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舊夢影痕(二十三)

圖221:1906年,四馬路(福州路)青蓮閣茶樓(左)

圖222:1921年,四馬路中市東望。左側:青蓮閣商場、植權物產公司(女絨繩帽);右側:美華綢緞呢絨號

圖223:1920年代中期,四馬路中市西望。右側:青蓮閣商場、來青閣書莊等;左側:美華綢緞號(1921年3月於四馬路開張)、民益社印刷所(486號)、小廣寒書場、近水檯面館(474號)等

圖224:1920年代初,四馬路(福州路)中市東望。左側:青蓮閣商場、佛照樓旅館(1896年遷移四馬路青蓮閣後)、來青閣書莊、第一春番菜館等;右側:東方綢緞洋貨公司(1917年3月於四馬路開張)、美大綢緞洋貨(1912年10月2日於四馬路開幕)等

圖225-1:福州路湖北路口西南轉角,小廣寒書場,青蓮閣茶樓,小呂宋百貨

圖225-2:福州路湖北路口,小廣寒書場廣告(《申報》1934-2-10,第27版)

清末民初,上海茶館遍地皆是,生意尤以四馬路為甚。南社陳無我在1928年出版的《老上海三十年見聞錄》一書中,列了一張”二十年前上海英租界茶坊錄”,羅列清末”茶肆之知名者”,其中四馬路有十幾家,錄之如下:

四馬路自西起

群芳花萼樓、四海心平樓、金波玉泉樓、碧露春、乾元品春樓、西園、三萬昌、儀園、順風樓、留園、四海昇平樓、青蓮閣、五層樓、萬華樓、滬江第一樓、樂也逍遙樓

四馬路華眾會茶樓,初創於清光緒初年。1881年,華眾會開設彈子房(俗稱落彈,即桌球,由普天香華記供貨開設),與閬苑第一樓同為最早開設彈子房的茶樓。1894年8月,華眾會彈子房茶館煙間生財裝修全盤與青蓮閣為業,青蓮閣茶館登報聲明開張(《新聞報》1894年8月15日0001版)。

雖說青蓮閣不是最早放映”電光影戲”的茶樓,但最早嘗試租賃單間放映”電光影戲”的卻是青蓮閣。西班牙人安東尼奧•雷瑪斯(Antonio.Ramos)”最初到滬的時候,大約是在1903年(清光緒二十九年),帶了一架半舊的電影放映機與若干卷殘舊的片子”,在四馬路青蓮閣茶樓樓梯邊,租借一間小房間,開始放映”電光影戲”。雷氏”另外僱了幾個紅頭阿三拿著銅鼓和洋喇叭,每天在四馬路昇平茶樓大吹大擂地鬧著……聚觀的人們,一個個都看得口定目呆,以為這是新到的’西洋鏡’……當時,向他看’西洋鏡’電影的,每人需出錢三十文,只許看一次,再看再出錢”③。採取廉價多場放映的形式,每場映十五分鐘,僅收銅元三枚,非常受人歡迎。那些當年”出過三十文看他影戲的人,提起這事,還對人津津樂道”。這樣一天可以放映數十場,日進斗金。幾年下來,雷瑪斯淘得第一桶金,便開始在虹口定址,籌建獨立影戲園。到了1907年,青蓮閣放映場地因”有礙出入殊屬危險”④而被飭令遷往他處。1907年8月,雷瑪斯在虹口乍浦路112號近海寧路口建成上海首家影戲院,初名為科隆影戲園(Colon Cinematograph,虹口大戲院之前身)。

1911年10月8日,萬華樓茶館失火,比鄰之青蓮閣被大火殃及。之後,青蓮閣就地重建高大洋樓,1912年6月19日,青蓮閣商場(集茶樓、煙館、商場於一體)開幕。1931年6月,因舊址房屋拆造,青蓮閣商場遷至四馬路大新街口新建三層樓鋼骨大廈。新樓佈置堂皇,裝飾瑰麗;三樓特闢雅座,增設飲冰室,專為高尚雅士茗談消遣之所。

圖226-1:1902年,四馬路五層茶樓

圖226-1:1902年,四馬路五層茶樓

圖226-1:1902年,四馬路五層茶樓

圖226-2:福州路近晝錦裡口,五層樓開張廣告(《申報》1892年5月28日 0006版)

圖226-3:福州路近晝錦裡口,五層樓新開廣告(《遊戲報》1902年7月8日 0005版)

圖226-4:福州路近晝錦裡口,五層樓開演影戲廣告(《遊戲報》1902年11月 3日0005版)

圖226-5:福州路近晝錦裡口,五層樓新開書館廣告(《笑林報》1903年2月9 日0006版)

圖226-6:福州路中市閬苑第一樓開張廣告(《申報》1882年10月26日第6版)

1892年,四馬路中市(青蓮閣東側),五層茶樓開張(圖226-2)。1902年,五層樓新建後重新開張(圖226-3),並開演影戲(圖226-4)。《遊戲報》(1902-11-3,第5版,圖226-4)報道如下:

