到華君武的劇本《驕傲的將軍》,可謂一見鍾情:劇本詮釋了臨陣磨槍這個成語故事,把得勝歸來後開始花天酒地、紙醉金迷的將軍刻畫得栩栩如生。喪失鬥志,敵人來了,臨陣磨槍晚矣的警示意義今天看來都不過時。

正在講解《驕傲的將軍》人物設計的特偉

驕傲的將軍人物設計圖

《驕傲的將軍》人物設計圖

攝製組一成立,特偉就將思考已久的話寫成標語,貼在工作室大門上——「敲喜劇風格之門,探民族形式之路」。中國動畫事業的慶幸是因為有特偉這樣的旗手,特偉年輕時在上海畫國際時政漫畫,有人稱他是中國的大衛•羅。特偉馬上警覺到:要成為傑出的藝術家,一定要有自己的風格,模仿是不會有大出息的。進入動畫界,黨把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的領導任務交給他,希望他為新中國的美術電影闖出一片新天地。特偉胸懷壯志,他知道,眼下首先要遠離模仿迪士尼和東歐老大哥的路徑,才能走出新中國動畫富有民族特色的康莊大道。特偉率領同仁們遠赴京冀魯等地,蒐集古代的雕塑繪畫建築資料。他們還去了會稽山麓的大禹陵,想尋找穿越時空的味道。

於是,將軍的人物造型採用了京劇臉譜的風格,特偉帶領大家來到京劇院,學習京劇的唱唸做打。著名作曲家陳歌辛擔任此片的作曲,他把國粹經典《十面埋伏》融進片子裡,贏得眾人一致好評。

此段舞蹈配樂融入了國粹《十面埋伏》

電影十面埋伏中也有相似橋段

電影《十面埋伏》中也有相似橋段

《驕傲的將軍》在新中國動畫史上,被譽為開創了民族化之路的先鋒。華君武與特偉的握手,掀開了日後讓人眼花繚亂的動畫迷宮之門。

握手,打破技術的羈絆

1960年1月,國務院副總理兼外交部長陳毅參觀中國美術電影展覽會後提出:「你們能把齊白石的畫動起來就更好。」讓動畫藝術家與水墨畫家握手,這會創造出一個何等美妙的世界呢?

齊白石《蛙趣圖》使用的傳統水墨畫法

陳毅的這個建議完全符合藝術家們早就有的宏願,廠裡馬上成立了水墨動畫試驗小組,特偉任組長,並且有明確的分工:唐澄任導演,阿達負責人物和背景設計,呂晉負責繪製動畫,段孝萱負責拍攝和洗印技術。

動畫是一門獨特的藝術,從業者除有紮實的美術基本功外,還要懂動畫製作技法。一筆一筆地畫,優美的線條生動鮮活的人物一格一格地定位在膠片上,一個簡單的動作要畫上十來張,創作者付出的辛勤汗水可想而知。傳統的水墨畫向來是畫在宣紙上,而不用線。把濃淡的水墨變成動畫電影是一件艱難卻有創造力的工程。

《小蝌蚪找媽媽》創作現場,工作人員正在手繪畫稿(圖源見水印)

美影廠舉全廠之力攻克水墨動畫的難關——傳統的二維動畫以線條結構為主,單線平塗,按電影膠片24格逐格拍攝。而水墨畫潑墨在吸水性強的宣紙上,不靠線條,韻味在墨色濃淡虛實之間。特偉對攻堅組的年輕人說:我們要掌握中國畫「似與不似之間」「形似與神似」的美學理論,走通前人沒有走過的路。在他的支持下,幾個青年人突破了技術難關,終於試製成功了水墨動畫的試驗片。接著,特偉以及美影廠的總技師、著名導演錢家駿,就和這個年輕的團隊一起投入了世界第一部水墨動畫片《小蝌蚪找媽媽》的正式生產並順利成片。

青蛙跳水實驗片段劇照

青蛙跳水實驗片段劇照

青蛙跳水實驗片段劇照

正在工作的錢家駿(左)與特偉(右)

影片一經放映,迅疾引起轟動。評論家說:享有世界聲譽的中國水墨畫,一旦與動畫相結合,就使齊白石筆下的青蛙、蝌蚪、蝦蟹等等小動物,栩栩如生地活躍在銀幕上,產生墨跡濃淡有致,筆法虛實相成的效果,打破了歷來動畫片「單線平塗」的方法,是動畫片歷史上的一個創舉。

《小蝌蚪找媽媽》突破了水墨畫與電影拍攝之間的技術難題

茅盾觀賞後評價本片:「何期影壇彥,創造驚鬼神。名畫真能動,潛翔栩如生。」陳毅更是詩興大發,用「白石畫能動,幹勁真沖天……」來表明自己觀後的喜悅心情。

《小蝌蚪找媽媽》在國際國內電影節上連連獲獎:首屆中國電影「百花獎」、瑞士洛迦諾第十四屆國際電影節短片銀帆獎、法國安納西第四屆國際電影節兒童影片獎、法國戛納第十七屆國際電影節榮譽獎等等。法國《世界報》在評論這部影片時說:「中國水墨畫的景色柔和,筆調細緻,以表示憂慮、猶豫和快樂的動作,使這部影片產生了魅力和詩意。」

