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老上海的跳舞廳和舞星(2)/ 作者:唐超

敘上海老底子事憶上海老底子人

老上海

跳舞廳和舞星

唐超

老上海的跳舞廳,可分甲乙丙三級。甲級有六家:仙樂,百樂門,大都會,麗都,維也納,新仙林。乙級有十二家。丙級及以下關關開開有數十餘家。跳舞廳的等級以其地位、設施、樂隊、大班、舞女等因素評定。眾所周知,跳舞廳是以舞女為主角,故本專輯分享各舞廳的舞女照,再以圖畫形式來講講昔日跳舞廳的日常習俗用語,至於各舞廳的歷史就不作詳細介紹了。

前文回讀:

(1)

(2)

揚子舞廳

揚子舞廳

揚子舞廳,1933年11月6日開幕,位於漢口路,雲南路的揚子飯店首層,揚子為一家五跳頭舞廳,但由於其位置適中,佈置精美,舞女出眾,故在老舞客中一致認為其是一流舞廳。上小圖為揚子飯店的夜景,燈火輝煌。

黎錦暉,徐來伉儷主持的清風舞樂隊駐場於揚子舞廳。揚子舞廳的裝飾,由新野公司佈置,新野是海上知名的藝林公司分部,另外,揚子的舞池是上海灘最早設有彈簧地板的舞廳,而不是百樂門。

1936年,揚子舞廳舉辦了百花豔舞大會,連續七天,每位舞女均有「花」名來對應旗袍上的圖案,個個花枝招展,圖一僅貼部分舞女合照。

最終由舞星魏安娜榮獲百花皇后,並請來影星袁美雲頒獎,魏安娜化作「麗春花」,題日:冷豔不招鶯輾轉,清香能引蝶翩翻。其她舞女化作「玫瑰花」,「水仙花」,「杜鵑花」等等,均有各自題述。

金嗓姚莉在揚子舞廳駐唱,漁光曲,萬戶更新,你在我身邊。

揚子舞廳的紅舞星,吳蘭英

揚子舞廳的紅舞星,吳蘭英。

揚子舞廳的紅舞星,白雪

揚子舞廳的紅舞星,白雪。

揚子舞廳的紅舞星,白雪

附一張:揚子音樂茶座,聘請姚慕雙,周柏春表演新型滑稽,1945年。

大令

大令

「大令」,跳舞場雖是男女公開擁抱的場合,但這裡究非情場,因舞人鮮有專一者,身為舞女,拆穿講一句,大少爺只要有銅鈿,挑挑儂便跳跳儂,嘸啥做勿到的。職是之故,舞女便是大眾情人,她們也承認這一說法。舞風來自歐美,故舞場中流行洋語,在洋涇浜教科書中,大眾的情人,可稱為「勒父」,但此二字叫起來勿順口,故有「大令」一句大吃舞女們的豆腐。

「大令大令」,阿要肉麻,但舞客照樣大膽稱呼,如舞女搭儂有意思,伊一定會笑咪咪的。但也有一些舞女,樂於人家稱呼伊「小大令」,惹得一副輕骨頭的樣子。

聖安娜舞廳

聖安娜舞廳

聖安娜花園舞場,位於愚園路兆豐公園(中山公園)斜對面,1932年5月,由原大華飯店西菜部王信和開辦,花園內闢設高爾夫球場,此球場原在大華飯店舊址,大華飯店被拆除後造設了一個高爾夫球場,王信和將該球場移設至聖安娜花園中。

聖安娜舞廳,位於斜橋弄(吳江路)80號,1933年4月開設,二家聖安娜為同一老闆。王信和為海上娛樂界的操辦能手(後有家花園酒樓,各位聽說過伐?),1936年其將二處聖安娜全部生財抵押給福華公司,隨後吳江路的聖安娜開啟了易主更名的征途,成為上海灘娛樂場所更迭換新的典範,有迷信者認為該處風水勿好。

夏季炎熱,斜橋弄的聖安娜舞廳遷至聖安娜花園營業的廣告。

聖安娜舞廳的恩威利樂隊

聖安娜舞廳的恩威利樂隊

聖安娜舞廳的恩威利樂隊

斜橋弄的聖安娜舞廳原址,先改為新聖安娜舞廳,後幾經變換,我貼了不同時期的廣告,依次為皇后溜冰場,仙樂大戲院,卡樂舞廳,美華大戲院,吉士樂宮,背景圖為聖安娜舞廳的設計打樣圖。

