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絮語】憶說在上海消失的123樣東西,當心看哭儂!

上海的城市建設如火如荼,在高樓大廈崛起、火車地鐵鋪陳遍地的時候,有些東西卻永遠的消失了…

曾經大街上那些習以為常的畫面,熟悉的地方,想念的味道,如今何在?

你有好茶,我有故事,今天要和大家聊聊情懷。

消失的14個身份證號

消失的14個身份證號

南市區 310102(與黃浦區合併,絕版)

盧灣區 310103(與黃浦區合併,絕版)

閘北區 310108(與靜安區合併,絕版)

吳淞區 310111(與寶山區合併,絕版)

南匯區 310119(與浦東新區合併,絕版)

上海縣 310221(與閔行區合併,絕版)

嘉定縣 310222(撤縣設區,絕版)

寶山縣 310223(與寶山區合併,絕版)

川沙縣 310224(與浦東新區合併,絕版)

南匯縣 310225(後設區與浦東新區合併,絕版)

奉賢區 310226(撤縣設區,絕版)

松江縣 310227(撤縣設區,絕版)

金山縣 310228(撤縣設區,絕版)

青浦縣 310229(撤縣設區,絕版)

消失的66個上海詞彙

消失的66個上海詞彙

消失的住處

一逮東西向的聯排屋

東篤底叫「東山頭」,西篤底叫「西山頭」;

一排三個單元叫「三間頭」,一排九個單元叫「九間頭」;

單元裡面再分:

前房間、後房間、前天井、後天井

東廂房、西廂房、三層閣、亭子間

灶披間、馬桶間、後樓梯、後陽臺

灶披間

灶披間

消失的傢俱

五斗櫥、夜壺箱、八仙桌、

長板凳、方矮凳,小矮凳、竹交椅、

三泡臺、梳妝檯、玻璃櫥、博古架。

三泡臺、梳妝檯、玻璃櫥、博古架

消失的打招呼

弄堂裡,日日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鄰舍隔壁,一般講「晏歇會」。

如果約好了下次的碰頭辰光,那就「明朝會」、「後日會」,年前散夥則講「明年會」或「開年會」。

生活當中,吃不準的事情總歸比吃得準的事情多得多,所以上海人還有一句萬試萬靈的「改日會」。

消失的稱謂

消失的稱謂

小蘇州、老山東、小皮匠、老裁縫、

新嫂嫂、老爺叔、新倌人、旱鴨子、

過房爺、過房娘、小懂經、小諸葛。

消失的綽號

消失的綽號

大塊頭、斜扁頭、鏟扁頭、旱鴨子

小眼睛、塌鼻頭、大嘴巴、爛蘋果

眯起眼叫「睏弗醒」或者「天弗亮」

消失的髒話

消失的髒話

(此處應打碼)

臭癟三、小赤佬、十三點、神經病

戇棺材、壽棺材、老不死、小菜皮

阿木林、饞癆坯、小敨亂、輕骨頭

消失的8種味道

消失的8種味道

馬頭牌冰棒

馬頭牌冰棒

被吃貨們譽為「童年的哈根達斯」的馬頭牌冰棒是不少老上海的童年記憶。

擂沙圓

擂沙圓

擂沙圓在上海幾乎已經絕種了,聽說已經有七十多年的歷史了。喬家柵點心鋪經營的擂沙圓更是上海最正宗的擂沙圓,想要吃的話,只有來上海才能吃到,要是去別的地方,你就是再有錢,也沒地兒買去。

爆米花

爆米花

爆炒米花的人,印象中是個老爺爺,只要開始生爐子,弄堂裡的小孩就開始騷動興奮起來。「炒米花響嘍!」現在雖然爆米花配電影經常吃,但是再也沒有聞到那種香氣。

麻糖

麻糖

小時候每當聽見有節奏的錘子和鐵片發出的聲音,就知道是賣麻糖的來了,高興的找父母要錢去買,買一塊半天都捨不得吃完,而現在有幾個小孩子還知道。

生炒熱白果

生炒熱白果

舊時上海孩子們最喜歡的小吃。小販一邊用上海話高聲道:「生炒熱白果,香是香來糯是糯,一分洋鈿(即錢)買×顆。」一邊用鍋鏟在鐵鍋內翻炒碎瓷碗片弄出響聲,再現炒現賣。

老虎腳爪

老虎腳爪

年輕一代的上海人,對「老虎腳爪」幾乎聞所未聞。它是老上海一道很尋常的點心,主要用料是麵粉,捏成有點像老虎腳爪的形狀,然後放在特別的器具裡烘烤而成。香脆酥鬆,價廉味美,老上海人對它可是情有獨鍾。

