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難民營,出事了

(⊙_⊙)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與地理

微信公眾號:地球知識局

NO.1636-難民營大火沖天

作者:德米特里

製圖:孫綠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養樂多

當地時間9月9日凌晨,位於希臘愛琴海海域的島嶼萊斯博斯島上的莫里亞難民營突發火災。據悉該難民營營建之時預計能容納3000人,但火災之前已經收容了13000多名難民。

萊斯博斯島位於希臘東部,緊鄰土耳其▼

萊斯博斯島位於希臘東部,緊鄰土耳其

火災發生之後,原本在難民營中生活的難民四散而逃,到現在仍然未完全找到。更令人揪心的是,上一次核酸檢測中測出的32名新冠病毒陽性患者只有8名被當局找到,如果這些人與當地島民接觸,很有可能導致新冠病毒在希臘的再一次大爆發。

希臘:雪上加霜

(圖片:Guardian News / Youtube)▼

三把火

目前有足夠的證據這場火災是人為造成的,因為當地官員發現最初的起火點分別在營地中三個不同的地方,這意味著有人將火故意點燃。

當天凌晨是大風天氣,大火藉著風勢,很快變得無法阻擋,火焰和濃煙籠罩了整座難民營。

親手毀了「新家園」

(圖片:YouTube)▼

當消防員艱難靠近起火點準備滅火時,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營地裡的難民們自發組織起來向消防員投擲石塊,不讓他們接近正在熊熊燃燒的營地。

而且這麼大的火災,沒有造成任何死傷,因此當局有理由懷疑,這是營內難民共同商議的一場抗議行動。

在火災發生之後,營地爆發了抗議活動

(圖片:Guardian News / Youtube)▼

事後北愛琴海消防隊負責人康斯坦丁諾斯·塞菲洛普洛斯(Konstantinos Theofilopoulos)對國營電視訊道ERT表示,這場火災是人禍,是「由於不滿」造成的災難。

讓他們不滿的是什麼呢?

根據莫里亞難民營主管揚尼斯·馬斯特羅亞安尼斯(Yannis Mastroyiannis)的發言,難民們之所以要親手毀了他們自己的避難所,原因是出自對新冠病毒在營地內爆發的恐懼。

自從三月份以來,由於新冠病毒的大流行,難民營的正常運轉開始出現問題。希臘當局選擇封鎖難民營以避免可能造成的病毒感染,這引起了難民們的憤怒。

但希臘當局在疫情面前也是無能為力

(圖片:Alexandros Michailidis / Shutterstock)▼

一方面,由於營地的規劃為僅容納3000人,而目前有將近13000名難民居住,營地內部十分擁擠,衛生條件也很差,禁閉政策讓難民們不得不在這樣的環境裡面待上數個月,惡劣的環境和低落的情緒加劇了難民們相互之間的敵意,並演變成對當局的不滿。

這個環境,怎麼可能做好防疫工作

(圖片:PBS NewsHour / YouTube)▼

另一方面,獲准進入歐洲的難民並不是他們原來祖國的底層,相反他們大多數是有學歷或者有一技之長的中產,為了移民歐洲他們大多數都花了一年以上的時間提交申請尋求庇護。他們以為只要在營地裡辦完手續就可以中轉希臘到其他歐洲國家,比如德國。但是新冠病毒的流行讓他們的希望越發渺茫,他們不知道還要在這個擁擠的營地裡面呆多久,說不準就是一輩子了。

而有機會離開這座島嶼

到達希臘主大陸的人寥寥無幾

(圖片:Ververidis Vasilis / Shutterstock)▼

不滿的情緒在營地中發酵,就如同充滿著瓦斯的礦井一樣,只要一根火柴就能將這座營地引爆。

對於莫里亞營地而言,第一個新冠病毒陽性患者被檢測出來的事實,就是那一根火柴。

上週,一名剛剛離開營地前往希臘的索馬利亞男子確診新冠肺炎。隨後當地政府對營地內難民進行了大規模的核酸檢測,在只檢測了一小部分人的情況下,就確診32人罹患新冠肺炎。對於營地裡的難民來說,擺在他們面前的除了被監禁的不滿還有對瘟疫的恐慌。

