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低端食材,戰時你高攀不起

美國、豬、午餐肉

作者:吃不胖的海

校稿:辜漢膺 / 編輯:鹹帶魚

說起火鍋,無論你是來自寒冷乾燥的北方,還是溫熱潮溼的南方,都不會拒絕這種熱烈滾燙的飲食方式。

近年來,隨著火鍋在餐飲業的不斷發展,吃火鍋在年輕人群體中逐漸成為流行趨勢,而作為火鍋裡的常見涮菜——曾經風靡一時的午餐肉,再度登上大眾餐桌。

火鍋,這種萬物皆可涮的飲食方式

始終是中國人餐桌上的最大公約數

(人生況味,百轉千回,圖:壹圖網)▼

(人生況味,百轉千回,圖:壹圖網)

生於憂患

其實午餐肉的歷史不算短。90年前,它就已經在美國中產和工薪階層流行開來。美國大蕭條時期,失業率大幅增加,以及股市泡沫,讓海量美國人陷入破產的窘境,連到基本溫飽都無法維持,必須依靠政府的救濟才能勉強度日。

這種大背景下,美國肉製品巨頭荷美爾公司率先推出了價格低廉的肉制加工食品——罐裝香料火腿(HSH)。

這時的美國民眾,肚子裡沒有一滴油水

許多人連到跟肉沾邊兒的罐頭都吃不起

(少年不知愁滋味,圖:loc.gov)▼

(少年不知愁滋味,圖:loc.gov)

可能是名字太過直白,沒什麼新鮮勁兒,又或許是羅斯福新政挽救了不少破產家庭,第一代午餐肉罐頭在市場上反應平平。荷美爾公司沒有因此放棄,很快改以「豬肩肉火腿」(SPAM)的名稱,將午餐肉罐頭再次推入市場。

這一次,名字顯得很有料的SPAM罐頭,用低廉的價格迅速打開市場,佔據了可觀的市場份額。而接下來的機遇,將會把午餐肉送上神壇。

荷美爾老闆的商業歷程:怪點子→失敗→成功

聽起來就像《致富經》節目,很老套的故事情節

(圖:artsandculture.google)▼

(圖:artsandculture.google)

兩年後,二戰爆發。最初,美軍軍糧配備的是鹹肉,礙於當時的儲存條件,大部分的鹹肉都是風乾的肉製品。雖然保質期變長了,但口味和口感卻大打折扣。

而午餐肉罐頭的產品優點是:價格較低,便於採購;開蓋即食,熱量很高。而且最重要的是,無需冷藏。即便很難吃出正經的肉味,但憑藉著這些優異產品特性,它很快贏得美軍的青睞,成為指定軍糧

罐頭這種東西好像就是為軍旅而生的

方便快捷,乾淨又衛生,好吃還不上火

(就往嘴裡旋,圖:loc.gov)▼

(就往嘴裡旋,圖:loc.gov)

這以後,午餐肉開始登上歷史舞臺。從日本列島到歐洲大陸,美軍打到哪裡,哪裡就一定會留下午餐肉罐頭的——空殼。

然而,挑嘴的美軍大兵很快就吃膩味了。肉含量不高的午餐肉更是如此。他們看到午餐肉罐頭時不再兩眼放光,取而代之開始用各種外號挖苦這種食物,比如:下水肉偽裝肉謎之肉……

嘴上罵是一回事兒,填飽肚子又是一回事兒。畢竟吃飽了才有力氣罵。這個道理,美國大兵怎麼會不懂呢。據統計,美軍在戰時消耗了大約1.5億磅午餐肉。

這個消耗量,罐子加起來可以繞地球幾圈?

看來,美軍的軍功章,應該分午餐肉一半

(功勳產品,入館珍藏,圖:Flickr)▼

(功勳產品,入館珍藏,圖:Flickr)

艾森豪威爾聽說了這事兒,寫了封信給SPAM

太長不看,總結一下:感恩家人們,抱拳了嗷!

