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太人,逃離俄羅斯猶太自治州

猶太自治州

作者:臨溪主人

校稿:辜漢膺 / 編輯:養樂多

俄羅斯聯邦遠東的黑龍江沿岸,存在著一個以「猶太人」命名的行政單位——猶太自治州。這是世界上除了以色列外唯一的官方設置的猶太人自治地區。有意思的是,雖然這個行政區的名稱上掛著「猶太人」的名號,但實際上在該州居住的猶太人不過寥寥,絕大部分居民仍然是俄羅斯民族。

俄羅斯猶太自治州的所在▼

俄羅斯猶太自治州的所在

西裡爾字母和希伯來字母可以「共存」的一個地方

(圖:Alexey “Lifewatch”/Wiki)▼

(圖:Alexey Lifewatch"/Wiki)

猶太自治州自設立到現在還不到百年,然而卻見證了上百年來蘇聯(俄羅斯)猶太人政策的一系列變化,從中也能一窺猶太人在蘇聯(俄羅斯)生存處境和歷史命運。

作為東歐猶太人的歷史舞臺

似乎要高於猶太人在此定居的意義

(《屋頂上的提琴手》雕塑)

(圖:shutterstock)▼

(圖:shutterstock)

自遠方來的猶太人

眾所周知,猶太人本身起源於中東地區,自猶太國家於公元1世紀被羅馬帝國滅亡後,猶太人便一直散居在歐洲各地。在中世紀早期,西歐地區是猶太人的主要聚居地。然而隨著十字軍運動帶來的宗教狂熱,猶太人在西歐變得越來越難以生存。

羅馬帝國對猶太王朝的毀滅式打擊

加劇了猶太人的大流散

也是其後來散居各地又頻遭迫害的主要原因

耶路撒冷的圍攻和毀滅

(圖:David Roberts)▼

(圖:David Roberts)

就在此時,波蘭出於發展自己經濟的需要,對猶太人實行寬容政策,吸引了一大批猶太移民前來定居。據估計,到17世紀中期時,波蘭的猶太人已有50萬之多。

無論是波蘭王國還是波蘭立陶宛聯邦

作為歐洲最包容的國家之一

對猶太人的到來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

《猶太人的招待會》

(圖:Jan Matejko )▼

(圖:Jan Matejko )

波蘭皮亞斯特王朝卡西米爾三世和猶太人

(圖:Wojciech Gerson)▼

(圖:Wojciech Gerson)

然而,波蘭卻在18世紀遭到了三次瓜分,大量領土以及居住在那片土地之上的猶太人隨著各項條約一起被打包送給了俄國,而後者也幾乎在一夜之間成為全世界猶太人最多的國家。到19世紀末,居住在俄國領土上的猶太人已有500萬人之多。

從14世紀到18世紀

曾經的中東歐大國波蘭去哪了?

(滑動下圖)▼

(滑動下圖)
(滑動下圖)

俄裔猶太人除了這群來自西方的猶太人外,哈扎爾猶太人也是其重要一個來源。哈扎爾原本是定居在南俄草原上的一支突厥部落,其在擺脫西突厥控制後,於8-9世紀期間皈依了猶太教,並因此強盛起來。羅斯國家興起後,這支信仰猶太教的哈扎爾猶太人仍然在社會上保持了較大的獨立性。

可薩汗國的地盤其實與現代俄羅斯有相當的重疊

完全可以將可薩猶太人看做俄羅斯形成中的一份子▼

完全可以將可薩猶太人看做俄羅斯形成中的一份子
完全可以將可薩猶太人看做俄羅斯形成中的一份子

在中世紀時期,由於猶太人在俄羅斯的經濟生活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因此他們的生活還算自由。不過隨著東正教正統地位的確立,這群異教徒也逐漸遭到了迫害,尤其是當猶太教發展到俄國上層貴族之間後,更是引起了政府和教會的不安,使得俄國政府對猶太人轉向了敵視。直到瓜分波蘭之前,俄國政府對猶太人幾乎一直採取著驅逐出境的態度。