營地的人口密集加上難民無法做到有效的防護

真實的資料雖沒呈現出來,但一定是一個驚人的資料

(圖片:PBS NewsHour / YouTube)▼

(圖片:PBS NewsHour / YouTube)

政府發言人斯特利奧斯·佩塔斯(Stelios Petas)在雅典對記者說:「難民們相信,只要燒燬莫里亞營地,他們就能無條件地離開這座島嶼。」但事實上當局正在籌備營建新的營地,只有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才能從萊斯博斯島被遣散,他說:「我們告訴他們,但他們不明白。他們不會因為大火而離開。」

在自己的國家得不到和平

在別人的國家也爭不到自由

(圖片:Guardian News / Youtube)▼

被嫌棄的難民營

莫里亞難民營的成立還得從五年前敘利亞戰爭爆發開始。戰爭拆散了當地無數家庭,將普通百姓置於危險之中。從那時起人們開始拋家舍業,從水陸兩路進發去往歐洲尋求避難。

只是為了找一個安全的生活環境

(圖片:Ververidis Vasilis / Shutterstock)▼

從敘利亞出發的難民主要路線是,先從陸路北上進入鄰國土耳其,然後再從愛琴海岸邊搭乘簡易小船登上最近的希臘島嶼,再慢慢謀求他們想要到達的終點——德國以及北歐。

土耳其-希臘是關鍵環節▼

土耳其-希臘是關鍵環節

5年內,已經有將近100萬難民經由土耳其再到希臘,最終達到移民歐盟國家的目的。

近兩年難民帶來的治安問題越來越引起歐洲民眾的反感,很多地區因此爆發了反對難民的遊行,保守主義思想也在民間慢慢流行起來。

難民到來引發的社會和經濟危機

直接影響到了歐洲人原本安穩的高福利生活

(圖片:https://www.infomigrants.net/)▼

出於此種目的,歐盟領導人不再希望能讓難民融入進歐洲社會並補充當地缺失的廉價勞動力,而是責成難民進入歐洲最先到達的歐洲國家設立收容機構,防止難民進入歐洲腹地。

由於地理因素,難民們最先到達的兩個國家就是義大利和希臘,莫里亞難民營也因此誕生。

莫里斯難民營局部

(圖片:Dimitris Tosidis / Shutterstock)▼

莫里亞難民營所在的萊斯博斯島為希臘第三大島嶼、地中海第八大島,該島位於愛琴海東北部,東、南、北三個方向都被土耳其小亞細亞半島所包圍,其中東、北兩個方向與土耳其本土只相隔直線約30公里。因此這座島嶼經常是難民踏入希臘的第一站。

萊斯博斯島與希俄斯島、羅德島等一起

緊緊圈住土耳其的海岸線

(圖片:shutterstock@AridOcean)▼

長期處於難民危機前線的萊斯博斯島吸引了阿富汗、敘利亞、伊拉克、巴基斯坦以及西非、北非的男女老少。

島上原本有一處兵營,後來當局為了接待難民將其改造為收容中心,收容中心在設計上容納不超過3000人,但隨著尋求庇護者的湧入該收容中心很快演變成一個大型營地,難民營中的難民數量也從最開始的上千人達到了高峰時的超過30000人。

這裡成了難民進入歐洲的一個巨大中轉營

(圖片:Nicolas Economou / Shutterstock)▼

儘管敘利亞戰火漸漸平息,但是由於土耳其和歐盟出現了利益衝突,為了報復歐洲,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開放了難民向西移動的通道,導致雖然戰爭結束,但乘船進入希臘的難民愈來愈多。

土耳其作為歐洲的大門

接收的難民既是壓力又是「武器」

(圖片:thomas koch / Shutterstock)▼

(圖片:thomas koch / Shutterstock)

隨著登島人數越來越多,島上的9萬名居民對這座難民營的態度也逐漸發生了改變。

最開始難民得到了當地人的廣泛同情,認為他們是受戰爭影響而無家可歸的可憐人。但是慢慢地媒體風向發生了變化,報道指責難民的湧入令歐洲犯罪率上升,難民這個詞開始與強姦、暴力等字眼聯繫起來。

