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看懂,匈牙利究竟是不是匈奴後代?

NO.2013-匈奴與匈牙利

作者:那日蘇

校稿:辜漢膺 / 編輯:張章樟

在中國,有一個古早的論斷:匈牙利人是匈奴人的後裔。章太炎的《匈奴始遷歐洲考》、梁啟超的《中國歷史研究法》,都有提到。今天許多歷史研究者和愛好者,也沒有完全放棄這個觀點,仍在窮盡力量,去尋找匈牙利人就是匈奴人後代的證據。

東亞的漢朝與匈奴

歐洲的羅馬帝國與匈

都「姓匈」,是一回事麼?▼

一箇中歐國家與遙遠東方的民族血脈相連,這引發了人們無限的遐想。儘管這個說法沒有得到學術界的認可,但在民間卻有著極大數量的擁躉。

多瑙河畔,熱情的布達佩斯

他們的祖先竟然是草原上驍勇善戰的匈奴?

(圖:shutterstock)▼

而且不僅是在國內,在匈牙利以及一些西亞國家,也有部分人熱衷於將匈奴與匈牙利等民族攀上關係。這種說法是否有依據?它有多大可能是真相呢?

遠去的北匈奴

匈牙利和匈奴,包括曾經縱橫歐亞的遊牧民族匈人,都有一個「匈」字。三者的發音也近似,匈牙利和匈人的第一個音節大致發音為「hun」,而匈奴的第一個音節大致發音為「xun」。

至今,在中亞和我國北方許多民族中,「hun」這個音都代表著「人」的意思。這似乎給匈牙利人和匈奴人源出一脈的假說,增加了一些可信度。

最早把匈人和匈奴聯繫在一起的是德金

也就是那個因為兩國象形文字相像

就說中國起源於埃及殖民的漢學家

(圖:Shutterstock)▼

(圖:Shutterstock)

中國人對匈奴是很熟悉的,這個族群在我國北方生活了上千年。最早可以追溯到傳說時期,黃帝北逐葷粥(xūn yù),為華夏族拓展了生存空間。這個葷粥,就是上古時期中原人對匈奴的稱呼。

根據王國維,鬼方、獯粥、葷粥、獫狁

都是匈奴(學術界對此仍存在爭議)

現在的統萬城是匈奴在中國境內的遺址

(圖:高晨翔 / 圖蟲創意)▼

(圖:高晨翔 / 圖蟲創意)

需要明確的一個概念是,匈奴從來都不是一個民族。而是一個由不同人種、內部操不同語言的多個民族組成的族群聯盟。經過現代考古學研究,匈奴內部有著蒙古人種、高加索人種,以及二者相混合的圖蘭人種。語言方面,則有阿爾泰語系下諸語支,部分部落甚至操伊朗語族的語言。

通過不斷地兼併戰爭和部落交往

匈奴最後成為了「百蠻大國」

考古發掘出來的文物也是不同文明交流互動的見證

(圖:健忘的行攝世界 / 圖蟲創意)▼

(圖:健忘的行攝世界 / 圖蟲創意)

就血統而論,全世界擁有匈奴血統最多的人群,是北方漢人和現代蒙古族。然而這兩個人群所擁有的匈奴血統,也非常稀少,基本都來源於匈奴族群當中,即後來歸附東漢的南匈奴。而北匈奴的下落,至今仍然是個謎。

漢朝傾盡國力的長期戰爭仍無法消滅草原政權

但持續壓力也促使匈奴內部分裂(原因之一)

這確實是一個較好的結果了▼

公元46年,匈奴發生了最後一次南北分裂。此後,東漢光武帝劉秀及繼任者們抓住了這次機會,一方面拉攏安撫漠南的南匈奴,另一方面重拳打擊北匈奴。在漢朝、南匈奴和鮮卑的聯合打擊之下,北匈奴日漸衰落,每一場戰爭,都讓他們的人口大幅減少。

南匈奴就是著名的昭君出塞的另一方

也是南匈奴單于劉淵建立了前趙,開啟五胡十六國的時代

(圖:wiki)▼

北匈奴最後一次見於文獻史料,是在《後漢書·南匈奴列傳》上。「三年(公元91年),北單于復為右校衛耿夔所破,逃亡不知所在。」金微山之戰以後,就再也沒有北匈奴蹤跡確切的文字記錄了。

