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差陽錯:混亂的埃斯佩蘭斯角海戰

本文摘自[美]保羅·達爾著,謝思遠譯《日本帝國海軍戰史,1941—1945》

日本不僅希望消滅瓜島的美軍部隊,還想把圖拉吉島、倫內爾島以及聖·克里斯托瓦爾島的美軍一網打盡。為此,日軍從中國、荷屬東印度以及菲律賓調來部隊,經由特魯克派往拉包爾和肖特蘭,準備用「東京快車」進行夜間運輸。第18 軍總司令百武晴吉中將接替川口少將掌握了指揮權。

日本海軍也採取了以下措施進行配合:調來新的部隊,用夜間炮擊破壞亨德森機場和儘可能多的飛機,加大空襲力度,阻止美軍增援。只要把美軍的空中威脅剷除,山本大將便能任意地「捕捉並消滅」所羅門海域的美國海軍部隊。事實上,關鍵因素就是亨德森機場——只要機場正常運轉,250 英里範圍內的日軍部隊在白天就會遭到空襲,這使得日本海軍無法對瓜島進行持續炮擊。

美軍理解了敵人的意圖,因為日本陸軍的援軍大量湧入瓜島,夜間炮擊烈度增強,日軍新銳航空部隊的參戰也使空戰升級。顯而易見,美軍也必須調來新的部隊。10 月上旬,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決定,把2800 人的亞美利加團(Americal Regiment)調來加強瓜島的防禦。

美軍特混艦隊司令:諾曼·斯科特海軍少將

美軍特混艦隊司令:諾曼·斯科特海軍少將

美軍知道日軍會用軍艦和飛機來攔截船隊。為了把亞美利加團送上瓜島,美國海軍艦隊被分成4 個編隊。重型航母「大黃蜂」號的遠端掩護部隊位於瓜島西南180 英里處,戰列艦「華盛頓」號則位於馬萊塔島以東50 英里處。諾曼·斯科特(Norman Scott)少將的第64 特混艦隊位於倫內爾島附近,由以下軍艦組成:

重巡洋艦「舊金山」號(旗艦)、「鹽湖城」號,輕巡洋艦「博伊西」號、「海倫娜」號,以及驅逐艦「費倫霍特」號、「布坎南」號、「拉菲」號、「鄧肯」號、「麥克卡拉」號。它們為第四支艦艇編隊(由2 艘運輸船和8 艘改裝驅逐艦組成,歸特納少將節制)提供密接支援。面對有著潛在壓倒性優勢的日本聯合艦隊,美軍的增援也採取和「東京快車」類似的做法——它們快速衝向瓜島,在夜間卸貨,以儘可能減少部隊暴露在空襲下的時間。10 月9 日,運輸船從努美阿起航。10 月9 日,日軍輕巡洋艦「龍田」號和9 艘驅逐艦開始把百武將軍的部隊和他本人送到瓜島上來。運輸行動持續了一個星期,共把22000 人,連同充足的裝備和給養送上了瓜島。這次大規模增兵動用了11 艘驅逐艦。「X 日」(即旨在將美軍趕出瓜島的大規模攻勢發起日)被定在了10 月14 日。

亨德森機場在竭盡所能回擊日軍船隊。10 月10 日,日軍集結的艦船回到肖特蘭群島後,遭到42 架美軍轟炸機和魚雷機的攻擊。雖然日軍艦船沒有遭到大的破壞,但這次空襲使三川軍一更加堅定了癱瘓或摧毀亨德森機場的決心。因此,他在10 月11 日派五藤存知少將率領一支特混艦隊前去轟擊機場,併為夜間運輸船隊提供掩護。這支特混艦隊包含重巡洋艦「青葉」號、「衣笠」號、「古鷹」號和驅逐艦「初雪」號、「吹雪」號。這些軍艦將為一支載有日本陸軍第二師團相當大一部分兵力的大型運輸船隊提供掩護。

