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舊夢影痕(三十一):虹口片羽2

圖301:1860-1880年間,蓬路(Boone Road,塘沽路)上的轎伕。

圖302:清末(二十世紀初),蓬路(文監師路,塘沽路)西望乍浦路口

圖301可能是迄今為止見到的最早蓬路(塘沽路)影像,要不是片中民居牆上鑲嵌一塊路牌(BOONE ROAD),將無法辨認片子位置。

圖302為蓬路(塘沽路)近吳淞路口西望,右側近處為六三亭,左前方乍浦路口(西南角)可見尖頂建築,那是新關總會(圖306),俗稱海關洋員俱樂部。

圖303:女畫家周鍊霞、徐婉雲及女伴六三亭園遊會(徐荷公攝《上海畫報》 1926年 第167期 第1頁)

圖304:四月廿八日,解衣畫會假六三園開展覽會,時宴請中國報界及文學界。此圖為來賓之一部分,立於後之老者為書家曾農髯氏(《圖畫時報》1926 年 第301期 ,4頁)

圖305-1:炮毀六三花園(《商報畫刊》1932年 第4卷 第03期 3頁 )

圖305-2:日軍在上海之活躍:六三花園之隊長會議(《綢繆月刊》1936年 第3卷 第3期,4頁)

圖305-3:六三花園(1946年版《上海里衖分區精圖》(第廿一圖))

清末,日本名士白石六三郎買下原三盛樓東洋茶社地產(今塘沽路北,吳淞路與乍浦路間),開了一家日式旅館飯店,名曰「六三亭」,以環境幽雅、風味清鮮出名,成為上海著名日本料理店。中日甲午戰爭前,旅滬日本人減少,經營受到影響,白石六三郎遂在清光緒十七年(1891年)將花園西半邊賣給工部局建造”西童女書院”,東半邊仍營業。二十世紀20年代,六三亭被日商漢口銀行收買改建為漢口公寓。約1912年,白石六三郎在天通庵車站附近(今西江灣路240號處)購得土地二三十畝,建造了”六三花園”(圖305-3)。花園建成後即對外國人開放營業,往遊者多為日本及歐美各國文化界人士,不售門票,但華人持西式名片者亦可入內。該園以承辦宴會和舉辦書畫展覽會為主要收入來源。六三園既有漢風唐韻,又有大和特徵。園內環境清雅,景色旖旎,有大草坪、葡萄園、運動場等,遍植松竹梅及櫻花,其中的綠櫻尤為珍貴。

1927年春,旅居滬上的郁達夫與杭州名媛王映霞正在熱戀中,鬱在日記中多次提及六三園,那裡常常出現他倆甜蜜身影:

三月十三日,星期日,陰晴

……她(王映霞)執意要回去,我勉強的拉她上了汽車,和她上了六三花園走了一轉。回來又在北四川路的一家咖啡館樓上坐了一個鐘頭……

三月十八日,星期五,先晴後雨

……和她(王映霞)出去,先上六三花園走了一趟,更上一家咖啡館去吃了些咖啡麵食……(郁達夫《新生日記》1927.2.17-4.2)

1932年,”一二八”淞滬抗戰爆發,國軍炮轟日軍根據地,虹口江灣路六三花園遭到炮擊被毀,並有圖文報道(圖305-1)。故坊間盛傳”1932年六三園被毀”一說。其實,1932年遭炮擊之六三園只是部分損毀,經修復後六三園重新營運,如日商重松藥房(本埠五馬路)三十週年紀念宴會就在六三園舉行(《新聞報》1936-6-17,第14版)。1936年9月,日軍大部撤退後,虹口一帶,均通行無阻,惟江灣路六三花園門前,尚有日軍一小隊駐守(圖305-2,六三園內日軍隊長正在開會),聞有一二十人往來梭巡(《新聞報》1936-9-26,第12版)。1937年,”八一三”淞滬會戰爆發,六三花園成為日陸戰隊司令部(《中央日報》1937-8-15,第8版)。

圖306-1:塘沽路東望乍浦路,路口西南角為乍浦路89號海關俱樂部即新關總會(聖愷收藏並供圖)

