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獻帝能否成功奪權?他如果下令誅殺曹操,會是什麼下場?

說到東漢末代君主漢獻帝劉協,總有人對其一生身不由己、無力挽救王朝危亡,寄予無限同情,更對將他變為傀儡皇帝的丞相曹操,深惡痛絕。

然而,曹操固然肯定沒有盡到身為臣子的本分,漢獻帝劉協的生平言行,莫非就當真無可指摘麼?多少人對其的泛濫同情,僅僅是衝著「漢朝末帝」這個身份去的?

中國歷史無情法則,便是天下從來非劉邦子孫一家一姓之天下,而是天下人之天下,唯有德者皆可居之。

當時無數仁人志士,包括諸葛亮和荀彧這樣無可爭議的漢室忠臣在內,他們真正維護的是四百年大漢王朝的法統,而絕不是為劉邦子孫一家一姓坐江山的私利。

看看諸葛亮主政蜀漢政權後,和另一個割據政權東吳去搞所謂的「二帝並尊」,甚至承認孫權是和蜀漢皇帝劉禪平起平坐的吳國皇帝,而這個吳國還是完全建立在從前漢朝的疆土之上,便足見諸葛亮的務實態度。

此外,皇帝更非天經地義,就有對臣子生殺予奪的大權。 即使是君權相對強勢的西漢王朝,看看漢惠帝、漢前少帝、漢後少帝、漢昭帝、漢廢帝、漢平帝……這麼多個傀儡皇帝,他們哪個能做到如漢武大帝一般生殺予奪,危福自專?

漢武帝死後不到百年,西漢王朝就近乎被無血篡位,從中樞到地方壓根沒受多大阻力。成千上萬劉姓諸侯宗親,居然只有個劉祟出來,糾合百人,一日即敗;二百年西漢社稷臣子,居然只有個翟義出來,三月即亡。

王莽後來政治改制失敗,同時得罪權貴和小民,天下大亂,盜賊蜂起,這才「人心思漢」,讓劉秀得以復漢,只不過十幾年前王莽篡漢時,他這些「心念漢室」忠臣義士們,都跑哪裡去了?

而看看東漢王朝,那麼多個嬰幼兒皇帝,居然都不是傀儡?看看他們一個個,剛剛長大成人,依靠宦官鬥敗外戚,便年紀輕輕就死掉,最高年齡還沒活過36歲,再繼續留給帝國一個嬰幼兒皇帝,當真每個皇帝都是【正常死亡】?

被權臣喂毒餅的漢質帝:

當劉協君臣從長安到洛陽,淪為乞丐,乞食山野時,各地軍閥大都冷漠觀之,隨行宮人財物被亂兵掠奪殆盡。

是割據兗州的曹操,救劉協於水火,不但讓他衣食豐裕,更給他重新搭建了一個朝廷的架子,各路諸侯也陸續上貢,讓劉協重新撿回些天子的威嚴。

然而,短短几年後,就在曹操與強敵袁紹決戰攸關之時,劉協卻聽信外戚董承,欲殺曹操奪權,是為「衣帶詔」事件。

只不過,這個奉「衣帶詔」的所謂「大漢忠臣」董承董國舅,逃難途中其部屬什麼表現?斬殺宮人,血濺後衣!足見他與曹操之爭,是權臣互鬥,而無關忠奸。

劉協此舉,根本不具備對局勢基本的判斷力,無視了之前靠王允和呂布暗殺董卓後,反被李傕郭汜等人挾制的前車之鑑,也從沒想過大事若成,當如何應對曹氏諸將與死黨的反撲;

曹操根本不是兩漢王朝那些暫攝君權的權臣,可以被少帝和宦官聯手搞場宮廷陰謀就解決掉;而是自己打基業的軍閥。曹操的屬下諸將是軍閥的僚屬,並非朝中大臣;劉協的天子名號,對諸曹諸夏侯們沒有任何實際號召力。

這就註定了劉協即使能僥天之倖殺了曹操,馬上也必然是死路一條,如後世北魏孝莊帝殺權臣爾朱榮,再被爾朱氏輕易反撲一樣。

那麼,假設劉協當真血氣上湧,有如同曹髦一般的血性,不再和曹操玩彆扭的「君友臣恭」把戲,定要和曹操撕破臉皮,甚至趁著某次上朝的機會,揮劍大喝「眾臣隨朕誅殺逆賊曹操!」,又能如何?