為皈依東正教的猶太人一直不被俄帝國所接受

猶太人都被驅趕到特定的定居點

波蘭被瓜分之後,定居點的人數顯著增加

(圖:Wiki)▼

(圖:Wiki)

18世紀末開始,隨著境內猶太人數量的增多,沙俄政府雖然有所轉變,但對猶太人仍然採取著種種限制政策:猶太人被要求永久依附於地主;禁止賣酒;限制參政權利;設立限制猶太人居住、活動的隔離區等等。

1881年,俄國沙皇亞歷山大二世遇刺。事發後,被捕的嫌疑人中有一位猶太婦女,因此加劇了俄國統治者的反猶情緒,使得之後統治俄國的沙皇亞歷山大三世和尼古拉二世都對猶太人採取全面迫害與限制政策。

羅馬帝國時期是多神教和一神教的矛盾

俄國則是猶太教和東正教的衝突

再加上統治階層的排外,猶太人難以融入其中

(圖:Mykola Pymonenko/Wiki)▼

(圖:Mykola Pymonenko/Wiki)

在這種反猶主義的指導下,俄國頒佈了上百條限制猶太人的各種法令,涉及到了教育、居住、職業等各個層面。而受到政府放任的俄羅斯人,也在社會生活中掀起了反猶狂潮,各地都湧現出了暴民傷害猶太人的群體性事件。受此影響,到一戰之前,據說有130萬俄國猶太人遠走他鄉。

反猶太主義的膨脹,極大擠壓了歐洲猶太人的生存空間

19世紀後期,美國成了最大的猶太人接收國

不知是不是因為同為天涯淪落人?

(圖:Hebrew Publishing Company)▼

(圖:Hebrew Publishing Company)

沙俄的反猶政策無疑也給自己埋下了地雷。大量對沙俄政府感到不滿的猶太人,從此走上了革命道路,試圖採取武力手段推翻沙俄統治。進入20世紀以來,猶太人在俄國政治犯中的比例不斷上升,且社會民主工黨、社會革命黨、立憲民主黨等多個黨派中均有猶太人的身影。尤其是布爾什維克中,有大量猶太人擔任中高級領導人(比如說托洛茨基、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

布爾什維克中的猶太領導人,大多被處決或暗殺了

戲劇的是,史達林的兒女都找了猶太人伴侶

(托洛茨基、季諾維也夫、加米涅夫)

(圖:Wiki)▼

(圖:Wiki)

猶太人自治計劃

1917年,俄國爆發二月革命後,新興的臨時政府立即宣佈廢除反猶法令,並規定猶太人享有和其他民族一樣的平等權利。十月革命後,蘇維埃政府也同樣發佈了《俄國各族人民權利宣言》,重申了全國民族享有平等權利的這一原則。

因民主革命的主張和猶太革命者的付出

猶太人在革命之後過上一段相對還不錯的日子

(圖:A.Naor/Wiki)▼

(圖:A.Naor/Wiki)

然而,蘇維埃政府卻並不承認猶太人是一個獨立的民族。此外,蘇俄內戰期間實行的戰時共產主義政策,也惡化了猶太人的生活環境。與此同時,英國政府發表了《貝爾福宣言》,允許在巴勒斯坦建立一個猶太人國家,這激起了全世界猶太人的情緒,使得猶太復國主義也在蘇俄境內逐漸蔓延開來。有鑑於此,不少猶太人開始選擇移民國外。

英國也是權衡之後,出於自身的利益發表宣言

再加上猶太復國主義者活動宣傳起到了效果

而這也為後來無休止的衝突埋下了禍根

貝爾福與猶太復國主義領袖在巴勒斯坦託管地

(圖:Avital Efrat / Wiki)▼

(圖:Avital Efrat / Wiki)

此時的蘇聯正處於百廢待興的狀態,亟需人才來推動社會經濟發展。為了避免猶太裔人才的流失以及開墾荒地的需要,蘇聯政府決定圈劃出一片土地用以安置猶太人,而且猶太人也紛紛要求建立一個屬於自己民族的家園。在這樣的情況下,已經有相當規模猶太人居住的克里米亞半島成為蘇聯政府最早看中的地方。

