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墨邊境今年最致命,屍體堆積如山,為何?

據衛報11月6日報道 在美墨邊境,約有2.9萬人口的伊格爾帕斯(Eagle Pass,位於德克薩斯州),新冠疫情期間,當地政府購買了臨時停屍房,但從未使用過。

而如今,由於太平間無力負擔,員工不得不將「堆積如山的屍體」儲存在一輛冷藏卡車上。

伊格爾帕斯消防隊長曼紐爾·梅洛(Manuel Mello)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最近幾周,這輛卡車的出現說明該地區出現大量人口死亡的情況,而這輛卡車也被看做是一種權宜之計,在屍體被送往過度勞累的法醫之前,將屍體保存起來。

最近,梅洛數了數,冷藏車裡躺著九具屍體,而這個數字還在上升。

他嚴肅地說:「他們都是移民」。

2022年是美墨邊境最致命的一年

據悉,在美國和墨西哥之間長達2,000英里(3219公里)重兵把守的邊境線上,2022財年被證明是有記錄以來,未經授權試圖越過邊境線的人死亡人數最多的一年。

在短短12個月裡,有800多名移民為了尋找更好的生活而失去生命,他們消失在格蘭德河(Rio Grande)洶湧的海水下,死於酷熱的炎夏,被走私者的汽車撞死,從邊境障礙上摔下死亡,或因其他原因被迫中斷跨越行程。

從2021年10月到7月底,僅在伊格爾帕斯,邊境巡邏人員就發現了200多具移民屍體。

相比之下,2020財年,這個數字為34人。

報道稱在本週至關重要的中期選舉之前,共和黨人利用統計資料,將其作為一個機會,對拜登的「開放邊境政策(open border policies)」大做文章,指責政府無能導致「屍袋不斷堆積」。

然而儘管這些數字在美國選民中被證明是有說服力的(多數美國選民表示共和黨人比民主黨人更適合解決移民問題),但這掩蓋了一個更為嚴峻的現實,那就是,對於那些從海地、委內瑞拉、宏都拉斯等地離開,試圖逃離貧困、迫害、飢餓、氣候變化、流血事件的流離失所的人們來說,美墨邊境根本沒有開放。

一群移民站在德州伊格爾帕斯的邊境牆旁邊 圖:美聯社

「美墨邊境根本沒有開放」

新冠疫情時期的公共衛生措施被重新調整當做聯邦管理移民的工具,加之聯邦軍隊逮捕、監禁和給移民定罪的各種政策,兩項措施結合,幾乎將美墨邊境封鎖。

報道認為,這些由民主黨和共和黨共同提出的強硬威懾機制,很可能只會讓美國西南部邊境更加血腥。

報道稱當前美國的政策建立在一個錯誤的假設之上,即只要越過西南邊境的後果足夠嚴重,人們就會停止嘗試。

幾十年來,在「以震懾預防」的模式下,政治觀點迥異的多屆政府團結一致,建立障礙物,修訂法律,以阻止人們越境。

威懾作為一種策略,影響了美國一些最具爭議的移民政策,造成家庭被拆散、兒童遭拘留,墨西哥邊境城鎮聚集了大批處於危險之中的避難者。

但絕望的人仍有辦法進入美國國土。

上一財年,根據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的記錄,南部邊境進行了近238萬起執法活動,數字創下新高。

保守派指責總統在打擊邊境犯罪方面「鬆懈」,令拜登頭疼不已。

而事實要複雜得多。

上個財年,有超過100萬起邊境執法案件是根據第42條(Title 42)處理的,第42條現在被用作聯邦移民執法工具,但最初,它被偽裝成大流行期間的公共衛生措施。

該政策使得川普政府和現在的拜登政府可以在移民未申請庇護的情況下,將他們驅逐出境。

《第42條》的援引非但沒有結束非法移民,反而大大加劇了美墨邊境的移民問題,被驅逐的人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嘗試穿越邊境。

然而儘管事實證明,這些驅逐看起來在道德上是不明智的,但拜登擴大了第42條的使用範圍,將委內瑞拉人列入了遣回墨西哥的目標國籍名單,違背了他在競選期間要維護尋求庇護者的合法權利的承諾。

除了這些,拜登政府還一再承認,美國的移民體系存在缺陷。

幸運的是,解決方案比比皆是,包括創新聯邦立法,為人們開闢合法移民的真正途徑。

目前農業部門正在請求國會通過《農業勞動力現代化法案(Farm Workforce Modernization Act)》為急需的移民勞動力提供支持。

另一方面,眾議院已經推進了《美國夢與承諾法案(American Dream and Promise Act)》將為所謂的「夢想者」創造獲得公民身份的途徑(「夢想者」是指在兒童時期被非法帶到美國的人,以及擁有臨時保護身份的流離失所者)。

即使是有效的人道主義政策也不難制定、執行,拜登政府已經這麼做了。

俄烏衝突期間,在短短5個月的時間裡,拜登政府就接收了超過10萬烏克蘭人。

但是當政府上個月宣佈效仿烏克蘭計劃,針對委內瑞拉人推出一個類似的項目時,最初只分配了2.4萬個名額,這與全球710萬委內瑞拉難民和移民相比,只是九牛一毛。

因此,儘管解決方案近在咫尺,但缺乏意願阻礙了國會的立法改革。

曾表示兩黨合作處理該問題的共和黨人不參與移民改革,聲稱「在邊境危機肆虐的情況下不可能進行改革」。

美國德克薩斯州參議員約翰·科寧(John Cornyn)在接受節目採訪時表示:「拜登政府應該做的是集中精力重新控制邊境,修復我們破碎的庇護體系」,「然後我想我們就可以進行對話了。」

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共和黨人迴避解決方案,加劇了形勢,然後他們大聲疾呼不作為,為他們贏得了選票和《紐約時報》的頭條新聞,如「民主黨人在移民問題上搖擺不定,共和黨人連番攻擊」。

而民主黨人在選舉中,要去安撫最響亮的批評者。

德州伊格爾帕斯一名無法識別的已故男性移民的墓地 圖:蓋蒂圖片社

兩黨持續為尋求安全和機會的跨境者設限,在這一切的陰影下,屍體堆積如山。

回到鷹口,像羅莎琳達·梅德拉諾(Rosalinda Medrano)這樣在漏洞百出的邊境沿線生活了幾十年的當地人明白,已經有大量的移民前來,未來也會持續有移民來到這裡,更會有越來越多的移民在嘗試中死去。

她說:「儘管有一道又一道的柵欄,有那麼多的州警、國民警衛隊,還有邊境巡邏隊,但這阻止不了這些家庭。」

「他們想要更好的生活。」

相關文章

救命,為啥公共廁所非要用馬桶

救命,為啥公共廁所非要用馬桶

根據世界廁所組織(沒錯,真有這個組織)的統計,人類每年都要上約2500次廁所,一生在廁所裡花費的時間長達3年。 如果你是女孩子,這個時間只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