至於他們去了哪裡,《後漢書》中還是有一些隻言片語的。范曄在評述漢朝北方政策的時候說,「遁走於烏孫之地。」烏孫是當時的西域第一大國,位於巴爾喀什湖以東的中亞地區。

竇憲這一仗是為了戴罪立功

結果一打就出塞5000餘里,此後,漠北空矣

為作紀念,還刻下了《封燕然山銘》

(燕然勒石,圖:wiki)▼

《後漢書·西域傳》當中,有一個關於北匈奴遺部的模糊記錄。在漢延光二年(公元123年),「北虜呼衍王常展轉蒲類、秦海之間,專制西域」。也就是說,當時仍然有部分北匈奴人活躍在「蒲類」和「秦海」之間。

蒲類是漢朝時西域的一個小國,能確定大致在今新疆巴里坤附近。而秦海,就有一些爭議了。章太炎等部分人認為,秦海指的是「大秦國」,也就是古羅馬。

如果範圍是在蒲類與古羅馬之間

那就是太過模糊的範圍了,幾乎等於沒有位置▼

不過這種推論並不現實。古羅馬最靠近東方的土地,是在小亞細亞。且不說中間隔著康居、奄蔡和南俄草原上的諸國。從安納托利亞半島到新疆巴里坤,騎馬的話至少也要走半年的時間。所以秦海更有可能指的是新疆的博斯騰湖,這個範圍更加合理。

這個範圍的話就頗為合理了▼

這個範圍的話就頗為合理了

巴裡坤草原也是水草豐美之地

不過季節差異很大,是遊牧民族的遷徙草場之一

(圖:圖蟲創意)▼

從2世紀以後,在史料上,就再也見不到關於北匈奴的記錄。也許他們融合進了其他民族,也許他們向許多人猜測的那樣,不斷向西發展,創造了新的歷史。

突然冒出的匈人

公元4世紀,在中亞草原的混沌地帶,東西方文明都不熟知的地方,突然出現了一個戰鬥力強大的遊牧政權,他們自稱「匈人」。

在西方人的視角下,匈人的「帝國」很有存在感

而且這次衝擊間接導致羅馬滅亡,意義重大

下一次有這個感覺就是蒙古帝國來東歐了▼

下一次有這個感覺就是蒙古帝國來東歐了

公元372年,匈人從裡海以西進發,裹挾著阿瓦爾人等中亞、北亞、東歐民族,擊敗了盤踞在南俄草原的遊牧民族阿蘭人。就此開始了風捲殘雲般的西進之路。三年時間,大破薩爾馬提亞人和哥特人,攻入了西方文明的中心地帶——羅馬帝國。

上帝之鞭並非突然降臨(滑動下圖)▼

上帝之鞭並非突然降臨(滑動下圖)

在匈人的壓力下,西哥特人於376年向羅馬帝國申請避難。並在後來幾十年間造成了東西兩個羅馬帝國的混亂,君士坦丁堡和羅馬城都遭遇到了劫掠。

米蘭大主教安布羅斯在描述這種情況時說:「匈人進攻阿蘭人,阿蘭人進攻哥特人,哥特人進攻泰法爾人和薩爾馬提亞人,而哥特人的流亡也迫使生活在巴爾幹的我們離開故鄉。」

約8萬名哥特難民到達多瑙河畔,請求東羅馬的庇護

然而之後他們又開始了和東羅馬的戰爭

(哥特人過河,圖:wiki)▼

這句話說明了,匈人的西進,引起了一連串的連鎖反應,多個東方遊牧民族一起西遷,給剛剛分裂的東西兩個羅馬帝國造成極大的壓力。

然而,夢魘才剛剛開始。

自395年,匈人就開始將注意力放在東羅馬帝國上

羅馬,危

(圖:wiki)▼

到公元430年,匈人在歐洲建立了一個廣闊而短暫的帝國。後來在匈人王阿提拉的帶領之下,匈人帝國發展到了無與倫比的高潮。在伏爾加河和喀爾巴阡山脈之間,再沒有比阿提拉更有權勢的君王,就連東西羅馬,也都是他的手下敗將。

阿提拉的多民族部隊,甚至還進犯了羅馬帝國的核心區域——亞平寧半島,將整個西羅馬帝國置於他的恐怖之中。

阿提拉成為羅馬帝國最可怕的敵人

「他出生在這個世界上,正是為了震動萬國」

(圖:wiki)▼

那時正逢基督教推廣上升期,匈人的威脅,正暗合了基督教關於世界末日的預言。聖經裡「上帝的懲罰」正好迎合了當時歐洲人民恐慌的心理。人們開始用「上帝之鞭」來稱呼這位來自於東方的帝王阿提拉。他們認為,匈人王阿提拉是上帝派過來懲罰他們的。

