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克羅埃西亞沒輸也沒贏

領袖硬剛領袖

作者:朝乾 / 編輯:大頭

在剛剛結束的世界盃比賽中,克羅埃西亞隊0:0逼平北非摩洛哥隊,兩隊都表現出十分頑強的比賽狀態。

克羅埃西亞隊是典型的小國勁旅。人口數量在300萬左右的克羅埃西亞,卻選出了一支強悍的代表隊。隊長盧卡·莫德里奇,是一位成長於戰火中的足球神童。現年37歲的他,依然保持著中場大師的競技水準。

克羅埃西亞隊的核心人物

也是球壇的「大滿貫球星」,各種獎項拿到手軟

(圖:壹圖網)▼

(圖:壹圖網)

克羅埃西亞的拼搏贏得了世人的尊敬,在世界盃這個經常被強隊壟斷的賽場上,挑戰權威反而成了他們的個性標籤。而在半個多世紀前,他們的老鄉鐵托也曾挑戰權威,不過他挑戰的不是哪個強隊,而是當時的三巨頭之一,史達林。

今天的文章就一起來看看蘇南交惡之後,這位克羅埃西亞人對蘇聯人的劇烈反抗。

克羅埃西亞及南斯拉夫的位置▼

克羅埃西亞及南斯拉夫的位置

有壓迫就有反抗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蘇聯憑藉著自身的戰功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地位。而在這場政治無比正確的光復戰爭中,蘇聯也沒有忘了打壓德國人的同時擴張自己的影響力版圖,由蘇聯扶植共產黨政權也在各東歐國家中逐步建立起來。

版圖是建立起來了,難得是長久地統治▼

版圖是建立起來了,難得是長久地統治

但是,大多數東歐國家的共產黨領導人並不是在本國境內迎接解放的。與其說他們是東歐各國的天然領袖,倒不如說是蘇聯集中培訓出來的政治學生。他們往往是在蘇聯武裝的保衛下,乘坐蘇聯的飛機從莫斯科空降而來,在所在國家民間嚴重缺乏執政根基。

這樣的尷尬現狀使得這些領導人不得不聽命於莫斯科的指示。對於蘇聯採取的某些損害本國利益的行為,這些人只能默默忍受。但有一個領導人卻並不打算接受這種壓迫,這個人就是鐵托。

在慈父巨大的光環和聲名下,殺出了一匹黑馬

(號召力很強 圖:壹圖網)▼

(號召力很強  圖:壹圖網)

和其它東歐國家的共產黨領導人不同,鐵托在納粹入侵期間就常年堅持在本國境內開展工作,是擁有槍桿子的共產黨領袖。

南斯拉夫游擊隊是二戰期間抗擊納粹的有效力量

而這隻隊伍正是由鐵托等人組建並領導的

(右一為鐵托 圖:Wiki)▼

(右一為鐵托  圖:Wiki)

他所創建的游擊隊在德軍的優勢打擊下反而越打越強,到1944年時已發展到30萬人。這一支力量,不僅在數目上領先於當時巴爾幹半島的所有軍事力量,而且作戰經驗豐富,更有民族光復的政治聲望,其領導人鐵托自然就成了眾望所歸的天然領袖。

1944年,鐵托和邱吉爾在那不勒斯

此時雖已手握強兵,但年紀稍小,氣勢還稍弱

(畢竟是邱吉爾 圖:壹圖網)▼

(畢竟是邱吉爾  圖:壹圖網)

而早些年在蘇聯時期的工作和生活經歷也使得他對於史達林式的社會主義模式具有清醒的認識。比如他的前任,前南斯拉夫共產黨總書記戈爾基奇就死於莫斯科的大清洗,而當時在莫斯科的南共中央成員也近乎全軍覆沒。

目睹了這些慘狀的鐵托很清楚,對史達林這樣的人俯首帖耳一天,就永遠也不要想直起腰桿,還不如隨時保持警惕、反抗到底。

先例在前,前輩嗚呼,不留後路容易重蹈覆轍

(「伴君如伴虎」 圖:壹圖網)▼

(「伴君如伴虎」  圖:壹圖網)

