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將無線電廣泛應用於戰場,兩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人沒有閒著

著:羅伯特·M.奇蒂諾(Robert M. Citino)
譯:小小冰人

探討兩次世界大戰期間諸兵種合成軍隊的歷史時,一個經常被忽略的領域是無線電。雖說當代軍事話題大多痴迷於坦克的優點和缺點,但無線電技術才是這一時期真正的突破。傳令兵、不可靠的電報、摩爾斯程式碼的日子一去不返,戰爭期間龐大、笨重的電臺讓位於較小的高頻設備,手動調諧亦被石英晶體替代。雖然英國人率先在他們的坦克中對這些技術加以戰術運用,但德國人卻努力提高將其應用在戰役中的可能性。有史以來第一次,指揮官得以實時監控己方和敵方的部署,並利用這些資訊指導遙遠戰場上的行動,使師、軍甚至整個集團軍在未來的戰場上「像連隊那樣前進」。與新式裝備和武器一樣,資訊和情報也是兩次世界大戰之間軍事革新的組成部分。

例如,1932年夏季,魏瑪國防軍實施一場演習,旨在測試發生戰爭的情況下,無線電部隊的技能。這場無線電演練與先前純技術性,各通訊部隊根據其規模、範圍、作戰特點所展開的演習不同。無線電演練在魏瑪國防軍出現前就已進行過,但通常是教導學員如何解決技術方面的困難造成的問題,例如通訊範圍不足或故障。相比之下,此次演練的重點在於解決戰役情況下出現的問題。它把現代作戰理念,特別是運動戰中的領導力,置於最顯著的位置,以調查無線電在戰場中可能會給通訊部隊帶來的技術問題,並特別強調無線電在運動戰中的關鍵作用。這場演練用到了大批人員和大量裝備—約300名軍官、2000名士兵、450輛汽車、88套電臺、300匹馬,還有為導演和裁判提供的一套大型中立電臺和電話網。

演習假設的是在若干年後的5月20日,紅軍對藍軍(德國)領土發動了快速入侵。紅軍將A集團軍群集結在利特梅里茨附近的易北河兩岸,並命令其從易北河迅速攻往德累斯頓,最終奔向柏林。在該集團軍群的左側,是部署在卡爾斯巴德地域的獨立第1集團軍(編有8個步兵師、2個騎兵師、1支裝甲部隊和1個山地旅)—該集團軍的任務是迅速攻往埃爾福特方向,防止德國北部和南部的軍隊採取統一行動,並奪取德國中部的兵工廠。藍軍對此的應對是6月初將一股邊防力量部署在多瑙河與易北河之間,地區指揮部設在紐倫堡和開姆尼茨。邊境防禦將實施遲滯戰,並分地區進行後撤。

紅軍於6月1日越過邊境,A集團軍群於6月5日逼近德累斯頓。第1集團軍輕而易舉地突破藍軍的邊境防禦;紅軍1個騎兵軍(第1和第2騎兵師)已到達茨維考西北面,步兵部隊前出到霍夫普勞恩一線。隨後紅軍裝甲部隊攻入拜羅伊特,其巡邏隊到達庫爾姆巴赫西面。但紅軍不得不把1個軍(第3軍)部署在後方,以此應對德國民眾爆發的起義,這場起義已發展成一系列游擊戰。因此,紅軍推進時,後方交通線受到的威脅越來越大。

為抗擊紅軍推進,藍軍指揮部集結起第2軍(編有分別從漢諾威和慕尼黑搭乘火車開到的第6和第7步兵師,從維滕貝格開到的第3騎兵師,還有些諸如第9騎兵旅、第42步兵團和一支摩托化部隊這樣的新部隊)。該軍接到的命令是掩護萊比錫—哈雷—耶拿工業區,並保障德國北部與南部之間的聯繫。不幸的是,該軍集結主力時,紅軍坦克已到達班貝格,並轉身向北,構成將新開到的第7步兵師包圍在薩爾菲爾德的威脅。藍軍指揮部的其餘部分也發現自己受到紅軍先遣部隊的威脅,後者正迅速向北進擊。藍軍各部隊在這場演習中的第一項任務是通過電臺,儘快向第2 軍設於明斯特的軍部彙報所處位置和戰鬥準備情況。