1960年文化部電影事業管理局同意《小蝌蚪找媽媽》一片普遍輸出的相關檔案(上海市檔案館藏)

握手,奏響牧笛之聲

特偉非常明瞭水墨動畫片在中國動畫史上的意義與價值,他又邁步向前了——1964年特偉編劇並與錢家駿聯合導演的《牧笛》,是繼《小蝌蚪找媽媽》之後,又一部傑出的水墨動畫片。這一次握手的是大畫家李可染。

李可染先生是中國近代傑出的畫家,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中國畫研究院院長。他是齊白石的弟子,尤其擅長畫牛。

李可染作品牧笛圖

李可染作品《牧笛圖》

在水墨動畫片沒有問世前,李可染從未與動畫片有關聯。看到恩師齊白石的畫作被搬上銀幕,並大放光彩,他非常高興。緣分是繞不開的,不久,他在廣東從化溫泉療養地遇到了特偉。特偉正在構想他的下一部水墨動畫片——主角是牛與牧童。而早在20世紀40年代,李可染就開始迷戀畫牛。抗戰爆發,李可染居住在陪都重慶金剛坡下賴家橋的農舍,與牛棚緊鄰。他喜歡用水墨寫生畫牛。日子長了,水墨畫牛,成了李可染的快樂之事。如今,聽得特偉要拍水墨動畫片牧笛,要讓水牛與牧童在牧笛聲中走向世界,李可染高興至極。沒有多久,他就給美影廠寄來了十幾幅原稿。

影片採用了李可染的水墨畫風格,格調高雅,意境優美,每幅畫面都是筆墨酣暢的水墨畫佳作,奇山異峰,深澗飛瀑的場景,令人感到氣勢宏偉。儘管全片沒有一句對話,而牧童與水牛之間的感情,表現得細膩動人。影片在藝術上完整統一,在民族形式上更是獨樹一幟。此片由動畫作曲家吳應炬譜曲,一代笛王陸春齡擔綱獨奏。美國著名評論家斯通、西哈努克親王等對本片音樂有極高的評價。該片在1979年的丹麥歐登塞國際童話電影節上榮獲金質獎,這是中國動畫片在國際電影節上獲得的最高獎項。

《牧笛》利用賽璐珞與背景合成動態畫面(圖源:上海電影博物館)

合成畫面後的影片效果

《牧笛》是特偉在動畫電影上的一部代表作。一個成功的作品,總是凝結著藝術家的心血。特偉說:「中國有句成語,‘若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我們就是用磨針的耐力,解決那頭牛的水墨效果。」水墨動畫片的誕生,使美術電影的民族風格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峰。「愈有民族性,就愈有國際性」,這是他始終堅信的一條原則。

水墨動畫技術在上美影廠《山水情》中更進一步

握手,實現未盡的理想

在中國動畫百年曆史上,由萬籟鳴導演,張光宇美術設計的《大鬧天宮》被稱為扛鼎之作,其藝術高度至今令後人高山仰止。

萬籟鳴、萬古蟾、萬超塵、萬滌寰史稱萬氏兄弟,他們童年時代,沉浸在母親給他們講述的神話故事、民間傳說之中。老大老二最喜歡的是《西遊記》,最崇拜的英雄是孫悟空。在繁華的上海,他們被神奇的動畫片迷住了,於是兄弟租下閘北一間亭子間,開始了動畫之旅。在這個狹小的空間裡書寫了中國動畫的優美篇章。

在完成亞洲第一的動畫影院長片《鐵扇公主》後,萬籟鳴本想繼續拍《大鬧天宮》,但彼時日寇鐵蹄踐踏中華大地,他們生活艱辛,無奈地遠走香港,遠離了他們的孫悟空。

工作中的萬氏三兄弟,左起依次為:萬古蟾、萬籟鳴、萬超塵

數年之後,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成立了,第一任廠長特偉廣招天下賢達,錢家駿、金近、包蕾、馬國亮、虞哲光等動畫藝術家紛紛加入麾下。當然,特偉不會忘記萬氏兄弟,他們從香港回到上海,進入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

在萬籟鳴過了花甲之年時 ,美影廠舉全廠之力,派優秀女導演唐澄做他的副手,成全了他拍攝《大鬧天宮》的夢想。接下來的問題是:誰來擔綱大鬧天宮的美術設計?萬籟鳴立刻想到了他——大藝術家張光宇。

1927年,張光宇在上海第八屆天馬會美術展覽會留念

張光宇在藝術界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他與同仁在1936年聯合《上海漫畫》和《時代漫畫》兩雜誌舉辦了中國第一屆全國漫畫展覽會,並參與成立中華全國漫畫作家協會和漫畫抗敵協會,張光宇等人的這一舉動是漫畫界的第一,從此也為中國漫畫事業的發展開創先河。

抗戰爆發後,張光宇一日不忘國恥,他用滿腔熱血和怒火完成了長篇諷刺漫畫《西遊漫記》。1945年在重慶問世展出之後,造成了極大的轟動,引起了廣大人民群眾和社會各界人士的共鳴。