上海麥乳精

上海麥乳精

那時,上海人家家戶戶的茶几上都要放一罐麥乳精,客人來了,給人泡一杯麥乳精那可比上好的茶葉還要有面子。自家的小孩子都捨不得給他喝,難得給喝一杯,也泡得淡得只有一丁點甜味兒。所以那時的孩子都有個奢侈的願望——幹吃麥乳精!

幸福可樂

幸福可樂

1979年3月9日晚,上海電視臺正轉播一場國際女籃賽,中場休息時,插播了一條電視廣告。畫面上,著名男籃運動員張大維和其隊友在一場激烈比賽後,舉起標示「幸福可樂」字樣的飲料津津有味地喝起來。生產「幸福可樂」的上海汽水廠就成為時代「弄潮兒」。

消失的10種老行當

剃頭匠

剃頭匠

一個煤爐子燒一鍋開水,一根板凳,剃一個頭兩塊錢,絕不多收,師傅手藝好,平頭剪得那叫一個順,如今已被各種高消費的理髮店替代了。

彈棉花

彈棉花

彈棉花,真是一門老行當了。隨著社會的進步,勞動生產率的提升,彈棉花的手藝也慢慢的被機械化操作所代替,但彈棉花的行當為那個時代人民生活的實惠與方便,則是難以磨滅的。

修表匠

修表匠

放大鏡、酒精燈、鑷子,還有靈巧的手是他們的兵器。小作坊裡凝固了他們的人生畫卷,見證了時間的遊走。現在大家都有手機了,戴錶的也越來越少了!

補鍋

補鍋

以前誰家的鐵鍋燒穿了,又不捨得丟的話,就拿出來給師傅補一補。很多人家的鍋都是補了再補,一用就是好幾年。現在大家生活條件好了鍋破了就換新的,而補鍋這個手藝就漸漸地消失了。

修棕繃

修棕繃

聽到啊呦啥舊額哇額中邦懂邦修伐,不需要去張望,就彷彿能看到一個揹著一大包棕繩的人走進了弄堂;由於修棕繃的紹興人居多,因此,這聲吆喝常常帶著「紹興大板」的味道。

狄種生意

狄種生意

狄種生意,主要是江蘇蘇北地方寧(人)做格比較多。狄格也是個老行當,換傘骨、補傘面、修皮鞋。搞熟勒,就會立勒弄堂口外頭。

箍桶匠

箍桶匠

如今,抽水馬桶和現代浴缸,老早代替了老舊的木製品,洗臉盆的材質也換了好幾代。市區裡再也看不到走街串巷的箍桶匠人。

撥浪鼓小販

撥浪鼓小販

為招徠顧客很多小販用撥浪鼓。撥浪鼓的聲響,伴隨了阿拉小辰光的童年記憶,很多人都曾用破爛換過印模、玻璃球,用牙膏皮、知了皮換過石筆、別針……

磨刀匠

磨刀匠

「削刀~~~~磨剪刀唻……」這是弄堂裡聽到最多個吆喝之一。隨著一聲聲的吆喝,可以看見磨刀師傅在弄堂裡,穿來穿去的身影。

賣「梔子花」的老大娘

賣「梔子花」的老大娘

上海街頭有一道風景,那就是蘇州阿婆賣梔子花白蘭花。一種是叫賣,一手提著花籃,一邊在喊:梔子花~白蘭花!一口嗲答答糯嘰嘰的蘇州話,在弄堂裡響起,好像還帶著花的香味。

消失的6個上海品牌

蝴蝶牌縫紉機

蝴蝶牌縫紉機

七八十年結婚,要配備的嫁妝,除了永久牌腳踏車,還有蝴蝶牌縫紉機。物質匱乏的年代裡,大多家庭都自己買布回來做衣服,那個時候最喜歡穿著阿孃做的新衣服去上學了!