1946年10月,該處改為中美聯合商場,廣告中又看見了其時揭幕剪綵的黃金組合:黃金榮,二位名坤伶言慧珠和曹慧麟。

聖安娜舞廳,紅舞星牛璐璐

聖安娜舞廳,紅舞星牛璐璐。

聖安娜舞廳,紅舞星王小妹

聖安娜舞廳,紅舞星王小妹。

掉槍花

掉槍花

「掉槍花」,舞女之進場,蓋因周旋於舞客中,除以精嫻之舞藝易鈔外,當然頂要緊的是應酬了。來者舞客無論生張熟魏與之摟舞,為舞女者勢必加以敷衍才是,故舞場中上自第一流紅舞星,下至桂家俚格阿姐,誰都要會的應酬。

舞女所謂應酬功者,不外灌迷湯,作嗲腔,送媚眼等,然擺開這些,要算「槍花」了,是故,舞場有「掉槍花」一語隨之流行。舞女之腰業能震,其「拖車」起碼三五部,六七部,總得拖勒手浪,罩伊排頭。因此,她在每一輛「拖車」面前,非時常掉其「槍花」不可,則不至讓張三李四打開頭。

大陸舞廳

大陸舞廳

大陸舞廳,開辦於1935年,位於寧波路33號,近江西路,該處原為立道飯店所在,立道飯店歇閉後,其房屋一分為二,一為大陸舞廳,一為小有名氣的鄧摩脫飯店(圖一紅圈處),而在立道飯店之前,此處是上海早期相當有名的老卡爾登飯店所在。大陸為一家十七十八跳的小舞場。

1938年,大陸舞廳易主後改為偉宮舞廳,舞女均為串場者。

大陸舞廳的舞女,黃麗紅

大陸舞廳的舞女,黃麗紅

偉宮舞廳的舞女,李麗珍

偉宮舞廳的舞女,李麗珍。

廣告舞

廣告舞

「廣告舞」,舞女之「紅」與「桂」,本有天壤之別。凡紅舞女夜臨舞場坐甫定,即有客人為之購舞,從此應付不暇,自有一番風頭。但冷板凳上阿姐,坐的屁股痛,腰骨酸,久而乏人問津,自覺有點難以為情,只得招呼她的同病者:小妹,阿拉搭儂跳脫幾隻。見二舞女之摟跳,促狹朋友即以俏皮語氣賜呼之日「廣告舞」。

「廣告舞」,多半是阿桂姐的開場戲,抱抱跳跳,做做廣告,籍以拉點生意。跳舞時,必然笑聲狼藉,嬌勁十足,有時故意偎得很緊,胸碰胸,腿攪腿,惹得旁觀舞客鬨笑不斷,這正好配伊拉胃口。

維也納舞廳

維也納舞廳

維也納舞廳,1933年7月開幕,位於大華路(南匯路)6號,靜安寺路口,分室內(圖三)和室外花園二部分,維也納為一家三跳頭舞廳,是上海五大一流舞場中,最早收歇的一家。

維也納舞廳的花園部分,又設觀魚舞池和噴泉舞池二處,還辟有自由神,中正橋,波浪嶼,噴泉池等景觀,還曾開設過高爾夫球場,溜冰場等。圖二為花園中的觀魚池。

維也納花園舞廳的廣告,特闢露天舞場二處,觀魚舞池和噴泉舞池。

維也納舞廳,紅舞星劉桂珍

維也納舞廳,紅舞星劉桂珍

維也納舞廳,紅舞星張曼娜

維也納舞廳,紅舞星張曼娜

維也納舞廳,紅舞星王秀珍

維也納舞廳,紅舞星王秀珍

維也納舞廳,紅舞星王秀珍

先附一張:維也納溜冰場一景。有關上海灘的溜冰場,可能在後續作個專輯。

單洋客人

單洋客人

「單洋客人」,跳舞雖雲交際,其實愛舞朋友為跳舞而跳舞極少,為摟抱而來,盡一時之歡者,倒是邪氣!在舞場中,舞客心理難盡難描,有看中了舞女,存心掛為拖車,「輸血」報效,千金一擲,亦有舞客跳足雙腳,本利翻身而不休。

「一元齋主」,在舞女嘴巴里就統稱為「單洋客人」,單洋諧音丹陽,有舞女嬌聲嬌氣向舞客道:先生阿是丹陽來,此句就刻劃甚深。一混大拉,英文為一隻洋的譯音,與「單洋」異曲同工,故一般舞女聽見「混大拉」,同樣頭痛不已,盡碰著「單洋客人」,簡直觸伊黴頭。