1945年張光宇西遊漫記

1945年張光宇《西遊漫記》

而萬籟鳴請到了張光宇,兩位醉心於《西遊記》的巨人終於握手了。接到萬籟鳴邀請時,張光宇正患高血壓病,他與萬籟鳴當面商談,又通過書信來往,切磋藝術。他用時間,用精力,用自己的生命,用自己的雙手,一筆一畫描繪出《大鬧天宮》中孫悟空玉皇大帝哪吒等一眾形象,《大鬧天宮》的群英譜就此繪就。影片一經放映,轟動天下。

大鬧天宮電影膠片

《大鬧天宮》電影膠片

萬籟鳴大喜過望,他紀念文中寫到:「把《西遊記》繪成動畫,特別是最激動人心的孫悟空‘大鬧天宮’的一部分,是我二十幾年前就懷有的願望。在舊社會,我飽嘗辛酸,始終無法實現這個願望……我為之絕望過,感到此生再也沒有可能繪成動畫了……(現在)我們攝製組全體同志經過一年多的努力,畫稿近七萬張,終於使孫悟空的動畫形象出現在銀幕上,實現了我幾十年來夢寐以求的願望……喜莫過與夙願得償。」

《大鬧天宮》電影片段

巨人握手,扛起巨鼎,實現未盡的理想。從此,中國動畫邁入世界先進行列。

握手,掀起藝術的混天綾

197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30週年,美影廠隆重推出由王往編劇,王往、嚴定憲、阿達執導的,中國首部彩色寬銀幕動畫電影——《哪吒鬧海》。此片贏得觀眾一致叫好。哪吒將作惡多端的龍王三太子剝皮抽筋,為了不拖累自己的父母而剔肉還父,削骨還母,他自刎前一聲悲呼「師父」,讓無數少年兒童落淚。哪吒是他們心目中的小英雄。

在這個小英雄背後,還有一位大畫家的名字——張仃。

張仃

張仃

張仃是國徽的設計者之一,他是中國不多的曾經和畢卡索會面過的藝術家。20世紀的中國美術不能沒有張仃——20世紀30年代的延安、抗日救亡漫畫、國徽、政協會徽、共青團的團徽和團旗、1956年巴黎博覽會中國館、新中國的第一批紀念票以及我們最熟悉的《哪吒鬧海》,這些成就還僅僅是他在繪畫方面的成就。

張仃、張光宇等參與設計的國徽方案之一

張仃先生不僅僅是一位優秀的設計師和繪畫家,更是一位教育家和理論家。他在20世紀60年代初創建了中國的第一個壁畫專業,並在1979年將哪吒鬧海的故事以大型壁畫群的方式,繪製在首都國際機場的牆壁上,為機場帶去了一份深厚的中華文化底蘊。

首都國際機場牆壁上的「哪吒鬧海」壁畫群

1978年的那個炎熱的夏天,張仃先生應邀來參加《哪吒鬧海》的美術設計工作。當時的時間十分緊張,長達一小時零兩分鐘的動畫片,卻必須在短短兩個月內完成,如此艱鉅的任務,要如何完成呢?張仃在仔細研究了劇本與導演的意圖後,定下了兩條人物設計的原則:一是要尊重動畫劇本本身的風格,二是一定要有民族特色。為了設計出符合劇本的人物形象,張仃先生參考了敦煌、永樂宮等壁畫以及大量的民間繪畫,並結合中國古代神話的內容,最終設計出一批符合故事風格的人物形象。

哪吒人物形象設計稿(圖源:上海電影博物館)

其時,正是上海最為炎熱的夏季。六十一歲的張仃與攝製組的同事一起為這部經典動畫不懈努力著,人物造型曾多次修改,只為拍攝出一部優秀的作品。

《哪吒鬧海》也不負眾望,獲得了當年文化部的優秀影片獎和青年優秀創作獎,1980年獲得百花獎最佳美術片獎。1983年斬獲馬尼拉國際電影節特別獎。

《哪吒鬧海》電影片段

巨人握手,掀起翻江倒海的混天綾,直到今天,《哪吒鬧海》還在影響著後人:以哪吒為主角的動畫電影一部又一部,向著前輩藝術家致敬。

作者:姚忠禮(上影集團國家一級編劇,中國電影家協會、中國動畫學會會員。代表作品《葫蘆兄弟》《舒克和貝塔》《蝴蝶泉》等)

雜誌編輯:王良鐳

新媒體編輯:陳皓、施雨

相關文章

【魔都絮語】讀懂「老上海」的36個符號

【魔都絮語】讀懂「老上海」的36個符號

重溫昔日歲月 讀懂「老上海」的36個符號 1、拜碼頭 新到上海灘,要去拜碼頭,祈求能得到有勢力的幫會或大人物的照應,希望以後在上海灘能順順利...

圖憶:150年中國地攤史

圖憶:150年中國地攤史

地攤經濟是世界經濟,地攤文化是世界文化,全世界各個國家隨處可見。 中國的地攤文化大可以追溯到姜太公、劉關張、《清明上河圖》、齊白石,小可以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