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rike,日本第一陪酒女隱退後狂開15家公司,和前夫互撕、淨身出戶復出賠錢

Enrike

3年前的隱退式上,4天銷售額超5億日元,當之無愧的「日本第一陪酒女郎」——Enrike(エンリケ)。

隱退後,Enrike和丈夫佐野良太(人稱豬哥)開設「Enrike空間」,其中包含至少15家涉獵美容、投資、甜品、奢侈品等等行業的公司。

今年6月,Enrike 的香檳公司爆出員工死亡事件,疑似男員工因被灌酒而死,引得日本一片譁然,並將此次事件稱為「Enrike香檳沙龍事件」,Enrike這個名字也再次登上日本熱搜。

10月,Enrike宣佈辭任「Enrike空間」的一切職務,並與豬哥離婚,同時於11月1日迴歸陪酒行業。本以為會「熄火」的「過氣女郎」,卻在迴歸2天時間輕鬆達成1000萬銷售額指標。

如此抓馬又跳躍的前半生,到底是真正耀眼奪目的人生贏家,還是「踩著別人的頭往上走」的惹事精呢?

在Enrike從夜店隱退前,她一直以「既受歡迎又難搞」的形象,活躍在日本風俗業界及網紅界——雖然自稱有1億資產,但她很少像其他同業者那樣一擲千金。Enrike為了節省穿戴的花銷,還經常找熟悉的店家借禮服穿。連隱退式這麼重要的場合,她的禮服都是要用借的。當時,因為店家不借她禮服,她還特地打電話過去大發雷霆。

不過,Enrike從剛開始一文不名的陪酒女郎,到後來「千金難求」的日本第一陪酒頭牌,必定是經歷過常人難以克服的關關卡卡。據說,自她從事這份職業以來,就一直是「拼命三娘」,從未休過一個完整的休息日。這一份執著和拼勁,也讓很多女生成為了她的忠實粉絲。

隱退後的2020年,Enrike嫁給了一位名叫佐野良太(豬哥)的「商人」(後來被爆出此人是詐騙慣犯)。最初,Enrike對自己的新婚丈夫非常滿意,「是很溫柔、很好的人呢!」

巨大婚戒、夢幻婚禮······據說,當時豬哥豪擲4億,迎娶Enrike。

穿著唯美婚紗、和巨大蛋糕合影的Enrike還說:「希望有人能繼承這件婚紗,繼承我們這樣美好的愛情。」

嫁得「好老公」的Enrike,住進了月租金350萬日元的超豪華公寓。

單是客廳,就已經相當於普通東京通勤女孩公寓的兩倍大。

伴隨著「美好婚姻」開始的,還有以Enrike命名的「Enrike空間」。

香檳、脫毛、美容、甜品、奢侈品、金融投資······一個個印上Enrike美人面的「公司」相繼成立,甚至還可以申請到印有Enrike字樣的VISA卡。

美容、投資什麼的也就算了,不過這個Enrike芝士蛋糕店,小編抱著一枚吃貨的小紅心查了查——呀哈,還真有!即便現在,所謂的Enrike旗下品牌已經名存實亡,但這個Enrike芝士蛋糕店,卻仍然存在著呢。

(來自購買者評價)
(來自購買者評價)

(來自購買者評價)

芝士味非常濃厚,不過甜味處理得很好,所以吃起來不會覺得膩、很美味!