午餐肉的寰球之旅

午餐肉的寰球之旅

儘管美國大兵們不斷抱怨午餐肉帶給他們的「痛苦」,但對盟國的其他士兵來說,午餐肉罐頭不亞於人間珍饈。

戰時,由於富饒的西部被納粹德國佔領,蘇軍戰士只能啃由小麥皮層、胚芽、農作物雜質製成的黑列巴。可想而知,沾點兒葷油的午餐肉,會對蘇軍戰士的味覺帶來怎樣的衝擊。

編輯鹹帶魚有過大半年都吃黑列巴的經歷

來給大家說一下感受:那玩意兒老費牙了

(像在吃鞋墊,圖:Flickr)▼

(像在吃鞋墊,圖:Flickr)

後來,赫魯曉夫訪美時曾經提起:「糧倉烏克蘭被納粹佔領後,如果沒有美國援助的午餐肉,那就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拿來供應軍隊了。」

估計蘇軍戰士吃了都會誇:無情哈拉少!

這句俄語,翻譯成現在的話就是:yyds

(太讚了,圖:quora & 《士兵之歌》劇照)▼

(太讚了,圖:quora & 士兵之歌劇照)
(太讚了,圖:quora & 士兵之歌劇照)

而在歐洲,當盟軍登陸諾曼底後,指揮官甚至將SPAM豬肩肉罐頭倒在地上沾滿泥土再當著美軍的面吃掉,以無聲的行動來「教育」美軍:SPAM午餐肉罐頭真的很美味。

原英國首相瑪格麗特·撒切爾曾在回憶錄中寫道:「記得1943年聖誕節後的第一天,有朋友來訪……我們打開一罐午餐肉罐頭,我們還有一些生菜和土豆。朋友高興地說:午餐肉和沙拉,太豐盛了!」

戰時的英國缺吃少喝,要靠美國接濟度日

午餐肉肯定會把少女瑪格麗特香個大跟頭

(有吃的就很高興,圖:wiki)▼

(有吃的就很高興,圖:wiki)

此外,午餐肉罐頭對飽受戰爭摧殘的地區的影響力同樣不可小覷。韓國十分有名的吃食——部隊火鍋,裡邊跟葷沾邊兒的,就是駐韓美軍吃剩的午餐肉殘渣。

而在美國關島和夏威夷地區,因為漁獲量不高,午餐肉也成為了當地人飯桌上的常客。夏威夷每年甚至還會舉辦美食節,鼓勵人們不斷創作以午餐肉為食材的新菜餚。

上世紀50-60年代的南韓,天堂和地獄一牆之隔

牆內是紅光滿面的美軍,牆外是飢餓的韓國民眾

(圖:dginews.co.kr)▼

(圖:dginews.co.kr)

1957年,上海梅林罐頭食品廠在捷克斯洛伐克的食品專家的指導下,按西餐的口味生產出了第一款午餐肉罐頭。

梅林=午餐肉罐頭;午餐肉罐頭=梅林

這個潛意識認知,是好幾代國人的共同記憶

(只此一家,圖:Flickr)▼

(只此一家,圖:Flickr)

這款午餐肉罐頭不僅豐富了我國人民的餐桌,還成功出口到東南亞地區,讓他們體會到平時不可多得的滋味。正因如此,在菲律賓還出現了一種名為「梅林午餐肉包飯」的菜餚。

食物跟隨著個體遷徙流轉,最終安身異國

這一點,在東南亞菜系中體現得尤為明顯

(低配版黯然銷魂飯?圖:圖蟲)▼

(低配版黯然銷魂飯?圖:圖蟲)

午餐肉的境遇流轉

這世上,沒有什麼是一成不變的。隨著戰爭結束,世界各國的經濟開始復甦,生產也逐漸恢復,人們的生活水平開始提高。

儘管午餐肉依舊作為一種戰備物資,被世界各國軍隊採購,但是對於大部分發達國家來說,便宜量大還管飽的午餐肉罐頭逐漸被拋棄,人們開始追求營養價值更高、口感更好的新鮮肉食。

