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媽媽獲得25年家務 $327,000 澳元賠償!法官說:她為你犧牲了一切可能…

一個全職太太曾說:

如果家庭主婦能稱其為職業的話

這不是人做的職業

聽了實在是令人辛酸

但更辛酸的是

全職太太哪怕辛苦到爆炸

在社會鄙視鏈中,也還是處於下層

而鄙視她的人中,就有自己的丈夫

而今天

有一位全職媽媽取得了歷史性的勝利

全職媽媽離婚獲得賠償

NO.01

女性的權利是需要一代代人去爭取的;

女性的權利是需要一代代人去爭取的;

這個抗爭過程中,有眼淚、有流血,有生命……

根據本週公佈的裁決,一名西班牙法官要求Ivana Moral的前夫向其交付$327,366澳元這筆鉅款,作為對她幾十年無償家務的補償。

接受採訪的媽媽Moral表示,儘管

接受採訪的媽媽Moral表示,儘管“這麼多年來她把所有的時間、精力和愛都放在了家庭上,但她在2020年向她的前夫提出離婚後,自己和女兒卻一無所有。」

如果只是自己也就算了,但是想著自己的兩個女兒,Moral決定:我還是要拼一把…

據歐洲新聞網報道

據歐洲新聞網報道:

在Moral和前夫剛剛戀愛結婚時,倆人的社會認可度,學歷,身家可以說是旗鼓相當。但步入婚姻後,Moral選擇放棄事業,甘心做丈夫身後的小女人,並且不分晝夜的承包了全家所有的家務。

法官還說,Moral應該得到創紀錄的賠償,因為她 “由於全身心地投入到家庭中而被剝奪了任何可能的事業”,而她的前夫卻 “成倍地增加了他的資產”。

1995年結婚後,前夫在Ivana的支持下,開啟了健身房事業,婚後這些年,健身房的生意越做越大。

前夫在婚姻存續期間購買了一輛保時捷、一輛路虎、寶馬摩托車和一個70公頃的橄欖油農場(價值$640萬美元)。

在鄰居,朋友,甚至是家人的眼中:嫁給一個好男人,Ivana一定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

少年郎君談錢色變

NO.02

NO.02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起初前夫真的很疼Moral,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她們有說不完的話,倆人就這麼抱著在不斷的規劃幻想著美好的未來。。。

他們希望有一群孩子,最好男孩要像Moral

他們希望有一個大大的農場,就像歌裡唱的那樣

「我們一起去大草原的海邊,看候鳥飛回來」

他們希望可以開豪車,可以住豪宅

……

最重要的是

他們從未想過有一天他們會分開

正如前文所說的,這些希望真的一點點落實了。

但慢慢的,面前的男人變了。到後期,一直仰仗前夫鼻息生存的Moral不僅需要做家務管娃,還給前夫的健身房做免費勞工!

儘管如此,Moral的付出似乎成為了理所當然。當時的少年郎君早已不在,蘭因絮果再度上演。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Moral平時只要和丈夫談錢,那男人臉拉得比什麼都快。她說自己想要得到陪伴和愛,但是男人說我們現在不是很好嗎?為什麼不知足?」

婚姻期間兩人的交流越來越少,直到最後倆人分崩離析,也沒做到好聚好散。當這對夫婦的大女兒16歲時,她的前配偶拒絕支付她的學費。

所以人的心態真會隨著年齡境遇的改變而改變的,一個男的現在能正視家庭主婦的付出,不代表十幾年甚至幾十年以後他還能這樣。

Moral說:”這些年,我又當爹又當媽,支持我丈夫的工作和家庭。我從未被允許接觸他的財務狀況,一切都在他的名下。」

由於夫妻倆在結婚時簽署了一份婚前協議,當時裡面有這麼一句話:「婚前協議中寫了婚後兩人經濟各自獨立,收入皆為各自所有」

因此,倆人離婚後,前夫只留給Moral一半的老房子,沒有任何其他財務的分割,儘管Moral女士仍在撫養他們最小的孩子。

這位媽媽的律師說:法官的裁決 “代表了所有婦女在陰影下的勞動”。

法院在綜合各種情況考慮後,要求前夫按最低工資標準支付25年的家務勞動費。

$204,624.86美元($327,366澳元)的賠償金是根據西班牙的最低月工資計算的。她的前夫預計將提出上訴,他也被命令每月向其前妻支付$800美元的贍養費,並向他們的女兒支付$640美元和$960美元的撫養費。

媒體表示這項裁決預計會對未來類似事件產生長遠的影響,並進一步肯定家務勞動的具體價值。

Moral希望自己的案例能激勵所有女性,明白在有財產分割協議的情況下,可以要求補償家務勞動。

她表示:「為了他的事業,我待在家裡照顧孩子,也從來沒有尋求過其他人的幫忙。我是影子,一直在他的身後,這樣他才能全力去拼事業,成為那個成功的人」。

全職媽媽的卑微現狀

NO.03

在提倡女性獨立的時代

在提倡女性獨立的時代

不少人對做全職媽媽談之色變

但是也有些人媽媽

甘之如飴,奉獻並快樂著

但如果真的能做到從一而終

辣媽打心裡為你感到快樂

但像Moral這樣的女人,這世界何止千千萬萬。

美國女作家Stephanie Coontz的著作《職場媽媽的勝利》(The Triumph of Working Mother)。她的結論是,無論是哪個薪資階層,全職媽媽(Stay-home-mom)都比職場媽媽(working mother)要憂傷、憤怒、甚至更容易患憂鬱症。

很多媽媽,不管自己是漂亮還是難看,當初賺錢多還是少,結婚後選擇了做家庭主婦。

也許媽媽們的初心是很好的,能為心愛的男人煲湯做飯,過一屋二人三餐四季的日子,多麼幸福啊。

但當時的風花雪月,好遺憾,更多的時候都沒能成真。

很多全職媽媽的一天,是從剛剛睜開眼就開始工作。

她很難給你細數有哪些具體的工作

都是瑣碎,做不完的瑣碎

孩子把玩具弄得一地,她得去收拾;還沒收拾完,娃又把切好的火龍果撒了一地,又得收拾。

就像推一個大雪球,叭叭叭推到山頂,又給吹下來了。

但自己實在憋不住有崩潰的時候。特別累的她就跟孩子說,媽媽心情有點不好,你自己玩一會兒可不可以。

然後她就出去走一圈,就走一小會兒,會輕鬆很多…

最後,你問辣媽回家相夫教子能不能幸福,我不知道,這就好比你問辣媽閉著眼睛過馬路會不會安全。因為只要司機把握得當,你大概率也不會受傷,可是這不是你閉著眼睛過馬路的理由。

結婚是彼此付出的過程,但你的付出也需要有點鋒芒,先把自己做好,然後好好地愛自己,一起成長才是最好的開始。

The End

辣媽

結語

有人說

在她做全職媽媽時

頭上永遠懸著一根針

——如果明天我要離婚

我有能力保護自己和孩子嗎

希望媽媽們都能有能力

確保答案永遠是「有」。

編輯:辣媽幫

來源:Yahoo AU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