推薦稍微冰一下再吃。

不過價格的部分稍稍差強人意。

不過價格的部分稍稍差強人意

除了數不清的公司、店面,Enrike還出了書。

「日本銷量第一的陪酒女鍊金術」、「日本第一陪酒女的不敗之術」·······Enrike似乎是將這個形象當成了成功秘鑰,感覺只要攥緊這個形象名片,就不愁沒錢賺。

另外,Enrike為了打造「更美的自己」,先後進行了3次整形,包含臉頰、眼周、下頜以及脖頸紋。

在自己的頻道中,她也非常大方地分享了自己的整容經歷,並且還說,「這次整容中,最幸福的一件事,就是脖子上原來的紋路全都不見了」。

不過,「美好的婚姻」、「成功的事業」、「富足的生活」,這些看上去幸福的標籤,在Enrike的身上還沒貼多久,就淅淅索索地、一個個掉落了下來。

今年8月,一向「狠辣」的週刊文春,報道了「Enrike香檳沙龍事件」。

一位在Enrike香檳沙龍工作的「陪酒男員工」,因為飲酒過量暈厥、並被放置在員工休息室無人理會,最後身亡。

從事件發生、到週刊文春爆料、再到Enrike夫婦的事後處理,都可謂是離了個大奇。有細心的博主還整理出了整個事件時間軸 ↓

6月27日,「Enrike香檳沙龍事件」發生

7月4日,Enrike夫婦赴歐洲豪華遊

8月24日,週刊文春爆料

8月27日,Enrike在油管上道歉,後又被丈夫刪除該道歉視訊

9月7日,「Enrike空間」被爆違反日本投資法

9月17日,Enrike再次在油管上發佈道歉視訊

9月18日以後,Enrike丈夫身份及不良過往曝光······

雖然咱們吃的是遠端過期瓜,但這瓜中的籽兒也得好好品品。比如,這一連串的瓜中,有幾個讓人不太舒服的部分——↑ 上圖Enrike歡歡喜喜赴歐洲旅行(但Enrike自己說這是去歐洲出差),是在香檳沙龍事件發生的不久之後,也就是說,自家員工因工作離世後,上面這樣的行程依然照常進行、且還是美美地進行。

另外,Enrike的第一個道歉視訊為什麼會刪除、且是被丈夫刪除?

And當時道歉用白襯衫(道歉時表示自己對公司的日常運營不熟悉不知情、且目前資金週轉困難接近崩潰邊緣),被日本網友扒出價格高達15萬(不過這個部分吧,小編單純覺得人家只是沒有便宜的白襯衫而已)。

難以想象,在這樣光鮮亮麗的美人面之下,卻藏著令人細思極恐的晦暗角落。

隸屬於Enrike旗下的「Enrike投資人招募」版塊,為了招募投資人,揚言「只要投資,半年就會有12%的利潤回饋」,然而,據週刊文春挖料,有多位投資者,在到了指定時間後,連本金都取不出來。

今天,我正式離婚了

今天,我正式離婚了。

一切都是我的錯。現在我要好好反省自己的過錯,然後迴歸陪酒行業,從零開始。就算消費降級、就算失掉自尊,我也要向前看,加油!

公司相繼暴雷、資金鍊條故障······在一個又一個靚麗的標籤相繼掉落的同時,Enrike和豬哥老公的婚姻也走到了盡頭。不過,關於這兩口子的雜七雜八,可不僅僅是離個婚那麼簡單,畢竟,他們二人的公司,牽扯到了很多人的血汗錢。

還「消費降級」,算了吧,你趕緊從戲臺之上下來就行了!

求求你了,(我管你離不離婚的)先把錢還我行吧?!

Enrike大姐···

Enrike大姐···

就算你現在不是公司老闆娘了,後續資金退回的責任,還是麻煩承擔一下好嗎?

你們這樣亂來,我們真的很困擾啊。

屋漏偏逢連夜雨,Enrike也並非「和平分手」。丈夫(也不知道是丈夫還是前夫)豬哥聲稱,Enrike只是單方面宣佈離婚,所謂的「離婚聲明」並不具有法律效益。

如今,看似「聲名狼藉」的Enrike,揹著一屁股的爛賬,再次迴歸夜店。迴歸的她,照樣是香檳圍繞、前呼後擁。即便受疫情影響,依然2天輕鬆掙出千萬營收。頭戴皇冠、被香檳、奢侈品圍繞的Enrike,不知到底有沒有依照自己的誓言,「將掙來的錢盡數歸還給受害投資人」。

吃完瓜、擦擦嘴,不得不感嘆世間人類真是百種千種,每個人的「底線」和「價值觀」也是如此不同。有人可以邊騙人邊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有的人則是日日夜夜對著電腦螢幕敲敲打打還要天天憂慮食品漲價(比如小編)······不管是怎樣的人,都有自己的一生要走,有自己獨特的生命線要度過,看完離奇之瓜後,也終究還要回歸自己,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