戰後日子好過了,手頭寬裕了

選擇多了,大家都要吃真肉了

(1967年的豪橫廣告,圖:壹圖網)▼

(1967年的豪橫廣告,圖:壹圖網)

靠著給盟軍供貨而成為行業龍頭的荷美爾公司,肯定不想看到這樣的情形,於是便推出「荷美爾女郎」為午餐肉代言。荷美爾公司原本想在荷美爾女郎舉辦演出的過程中,順帶推銷午餐肉罐頭,想要將其打造成一種帶有IP性質的食品。但這些姑娘組成的女團,沒能幫助SPAM罐頭挽回頹勢。

做人做事做生意,很大程度上是要看時運的

這種應急性很強的食物,只能在非常規時期出彩

(圖:Hormel food)▼

(圖:Hormel food)
(圖:Hormel food)

進入21世紀,隨著科技發展以及食品安全觀念的普及,人們對於食品好壞的評判標準,都開始注重於各種理化指標,例如各種添加劑指標。午餐肉是罐裝產品,裡面會添加有

亞硝酸鹽,長期食用會造成人體內亞硝酸鹽積存過多,從而影響人體健康。

尤其對於孕婦、肥胖者、兒童、糖尿病患者而言,更要控制午餐肉的攝入量。這些客觀條件限制了午餐肉罐頭的銷量,使得午餐肉罐頭的市場進一步縮小。

罐頭的缺點明顯,這也是SPAM刻意迴避的

他們的品宣方向,一直都是往食材用料上靠攏

(一種營銷策略,圖:loc.gov)▼

(一種營銷策略,圖:loc.gov)

然而,科學技術的快速發展不僅讓人們意識到了過去的午餐肉所帶來的弊端,也同樣給予了午餐肉自身升級創新的機會。

如今的午餐肉,不僅減少了那些有害健康的添加劑,甚至通過新的消殺手段,它的味道更加鮮美,保質期也更長,以至於成為了歐美家庭餐桌上的常見菜。

給你安排的整整齊齊,明明白白的

(3D眩暈,圖:shutterstock)▼

(3D眩暈,圖:shutterstock)

科技壁壘可以通過科研人的努力而突破,但文化壁壘就不是說一說就可以打破的。在歐美市場大獲成功的午餐肉,在中國市場還是不太靈光

據智研諮詢統計,截止疫情之前,午餐肉在中國的銷量每年上漲幅度都在15%左右,然而就算是以這種增速計算,國內午餐肉的銷量佔比依然到不了全國肉製品銷量的1%。與歐美國家相比更是相差甚遠。究其原因,還是中國人幾千年來吃新鮮食材的飲食習慣在起作用。

咱們老祖宗早就說過了:不時不食

(講究,圖:壹圖網)▼

(講究,圖:壹圖網)

作為吃貨大國,縱然可以接受來自大洋彼岸的新鮮事物,但是在我國發達的畜牧業帶來的新鮮肉類面前,午餐肉罐頭黯然失色。

不過話說回來,今天的人們衣食無憂,但或許仍可以對午餐肉這種食物報以一點小小的敬意。畢竟,無論在大蕭條時期還是二戰期間,一罐午餐肉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治癒人心,能夠讓一個人有活下去的動力。

每個時代下的某些產物,總能勾起往昔回憶

一罐小小的午餐肉,也能反映社會風貌的變遷

(圖:kongfz.com)▼

(圖:kongfz.com)

相關文章

午餐肉這種低端食材,戰時高攀不起

午餐肉這種低端食材,戰時高攀不起

NO.2097-美國、豬、午餐肉 作者:吃不胖的海 校稿:辜漢膺 / 編輯:鹹帶魚 說起火鍋,無論你是來自寒冷乾燥的北方,還是溫熱潮溼的南方...