在傳說裡,阿提拉會停止侵略是因為教皇會見並威脅了他

(左為羅馬教皇利奧一世,圖:wiki)▼

匈人帝國曇花一現,公元 453 年阿提拉死後,他們就不再是羅馬的主要威脅。匈人帝國發生分裂,許多原本臣服於匈人帝國的民族脫離了大部隊。匈人的建制、政權,都在短時間內煙消雲散。

沒有人想到,阿提拉死在了新婚之夜

可能是死於醉酒,或是死於謀殺,誰也說不清楚

(圖:wiki)▼

不過匈人的概念卻保存了很久,阿提拉死後的300多年,一直有人自稱是他的後裔。同時,匈人的血統,也大量地保留在了喀爾巴阡山內外。

這一區域大概就是匈牙利的歷史區域

是亞歐草原環境在歐洲延伸的最遠端

同時,這裡也是征服者攻入歐洲的關鍵所在▼

同時,這裡也是征服者攻入歐洲的關鍵所在

匈牙利:我來自東方

從古羅馬對於匈人外貌的描述上來看,匈人貴族有著明顯的北亞民族特點。羅馬作家普里斯庫斯 (Priscus) 對阿提拉的描述如下:「身材矮小,胸膛寬闊,頭大;眼睛小,鬍鬚稀薄,佈滿灰色;鼻子扁平,晒黑的皮膚,顯示出他的出身證據。」

聽起來很像薩哈人

(圖:wiki)▼

但是大多數和歐洲人交過手的匈人士兵,卻是白人。考古學家證實,「蒙古人種」特徵主要在匈人貴族的成員中發現,在匈人的中下層,還是白人為主。

現在普遍接受的觀點是,匈人在歐洲的時間裡逐漸變得更加「高加索化」,歷史學家Hyun Jin Kim指出,在沙隆戰役(451年)之前,阿提拉的「絕大多數」隨從和軍隊似乎來自歐洲,而阿提拉本人似乎具有東亞特徵。

沙隆一戰打破了阿提拉無敵的光環

但獲得勝利的狄奧多里克一世

在這場戰役中中了匈人的標槍而犧牲

(沙隆戰役中的匈人,圖:wiki)▼

也就是說,即使匈人和匈奴人真有什麼聯繫,在匈人西進期間,文化和血統當中的東方基因,也都被洗刷殆盡了。更何況,現在沒有任何證據能表明,匈人和匈奴之間有什麼聯繫。

匈人和匈牙利的關係,倒是值得探討一下。早在中世紀,就有匈牙利學者聲稱,匈牙利人與匈人有血緣關係。在匈牙利早期文獻Gesta Hunnorum et Hungarorum (1282–1285) 中,作者聲稱匈人和匈牙利人是兄弟民族。

也有匈牙利人相信自己的祖先是甘肅的裕固族

而裕固族的祖先是匈奴部落聯合體的一部分

(圖:wiki)▼

但是,這個觀點被現代史學家和考古研究者所否認。從出土器物形制等方面研究,匈人有著明顯的歐亞草原遊牧民族特徵,而匈牙利則是中歐文化,僅帶有部分遊牧文化的特徵。

相比他們的鄰居,匈牙利的確是個更具有東方色彩的國家。他們的姓在前、名在後,穿著適合騎射的傳統服裝,飲食上也和遊牧民族有很大相似性。這似乎證實了匈牙利人的東方血統。

當年馬扎爾騎士也是相當善戰的

他們征服了喀爾巴阡盆地,侵擾了拜占庭一個世紀

(圖:wiki)▼

匈牙利人使用的語言,是烏戈爾語族的成員。這種語言發源於俄羅斯的烏拉爾山脈,與芬蘭語相近。而根據現代部分學者推斷,匈人使用的語言,可能是一種介於突厥語與蒙古語之間的語言。因此二者的族源關係,可能相距很遠。