海鷗牌相機

海鷗牌相機

那時家裡要是有一臺海鷗相機,就相當於現在家裡有一輛寶馬。它是六七十年代最時髦的數碼產品,老百姓要買一臺海鷗相機,要花去好幾個月的薪水。

民光被單

民光被單

網上曾經掀起尋找「國民床單」的活動,而這款每個人家裡都有的老床單就是由上海民光被單廠生產的!它的品相好,質量過硬,足足能用上30年!

上海牌手錶

上海牌手錶

上20世紀70年代,上海牌手錶要憑票購買,可見它的魅力與實力。作為「老三件」之一的上海牌手錶,至今仍是品質和經典的象徵。

三五牌檯鐘

三五牌檯鐘

在當時大多數的上海家庭中,三五牌檯鐘算一個家裡比較奢華的裝飾品。一到整點,檯鐘就會響起「噹噹」的鐘聲,沉穩、響亮,寂靜的時候能傳得老遠。

紅燈牌收音機

紅燈牌收音機

從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起,上海年輕人結婚很時興「三轉一響」。所謂「三轉」指的是車輪會轉的腳踏車,飛輪會轉的縫紉機,以及指針會轉的手錶,而一響則是指會發聲的收音機。

消失的4個上海地名

八仙橋

八仙橋,現在既沒路牌,又沒站名,但是上了年紀的人大多都知道,就在西藏路、青年會這一段。1917年大世界建成,這四座「八仙橋」也拆除,至今在世上只有人們記憶中的「八仙橋」。

泥城橋

泥城橋

這恐怕是只有老上海才知道的地名了。西藏路橋,原名泥城橋,亦稱新垃圾橋(垃圾橋,即現在的浙江路橋),是蘇州河上的一座橋樑,南接西藏中路,北接西藏北路,南起北京東路,北至蒙古路。著名的四行倉庫即位於該橋北端的晉元路上。

大自鳴鐘

大自鳴鐘

區別新、老上海人的一個方法,就是聽伊哪能說地址:小青年喜歡說「什麼路、幾弄、幾號」,老上海歡喜直呼「裡」、「弄」的名字,還會直接說附近的地標。大自鳴鐘,不是一座鐘,而是兩代上海人心裡的一個符號。

盧家灣

盧家灣

這裡原為肇嘉浜的一個s形河灣,是上海法租界和華界的邊緣地區,上海法租界總巡捕房及監獄位於此處。在一戶姓「羅」的田宅旁(今徐家匯路、重慶路)拐彎北上,再拐向東去,因此被叫做「羅家灣」。又因為上海話中,「羅」、「盧」不分,遂訛為「盧家灣」。

消失的6個上海地標

上海電視塔

老一代的上海人一定不會忘記那個「票券」的時代,其中布票上印著的就是當時中國第一高塔——上海電視臺,位置就在如今的南京西路青海路附近。後因東方明珠廣播電視塔建成,於1998年7月拆除。

外灘情人牆

外灘情人牆

上個世紀70年代初到80年代後期,自外白渡橋旁的黃浦公園開始,至金陵東路新開河結束,全長大約一千六七百米,那是一條由鋼筋水泥製成的防汛牆。

每到夜幕降臨,這裡便出現一幕奇觀:成雙成對的年輕男女,依託長長的防洪堤牆體和護欄,面向江面,頭靠頭,手握手,輕聲細語,情話綿綿。據說落雨的時候這裡也不冷清,各色雨傘一字排開,綿延千米,很是壯觀。有關的過來人曾如此描述彼時情景:「傘外風雨冰冷,傘內溫暖如春」,真是別有一番風味在裡頭。

虹口大戲院

虹口大戲院

來自西班牙的商人安雷瑪斯在海寧路乍浦路扣租借了一處溜冰場,搭建了虹口活動影戲院,這是上海市首家電影院,也是中國第一家向社會開放的營業性電影院,1919年改名虹口大戲院。1988年因海寧路拓寬全部拆除。

亞洲第一彎

亞洲第一彎

「亞洲第一彎」,這是所有看到過它的人對上海延安東路高架外灘下匝道的美譽。曾經,這個「華美的弧形」還被上海市民譽為「外灘最佳觀景點」。為了配合外灘通道綜合改造工程的推進,這座設計壽命長達100年的高架橋,在2008年2月13日被拆除。