高層不給「名分」的時候

克里米亞的猶太和韃靼農民尚能友好相處

(圖:ozet.ort.spb.ru)▼

(圖:ozet.ort.spb.ru)

蘇聯政府高層希望通過將猶太人安置在克里米亞來進行農業墾殖活動,並藉此將擅長經商的猶太人轉化為勤於農事的農耕民族。不過這一計劃遭到了當地的韃靼人和烏克蘭人的強烈反對,再加上伊斯蘭教、東正教、猶太教之間極易爆發宗教衝突,因此克里米亞的計劃很快便被擱置下來。在克里米亞之後,蘇聯政府繼續了進一步的考量,通過綜合分析經濟、地理、軍事等條件,其把目光投向了遠東。

蘇聯前期設立的猶太人集體農莊

(圖:Wiki)▼

(圖:Wiki)

當時俄羅斯人佔據遠東地區已有半個多世紀,然而由於氣候惡劣、土地廣袤,因此長時間內處於地廣人稀的狀態,沒有得到很好的開發。現在的猶太自治州首府比羅比詹在20世紀20年代只有幾百人定居。對蘇聯政府而言,如果把數百萬的猶太人遷徙到遠東,不但能夠解決猶太復國主義問題,而且還能利用猶太人開發遠東,加強自身對遠東地區的控制,以應對日本人的軍事威脅。

為了避免民族矛盾,只好找塊人煙稀少之地安置

這剛好符合高層的政策目的

(圖:subscribe.ru)▼

(圖:subscribe.ru)

1928年,蘇聯中央執行委員會通過了在遠東設立猶太人定居點的決議,並開始推動移民工作。在一些支持者看來,這個計劃有助於猶太人在蘇聯境內建立一個既能發展社會主義,同時又能保全猶太人文化的自治區。不過蘇聯政府制訂的這個宏偉計劃,最終卻未能如意。

以猶太人的經商頭腦

估計是很難接受去開墾一塊荒蕪之地再當農民

(圖:subscribe.ru)▼

(圖:subscribe.ru)

比羅比詹地區位置偏遠、自然條件艱苦,所以當時蘇聯境內的猶太人並不是十分樂意千里迢迢跑到萬里之外的不毛之地定居。因此,儘管有著優惠政策的激勵,1928年到1934年間,也只有兩萬猶太人移民至當地,而且其中多達60%的猶太人最終又離開了。逃離比羅比詹民族區的一部分猶太人選擇回到歐洲,一部分則選擇定居鄰近的伯力和海參崴。

在蘇聯統一全國的過程中

遠東是一個局勢極其複雜的區域

蘇聯人需要小心對待設立於此的每個行政區

儘可能保證當地人和外來移民保持忠誠

(蘇俄內戰時期的遠東局勢)▼

(蘇俄內戰時期的遠東局勢)

名不副實的猶太自治州

第一個五年計劃開始後,蘇聯政府不再執著於將猶太人轉型為農耕民族;相反,開始有目的地推進該地的工業化進程,並於1934年正式將該地升格為猶太自治州。在猶太自治州的建設過程中,該地還得到了很多國際猶太人組織的幫助,有不少美國猶太人前往當地幫助俄裔猶太人進行建設。

升級為自治州之後

得到國家的財政和政策支持的機會大大增加

(30年代建設的比羅比詹電影院)

(圖:arhiv.eao.ru/)▼

(圖:arhiv.eao.ru/)

上世紀30年代中後期爆發的大清洗運動,對蘇聯境內的猶太人也是一場前所未有的大災難。猶太自治州的一些地方領導被逮捕,且很多猶太文化活動也被禁止。猶太自治州的建設也在這一期間發生停滯。

1930年在比羅比詹地區開始發行的意第緒語報紙

在大清洗較嚴重的時期,報紙一度停刊

(圖:«Биробиджанер штерн»)▼

(圖:«Биробиджанер штерн»)