這種思路,讓弱勢的南斯拉夫在龐大的蘇聯面前始終能夠保持自己的獨立性,不卑不亢地爭取自己的國家利益。

經貿合作的不愉快,可以看作是雙方摩擦的先導。在雙方的貿易往來中,蘇聯總是將自己的利益置於首位,而絲毫不顧及是否會對南斯拉夫造成損失。

好三年壞三年拉拉扯扯又三年

絕對控制和不願妥協的兩方註定無法長久親密相處

(1944年貝爾格萊德 圖:Wiki)▼

(1944年貝爾格萊德  圖:Wiki)

僅以影視作品方面為例,蘇聯將自己國內的影片高價強賣給南斯拉夫,其價格甚至超過當時好萊塢熱門影片的價格。而在雙方共管的合資企業裡,蘇方代表往往凌駕於南斯拉夫的法律之上,有些人員甚至在南斯拉夫國內進行滲透,發展自己的勢力。

這些情況在其他蘇東國家都是很尋常的,即使企業和民眾一再抱怨,領導人也還是敢怒不敢言,甚至幫著蘇聯鎮壓反對意見。但在南斯拉夫不同,警惕蘇聯滲透的鐵托運用各種手段開展了堅決的抵制。

兩位強人想方設法掰手腕▼

兩位強人想方設法掰手腕

這當然引起了權力慾極強的史達林的不滿。

為了迫使南斯拉夫服從蘇聯的指揮,1948年,蘇聯推遲同南斯拉夫簽訂當年的貿易協定書,並從南斯拉夫撤走了全部的顧問和專家。

在史達林的授意下,1948年6月28日,由蘇聯控制的「共產黨和工人黨情報局」在輿論陣地上也率先對南斯拉夫開始發難,發表了《關於南斯拉夫共產黨情況的決議》,矛頭直指鐵托統治下的南斯拉夫。史達林認為,憑藉自己在國際共產運動中的權威和經濟上的制裁,南共內部很快就會發生分裂,屆時黨內的「健康力量」將取代鐵托,讓南共恢復到「正常」的運行軌道。

但這一次,史達林錯了。

局部不能代表整體,大部分也不代表全部

聽慣了掌聲和讚美,就看不慣不同意見了

(圖:壹圖網)▼

(圖:壹圖網)

靈活的手腕

機智的鐵托沒有選擇在黑箱子裡和史達林對噴。在戰爭中深諳群眾路線的他,把雙方論戰的文章全文發佈在南共官方報紙《戰鬥報》,讓群眾了解事情的前因後果,說明自己和本國民眾站在一起的立場。隨後他又在7月21日召開南共第五次代表大會,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進一步闡明,團結了已經對蘇聯殖民厭倦不堪的群眾。

直到現在,還有很多支持者每年都舉行紀念活動

(圖:壹圖網)▼

(圖:壹圖網)
(圖:壹圖網)

和史達林預計的不一樣,鐵托的這一套組合拳打完,蘇聯的權威和制裁沒有起作用,倒是鐵托的立場使得南斯拉夫人變得更加團結。就這樣,這個克羅埃西亞人所領導的東歐小國共產黨成了第一個敢於對蘇聯說「不」的黨。

歷史證明,被縛住手腳,居於人下的領導人

無法帶領好一個國家

(圖:Wiki)▼

(圖:Wiki)

不過群眾的支持不是永久的,如果蘇聯的宣傳攻勢過猛,或者經濟制裁愈演愈烈,民眾的口風很快會發生變化。真正有決定性影響的,應該是南共黨內高層的團結。為此鐵托將黨內的親蘇派南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人民軍上將,時任財政部部長斯雷坦•約維奇和克羅埃西亞共產黨中央書記安德里亞•赫布朗撤職並開除出黨。

這叫做「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用史達林最愛的手段將親蘇派清洗得乾乾淨淨。而且鐵托並沒有像史達林那樣狠毒,當斯雷坦•約維奇承認錯誤後鐵托仍准許他重新入黨。這種大度在當時的蘇東領導人中可不常見,為他在黨內的中間派那裡贏得了更多聲望。

1949年5月開始在戈里奧托克島上建的絕密監獄

關壓不少南斯拉夫鎮壓運動下的政治犯

(圖:Wiki)▼

(圖:Wiki)

搞定了內部的反對聲音,就要著手釜底抽薪地化解制裁了。早就留了一手的鐵托立刻開始調整自己的外交政策,向西方釋放了善意。這給美國遞了枕頭,當時美國正想在東歐國家裡尋找一個突破口,繼而將「鐵幕」撕裂。