其實匈牙利人民是吸收了歷史上多支遊牧民的結果

不能說「姓匈」就是匈奴後裔

(匈牙利英雄廣場的七酋長,圖:shutterstock)▼

根據現有證據,最可能符合真相的推斷是:匈人從中亞向西遷徙的過程中,裹挾了來自於東歐的馬扎爾人,也就是匈牙利人的祖先,將他們帶到了喀爾巴阡山以東的地區。匈人帝國崩潰後,馬扎爾人在當地建立了自己的政權,形成了今天的匈牙利。

1000年,聖·伊什特萬加冕,成為匈牙利第一位國王

(圖:shutterstock)▼

總之,根據現有的考古學發現,匈人與匈奴人是無法畫等號的。而匈牙利,只能說是和歷史上的匈人有關係,無法直接說:匈牙利人就是匈人的後裔。

參考文獻:

1.https://infogalactic.com/info/Hungarian_prehistory

2.https://en.wikipedia.org/wiki/Huns#Relation_to_the_Xiongnu_and_other_peoples_called_Huns

3.《匈人王阿提拉》,克勞斯·羅森

4.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terms_used_for_Germans#Hun_(pejorative)

5.《後漢書·南匈奴列傳》

6.《後漢書·西域傳》

相關文章

日本,又要變天了?

日本,又要變天了?

NO.2030-日本又要變天? 作者:無夢 校稿:辜漢膺 / 編輯:鹹帶魚 據日本廣播協會NHK報道,日本首相菅義偉在9月3日舉行的自民黨臨...

民國愛情往事:徐志摩,林徽因,陸小曼

民國愛情往事:徐志摩,林徽因,陸小曼

他是林徽因的知己、陸小曼的丈夫、泰戈爾的翻譯、金庸的表兄、梁啟超的學生、胡適的至交、郁達夫的同窗、沈從文的師友…… 他叫徐志摩。 徐志摩的人...

新加坡國家戰略,顏值即正義!

新加坡國家戰略,顏值即正義!

NO.1918-花園城市新加坡 作者:黃可 製圖:孫綠 / 校稿:辜漢膺 / 編輯:養樂多 觀賞世界上最大的室內瀑布、穿梭雨林迷宮、走過熱帶...

一文看懂,印尼是如何伊斯蘭化的?

一文看懂,印尼是如何伊斯蘭化的?

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並非在中東,而是東南亞的印度尼西亞。這個國度裡的穆斯林人數高達2.3億,佔據其人口的近9成,佔全球穆斯林人數的1...

一文看懂,蒙古國真的有海軍嗎?

一文看懂,蒙古國真的有海軍嗎?

蒙古國海軍 作者:那日蘇 校稿:朝乾 / 編輯:鹹帶魚 內陸國家有海軍嗎?提起這個問題,可能許多人腦海中第一個蹦出來的想法,就是前幾年在網上...

南非,一不小心就挖到礦了

南非,一不小心就挖到礦了

NO.2315-南非超級礦帶 作者:嚴寒 校稿:辜漢膺 / 編輯:板栗 南非,一個被上天眷顧的國家,位處非洲大陸最南端,東、南、西三面為印度...

一場大饑荒,永久改變了愛爾蘭

一場大饑荒,永久改變了愛爾蘭

母親大前天餓死了,妻子前天餓死了,孩子昨天餓死了。 帕特里克·馬圭爾,這個普通愛爾蘭家庭中僅剩的男人,在1848年,眼球凸出如金魚,胳膊細得...

這種病,讓人生不如死

這種病,讓人生不如死

可怕的梅毒 作者:子昱 校稿:辜漢膺 / 編輯:金槍魚 1494年8月,法國國王查理八世入侵義大利,雖然僅一年後便撤走了,但他們給義大利留下...

這個組合國家,為什麼要換首都?

這個組合國家,為什麼要換首都?

NO.2460-坦尚尼亞遷都 文字:乞力馬紮羅的雪 校稿:辜漢膺 / 編輯:金槍魚 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首都都是該國的最大城市,但也有例外,華...

潮汕人究竟有多好吃?

潮汕人究竟有多好吃?

NO.2468-潮汕美食知多少 文字:冬之陣 校稿:辜漢膺 / 編輯:板栗 唐憲宗元和十四年(819年),唐朝宮廷裡發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

切斷這條走廊,印度會分裂麼?

切斷這條走廊,印度會分裂麼?

NO.2435-西里古裡走廊 作者:葉維傑 施蘭茶 校稿:辜漢膺 / 編輯:果慄乘 本文由地球知識局與南亞研究通訊(ID:NYYJTX)聯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