太平洋數碼

太平洋數碼

曾經的徐家匯「數碼王國」,這座矗立在徐家匯核心商圈長達14年之久的數碼巨無霸已關門停業,從華東地區最大的數碼城之一到因業態「過時」而被淘汰,令人唏噓。它的謝幕,也標誌著「買電腦到徐家匯」逐漸成為歷史。

東臺路古玩市場

東臺路古玩市場

東臺路原名安納金路,位於上海市的東南部,近西藏南路,復興中路。它是一條在海內外具有較高知名度的舊工藝品特色街,被稱為上海的「琉璃廠」古玩市場地處盧灣區瀏河路,東臺路口,其古玩市場主要集中在崇德路至復興路一段。古玩街的對面是一個花鳥蟲魚市場。現因拆遷已關閉。

消失的8個上海天橋

延安東路外灘天橋

延安東路外灘天橋

建於80年代,是上海市第一座人行天橋。1997年延安東路高架東端下行匝道建造”亞洲第一彎”後,跨延安東路人行天橋還在。10年後外灘交通再行改造,在拆除”亞洲第一彎”時也拆掉了天橋。

南京路西藏路橢圓形天橋

南京路西藏路橢圓形天橋

南京路西藏路口,人稱 「鑽石」 路口,站在這座大圓天橋上看,就會對南京路的繁華有著最直接的體驗!

延安路西藏路人形天橋

延安路西藏路人形天橋

西藏路延安路人行立交橋,平面呈高腳酒杯型,杯腳在西北角採芝齋食品店門前,杯口朝向東南角大世界遊樂場。這座錳鋼人行立交橋由城市建設設計院設計,滬東造船廠施工。

滬西工人文化宮Y形天橋

滬西工人文化宮Y形天橋

天橋一頭是西宮,門口當時開了上海第二家肯德基。一頭在武寧百貨商店這裡,還有頭在南端,第三食品商店~南面有個很大的新華書店,天橋邊的滬西工人影劇院,還記得當時和她第一次進影劇院時的大緊張和小竊喜嗎?

王家沙S形天橋

王家沙S形天橋

南京西路的S型人行天橋,王家沙,吳江路……老裡八早額辰光!【上海市最早的人行天橋之一,「生」於1986年,「卒」於2001年】。腦子裡就飛快地閃過曾經的少兒書店、光藝照相、南京美髮、海光鐘錶、靜安少宮、飛翔百貨、開開品牌、鼎日有、九和堂、萬年紅、新海服裝、博步皮鞋、萬象照相、麗新綢布…但好像現在只剩王家沙了…

四平路大連路方形天橋

四平路大連路方形天橋

方方正正、鋼筋鐵骨的「大傢伙」,不僅僅是城市規劃過程中的過渡品,更是承載著一段記憶的老朋友。

天目東路寶山路天橋

天目東路寶山路天橋

這個八字型天橋是當時閘北北站地區疏通行人主要通道~

東大名路提籃橋人行天橋

東大名路提籃橋人行天橋

相傳此橋建於隋朝,因附近有一座在上海挺有名的下海廟,香火很盛,香客川流不息。香客多為婦女,大多手挎提籃,放些香燭供物,往來橋上。時間一久,「提籃橋」之名就叫出來了。1883年,下海浦開始被填,逐漸成為現在的海門路,提籃橋被拆。成為現在的昆明路,提籃橋一帶就逐漸成了上海的一個有些名氣的商業中心。

消失的1個交房狀態

毛坯房

毛坯房

早幾年,上海中環內新房全部實行全裝修交房,以後買房都可以拎包入住了!「毛坯房」也消失在人們的視野。

越發展,越消失

越發展,越消失

很多熟悉的東西不見了

很多新奇的東西冒出來了

上海,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上海,一座正在崛起的城市

來源:上海小資美食

相關文章

【魔都絮語】讀懂「老上海」的36個符號

【魔都絮語】讀懂「老上海」的36個符號

重溫昔日歲月 讀懂「老上海」的36個符號 1、拜碼頭 新到上海灘,要去拜碼頭,祈求能得到有勢力的幫會或大人物的照應,希望以後在上海灘能順順利...

【魔都絮語】上海,有腔調

【魔都絮語】上海,有腔調

敘上海老底子事 憶上海老底子人 上海人無論在哪裡,一眼就會被認出來,即使他們不講上海話,沒有打理一絲不苟的妝發,也沒有穿時髦講究的著裝,但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