本樓不惜重資在英國名廠重聘電光影戲名師攜帶機器來華現已抵申其機器曾歷歐洲各大國並香港等處演過多年其中所演英皇出遊各國爭戰泰西……

1903年,五層樓新開書館,聘請姑蘇京都頭等名校書(圖226-5);1910年5月,五層茶樓盤棧與鳳林旅館為業。

圖227:1905年,四馬路近晝錦裡口西望,滬江第一樓(對街為海左書局)、萬華樓(紅框標識)、五層茶樓、青蓮閣

圖228-1:1904年,四馬路晝錦裡(福州路山西路)口西望,滬江第一樓、萬花樓、五層樓、青蓮閣等

圖228-2:福州路晝錦裡口,滬江第一樓開張廣告(《新聞報》1897年5月 31日0006版)

圖229:1887年,四馬路晝錦裡口西望,右側近處為聚豐園酒館庭院圍牆,晝錦裡(山西路)路口即英商更上一層樓(茶樓)

圖230:1890年,四馬路晝錦裡口西望,更上一層樓(茶樓)

1882年,四馬路晝錦裡口有一家茶館,名曰”閬苑第一樓”(圖226-6,筆者注:茶樓名典出趙孟頫題揚州西園迎月樓聯句”春風閬苑三千客,明月揚州第一樓”),若論設施,比青蓮閣強多了。黃式權(夢畹生)在《淞南夢影錄》一書中寫道:

茶館之軒敞宏大,莫有過於閬苑第一樓者。洋房三層,四面皆玻璃窗,青天白日,如坐水晶宮,真覺一空障翳。計上、下二層,可容千餘人,別有邃室數楹,為呼吸菸霞之地。下層則為彈子房,初開時,聲名藉藉,遠方之初至滬地者,無不趨之若鶩。近則包探捕役,孃姨姘頭,以及偷雞剪綹之類,錯出其間。而裙屐少年,反舍此而麇集於華眾會矣。

但”閬苑第一樓”好景不長,1886年的一場大火令茶樓煙消雲散。1884年,老德記設分鋪於四馬路閬苑第一樓對面。1886年之後,英商在閬苑第一樓舊址上開設茶樓,茶樓名取自唐人詩句,更加嗨威,叫”更上一層樓”(圖229)。

《申報》(1889-03-25,第3版)報道:

昨日下午四點鐘時有二婦人身穿素服口操蘇音至英租界四馬路中更上一層樓內之中園煙舘開燈領略煙霞風味一婦懷抱二三齡之男孩未幾孩忽氣厥婦大呼祥麟蓋孩之乳名也屢呼不應細察之奄奄欲斃婦驚惶無措痴如木偶同伴婦囑其抱孩歸家再行計較一時觀者甚眾未知以後如何也

《申報》(1891-03-21,第3版)報道:

四馬路更上一層樓因訛傅火起以致茶客紛紛亂竄擁擠跌僕大受夷傷其詳已紀前報茲悉受傷之男女五人並未折骨現在仁濟醫院醫傷之二婦一係女丐一係妓傭均己痊癒出外男子三人二人受傷甚輕無關緊要其受傷較重之沈子華漸有轉機 無性命之虞不日當由該家屬領歸矣

1896年3月12日子夜時分,”更上一層樓”對面萃秀裡口一時火勢凶猛,竟致延燒房屋二十餘幢之多。”計焚去第四百零一號之順泰呌貨莊起延燒東首之新豐衣莊某洋貨店杏花樓宵夜店廣同昌廣貨店其西首則焚去老德記分店同順公煙紙店及樓上之吳萃和照相店並萃秀里弄內之同信昌煙館並順泰衣莊樓上之天樂窩書塲亦付之一炬……」(《申報》(1896-3-14,第3版)報道:火餘瑣述)當火盛時,「更上一層樓」近在對街,加之房屋甚高,幾至延及。所幸救火車及時趕到,竭力保護,得免殃及,然欄外之木已稍有焦灼矣。1897年,滬江第一樓在其舊址上開張(圖228-1,紅圈中為「山西路」路牌)。

1904年5月,震陽觀官禮醬菜店在滬江第一樓對面開張(圖228-1);1906年2月,震陽觀盤與紫陽觀改牌經營。

1911年10月8日晚,萬華樓(四馬路121-123號,位於滬江第一樓與五層茶樓中間,為三開間門面的二層樓房)步”閬苑第一樓”後塵,亦毀於一場大火。大火約歷五時之久,英、法租界救火會,加之德國水手隊協力施救,火始滅息,被毀樓屋計二百餘間。且看《申報》詳盡報道如下:

《申報》(1911-10-10,第18版):福州路大火紀聞

本埠福州路於前晚二句半鐘突有第一百二十一二三號門牌萬華樓茶館內起火當由巡街捕瞥見奔告捕房即經救火會西人驅皮帶車趕往施救無如火勢猛烈天半忽起狂風雲時間對面左右盡行著火致延及比鄰新設之愼食衞生館青蓮閣茶館樓下某衣莊德泰昌酒店德大生煙紙店四海昇平樓茶館東洋影戲園兩家對過小廣寒書塲樓下某衣莊某東洋店並洋貨店兩家二惟樓照相館近水臺麵館聚和聚賓兩酒館新申樓菜館東西合興裡太和豐弄內各有雉妓院數家東自平安茶館起西至一百六十三號門牌泰昌洋貨店龍昇旅館止對面東自四百九十八號稻香村茶食店起西至四百六十一號言茂源酒店止約歷五時之久火始救息共燬樓屋二百餘間工部局救火車被焚者一架焚而未及全燬者一架聞萬華樓內髮匠二人餅攤上一人火起後均未見面或謂已葬身火窟矣至被焚處兩頭昨日均由捕房派捕看守阻止車馬行人亦可謂浩刧矣……

1920年代,滬江第一樓遷至南市九畝地。1931年,青蓮閣商場遷至四馬路大新街(福州路湖北路)口。從此,四馬路晝錦裡口之茶肆旺角無跡可尋。

①:胡道靜”上海電影院的發展”(《上海研究資料續集》上海書店1984年12月版,第533-534頁)

②:青蓮閣貼隔壁即四海昇平樓

③:非我《最初輸入中國的電影》(《申報》1933年4月14日,本埠增刊第5版)

④:飭移青蓮閣影戲(《申報》1907-10-22,第9版)

(未完待續)

相關文章

百年上海福州路,「海派文化」縮影

百年上海福州路,「海派文化」縮影

走進上海的弄堂、臨街的石庫門房子、夜晚廣場的霓虹燈、不打烊的咖啡館,開啟一段「海派城市考古」之旅,在一縷縷愜意、一段段暖意、一絲絲詩意中,在...

海上舊夢影痕(三十三):虹口片羽4

海上舊夢影痕(三十三):虹口片羽4

圖321:1890年,西人遊藝公司租虹口三角地建立遊藝場,其中「過山車」因形似飛龍而稱之「飛龍島」(張志瀛,螳臂當車,1890年《點石齋畫報...

虹口大戲院之前世今生

虹口大戲院之前世今生

圖1:清末,四馬路,青蓮閣茶樓 雖說青蓮閣不是最早放映 “ 電光影戲”的茶樓,但最早嘗試租賃單間放映 “...

上海老照片:海上舊夢影痕(四)

上海老照片:海上舊夢影痕(四)

圖31:1937年,福州路湖北路口西南轉角,青蓮閣商場 片子為福州路湖北路口西望,路口西南角是青蓮閣商場,其二樓為茶樓,三樓為小廣寒遊藝場。...

上海老照片:海上舊夢影痕(十)

上海老照片:海上舊夢影痕(十)

圖91:1927年,英軍第2旅進駐租界,途經南京路西藏路口 1927年初,為防範罷工和公共租界內不斷的騷亂,保護租界內外僑,英軍第2旅進駐租...

海上舊夢影痕(四十四)

海上舊夢影痕(四十四)

圖431-1:1940年,福煦路西摩路口西望(圖via隨意兄) 圖431-2:1935年,福煦路西摩路口,華德大藥房開幕廣告(《申報》193...

海上舊夢影痕(二十七):早期照相館

海上舊夢影痕(二十七):早期照相館

圖261:清末,英大馬路(南京路)雲南路口東望,右側近處為寶記照相館 圖262-1:1902年,英大馬路雲南路口東望,右側近處踏飛腳踏車行隔...

海上舊夢影痕(四十九)

海上舊夢影痕(四十九)

圖481-1:清末,洋涇浜(今延安東路)恆德街(典當街,今中匯大樓處)西側,法總巡捕房及公董局大樓(片中後方建築) 圖481-2:洋涇浜三茅...

上海老照片:海上舊夢影痕(七)

上海老照片:海上舊夢影痕(七)

圖61:1923年,南京路黃浦灘北望,黃浦灘24號橫濱正金銀行上海支店正在建造中 圖62:1924年,黃浦灘24號,橫濱正金銀行上海支店大樓...

上海老照片:海上舊夢影痕(一)

上海老照片:海上舊夢影痕(一)

圖1:1880年,寶善街棋盤街北,同芳茶居 據徐珂編撰的《清稗類鈔》記載,上海的茶館,始於清同治初年(1862年)。光緒二年(1876年),...

海上舊夢影痕(三十六):虹口片羽7

海上舊夢影痕(三十六):虹口片羽7

圖351:1920年代初,北四川路近崇明路口北望,左側近處為同春園徽菜館(圖via聖愷兄) 圖352:1928年,北四川路近崇明路口北望街景...

海上舊夢影痕(五十六)

海上舊夢影痕(五十六)

圖551-1:上海特別市市立第一公共體育場,方斜路大吉路口(《時報》1928-8-20,第8版) 1917年,上海縣公共體育場定於3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