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盧斯,這位第三帝國忠誠的軍官,對違背希特勒的命令猶豫起來了

著:戴維·M. 格蘭茨 喬納森·M.豪斯

譯:小小冰人

譯:小小冰人

1942年11月20日,在德軍指揮部看來,史達林格勒方面軍發起的進攻使糟糕的態勢更趨惡化。羅馬尼亞第3集團軍11月19日和20日已然崩潰,蘇軍顯然打算派大股坦克和騎兵快速部隊向南推進,趕往史達林格勒以西的頓河河段,德國人現在掌握了明確證據,表明俄國人意圖完成一場兩翼合圍,困住史達林格勒地域的所有德軍。蘇軍統帥部採取如此大膽的行動已經夠糟糕了,更糟糕的是, 11月20日日終時,這個大膽的計劃似乎即將完成。

第6集團軍司令保盧斯對他的副官亞當上校恰如其分地總結了岌岌可危的態勢:

今天清晨[11月20日],一場猛烈的炮火準備後,敵人向我第4裝甲集團軍和羅馬尼亞第4集團軍的陣地發起衝擊。目前尚不清楚那裡的情況。北面的紅軍繼續進攻,其左翼正衝向東南方的上布濟諾夫卡。我們應該考慮到,要不了幾個小時,第11軍通往南面的道路就將被切斷。這將給莫羅佐夫斯克和奇爾河車站造成最為嚴重的威脅。

考慮了第14和第48裝甲軍能否應付這些威脅、如果對付不了將會發生什麼情況後,亞當上校描述了德軍指揮部面臨兩難境地的癥結所在。他回憶道:「我們經歷了一些令人痛苦的日子,」並描述了混亂的態勢,謠言四起,沒人能確定蘇軍的目標或如何應對他們的進攻。漸漸掌握了一些情況後,他寫道:「我們的神經緊張到了極限。」但敵人「正在突破我軍防線」,而且「沒有任何預備隊可用於阻止這一致命威脅」,在這位副官看來,情況已經很明確,「如果德軍統帥部不迅速採取有效行動,等待我們的將是一場可怕的災難。」

史達林格勒方面軍參謀長克雷洛夫將軍後來對保盧斯和亞當的評論加以補充,他寫道:「這只是證明11月20日—21日夜間,敵人已決定放棄徹底攻佔史達林格勒的一切企圖。他們暫停了城內的進攻(柳德尼科夫的防區除外,21日全天,乃至22日,敵人繼續在那裡發起衝擊),開始將某些部隊撤出,特別是其裝甲單位。」僅這一點就表明德國人對目前的態勢是多麼重視。

地面上,蘇軍反攻行動的迅速發展也迫使史達林格勒地域的軸心國軍隊轉移其指揮部,這使指揮控制工作更趨複雜,而這種指揮和控制對有效應對日益增長的危機至關重要。例如,德軍第4裝甲集團軍的前進指揮所設在上察裡岑斯基,集團軍司令部位於第51集團軍前進路線上的布濟諾夫卡,因此,霍特不得不迅速疏散至下奇爾斯卡亞。同樣,第6集團軍司令部位於卡拉奇以北20公里處頓河西岸的戈盧賓斯基,已受到推進中蘇軍第21集團軍的威脅。因此,11月21日晨,保盧斯只得命令全體司令部人員轉移至頓河與奇爾河交匯處南面、戈盧賓斯基西南方65公里處,頓河西岸的下奇爾斯卡亞。保盧斯將司令部設在下奇爾斯卡亞是因為那裡有完善的通訊設施,早已被選作集團軍冬季指揮部所在地。

希特勒本人現在全神貫注於東線作戰事務,不得不做出或至少批准關乎B集團軍群生死存亡的決定。實際上,一些評述者認為,希特勒的集權助長了他那些軍事下屬的不作為,他們在潛意識中認為自己無須為所發生的事情負責。

希特勒不在大本營時,這一點尤為危險,他缺席期間,該大本營已從烏克蘭的文尼察(狼人)遷回東普魯士的臘斯登堡(狼穴)過冬。結果,在蔡茨勒和OKH(陸軍總司令部)參謀人員缺席的情況下,約德爾、凱特爾和OKW(國防軍最高統帥部)高級參謀軍官在希特勒的專列上為他提供建議。兩個月來,希特勒故意將OKW排除在東線戰事外,這就意味著約德爾和凱特爾對B集團軍群的虛弱和蘇軍威脅的嚴重性缺乏真正的了解。例如,「天王星」風暴爆發時,他們的第一個建議是從「北方」集團軍群抽調一個裝甲師,派至南線充當預備隊。

這段時期,由於盟軍在北非登陸,德國人將大批部隊和戰機派往突尼西亞。雖然隆美爾元帥反對這種增援,但希特勒卻執意將東線急需的兵力調至北非。指揮A集團軍群的兩個月裡,希特勒還直接插手作戰部隊的指揮工作。

蘇軍發起「天王星」行動三天前的11月16日,希特勒將曼施泰因元帥的第11集團軍調撥給「中央」集團軍群。11月20日,面對危機,這位獨裁者做出了明智的應對,命令曼施泰因以他的集團軍司令部組建起「頓河」集團軍群,希特勒和OKH要求該集團軍群指揮受威脅地域的所有部隊——德國第6集團軍、第4裝甲集團軍、羅馬尼亞第3集團軍和第4集團軍(如果該集團軍組建的話)。