渤海,越來越小了

渤海,越來越小了

NO.2152-渤海越來越小 作者:真果少年糕 校稿:辜漢膺 / 編輯:金槍魚 位於中國東部的渤海,屬西太平洋的一部分。但與平均深度超過40...

印尼,瘋狂開發蘇門答臘

印尼,瘋狂開發蘇門答臘

NO.2036-蘇門答臘島 作者:呂宋劉大腦袋 校稿:辜漢膺 / 編輯:養樂多 印度尼西亞由17000餘個島嶼構成,海洋和叢林分隔開不同的人...

印度,也不想生孩子了

印度,也不想生孩子了

印度人也生不動了 作者:中年維特 校稿:辜漢膺 / 編輯:養樂多 不穿鞋滿街亂跑的孩子;人流車流和牛堵在一起的街道;掛滿人的火車。全世界的新...

韓國的核電野心,究竟能走多遠?

韓國的核電野心,究竟能走多遠?

NO.2280-韓國核電野心 作者:圖南 校稿:辜漢膺 / 編輯:板栗 7月初,韓國總統尹錫悅表示,韓國核電站在技術和穩定性方面「已經達到世...

可燃冰,究竟是不是畫大餅?

可燃冰,究竟是不是畫大餅?

NO.2295-可燃冰是畫大餅? 作者:中年維特 校稿:辜漢膺 / 編輯:板栗 2015年前後,在石油價格節節攀升,環境問題日益凸顯的背景下...

印度,來自地下的危機

印度,來自地下的危機

NO.2284-掏空印度地下水 作者:真果少年糕 製圖:板栗 / 校稿:辜漢膺 / 編輯:板栗 在中文網際網路世界中,「乾淨又衛生」已成為印...

德國第一大河,快被晒乾了!

德國第一大河,快被晒乾了!

NO.2287-德國 萊茵河 作者:越向 校稿:辜漢膺 / 編輯:果果,板栗 去年夏天,地球知識局寫過德國百年不遇的大洪水,沒想到今年萊茵河...

這個國家,北方人看不起南方人

這個國家,北方人看不起南方人

南北兩方不對付 作者:無夢 校稿:辜漢膺 / 編輯:帶魚 說起義大利,相信很多人腦海中都會湧出一個個鮮活的影像。 喜歡足球的,能把意甲豪門如...

俄羅斯,人口問題有多嚴重?

俄羅斯,人口問題有多嚴重?

NO.2291-俄羅斯人口問題 作者:一拳一頭北極熊 製圖:果果 / 校稿:辜漢膺 / 編輯:蛾 近日,普京在俄羅斯恢復了「英雄母親」的榮譽...

俄羅斯向東,有一個新動作!

俄羅斯向東,有一個新動作!

NO.2376-俄羅斯目標向東 作者:Sha 製圖:金槍魚 / 校稿:辜漢膺 / 編輯:金槍魚 12月19日,在經過兩個月熱火朝天地反覆商議...

哈薩克,一個要命的問題

哈薩克,一個要命的問題

NO.2378-乾渴的土地 作者:真果少年糕 校稿:辜漢膺 / 編輯:板栗、金槍魚 提起哈薩克,你會想到什麼?是征戰世界環賽的阿斯塔納公路腳...

這個國家,不交個人所得稅

這個國家,不交個人所得稅

汶萊達魯薩蘭國 作者:呂宋劉大腦袋 校稿:辜漢膺 / 編輯:鹹帶魚 有這樣一個國家,不僅有純金圓頂的博爾基亞清真寺,還擁有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私...

男人精子數量,斷崖式下降!

男人精子數量,斷崖式下降!

NO.2351-精子數量下降 作者:子昱 校稿:辜漢膺 / 編輯:金槍魚 近日,一條題為「研究稱男性生育能力斷崖式下跌」的帖子衝上熱搜。來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