圖306-2:虹口新關總會告白(《新聞報》1897年9月8日,第6 版)

圖306-2:1900年1月,乍浦路99號新關總會,CLUB,CUSTOMS(The North China Desk Hong List,1900年1月第035版)

圖306-3:1927年6月30日,乍浦路海關俱樂部將永久關閉(《The China Press》1927-6-21,第11版)

圖307:1912年,文監師路(塘沽路)近乍浦路口西望,左側近處為新關總會即海關洋員總會

圖308:《關聲》雜誌(第十二期)

新關總會創設於清光緒年中後期,位於虹口乍浦路99號(後改89號)蓬路口(西南角),俗稱海關洋員俱樂部。1927年6月,新關總會在《The China Press》上刊登永久關閉啟事,並預告新的海關洋員俱樂部,將於10月在江西路金城銀行頂樓開幕(圖306-3)。

1927年3月13日,海關外班華員俱樂部在上海正式成立(地址在北四川路老靶子路110號),並出版進步刊物《關聲》(圖308),不僅為華員伸張正義,而且發起了捐助東北義勇軍和抗日愛國捐的愛國活動。在外班華員俱樂部的積極推動下,1927年4月成立了「海關華員聯合會」。它是海關華員的最大團體,是海關華員為了爭取「關稅自主」、「收回主權」和「海關華洋員待遇平等」目的而成立的。出版有《海關華員聯合會月刊》,發起了「提高職權,改良待遇」的鬥爭,開展了公開聲援濟南慘案等進步活動。1931年12月31日,在國民黨政府及海關當局的壓制下,海關華員聯合會被迫解散。1931年7月,”江海關俱樂部與總稅務署華員俱樂部,近因於工作上及感情上有互相聯絡之必要,因特發起實行合併兩俱樂部,並規定不專限於華員,即海關洋員與會內宗旨不相違背者,均可加入,於昨日(5日)下午四時,在靜安寺路同益裡新會址,舉行開幕典禮……”(《新聞報》1931-7-6,第14版)。1932年6月,海關外班華員俱樂部遷至漢口路9號,因已併入同益裡總部此地改為分部;1934年4月1日,與海關內班華員俱樂部合併,成立海關內外班華員俱樂部;1937年8月,遷出分部會址,併入同益裡海關俱樂部內;1947年,海關同人俱樂部(海關下級員工的群眾團體,1932年成立,梅白克路今新昌路祥康裡62號)與同益裡海關俱樂部合併,成立上海區海關同人進修會。

圖309-1:1937年10月27日,日軍轟炸閘北,虹口居民在文監師路(塘沽路)乍浦路口披亞司公寓(浦西公寓)樓頂西北望濃煙滾滾的閘北(圖via鴻馨兄)

圖309-2:1937年10月27日中午,閘北燃起熊熊大火(《倫敦新聞畫報》記者攝)

圖310:1939年,塘沽路吳淞路口西瞰,前面是乍浦路口,左前披亞司公寓,左中日本人俱樂部。右中「筱崎醫院」(1946 改建為上海市立產科醫院)

1931年,乍浦路蓬路口,披亞司公寓在海關俱樂部舊址上建成(圖310)。披亞司公寓底層為商鋪,二至六層為公寓,七層為俱樂部和餐廳。公寓設七十五套房間,居民多為外國人,其中日本人最多。1937年10月27日中午,閘北燃起大火,披亞司公寓的居民紛紛來到頂樓大晒臺上,朝西北方向望去,整個閘北一片火海(圖309-1),慘不忍睹!

當《倫敦新聞畫報》記者將那張《閘北燃起熊熊大火》全景照片(圖309-2)寄回報社時,他對於閘北所燃起的大火,寫下了這樣的描述:

這是10月27日中午在閘北燃起的大火,我們從南面看過去,中間隔著蘇州河,後者自西往東,在位於照片中央部分高大建築的前面流過。起火的地區面積據說幾乎長達五英里,寬達好幾英里,儘管在這個地區內並非是同時起火的。儘管當天颳著南風,但大火還是向南面的蘇州河蔓延,所以到了27日的夜裡,蘇州河邊建築所起的大火幾乎不間斷地連成了一線。作為租界邊界的蘇州河在離橋西面(左邊)近70碼的距離處突然向北拐去,這在照片的中部和右部可以看得很清楚。接著蘇州河又從作為中國軍隊最後一個據點的倉庫處(筆者注:四行倉庫)流過,後者必將因此而載入史冊,因為88師的一個部分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在那兒堅守了足足有三天……(“敢死營”困獸猶鬥的地方:閘北燃起熊熊大火《倫敦新聞畫報》1937-11-27)