此戰中日軍的指揮官五藤存知海軍少將

此戰中日軍的指揮官五藤存知海軍少將

日本人並不知道斯科特的第64 特混艦隊的存在,也不知道它正向瓜島運送的增援部隊。然而遠端偵察已經使斯科特掌握了有關兩支日軍部隊具體方位和預計到達時間的準確情報。因此,斯科特是佔優勢的一方,薩沃島海戰的形勢在此時倒轉了過來。斯科特小心翼翼地設置他的陷阱。22 點28 分,第64 特混艦隊位於埃斯佩蘭斯角東北偏東,與其相距14 英里,正開往薩沃島。斯科特打算讓他的4 艘重巡洋艦各放出一架「翠鳥」偵察機(King fisher),這些飛機將在適當的時候找到並照亮日軍艦船;但他只成功地放出了兩架。22 點35 分,他把艦隊組成單列縱隊,由3 艘驅逐艦擔當前衛,2 艘驅逐艦跟在4 艘重巡洋艦後面。五藤的3 艘重巡洋艦也組成單列縱隊,向東南偏南方向前進,領頭的巡洋艦左右各有一艘驅逐艦。斯科特既有老式雷達,也有新式雷達,但這兩種雷達都因為靠近陸地變得不可靠了。相反,五藤倒是有出色的瞭望哨,其中一人注意到一架發生故障著火的「翠鳥」式偵察機。但五藤沒有料到美第64 特混艦隊會在那兒,直到戰鬥開始都沒有理會這些蛛絲馬跡。

22 點50 分,「翠鳥」式偵察機在距離薩沃島6 英里處發現了日軍增援船隊中的3 艘艦船。像往常一樣,夜戰前的場面十分混亂。23 點08 分,輕巡洋艦「海倫娜」號的新型雷達捕捉到了五藤的部隊,但它直到23 點23 分才報告後者的位置和航向。「翠鳥」式偵察機也幫不上什麼忙,因為引擎發生故障,它在23點30 分迫降,剩下的飛機又報告說只發現了日軍增援群。斯科特繼續在薩沃島和埃斯佩蘭斯角之間巡航,準備截擊日軍的炮擊群。美軍艦隊在這裡發生了一個典型的故障:旗艦「鹽湖城」號無法判讀在23 點42 至52 分收到的各種語義含混不清的訊息,而這些訊息恰恰是通知它五藤艦隊的航向和距離。斯科特知道日軍艦隊就在附近,但後者可能在135 弧度範圍內的任何地方。而且由於他在23 點32 分正好讓艦艇縱隊進行高難度的反向運動,他的驅逐艦分散開了。

1942年7月拍攝的「海倫娜」號(CL-50)

「鄧肯」號驅逐艦艦長通過火控雷達知曉了五藤艦隊的位置,並認為其他所有美艦也已經知道,便指揮他的驅逐艦以30 節的航速向前猛衝——但實際上沒有一艘友艦跟隨他。最終,正在用雷達進行追蹤的「海倫娜」號告訴斯科特少將在5000 碼距離上發現敵艦。23 點46 分,「海倫娜」號艦長打開探照燈,用5英寸和6 英寸艦炮向仍然毫無戒備的武藤少將開炮。

同樣在23 點46 分,由驅逐艦「費倫霍特」號、「拉菲」號,4 艘巡洋艦以及跟在後面的「布坎南」號、「麥克卡拉」號組成的美軍艦隊正以單列縱隊向東北方向運動。「鄧肯」號驅逐艦位於斯科特艦隊東北約4 英里處,距離「衣笠」號巡洋艦不到500 米。「鄧肯」號開火時,向重巡洋艦「古鷹」號打了幾輪齊射,然後又和「初雪」號進行了較量。然而,「鄧肯」號的輪機艙沒過幾分鐘就中彈了,在多次中彈後,它退出了戰鬥,最終於次日沉沒。