接到信號的美國立刻對南斯拉夫儲存在美國的黃金進行解凍,並在1949年向南斯拉夫提供了2000萬美元的貸款。而自1950年鐵托訪美后,雙方的關係變得更加融洽。

後來,「親密關係」保持了很久,經常去

(圖:Wiki)▼

(圖:Wiki)
(圖:Wiki)

為了幫助南斯拉夫抵抗蘇聯可能的入侵,美國向南斯拉夫贈送了價值1600萬美元的武器裝備,並破天荒的向南斯拉夫出售了當時最先進的F—86噴氣式戰鬥機。

南斯拉夫地勤人員正在維護F-86的航空機槍▼

南斯拉夫地勤人員正在維護F-86的航空機槍

就這樣,南斯拉夫頂住了蘇聯的壓力,而這個社會主義國家也令人驚奇的成了北約的準成員國。

一場足球定勝負

南斯拉夫的行為令史達林憤怒不已。除了最終撕破臉的宣戰之外,他採用了所有的手段,但並沒有什麼作用。與此同時,鐵托的舉動也給其他的東歐國家帶來了不好的示範效應,一些國家的領導人已經開始鼓吹要走自己的道路。

為了保衛蘇聯在二戰後獲得的利益,史達林故技重施,在東歐國家發起了清洗鐵托分子的運動,處決了包括阿爾巴尼亞副總理科奇•佐治、保加利亞共產黨中央書記特拉伊喬•科斯托夫和匈牙利外長拉伊克•拉洛斯在內的多名高官。同時還將波蘭工人黨總書記哥穆爾卡和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總書記魯道夫•斯蘭斯基撤職。

均卒於1949年 (圖:Wiki&壹圖網)▼

均卒於1949年 (圖:Wiki&壹圖網)

然而蘇聯對東歐國家的剝削仍然是很明顯的,這讓原本想要跟著老大哥過上社會主義好日子的東歐人民離心離德。所以雖然史達林暫時遏制住了東歐的離心傾向,但卻並未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而這也給半個世紀後的東歐鉅變埋下了伏筆。

根本問題短暫被掩埋,但早晚會暴露

暗流湧動了幾十年,爆發在這一刻

(圖:壹圖網&Wiki)▼

(圖:壹圖網&Wiki)
(圖:壹圖網&Wiki)

南斯拉夫這邊,仍然對蘇聯態度冰冷傲慢。隨著蘇南雙方的關係持續惡化,雙方的衝突也在不斷的升級。這些積累的矛盾,最終在綠茵場上爆發,一場足球比賽給了雙方發洩和戰鬥的機會。

1952年奧運會,蘇聯和南斯拉夫在足球賽上相遇。對雙方而言,戰勝對方將會大大提升己方陣營的宣傳士氣。但是顯然,蘇聯這邊的隊員揹負著更大的心裡壓力:堂堂大國蘇聯的足球隊,怎麼可以輸給南斯拉夫這個蕞爾小國?

參加1952年奧運會的蘇聯足球隊隊員▼

參加1952年奧運會的蘇聯足球隊隊員

但越是怕什麼越是來什麼,心裡負擔沉重的蘇聯隊在比賽中一度以1:5的比分落後於對手。好在他們隨後上演驚天大逆轉,最終以5:5戰平對手。在當時的規則下,雙方須擇日重賽。兩天後,雙方再度交手,但這一次蘇聯人沒有上演奇蹟,最終以1:3輸給南斯拉夫。

鐵托半輩子都在修煉精進的技能:克熊術

(圖:壹圖網)▼

(圖:壹圖網)

勝利的南斯拉夫隊自然成了全世界矚目的焦點,為自己陣營的硬氣加分不少。而倒楣的蘇聯球員卻不得不接受組織的安排,被史達林集體流放到西伯利亞。

這場足球賽大概正是整個蘇南對抗戰的縮影。史達林至死也沒有戰勝南斯拉夫,直到赫魯曉夫上臺後,蘇南雙方的關係才開始正常化。而鐵托卻憑藉對史達林的抗爭獲得了空前的國際聲望。也因此成了「不結盟運動」的領袖。

強人隕落,威風不再,是要降低姿態好好相處了

(圖:壹圖網)▼

(圖:壹圖網)

不懼權威,勇於抗爭,這就是鐵托這個克羅埃西亞人統治南斯拉夫期間給他的人民留下的精神遺產。但願克羅埃西亞隊在本屆世界盃上能取得好成績。

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