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斯圖卡」 (Stuka) 飛行員的東線冒險

蘇德戰爭開始時,赫伯特·帕布斯特上尉在一支「斯圖卡」 (Stuka) 部隊擔任中隊長的,在第2裝甲集群作戰地域展開行動。他的戰地日記生動地記錄了1941年夏季一名「斯圖卡」飛行員在東線從事的冒險。

「巴巴羅薩」行動期間,在Bf-109護航下飛行的「斯圖卡」

1941年6月22日

登布林……在一片塵土飛揚的土地上,我待在偽裝成農舍的兵營裡,但精心偽裝的前進機場靠近布格河。

是時候了——新的特別報告即將到來。我凌晨2點起床,3點30分曙光乍現時第一次動身飛入俄國。到19點,我已執行了三個飛行架次,還沒吃午飯。但我只注意到16點發生的情況,無關緊要……在那裡——我們首先打擊了靠近布格河的掩體陣地和炮臺,我方坦克隨後迅速向前,我們也朝前方飛去。

下方爆發了一場坦克戰,爬行中的長方形小盒子遍佈戰場,身後塵埃滾滾,是我方坦克還是敵人的戰車?下方不斷髮出閃爍,這裡的房屋正在燃燒,那裡的森林騰起煙霧,一輛坦克起火燃燒,伴隨著明亮的閃光,殉爆的彈藥在紅色火焰中騰空而起。降低高度!是我們的坦克,正在這裡前進。越過森林,一支支隊列向前挺進,有坦克也有卡車,道路和森林擠得滿滿當當。

攻擊!我把戰機拉起時,炸彈已在我身後閃爍,又一道閃光,接著又是一道——轟隆!肯定是一輛彈藥車被炸飛了。一道刺眼的閃光,黑色碎片四散飛濺,原先的位置只留下悶燒的紅色火焰。

幾架「斯圖卡」飛過德軍裝甲隊列

幾架「斯圖卡」飛過德軍裝甲隊列

以機槍實施攻擊!一架接一架戰機在我身後實施俯衝,以持續不斷的火力射向一輛輛動彈不得的汽車。在那裡,一輛汽車開始燃燒。就連飛在我們周圍的Me-109也降低高度投入攻擊。隨後我收攏那些「斯圖卡」戰機,打道回府。9架都在嗎?沒錯,都在,一共9架!……

我們再次降落,隨後……機械師聚攏到我們身旁,期盼聽到些訊息,而飛行指揮官向我報告,所有戰機平安著陸。一場倉促的會議。敵人在哪裡,我軍在哪裡?我們這場攻擊造成怎樣的影響?一切都非常嚴肅、匆忙……的確如此!現在脫掉襯衫,來杯咖啡,享受一支香菸。

1941年6月27日

斯洛尼姆城外的別洛斯托克包圍圈。

拂曉時:警報!俄國人沿前進道路達成突破。40分鐘後,我和我的中隊已升空。但在指定地點,我又看見一支德軍隊列。我謹慎地靠近,希望看清楚些,就在那裡!信號燈閃爍,對空識別標誌匆匆展開——「斯圖卡」戰機頗具威脅的盤旋可能令他們感到驚慌。但你們放心好了,我會仔細觀察的。從上方很難做到這一點。

稍前方,兩輛汽車正在燃燒,道路其他地段空無一人,可那裡也閃爍著白色信號燈(白色信號燈總是意味著「這裡是德國士兵!」)。距離道路不遠處的森林邊緣偶爾發出閃光——那是炮口的閃爍!啊哈,所以那裡還是有事情正在發生。我盤旋並觀察著。一道信號光束再次從道路射向空中:小心!自己人!但森林中,我看見一些車輛隱蔽在小徑上,密集地聚集在兩側——緊張而又安靜,沒有任何動靜。只在森林邊緣有些活動,敵人正朝道路上射擊。「‘斯圖卡’,攻擊!」我們投下炸彈時,道路上的德國人可能非常害怕。森林裡隨即發出一道閃光,巨大的煙柱騰入空中。轟隆,轟隆,又是一聲——猛烈的火焰噴射出來,然後某些東西爆炸了。我們一次次展開攻擊,炸彈雨點般落入這片小樹林。我拉起時,看見更多車輛出現在遠處的田野裡。我已耗盡炸彈,正以斜側方攻擊射出機槍裡的曳光彈,淡淡的煙霧升入早晨清新的空氣中。

今天,在這條道路上,我方部隊的密集隊列再次向東行進。我們無疑很快會跟上。

其他方面:食物、伏特加、香菸——這裡的一切都很好。我光著膀子坐在樹蔭下,收音機播放著輕柔的旋律,這是值得信賴的「文化英雄」,即便在這些遙遠的……遠景中。

上圖為兩種不同的尖嘯發聲器,據說「斯圖卡」發出的尖嘯有可能導致非行員鼓膜穿孔

1941年6月28日

20點30分。感謝上帝,我累得夠嗆,終於回到農舍的稻草上。昨晚(我應該在4點30分被叫醒,這通常算比較晚)1點突然響起警報……俄國散兵遊勇正從森林發起進攻!我們驅車駛過的狹窄走廊位於敵軍之間,這總是有可能的。每個人都衝到停機坪,所有機槍準備就緒,我們緊張地聆聽著,直到深夜,可最終證明這不過是一場虛驚,我叫醒了所有部下並催促他們趕緊登機,結果什麼事也沒發生。

我躺在車裡睡了一會,直到拂曉。清晨5點,準備出動——我們很快悉數升空,飛赴裝甲先遣部隊前方,他們已遠遠地位於前面,側翼受到威脅。途中的天氣很惡劣,我甚至考慮是否應該返航,可我還是飛赴指定空域,儘管雲層高度幾乎僅及樹梢。在明斯克城外的科伊達諾夫前方,我看見他們停在一座燃燒的小鎮外,也看見他們發出的信號燈光和展開的對空識別標誌,我朝正對他們實施騷擾的敵人投下機上的負載——以炸彈和機槍一次次實施攻擊。我們在一條伸向前線的臨時跑道(原本屬於俄國人)上著陸,以便補充燃料,這裡散落著被擊毀、燒燬的蘇聯飛機,數量非常多。

當天下午,我炸燬了一座橋樑,另一支橫向行進的蘇軍隊伍本來會使用這座橋樑趕往我軍的前進路線。第一枚炸彈落在橋樑前方20米的道路中間,製造了一個巨大的彈坑,第二枚炸彈直接命中——木樑四散飛濺。橋樑消失了,根本不需要其他「斯圖卡」再投擲任何東西……

「斯圖卡」B/D型可在機腹掛載1枚250/500千克炸彈,機翼下還可掛載4枚50千克炸彈

本文摘自《巴巴羅薩:德國入侵蘇聯的內幕》

一千名德國士兵眼中有一千個「巴巴羅薩」

一千名德國士兵眼中有一千個「巴巴羅薩」。

本書是東線里程碑式作品,

通過數百名國防軍官兵真實動人的一線戰鬥回憶,

結合大氣磅礴的戰勢描寫,

呈現出一幅完整的「巴巴羅薩」戰鬥全景畫。

本書正在摩點平臺進行眾籌

除了限量版圖書,還包括二戰德軍M35鋼盔等限量周邊。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