DD-485「鄧肯」號驅逐艦,該艦屬於格里維斯級,服役僅不到6個月便戰沉

就在「海倫娜」號開火的時候,第64 特混艦隊實際上正在佔據「T」字橫切陣位(以約90 度航線交角橫穿五藤縱隊前方)。日軍艦艇編隊的陣形和航向都沒有變。「青葉」號的艦橋在戰鬥開始的幾分鐘裡就被擊中,五藤少將也受了致命傷。看到敵方佔據「T」字橫切位後,五藤曾試圖向右掉轉航向,使他的艦隊脫離不利捱打的位置,但這樣仍然使他的艦隊被「T」字橫切,還讓前炮塔變得無用武之地。對「古鷹」號來說,掉轉航向已經太遲,它剛掉轉就捱了數輪齊射,這其中就包括來自「鄧肯」號的炮火。「古鷹」號深陷大火,但仍在開炮還擊,掙扎著向西北方向駛去。

點選此處連結直達眾籌現場

「青葉」號繼續受到反擊,但只要主炮還能射擊就仍然向美軍開火還擊。「衣笠」號和「初雪」號誤解了五藤發出的信號,左轉180 度,而正因為這樣,兩艦都躲過了重創,並能夠繼續用後炮塔射擊。按照五藤的命令進行轉向的「吹雪」號在一段時間裡沒有被美軍察覺。但被美軍發現後,它被探照燈照亮,第64 特混艦隊的大部分艦艇都向它開火,很快將其擊沉。

午夜後不久,斯科特將軍完成了對艦隊的重新集結,組成和之前一樣的單列縱隊(只是缺了「鄧肯」號和「費倫霍特」號),於此時對日軍發動追擊。但「衣笠」號仍然充滿鬥志(而且在一段時間裡還可能得到了「青葉」「古鷹」和「初雪」的幫助)。24 點時,它在8000 碼距離上向「鹽湖城」號重巡洋艦開火,炮彈正好落在後者的船尾。日軍一枚魚雷險些擊中正在重返編隊的輕巡洋艦「博伊西」號。然後,它在0 點12 分捱了一輪齊射,艦體有四處被炮彈擊穿。「衣笠」號也向它射了4 分鐘。最終,「鹽湖城」號打破隊列,插入攻擊它的日艦和「博伊西」號之間。雙方的交火一直持續到0 點16 分,「鹽湖城」號被擊中兩次。「博伊西」號也再度受到損傷:一發8 英寸炮彈射入它水線下的前端彈藥庫,引發了一次大爆炸,炸死了前端炮塔、發射藥作業處理室以及彈藥庫的所有艦員。

「古鷹」號在最終沉沒前捱了不少炮彈。它的《作戰報告》稱在1 點49 分,3 號炮塔被擊中;1 點51 分,2 號魚雷發射管中彈;1 點54 分,一輪齊射擊穿了該艦的右舷前端引擎室;一分鐘後,它的左舷後部引擎室被打中。2 點05 分,它的主炮塔再也不能使用,而且左舷前端引擎室也捱了炮彈,海水湧入艦內。2點20 分,艦長下達了棄艦令;2 點48 分,「古鷹」號在距離薩沃島22 英里處沉沒。日軍沒有給出傷亡數字,不過它正常的編制人數是604 人。雖然「叢雲」號和「白雪」號驅逐艦從水裡救起了400 人,但「叢雲」號在返回肖特蘭途中遭到空襲重創,有些人就在這個時候斃命。據「青葉」號的《作戰報告》記載,它的2 號炮塔和3 號炮塔被炮彈直接命中,3 號炮塔發生爆炸開始著火。但日軍重巡洋艦採用堅固的材料建成,「青葉」號雖然吃了40 發6 英寸和8 英寸炮彈,但仍能以30 節航速撤退。「衣笠」號受到的創傷只是艦上的2 艘摩托艇,它在10 月14 日又回來對圖拉吉島進行炮擊。「初雪」號的艦體也被命中兩次,受了輕傷。而在美軍這邊,1 艘輕巡洋艦受重傷,1 艘重巡洋艦中度破損,1 艘驅逐艦被擊沉,1 艘驅逐艦「費倫霍特」號中度破損(被敵艦和友艦都擊中過)。