蘇德戰爭期間,處於反法西斯戰爭的需要,蘇聯政府對猶太人再度恢復了寬鬆政策。二戰結束後,蘇聯西部地區遭到重創,很多猶太人也在政策激勵下前往遠東定居。隨著人口增長和經濟的發展,猶太自治州的猶太文化也發展了起來,不但有著完善的意第緒語學校教育,還有猶太宗教活動,以及其他文化藝術機構。美國猶太人也在戰後對猶太自治州的建設也投入了不少資金。

納粹對猶太人的迫害震驚世界

戰後對猶太人的關懷也成了對外輿論的重要部分

(圖:M. Alpert&A. Rosenberg)▼

(圖:M. Alpert&A. Rosenberg)
(圖:M. Alpert&A. Rosenberg)

然而由於蘇聯境內猶太人和美國猶太人關係較為密切,當美蘇關係惡化後,史達林也開始警惕美國試圖通過支持蘇聯境內的猶太復國主義來削弱蘇聯勢力,因而蘇聯境內再度出現了全國性的反猶運動。

當時有不少猶太知識分子被認為是沒有祖國、仇視俄國傳統的「世界主義者」,因此遭到了嚴重打壓。幾乎是在一夜之間,猶太人開設的各類文化藝術教育機構遭到了全方位的禁止。與此同時,很多猶太技術工作者也遭到了懷疑和監視。

愛因斯坦身旁的蘇聯猶太詩人和演員

分別於1952年和1948年喪生

(圖:Wiki)▼

(圖:Wiki)

史達林去世後,蘇聯國內的反猶政策雖然有所朝寬鬆方向轉變。但以赫魯曉夫為首的蘇聯領導人,對猶太人仍沒有什麼好感,在他們看來,猶太人既不喜歡集體勞動,也不喜歡集體紀律,太強調個人主義。70年代以後,蘇聯對猶太文化的禁錮再度有所鬆動,開始恢復了一些猶太文化活動。但總體上仍然對猶太人有著很大的限制,猶太自治州逐漸演變成一個虛有其表的「猶太人家園」。

猶太自治州的猶太人比例在不斷下降,意第緒語使用人數也在不斷減少,而俄羅斯文化也深入侵襲了當地猶太人的日常生活。當蘇聯政府再度試圖宣傳這所遠東的猶太人家園時,結果有不少猶太人害怕這是一種「釣魚」行動而無動於衷。

一視同仁是真正接納一個民族的本質

一個名義上的自治州,終究只是個空殼▼

一個名義上的自治州,終究只是個空殼

蘇聯解體後,猶太自治州迎來是其最為自由的時刻。不但能夠積極同以色列以及其他國家的猶太人自由地交流,甚至還能發展猶太特色文化,比如說舉辦猶太宗教慶典、開設意第緒語課程、傳播猶太宗教信仰等。然而這對猶太自治州來說,仍然無濟於事。

猶太自治州所處地理條件並不優秀,鮮有人願意過來定居,因此近一個世紀內的人口都只能在十幾萬上下徘徊。缺乏人力資源的猶太自治州,也無力開發州內豐富的自然資源,投資稀少,經濟發展長時間陷於停滯,這更限制了猶太自治州的發展。

遠離政治經濟中心的偏遠地區想要發展

要麼依靠人口開發自然資源要麼依靠國家大力支持

猶太自治區顯然不具備這些..

(圖:M. Alpert&A. Rosenberg)▼

(圖:M. Alpert&A. Rosenberg)

當年遷徙到比羅比詹地區的猶太人,其中有不少人內心也存在著一種被欺騙感,由於生活條件難以保障,所以超過一半的猶太移民最終又選擇了離開。對全世界的猶太人來說,中東已經有了一個強大的猶太祖國,更沒必要選擇在苦寒之地定居了。對蘇聯而言,雖然遠東猶太人家園的計劃最終半死不活,但蘇聯卻也較為成功地開發了遠東,讓自己在遠東站穩了腳跟,只是這種開發,卻是建立在眾多猶太人的磨難之上的。

為他人做嫁衣,終究少了一些心甘情願

滑動看全圖-今日的比羅比詹

(圖:shutterstock)▼

(圖:shutterstock)

參考文獻:

[1]常辰. 蘇聯比羅比詹猶太自治州研究[D].陝西師範大學,2019.