相關文章

海上舊夢影痕(三十三):虹口片羽4

海上舊夢影痕(三十三):虹口片羽4

圖321:1890年,西人遊藝公司租虹口三角地建立遊藝場,其中「過山車」因形似飛龍而稱之「飛龍島」(張志瀛,螳臂當車,1890年《點石齋畫報...

海上舊夢影痕(三十六):虹口片羽7

海上舊夢影痕(三十六):虹口片羽7

圖351:1920年代初,北四川路近崇明路口北望,左側近處為同春園徽菜館(圖via聖愷兄) 圖352:1928年,北四川路近崇明路口北望街景...

王啟元 | 近代中國城市化中的北外灘

王啟元 | 近代中國城市化中的北外灘

通俗近代史界有句話大意是:「一部近代史,半部是上海」,彷彿這裡既是發生歷史的場所,又是被敘事的對象。當然,上海城市空間絕非演繹近代史的靜止的...

上海很有故事的老房子和老弄堂

上海很有故事的老房子和老弄堂

上海很有故事的老房子和老弄堂 從霞飛路445號到淮海中路1209號 三個紅圈,三個故事。Adeodata Hall=天賜大宅,來自拉丁文。 ...

老上海:老飯店(叄)

老上海:老飯店(叄)

上海輪軌交通,總轄中外,商賈雲集,文化薈萃,便產生了許多旅館,既有聳入雲際的大飯店,也有滿庭芳,寧波路,南洋橋等處的白鴿籠。 上海之有旅館,...

海上舊夢影痕(五十六)

海上舊夢影痕(五十六)

圖551-1:上海特別市市立第一公共體育場,方斜路大吉路口(《時報》1928-8-20,第8版) 1917年,上海縣公共體育場定於3月30日...

上海何時開始有了第一輛公交車?

上海何時開始有了第一輛公交車?

二十世紀初,第一輛有軌電車 20世紀初,鑑於上海人口日益增長,市面漸趨繁華,發展公共交通成為急迫解決的問題,上海租界內外僑便醞釀成立電車公司...

上海禮查飯店的第一場電影

上海禮查飯店的第一場電影

禮查飯店在上海乃至中國近代史中都是一個屢次被提及的名字。近代上海素來領中國現代文明之先,禮查飯店在上世紀也曾領上海及遠東之先。最早的西式旅館...

上海老照片:海上舊夢影痕(二)

上海老照片:海上舊夢影痕(二)

圖11:1920年代初,西藏路近大慶里弄口南望 西藏路近大慶里弄口南望,東側路邊有出殯儀隊正向南行進中。片中左側近處還可見到「晉隆菜社」招牌...

上海的猶太社區

上海的猶太社區

鏡頭一 2006年4月 「阿拉是自家人!」85歲的猶太老人格利與舟山路上的市民用上海話「嘎訕胡」。4月27日,與格利一同來到上海市虹口提籃橋...

海上舊夢影痕(四十六)

海上舊夢影痕(四十六)

圖451-1:1922年,英大馬路(南京路)西藏路口西望,路口西南角即新世界遊樂場(南樓),右側近處為餘雲岫診所(英大馬路近勞合路口) 圖4...

海上舊夢影痕(四十三)

海上舊夢影痕(四十三)

圖421:1934年,靜安寺路同孚路口東南望,上海商業儲蓄銀行,靜安寺路787號(圖via隨意兄) 圖422:1949年7月,南京西路中正北...

上海蘇河灣的老工業

上海蘇河灣的老工業

近幾年崛起的蘇河灣城區,原是上海老工業的重要發祥地。自晚清至抗戰前,在上海經濟發展中曾佔有重要地位,這是蘇河灣城區歷史文化積澱的重要內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