斯科特少將在2 點停止追擊。與此同時,日軍船隊在塔薩法隆加角卸下部隊和貨物,卻沒有遭到第64 特混艦隊的干擾。但該船隊在10 月12 日早晨返回肖特蘭基地途中遭到70 架飛機攻擊,「夏雲」號被擊沉,「叢雲」號受重傷,最後被鑿沉。

一副反映埃斯佩蘭斯角海戰的油畫

一副反映埃斯佩蘭斯角海戰的油畫

造成日軍損失的原因主要是五藤少將盲目確信瓜島周圍沒有美軍特混艦隊。這場戰鬥也是少數幾場日軍沒有表現出明顯優勢的夜間衝突之一。

如果把擊沉和癱瘓的艦船噸位進行總計的話,此戰可以說是美軍的勝利。然而,美方混亂的通訊,沒有立即傳遞關鍵情報的失誤,以及美國海軍艦隊的單列隊形導致這場戰鬥沒能讓日軍慘敗。而且和薩沃島海戰一樣,日軍入侵的船隊得以完成任務並返回。但特納少將在10 月13 日,也成功把亞美利加師的第164 團送上岸。這樣一來,瓜島的僵局就更難打破了,而且勢必再次爆發一場大的海戰——因為陸戰能否獲勝取決於海軍的炮擊、海戰和空中優勢,而戰鬥的升級只會延長雙方的爭鬥,使其變得更加激烈。

埃斯佩蘭斯角海戰部隊編制表

第八艦隊(五藤存知少將)

外南洋艦隊、炮擊部隊

重巡洋艦:「青葉」號、「古鷹」號、「衣笠」號

驅逐艦:「初雪」號、「吹雪」號

船隊護航艦隊(城島高次少將)

水上飛機母艦:「千歲」號、「日進」號

驅逐艦:「秋月」號、「朝雲」號、「夏雲」號、「山雲」號、「叢雲」號、「白雪」號

美國海軍部隊編制

第64 特混艦隊(諾曼·斯科特少將)

重巡洋艦:「舊金山」號、「鹽湖城」號

輕巡洋艦:「博伊西」號、「海倫娜」號

驅逐艦:「費倫霍特」號、「布坎南」號、「拉菲」號、「鄧肯」號、「麥克卡拉」號13

閱讀原文直達圖書特惠現場

相關文章

干預北極——二戰時期的格陵蘭

干預北極——二戰時期的格陵蘭

微信搜尋「如雄鷹展翅上騰」公眾號,關注以了解更多冷門軍事歷史知識 1940 年 4 月,丹麥的淪陷使屬於丹麥的格陵蘭成為被佔領國的外部領土,...

瑞雪祥風——IJN Yukikaze雪風號

瑞雪祥風——IJN Yukikaze雪風號

作者:刀客塔 這一期,來侃侃大家耳熟能詳的雪親王。 【這是雪風(doge)】 【這才是真雪風.jpeg】 好了,讓我們開始正題。 1912年...

率先衝進布拉格的蘇軍坦克

率先衝進布拉格的蘇軍坦克

在佔領柏林後不久,蘇聯紅軍部隊前去幫助起義的布拉格。第4近衛坦克集團軍的部隊也在其中,其前衛是第10近衛烏拉爾志願坦克軍的第63近衛坦克旅、...

蘇聯裝甲坦克和機械化兵的作戰實力

蘇聯裝甲坦克和機械化兵的作戰實力

著:戴維·M. 格蘭茨 譯:孫渤 正如步兵的情況一樣,戰爭的前30個月裡,紅軍的快速力量也經常在沒有按建制配齊武器裝備的狀況下戰鬥。但與步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