紅軍和藍軍的通訊部門都面臨獨特的問題。紅軍所處的情況是一場有條不紊、精心策劃的進攻和推進,從一開始就受到一個明確、嚴格的作戰理念的指導。因此,其無線電通訊網同樣如此,「從一開始就沉著、按部就班地做好準備。」而藍軍不得不在技術和戰術方面即興發揮。他們迅速而又隨意地插入正規部隊,卻發現自己同邊防部隊混雜在一起,被迫以一種遲滯防禦的共同策略實施協同。他們的通訊部隊,編制和裝備不盡相同,因而造成許多摩擦。另外,藍軍必須在面對紅軍空中力量和遠端坦克部隊壓倒性優勢的情況下確保通訊暢通。紅軍也面臨許多問題,特別是後方地域的民眾起義,構成切斷其電報通訊的威脅。

同德軍所有演習一樣,這場演練以通訊部隊總監馮·博寧將軍主持的一場最終討論作為結束。他首先指出,這場演習設置的問題(特別是藍軍面對的問題)在和平時期的訓練中很少見到。但他說:「未來的戰爭需要我們對此加以掌握。」此前,通訊部隊的訓練集中於師級規模的行動。這場演習證實,各個師內部的通訊情況通常都很好。但通訊部隊在戰役層面通訊的訓練少得多,這一點也很明顯。通訊部隊在演習中耗費近一天時間才構造起充分發揮功能的戰役通訊網(即各個師與軍部間的通訊)。但在真正的戰爭中,頭24 小時暢通的無線電通訊可能至關重要。

1932 年的無線電演練,重要之處並非演練中暴露出來的教學或技術問題這些具體教訓。他們沒有把演習看作試驗檯,而是將之視為一種訓練手段——德國軍官在師級、軍級、集團軍級指揮部之間展開的無線電通訊這一過程中獲得了經驗。演習的目標並非新東西,而是德國人早已意識到現代大規模軍隊面臨的一個問題:戰役層面順暢的指揮控制。兩次世界大戰之間,德國人在所有集團軍內頻繁地展開這種戰役級演習,並做出詳盡分析。

同一時期,德國的軍事著作也充滿對資訊的作用及無線電重要性的探討。新的機械化運動戰將是一場快速而又猛烈的衝擊。這要求各級指揮層迅速做出決定,還需要指揮部同先遣部隊保持緊密聯繫。半官方雜誌《軍事週刊》於1935年出版的一期中,引文部分談及持續進行「戰爭的重新設計」。未署名的作者寫道:「今天,越來越多的眼睛盯著敵人。更重要的是,他們可以立即且毫不費力地彙報自己看到的東西,完全不受距離限制。新技術正撥開戰爭的迷霧,取而代之的是保密問題。舉例來說,步兵每小時4—5千米的側翼行軍,對這種舊戰術主題加以隱蔽現在已不復可能。」這位作者還寫道,「現如今可以對部隊拍照,電視技術很快也會成熟。遠端偵察機與電視相結合,能使指揮官能更加明確敵人的部署和意圖。」

1936年,海因茨·古德里安將軍在總參謀部的《軍事科學雜誌》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探討坦克與其他軍兵種的協同。他認為「情報部隊與裝甲兵的協同必須主要以無線電部隊實現」。無線電對所有方向保持通訊聯絡至關重要:從師長到他麾下的團長和獨立支隊指揮官;各位師長之間;上至飛行員(偵察機和戰術戰機),再到軍級和集團軍級指揮部。在新的、複雜的三維戰場上,保持迅速而又可靠的資訊流並非一種奢求。實際上,「快速變化的戰鬥狀況」和「指揮官向前移動的必要性」意味著指揮官必須擁有「高機動性、全裝甲、全地形情報車」。坦克、戰機、無線電的結合是諸兵種協作的另一種形式。