月宮跳舞場

月宮跳舞場

月宮跳舞場,1927年12月開幕,位於北四川路99號(老門牌)崇業裡口,舞廳設於月宮飯店的二樓。月宮是上海灘華人最早獨立開辦的營業性舞場之一(與黑貓前後腳)。在此,我提一下月宮飯店的創辦人,其是合股性質的,共有16人,有紳商馮少山,馬仲文,趙傳鼎,林煒南,鄧仲明等,其中主席為孫春生,其也是上海灘的地產鉅商,如今威海衛路的太陽公寓就是他的。

1927年,月宮飯店在籌備期間,我來講個軼事。月宮的房屋實在華界,而門前的馬路則為公共租界工部局越界所築,當月宮籌備之初,其營造,營業等執照均為市政機關所發,電燈亦用閘北水電公司之電,不意得知工部局接電更為價廉,遂向工部局申請,但工部局要求月宮先繳納巡捕捐,方可接電。此事為閘北水電公司所知,擔心失去不小的營業捐,即派人與月宮商洽,最終以原價六折結付,一場小風波遂以告終。

月宮跳舞場的內景一隅,紅圈處可見月宮的圖示。另外,在1928年2月,胡蝶和林雪懷的訂婚禮在此舉辦,當日十分熱鬧,眾好友婆娑起舞,胡蝶因習舞僅幾天,而不敢入池。

月宮的舞女大多為串場者,上為舞女之一董升

月宮的舞女大多為串場者,上為舞女之一董升。

胡羊

胡羊

「胡羊」,暴躁如蠻牛,馴服如羔羊,羊群之中,尤以胡羊之性為最善,然而眾牲不能與人類同日而語,假仁假義,隨便啥個神情,能用一張「牛頭馬」來裝腔作勢,活龍活現,有人善裝「胡羊」,完全假心腸。

此輩朋友在舞場中最多,舞客們抓把揀揀,十九為「胡羊」之流。

「胡羊」朋友,舞女大忌,蓋舞女尷尬辰光,請他幫幫忙,迷湯一五一十,媚眼百來百去,要伊攪落點,他們卻老是裝著「胡羊」,一副吞頭勢,大有叫你不忍將條斧砍上去之概。「胡羊」之流皆精刮朋友,鈔票摜勒刀口上,抱定當用則用主義,功架之好,皮張之厚,一般人自嘆不如。

麗都舞廳

麗都舞廳

麗都花園,海上知名的娛樂,交際場所,先後設有跳舞場,游泳池,飯店,書場等,在此不展開,後續我會作箇舊影專輯來詳細介紹。

老上海的跳舞廳和舞星

下集再會 ….

來源:「唐超」公眾號

我知道你喲~

相關文章

斯洛伐克的首都為什麼設在三國邊境?

斯洛伐克的首都為什麼設在三國邊境?

三國邊境的首都 作者|雄鷹 責編|Thomas 一個國家的首都選址,往往關乎著國家安全,因此很少有國家將首都建在邊境地區。但這也不乏例外,一...

【魔都絮語】讀懂「老上海」的36個符號

【魔都絮語】讀懂「老上海」的36個符號

重溫昔日歲月 讀懂「老上海」的36個符號 1、拜碼頭 新到上海灘,要去拜碼頭,祈求能得到有勢力的幫會或大人物的照應,希望以後在上海灘能順順利...

上海灘,夜店蹦迪簡史

上海灘,夜店蹦迪簡史

「嘭嚓嚓,嘭嚓嚓」 Club 這個詞,不管是三十年代的上海人還是八十年代的上海人都不陌生。此時的夜店、彼時的舞廳,蹦迪的地方不斷在變,但人類...

老上海那些有趣的車的故事

老上海那些有趣的車的故事

小時候,看《駱駝祥子》的電影,對片中悲慘的生活情節不甚理解,但卻記住了祥子拉著人力車飛快奔跑、汗如雨下的樣子。 長大後,讀懂了魯迅、老舍、巴...

憶說:南京路那座上海雜技場

憶說:南京路那座上海雜技場

回想起老早,雖然條件沒有現在好,但「白相」的玩意兒也蠻多的,去看雜技就是其中一項,而且這項事還蠻隆重的,既在去之前有所期待,看完回來還可以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