[2]蒲玉琢.俄羅斯猶太自治州經濟發展落後原因分析[J].俄語學習,2017(03):58-64.

[3]馬丹靜. 20世紀20、30年代蘇聯猶太農業墾殖運動研究[D].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2012.

[4]譚靜. 近代俄國政府對猶政策的演變(1772-1917)[D].廣西師範大學,2008.

[5]餘建華,康璇.蘇聯對猶政策的歷史考察[J].史林,2007(02):157-164+191.

[6]沈平平.三十年代前後蘇聯猶太民族區域自治運動述評[J].同濟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1992(01):61-66.

[7] Srebrnik H F . Dreams of Nationhood: American Jewish Communists and the Soviet Birobidzhan Project, 1924-1951[M]. 2010.

[8]Weinberg, Robert. Stalin’s Forgotten Zion: An Illustrated History, 1928-1996.

[9] Dekelchen J L . Farming the Red Land[M].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5.

相關文章

猶太人,逃離俄羅斯猶太自治州

猶太人,逃離俄羅斯猶太自治州

NO.1967-猶太自治州 作者:臨溪主人 校稿:辜漢膺 / 編輯:養樂多 俄羅斯聯邦遠東的黑龍江沿岸,存在著一個以「猶太人」命名的行政單位...

俄羅斯,人口問題有多嚴重?

俄羅斯,人口問題有多嚴重?

NO.2291-俄羅斯人口問題 作者:一拳一頭北極熊 製圖:果果 / 校稿:辜漢膺 / 編輯:蛾 近日,普京在俄羅斯恢復了「英雄母親」的榮譽...

猶太人,其實是個散裝民族

猶太人,其實是個散裝民族

NO.2324-散裝民族猶太人 作者:中年維特 校稿:朝乾 / 編輯:撲稜蛾 在世紀之交時,中國營銷領域曾瀰漫著古怪的「猶太崇拜」。種種離奇...

英國首相,幹了沒幾天就被潤了!

英國首相,幹了沒幾天就被潤了!

NO.2328-英國「短命」首相 作者:無夢 校稿:辜漢膺 / 編輯:蛾 繼上個月6日送走了上一任首相鮑里斯·強森,8日送走了陪伴國家96年...

英國一把手,另請高明吧!

英國一把手,另請高明吧!

NO.2331-英國首相又換人 作者:無夢 校稿:辜漢膺 / 編輯:蛾 隨著利茲·特拉斯於英國當地時間10月20日下午宣佈辭去保守黨黨首職務...

愛因斯坦的童年

愛因斯坦的童年

人類歷史上的偉人愛因斯坦,仍是今天時常提起的名字。一邊是科學家不斷證明其偉大,一邊是社會文化給他「造神」。愛因斯坦還常以「雞湯」主角的形象出...

上海的猶太社區

上海的猶太社區

鏡頭一 2006年4月 「阿拉是自家人!」85歲的猶太老人格利與舟山路上的市民用上海話「嘎訕胡」。4月27日,與格利一同來到上海市虹口提籃橋...

王啟元 | 近代中國城市化中的北外灘

王啟元 | 近代中國城市化中的北外灘

通俗近代史界有句話大意是:「一部近代史,半部是上海」,彷彿這裡既是發生歷史的場所,又是被敘事的對象。當然,上海城市空間絕非演繹近代史的靜止的...

猶太人,為何湧入中國東北?

猶太人,為何湧入中國東北?

中國東北猶太人 作者:那日蘇 校稿:朝乾 / 編輯:養樂多 猶太人的商業頭腦總是被人們津津樂道,而過去的中國東北則往往被視為荒涼之地。從猶太...

華人獨資創辦的上海巴黎大戲院

華人獨資創辦的上海巴黎大戲院

坐落於霞飛路華龍路西側的東華大戲院舊貌 獲得福克斯影片在滬獨家放映權 上海霞飛路(今淮海中路)上的東華大戲院(Palais Orien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