看看歷史上曹操的個人武力值:〈呂伯奢出行,五子皆在,備賓主禮。操疑其圖己,手劍夜殺八人而去。〉〈兵謀叛,夜燒太祖帳,太祖手劍殺數十人,餘皆披靡,乃得出營。〉

真實歷史上,能單殺百人的,就已經是第一流猛將。以曹操能單殺數十亂兵的武力值,劉協這種生於深宮,長於婦人手的皇帝,哪怕是個人單挑,也絕無任何勝算。

孟子曰:【君視臣如草芥,則臣視君如寇仇】。漢家自有制度,如後少帝劉弘、昌邑王劉賀故事,依樣畫葫蘆即可:(下文為《史記》+《漢書》+《後漢書》+《三國志》摘抄改編:)

曹操大驚:微臣忠心為國,陛下何故謀反?

眾臣拜言:丞相有大功於社稷,陛下荒淫迷惑,失帝王禮誼,亂漢制度,不可以承天序,奉祖宗廟,子萬姓,當廢。

曹操嘆曰:高皇帝始建功業為漢太祖,光武皇帝中興定鼎為漢世祖,今陛下嗣孝靈皇帝后,行淫闢不軌。臣操等數進諫,不變更,日以益甚,恐危社稷,天下不安。

太中大夫劉子揚(劉曄),世祖第四子阜陵王之苗裔,宜為嗣,承宗廟。臣操等昧死以聞,願子揚即天子位!

劉曄:〈西鄉讓者三,南鄉讓者再,遂即天子位;群臣以禮次侍。〉

劉協:欲將我安之乎?

曹操:出就舍。〈乃即持劉協手,解脫其璽組,扶其下殿,出金馬門,舍少府。群臣隨送。〉

荀彧泣拜:陛下行自絕於天,臣等駑怯,不能殺身報德。臣寧負陛下,不敢負社稷。願陛下自愛,臣長不復見左右。

劉協:辜負令君,愚戇不任漢事。〈遂涕泣而別〉

華歆:孝靈荒淫不道,子協(劉協)實非孝靈子,請除。

曹操:可。

〈是夜,拜夏侯惇為衛將軍,鎮撫南北軍;以滿寵為郎中令,行殿中。有司誅滅廢帝協、廢后伏氏於邸,曰:【足下非劉氏子!】

群臣坐亡輔導之誼,陷廢帝於惡,曹操悉誅殺二百餘人。出死,號呼市中。〉

劉曄:〈遂下詔,大赦天下。〉

曹操:〈進三女憲、節、華為夫人,聘以束帛玄纁五萬匹。次年,並拜為貴人,明年,立節為皇后。〉

……

冬十月乙卯,皇帝曄遜位,魏王丕稱天子。奉帝為山陽公,邑一萬戶,位在諸侯王上,奏事不稱臣,受詔不拜,以天子車服郊祀天地,宗廟、祖、臘皆如漢制,都山陽之濁鹿城。

明年,劉備稱帝於蜀,孫權亦自王於吳,於是天下遂三分矣……

……

其實呢,天子者,兵強馬壯者自為之,當真以為劉協是光憑一個天子名頭,就能讓天下群雄紛紛臣服,讓曹操孫權這等梟雄拱手讓出權柄,否則就是不忠反賊?

古人都不當回事的把戲,某些現代論者卻非要把皇權神聖化,對之頂禮膜拜,才是真正的【刻舟求劍】!

事實上,當皇帝權位依託的勢力不復存在時,也不過就是權臣一句【足下非劉氏子,不當立!】,便可以連皇位帶性命,一起了賬!

以劉協種種不自量力之舉,最後竟能享天年、終考命,衣食無憂,早已是僥天之倖,還有什麼不足?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山不厭高,海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