指揮層變動的結果是:第1裝甲集團軍司令克萊斯特出任A集團軍群司令,B集團軍群司令魏克斯繼續指揮蘇軍突破地域西北方的德國第2集團軍、匈牙利第2集團軍和義大利第8集團軍。鑑於眼前的情況,曼施泰因不得不做無米之炊。B集團軍群司令魏克斯已命令第4軍和第29摩步師撤往史達林格勒,掩護剛剛出現的史達林格勒包圍圈的南翼。因此,德國第4裝甲集團軍轄內的幾乎所有部隊都在保盧斯控制下,最終進入包圍圈內。曼施泰因甚至沒有一個可用於指揮戰鬥的完整司令部和相關通訊人員,他不得不以極其微薄的兵力遏止蘇軍的突破。

為協助曼施泰因履行任務,步兵上將卡爾·霍利特很快奉命指揮一個臨時組建的戰役集群,以一道薄弱的防線守衛史達林格勒西南方的奇爾河。如果「頓河」集團軍群據守奇爾河防線,並以此作為救援第6集團軍的出發陣地,「霍利特」集團軍級支隊必不可少,該支隊以霍利特的第17軍軍部和第62、第294步兵師組建而成,第17軍此前一直負責支援沿頓河佈防的軸心國軍隊。

由於希特勒堅持由他親自做出基本決策,致使曼施泰因的任務變得更加困難。11月20日,德國空軍參謀長漢斯·耶順內克將軍趕至貝希特斯加登,商討空軍在即將實施的突圍或救援行動中的任務。德國空軍名義上的總司令,帝國元帥赫爾曼·戈林,此時正在他的莊園卡琳宮主持一場關於石油的會議。

希特勒預見到蘇軍包圍圈即將形成,因而問耶順內克,空軍能否在曼施泰因實施救援前的短暫時期內以空運的方式為第6集團軍提供補給。耶順內克回答道,如果空軍控制住前進機場,這種空運是可以做到的。這位空軍參謀長引用了去年冬季的一個例子:德國第2軍的10萬名將士被包圍在傑米揚斯克,最終成功脫困。但這個例子並不恰當,當時,在蘇聯空軍幾乎沒有介入的情況下,德國空軍卻差一點未能給那支人數少得多的部隊提供補給。第6集團軍的規模是第2軍的三倍,為其提供補給需要更多物資,手無寸鐵的德軍運輸機將遭到蘇聯空軍和防空火力的猛烈打擊。公正地說,必須承認,德國最高統帥和空軍參謀長都沒有想到這場空運會持續很長時間。

第一次商討後沒過幾個小時,耶順內克便派他的手下粗略估計空運的需求量,他還打電話給好友馮·里希特霍芬將軍討論態勢。直言不諱的第4航空隊司令很快便說服了這位空軍參謀長,這場空運無法做到。可當耶順內克試圖勸阻希特勒時,元首卻對此未加理會。可以預見到的是,希特勒日後的所有決定都建立在對耶順內克考慮不周的初步贊同上,即,空軍可以完成空運任務。戈林11月22日趕至貝希特斯加登時,他覺得自己不得不保證空軍能夠完成這項任務,此時,他們甚至沒有計算這一行動涉及的噸數。

(上圖)被俘的保盧斯元帥

(上圖)被俘的保盧斯元帥

次日,保盧斯和魏克斯請求批准他們撤離伏爾加河以免被包圍時,遭到斷然拒絕。希特勒繞過B集團軍群和剛剛組建的「頓河」集團軍群直接做出回覆:「1352號電,緊急,發給第6集團軍司令部,元首決定:儘管存在暫時被包圍的危險,但第6集團軍應儘可能長久地確保鐵路線的暢通。空運補給的命令隨後下達。」保盧斯和第6集團軍的下屬們對這一決定深感震驚。

11月21日晚,蔡茨勒通過電話與希特勒進行了一番長談,他認為應立即將第6集團軍撤至頓河下游和奇爾河,這樣便可以實施機動,擊敗蘇軍先遣部隊。但希特勒堅持己見,決不考慮放棄史達林格勒。幾乎每一位身處蘇聯南部的德軍指揮官都認為,只有立即突圍才能挽救第6集團軍。就在這時,保盧斯,這位第三帝國忠誠而又飛黃騰達的軍官,對違背希特勒的命令猶豫起來。自5月份的哈爾科夫戰役以來,他一直處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此刻,面對包圍圈即將形成的危機,他似乎太過自控,太過被動,彷彿不願吐露自己的擔憂。

本文摘自《史達林格勒三部曲》

迄今為止最為完整、全面地介紹了史達林格勒戰役,包括德軍1942年的作戰行動以及蘇軍對此的應對。與普遍觀點截然不同的是,這場戰役最初的目標並非史達林格勒;事實上,德軍起初的作戰命令只是稍稍提及這座城市,甚至在史達林格勒爭奪戰引起全世界的關注後,德國人依然堅持奪取高加索油田是其原定目標。只有從整體上審視這場戰役,才能在正確的背景下理解史達林格勒爭奪戰。

相關文章

1942年,蘇聯機械化部隊的重生

1942年,蘇聯機械化部隊的重生

著:戴維·M. 格蘭茨,喬納森·M. 豪斯 譯:趙瑋 趙國星 紅軍部隊數量和複雜程度的增長在機械化部隊身上得到了集中體現。1941年12月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