無線電通訊問題在同一份雜誌於1938年刊登的一篇文章中得到更為密切的關注。富佩上校稱,通訊兵並不僅僅是在操作某種裝備方面受過有限訓練的技術人員。相反,他們應被視為接受過戰役和戰術情況下的全面訓練,並準備以他們的無線電臺付諸主要努力的作戰人員。這種無線電主攻點(Funkschwerpunkt)幾乎總是能在機械化部隊中發現—他們對無線電的需求總是比對傳統兵種的需求更加迫切。運動戰將給通訊造成巨大壓力,尤以裝甲或摩托化部隊實施縱深穿插以及地空力量協同時為甚。富佩主要把無線電視為新兵種的推動者,但許多軍官認為無線電的使用能使傳統兵種更具效力,例如步兵與炮兵之間更緊密的配合。

德國軍隊率先意識到,就新式快速兵團而言,無線電通訊對傳送命令和情報不僅可行,而且是絕對不可或缺的存在。弗里德里希·貝爾特考少校寫道:「這是摩托化和機械化部隊獨特性的組成部分,只能在通訊技術手段協助下對這些部隊實施指揮。漫長隊列或廣泛散開的戰鬥隊形中的大批車輛、引擎的噪音、從坦克內實施觀察的難度、前進速度、戰鬥形勢的急劇變化、夜間機動的特殊困難,這一切都要求通過技術手段解決指揮問題」33。只有無線電能以一種即時的方式將戰場態勢彙報給指揮官,並把相關命令轉達給部隊。從一開始,德軍新裝甲師的原則就是為每個指揮所和部隊的每一部車輛配備電臺,從最小的摩托車到最重的坦克莫不如此,另外還有搭載無線電設備,並配有發報機和接收機的專用指揮車。換句話說就是,戰役層面的坦克戰沒有無線電是無法想象的事情。

兩次世界大戰之間,德國軍隊解決了戰役拖泥帶水的問題。他們的解決方案融舊納新。一方面,德國的成功歸功於傳統,例如靈活的指揮學說、積極定位於戰爭的戰役層面,以及德國軍事文化對思想和話語的片面性持有強烈的歧視。另一方面,德國人充分認識到通訊的重要性,以及諸如無線電這些新技術將在指揮控制一支龐大軍隊方面發揮的作用。德國人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的軍事學說成就,源自他們特殊的傳統。這些傳統包括一套靈活的指揮體系和對戰爭戰役層面(而不是戰略或戰術)的強調。最後,德國人把傳統戰役學說和現代機械化裝備融入第二次世界大戰第一年的決定性勝利,在此過程中恢復了戰役層面的戰爭藝術。

本文摘自《從閃電戰到沙漠風暴:戰爭戰役層級發展史》

●戰爭戰役層級專著,被華盛頓時報(Washington Times)描述為「美國軍事學院學生bi讀經典」
●美國陸軍部歷史諮詢小組委員會(the Historical Advisory Subcommittee of the Department of the Army)現任主席羅伯特·M.奇蒂諾(Robert M. Citino)獲獎作品
●榮獲美國曆史協會(American Historical Association)2004年度「保羅·伯索爾」獎(Paul Birdsall Prize,是歐洲軍事及戰略歷史領域的重要獎項),榮獲美國軍事歷史學會(Society for Military History)2005年度「傑出圖書」(Distinguished Book Award)獎
●從二戰、朝鮮戰爭、阿以戰爭、印巴戰爭、兩伊戰爭、伊拉克戰爭等20世紀下半葉的重大軍事行動審視戰役層面的交戰藝術,為讀者勾勒出一幅思路清晰的戰役層面詳細視圖

相關文章

維亞濟馬災難親歷者的命運(一)

維亞濟馬災難親歷者的命運(一)

更多硬核,有趣,好玩的文章和資訊,請點選上方 芬里爾戰史研究 關注獲取! 維亞濟馬災難親歷者的命運 文:列夫·尼古拉耶維奇·洛普霍夫斯基 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