難民在希臘邊境和防暴警察起衝突

(圖片:Ververidis Vasilis / Shutterstock)▼

火災發生之後,一些人權組織開始指責政府,認為封鎖政策是這些悲慘事件的「罪魁禍首」,要求希臘政府和歐洲聯盟為此負責,從莫里亞轉移難民。

對此,希臘總理米佐塔基斯公開抱怨,稱歐盟不夠團結,讓希臘作為一個邊境國家,在應對來自中東、亞洲以及越來越多的非洲移民潮方面被迫承擔過多責任。

大風一刮,一盤散沙

(圖片:Alexandros Michailidis / Shutterstock)▼

民眾的不滿也在加劇,他們現在要求當局永久撤除莫里亞營地,不要再在他們生活的島上收容這些危險的人。

一位市政高級官員坦言,如果政府不能及時合理地解決目前面臨的問題,如果理性的意識不能佔據上風,那麼右翼極端分子可能會採取行動。

何去何從

火災爆發後,成千上萬的難民離開營地開始流竄,男女老少們露宿在島上的各個位置,路邊、樹蔭下,當局急忙在萊斯博斯島各處搭起帳篷。

比他們剛到這個島上搭起帳篷的境況還要慘一些

畢竟曾經還有對新生活的希望

(圖片:Guardian News / Youtube)▼

希臘現在面臨嚴峻的挑戰,全島9萬名居民中有8萬5000人居住在島上的城市米蒂利尼上,這座城市也是從島上前往歐陸的主要港口,許多人希望在那裡登上去歐洲大陸的渡輪。

當局迅速反應,組織軍警力量拉了長達6英里的警戒線,封鎖了各條通往米蒂利尼的道路。同時希臘政府連夜從雅典抽調了防暴警察進駐萊斯博斯島,為了確保不會有人離開,目前該島嶼已經宣佈進入緊急狀態。

相比這裡的難民

當局最優先考慮的肯定還是本國居民

(圖片:PBS NewsHour / YouTube)▼

在全島範圍內搜尋難民並把他們集中到一處也是當地政府需要扛起的責任,畢竟歐盟給這座島嶼的任務就是擋住這些難民,同時成千上萬名可能罹患新冠肺炎的非希臘公民在島上流竄,也很有可能釀成重大的公共衛生問題和公民人身安全危機。

可能患有新冠病毒的難民身份

已經足以讓歐盟捨棄人道主義了

(圖片:Guardian News / Youtube)▼

目前希臘政府仍在積極解決以上問題,首先要安置好已經積聚起的難民,然後去搜尋和勸說正在逃竄的難民進入新的營地。

火災發生當天,救援人員用港口僅有的渡船和手上為數不多的帳篷安置了約1000名因各種原因沒有離開的難民。

這些當然遠遠不夠,希臘移民部部長在召開新聞記者發佈會時表示,政府已經借調了一艘渡輪和兩艘軍艦來接受無處可去的難民,到9月13號能湊齊3500個帳篷。

其他人都在大火發生後「逃」離這裡

不過又能去哪裡呢?

(圖片:https://www.ekathimerini.com)▼

(圖片:https://www.ekathimerini.com)

歐盟也及時象徵性地伸出了援手,9月9日當天歐盟僱了3架飛機將難民中406名兒童轉移到希臘北部,並承諾後續會將他們分配到歐盟各成員國。

為了消除民眾的恐慌,以及防止新冠病毒真的在島上爆發,當局和世衛組織運送了20萬個快速檢測試劑盒,在局勢穩定後會對島上所有的居民和難民進行檢測。9月14日來自比利時和挪威的兩支醫療救護隊將執行此任務。

所有程序都在有條不紊地推進,但現在萊斯博斯島上情況並沒有好轉。

火災發生後,德國也開始了遊行示威活動

示威者要求安置好島上的難民

(圖片:Maren Winter / Shutterstock)▼

城市裡到處是對當局愈發不滿的民眾,他們已經厭倦了自己祖祖輩輩生活的島嶼家園變成移民潮的最前線,沒有人希望那些危險的、可能攜帶病毒的外族人和自己住在同一座小島上。

本來可以安居樂業,開開心心的

(圖片:Cora Unk Photo / Shutterstock)▼

城市之外,成千上萬逃離營地的人準備在通向島嶼首府米蒂利尼的馬路旁、停車場、田野甚至是墓地中飢腸轆轆地露宿野外。

動盪與恐慌,終於從中東轉移到了這裡。

參考資料:

1.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sep/10/fears-of-covid-surge-on-lesbos-as-thousands-of-refugees-flee-huge-fires

2.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sep/11/local-anger-as-greece-tries-to-shelter-refugees-after-lesbos-fire

3.https://www.startribune.com/thousands-sleep-in-open-after-greek-refugee-camp-burns-down/572379712/?refresh=true

*本文內容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識局立場

封面圖片:Ververidis Vasilis / Shutterstock

相關文章

亞美尼亞,出事了

亞美尼亞,出事了

NO.2305-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 作者:一拳一頭北極熊 製圖:果果 / 校稿:朝乾 / 編輯:蛾 當地時間9月13日0點5分,亞塞拜然軍隊...

巴西,出事了

巴西,出事了

NO.2382-巴西政治動亂 作者:無夢 校稿:辜漢膺 / 編輯:果慄乘 據巴西媒體報道,當地時間1月8日下午,成千上萬的前總統博索納羅支持...

尼日,出事了

尼日,出事了

NO.2506-尼日政變 文字:乞力馬紮羅的雪 校稿:辜漢膺 / 編輯:果慄乘 寫在開頭 地球知識局開闢了一個新陣地——知識星球! 在這裡你...

烏茲別克,出事了

烏茲別克,出事了

NO.2252-烏茲別克出事了 作者:一拳一頭北極熊 製圖:孫綠 / 校稿:朝乾 / 編輯:蛾 當地時間7月1日,烏茲別克多地爆發大規模示威...

景德鎮:從被別人模仿,到模仿別人

景德鎮:從被別人模仿,到模仿別人

景德鎮:從被別人模仿,到模仿別人 作者:冷夜寒星 製圖:孫綠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養樂多 瓷器是一項古代勞動人民的重要創造,它不僅是...

如何刺殺美國總統

如何刺殺美國總統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與地理 微信公眾號:地球知識局 NO.1619-暗殺往事 作者:中年維特 校稿:貓斯圖 / 編輯:養樂多 美國作...

什麼是遼上京?

什麼是遼上京?

什麼是遼上京 作者:那日蘇 製圖:孫綠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養樂多 在中國北方的民族政權當中,契丹人建立的遼國是一個獨特的存在。 鼎...

什麼是「南蠻」?

什麼是「南蠻」?

NO.1925-什麼是「南蠻」 作者:那日蘇 製圖:孫綠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養樂多 熟讀過《三國演義》的人一定對南蠻這個名詞不陌生...

以色列人為什麼這麼痛恨加沙?

以色列人為什麼這麼痛恨加沙?

NO.601-以色列暴虐加沙 作者:米茲拉赫 製圖:孫綠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棉花 以色列又在加沙搞了個大新聞。 7月14日凌晨至下...

沙烏地宗教警察,隻手遮天

沙烏地宗教警察,隻手遮天

NO.1924-沙烏地宗教警察 作者:重光 校稿:貓斯圖 / 編輯:養樂多 每當提到伊斯蘭教宗教警察,頭戴紅白格子頭巾、留著大鬍子、身著大袍...

基督教,佔領北韓平壤

基督教,佔領北韓平壤

NO.1847-東方耶路撒冷 作者:太極斧 / 製圖:孫綠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養樂多 今天的平壤是世界上最神祕的首都,由於朝鮮的對...

蘇丹最喜歡什麼樣的女奴?

蘇丹最喜歡什麼樣的女奴?

NO.1842-蘇丹的最愛 作者:中年維特 / 製圖:孫綠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養樂多 大西洋奴隸貿易為非洲人帶來了數百年深重的苦難...

日本,上下為難

日本,上下為難

NO.1840-日本上下為難 作者:大福 / 製圖:孫綠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養樂多 九一八事件後,日本佔領東北,完成了踏上大陸的第...

荷蘭是如何發展成畜牧業大國的?

荷蘭是如何發展成畜牧業大國的?

公眾號:地球知識局|NO.1623-荷蘭高效畜牧業 作者:酸奶沒泡沫 / 製圖:孫綠 / 校稿:貓斯圖 / 編輯:帥帥 荷蘭發展農業的先天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