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頓不吃餓得慌,古代什麼時候從一日兩餐變成了三餐?

我有個朋友,每天早上九點是10個煎餃(或等同份量)的早餐,中午一標準份的外送,下午三四點是奶茶+小點心,七點是標準份的晚餐,十一點又是標準份的宵夜。

當然,這哥們屬於異類,每餐間隔的時間都是在思考下一頓到底吃什麼。

通過這哥們的行為,我卻是想到古代從兩餐制發展到現在三餐制的過程中到底經歷了什麼,所以這篇和大家捋捋這個故事。

兩餐變三餐

兩餐變三餐

首先,標準的餐時制肯定是從農耕社會發展出來的,原始的狩獵採集模式往往是飢一頓飽一頓,而且也不容易產生大型集落,規矩很難形成。

就好像我要就是孤家寡人的住,一天幾頓飯、什麼時候吃飯就是個隨機數。

而農耕文明起來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規矩也就有了,這麼一來,吃飯就得講究了。

至少從先秦到魏晉南北朝就是徹底的兩餐制。

咱們先看下來自《天與人的對話》書中的一個截圖

從殷周到漢代,其中都會出現食日(大食)以及對應的小食(晡時),這兩帶食的計時段就是當年老百姓吃飯的時間。

到漢代,這些時段也被與十二地支融合在了一起,也就是子醜演卯那些後來形容時辰的常用語。

大食也就是第一頓飯,按照漢代那規律,就是辰時,7-9點。晡時就是申時,15-17點。

從字義來說,早飯屬於大食,得吃的好。而下午那頓的晡食的晡通輔,也就是隨便補一頓的意思。

當時大概就這麼個場景,早上5點半的光景天大亮,翠花去淘米摘菜,鐵柱去劈柴打水燒火,合著到了7點兩人喊醒了還在睡夢中的二狗子,三人一起吃了早飯,就跑去田地裡忙活了。到個下午三點,翠花和二狗子累的不行,就先回去了,然後把早上的剩菜擱鍋裡一熱,隨手添幾把剛從田間採回來的葵菜、茭白一燉。等4點多鐵柱從田頭回來,飯菜也剛熱好,三人就熱騰騰的吃了一頓。

吃完之後三人坐在院子裡嘮了會兒,天色漸暗,兩夫妻就帶著兒子回舍睡覺造三狗子去了。

《孟子.滕文公上》:「賢者與民並耕而食,饔飧而治」

《周禮·天官·外饔》「凡賓客之飧饔、饗食之事,亦如之」

飧饔(yōng sūn)這兩個字在周秦時期用的很多,漢代經學家趙岐對其解釋是:「飧饔,熟食也。朝曰饔,夕曰飧。」

所以一定程度上也看得出,兩頓飯就是標準。當然也有例外的。

比如漢代班固《白虎通義》裡頭有說天子四食,諸侯三食,卿大夫二食。不過天子和諸侯之類的大佬本身不能作數…

這情況到兩漢魏晉南北朝也一樣

帝早晚送絛粥《漢書 ·食貨志》

單于壯其節,朝夕遣人候問武 《漢書 ·蘇武傳 》

朝夕每人餚膳 以十五錢為率《顏氏家訓·治家》

這些基本都石錘了當年的朝夕兩餐制,不過我這說的兩餐制特指熱飯。

咱麼這麼想,冬天天亮的晚,黑的早,一頓早飯一頓晚飯的對付一下還行。夏天這白天就長了,擱這早7點吃早飯,晚6點回家都得餓死,所以當時還有一種場景,叫做

或來瞻女,載筐及莒,其饟伊黍 《詩經·周頌·良耜》

這段就說一個軟妹子給耕田大哥送黃米飯的故事,這田間送飯肯定不能算熱食,只能算個點心。

當然,沒有送飯妹子的大哥可以自己準備點心。

不過這點心沒人規定吃的時間,反正從周禮到漢書都沒說,所以這就是一個餓了填肚子的貨,算不得是正餐,因此也算不得午餐。

那麼問題來了,午餐到底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至少有記載的是唐朝

林下中餐後 天涯欲去時

山僧相勸期中飯 漁父同遊或夜歸

更過分的是

忽見一寺 門宇炳煥 遂求中食

唐朝詩句中的中食恰好和之前的大食、小食形成了一個新的餐段,也就是現在的午飯。

我尋思是這樣的,隋唐之前的來百姓確實就一天兩頓飯就將就著。但這兩頓飯間隔起碼高強度勞動的8小時,擱現在誰受得了啊…

但受限於當時生產力,糧食產量就這麼些。但到唐朝又是改進灌溉又是堆肥,又是集中化又是改良耕具的,產能提高了也讓多一頓飯變成了可能…

不過也只能是可能,因為大體來說,唐朝依舊是兩頓制度,比如

兩湌聊過日 一榻足容身

吾小人輟飧饔以勞吏者 且不得暇

也就是說唐朝雖然還是兩餐為主,但中餐、中食、中飯這個詞算是第一次出現

到宋朝,情況和唐朝類似,雖然午飯這個詞也有,比如蘇大吃貨的

幽人無一事,午飯飽蔬菽

但午飯依舊不是主流,比方《東京夢華錄》裡說

至午未間,家家無酒,拽下望子

就是說那些飯館子上午那頓早飯到午間都賣沒了,然後就拽下酒旗表示暫歇,然後準備下午四點的那頓晚飯。

但宋朝相比唐朝來說有個巨大的改變

夜生活

夜市直至三更盡,才五更又復開張。如耍鬧去處,通宵不絕

這同樣是東京夢華錄的段子,這些宵夜攤子要開到三更天(晚11點到次日凌晨1點),然後凌晨三五點又化作早餐攤子開始營業。

宋朝的餐飲就這麼捲了,現代餐飲有什麼好抱怨的…

當然,這和宋朝的坊市制度和宵禁的逐步解除有關係,而且夜生活總的也都是城裡人的玩意,宵夜也不能算是一頓正餐。因此我們只能認為唐宋時期還是兩餐為主,午餐和宵夜這兩倒是越來越進入普通百姓生活中,但還算不上是正餐。

然而到元朝,三餐這個說法在民間開始普遍流行起來

每日家三餐飽飯要腥葷,四季衣換套兒新

這秀才則好謁僧堂三頓齋,則好撥寒崪一夜灰

不過為什麼元朝民間開始普遍三餐制原因未知,或許是蒙古人帶來的習俗,或者是隨著生產力的提高,把唐宋那些「午飯」給正餐化了。但光從文獻去看 ,三餐制的普及確實是元代開始的。

到明清就更別說了,從西遊記、金瓶梅、儒林外史之類一堆的小說裡,三頓飯和三餐的詞語已經非常普及,就不扯開了。

總的來說,在唐宋以前咱們祖上一直都是早晚兩頓正餐。不過也有饟之類的點心可以在耕作歇間填填肚子。到唐宋時期,開始有午餐的說法,但不具備普遍意義,而到元后,三餐制才落定

um,感覺自己作為個餐飲人

早上十點多一頓,下午四點一頓倒是原生態飲食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