滬語版音頻|上海六千年:(三)從「上海務」到「上海鎮」

為適應新媒體時代,進一步拓寬地方誌受眾範圍,提升地方誌開發利用成效,上海市地方誌辦公室和上海通志館共同特別製作了地方誌音頻節目《話說六千年——來來講上海》,由原上海交通廣播電臺主播秦來來老師擔任主講人。東方網提供技術支持。

該系列節目的滬語版已在阿基米德網絡電臺陸續上線播出,累計收聽量突破20萬。為更好地推廣該系列內容,「上海通志館」和「方誌上海」微信公眾號,將分批發布《話說六千年——來來講上海》滬語版音頻和文字對照版,以饗讀者。

上期為大家講了《千年酒業「上海務」》,今朝我們再來聽聽《從「上海務」到「上海鎮」》的故事。

從「上海務」到「上海鎮」

關於上海建鎮的問題,由於史料匱乏、史籍記載的不同和對史料解讀角度有差異,歷來眾說紛紜。但可以確認的是:上海絕不是由一個孤懸海邊的「小漁村」因上海開埠後租界的出現,一蹴而就變身為東方大都市的。

上海成為今天國際大都市的綿長曆史脈絡是:從上海聚落到設置上海務,到發展為上海鎮,再進一步發展到上海縣,最終成為今天的上海市。

所謂上海聚落就是一個居民點,因上海浦而得名。從「上海聚落」發展為「上海務」,迪個當中經歷了一個由居民聚落逐漸形成商業市場的過程。宋朝辰光,全國各地,特別是經濟發達地區設立叫「務」的衙門負責稅收,每個務儕有稅收的範圍和重點。上海務主要是收酒稅的。迪個說明上海這一帶地方每年有大量的酒稅要上繳,如果這個地方酒稅很少,那可以讓它到附近的其他「務」裡去繳稅,不必獨立設立「上海務」。所以,這裡要麼是農業產糧發達地區,有相當多的富裕商品糧用作釀酒;要麼是一個酒的集散中心、交易中心,不在這裡產的酒也到這兒來交易。那時上海已是商業比較發達、經濟比較繁榮的地區了,一個小漁村或一個小村莊絕不能托起一個「上海務」。

格麼,「上海務」又是啥辰光發展為「上海鎮」的呢?歲月綿遠,眾說紛紜。

如果說「上海務」僅是一個單項的稅收機構的話,那「上海鎮」的設立,說明上海從此作為一個地區納入了「上海鎮」衙門的全面管理,這是對「人煙繁盛處」的治理需要。

「上海鎮」是啥辰光設置的呢?有專家說是宋神宗熙寧七年,就是1074年;有學者考證推斷是南宋紹熙四年到鹹涥三年其間,也就是公元1193年至1267年之間,還有清代《嘉慶重修一統志》著述「宋紹興中於此地置市舶提舉司(即海關)及榷貨場,曰上海鎮。」此外,另有其他不能確定年份的宋時說、宋末說等各種推測之言……

勒了「上海鎮」建鎮時間上,曾經有過言之鑿鑿的證據,如清代《嘉慶上海縣誌》,不僅明確「熙寧七年」設置上海鎮,而且說「上海地方的名稱也是從迪個辰光開始的(上海之名始此)」。清代乾隆年間褚華撰文《滬城備考》,也說「宋神宗熙寧七年立鎮」。此外,晚清文人秦榮光在《同治上海縣誌札記》中也明確寫到「宋熙寧七年,於華亭海設市舶提舉司及榷貨場,為上海鎮。」還有明代的《江南經略》《光緒青浦縣誌》等志書也有同樣建鎮述寫。但這些都是明清史料,屬於後人記載,缺乏當年的宋代史料的支撐,並沒有被史學界採信。歷史地理學家譚其驤更是通過研究認為:宋朝有一部《元豐九域志》,是「熙寧」以後不久成書的,這部書裡在每一個縣下面都記載了所管轄的鎮,但是華亭縣下只有青龍鎮,並沒有同屬於華亭縣管轄下的上海鎮。因為這部書成於當時,比遠離宋朝年代的明清史料可信。所以,譚其驤先生覺得「宋神宗熙寧七年立鎮」是沒有根據的,他也不認可其他的建鎮年代之說。上海究竟何時建鎮,成了上海的生日之謎。

2018年1月中旬,報界披露了學者周敏法先生的發現。他在讀高行鎮曹家老宅的一本《平陽曹氏族譜》時,發現卷首《範溪舊序》落款為:「鹹涥八年歲次壬申秋七月既望郡人謝國光拜手書」。謝國光是有名的南宋進士。他在這本書中寫道:「滬瀆曹氏……因宋室多故…….凡十有餘人遵而家於上海鎮者,則濟陽之裔也。」謝國光在手書這段文字至上海鎮後,用括號註明「熙寧七年置上海鎮於華亭」。這是目前發現的唯一載明上海建鎮確切年代的宋代史料。這與明清史料前後呼應,形成了幾百年延續的完整的「證據鏈」,從而把上海建鎮的「熙寧七年說」給坐實了!

周敏法先生發現的《平陽曹氏族譜》,卷首括號註明「熙寧七年置上海鎮於華亭」

根據周敏法先生的研究,兩宋時期上海鎮的性質概括如下:上海鎮為皇帝批准設立,基本是防火防盜、兼收稅收的官方機構,並逐漸取代了「上海務」酒務的職能,監鎮官是朝廷委派的文職官員,南宋的辰光由上海市舶提舉官兼任。

實際上,「上海務」是「上海鎮」設立前的一個試探性機構,上海務的先期設立,為後面上海鎮的設置鋪好了路。勒了上海務設立50多年後,這一帶地區非農業的手工業者及其進行貿易的商人,數量已達到相當規模,加上與之配套的飯店、旅館等服務業,迪個地區已經形成了類似現在的成片居民區和商務區,故需要「鎮」這樣的機構來進行全方位的管理,以確保有序運行。

上海鎮的位置,就是上海務的位置,也就是現今上海老城廂地區。這個地理位置,距離當時的華亭縣的縣城,距離大約有90裡,好比今天上海市中心到松江區的距離。《南市區志》裡說「上海老城廂是上海歷史的發祥地。」

宋末至元中葉上海鎮市及縣市復原圖

鹹涥初年,公元1265年,鎮監董楷撰文《受福亭記》稱:「自念愚鈍,於市民無毫髮補益,及痛節浮費,市木於海舟,陶埴於江。」意思是講,他從市舶分司之西北,建拱辰坊,坊北有益慶橋,勒了橋南鑿井築亭,就是受福亭;亭前廣場鋪磚石,是「一市之所」,現在講起來就是鎮中心;它東北有會瀾橋,又北為上海酒庫,建福會坊;迤西是文昌宮,迪個地方地建有文昌坊;坊北又建致民坊;後改建為福兼橋,由福兼橋到齊昌寺之間,建泳飛橋。格末市舶司又是啥地方呢?市舶司就是現在的老城廂外鹹瓜街、老太平弄北。

迪個就是南宋上海鎮的粗線條概貌。

《話說六千年》音頻傳送門

第一集:上海溯源

第二集:千年酒業「上海務」

本節目內容由上海市地方誌辦公室、上海通志館聯合制作。

相關文章

上海開府的歷史

上海開府的歷史

今天的上海,是一座繁花似錦的超級大都市。古典與現代,東方與西方,無數文明成果在這裡碰撞,無數財富在這裡誕生。魔都之名,也就在這樣的交融協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