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海軍思索著如何進行下一場戰爭

著:尼克拉斯·澤特林 & 米凱爾·塔梅蘭德

譯:胡毅秉

譯:胡毅秉

德國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建造的第一批大型軍艦是三艘很難分類的戰艦。她們有時被稱作袖珍戰列艦,有時又被稱作裝甲巡洋艦和重巡洋艦。她們名為「德意志」號〔Deutschland,後來改名為「呂措」號(Lützow)〕、「海軍上將斯佩伯爵號」(Admiral Graf Spee)和「海軍上將舍爾」號(Admiral Scheer)。這些軍艦裝備了28 釐米口徑的火炮,具有相當不錯的裝甲防護。她們使用的是柴油發動機,因此最大航速只有26節,但作戰半徑特別大。她們的設計目的是在大西洋上攻擊敵人的船隻。如果遭遇敵人的戰列艦,她們可以利用優於對手的航速逃脫,面對速度較快的敵人,則可以使用她們的重炮與之交戰。優異的作戰半徑使她們能夠在遠離母港的海域活動,包括南大西洋和印度洋。德國人將這種策略稱為「Kreuzerkrieg」,意即巡洋作戰。

(上圖)「德意志」號建成後的狀態

(上圖)「德意志」號建成後的狀態

20世紀30年代,海軍軍備競賽如火如荼地展開。繼三艘袖珍戰列艦之後,德國海軍1935年開始建造兩艘大型軍艦——「沙恩霍斯特」號(Scharnhorst)和「格奈森瑙」號(Gneisenau)。她們有時被稱為戰列巡洋艦,但這並不十分貼切,因為戰列巡洋艦的特點是犧牲防護來換取高航速。這兩艘戰艦速度確實很快,最高可達32節,但是她們的防護水平也很不錯。不過她們的火力比較貧弱,因為她們並沒有得到原定為她們配備的6門38釐米主炮,而是各安裝了9門28釐米主炮。毫無疑問,與其他德國戰艦相比,這兩艘軍艦更適合在大西洋上開展巡洋作戰,不過她們還是有一個弱點。「沙恩霍斯特」號和「格奈森瑙」號的動力來自新型的高壓蒸汽輪機,這種發動機不僅重量輕、佔據空間小,而且具有很高的輸出功率。不幸的是,它們的可靠性不如舊式發動機,在大西洋上長時間活動時,這顯然是個嚴重的缺陷。

「沙恩霍斯特」號和「格奈森瑙」號服役前,「俾斯麥」號和「蒂爾皮茨」號(Tirpitz)的建造工作就已開始。德國的設計師們希望這後兩艘軍艦能夠領先於其他所有國家的海軍。與「沙恩霍斯特」號和「格奈森瑙」號一樣,俾斯麥級的一些特點也表明,她們是用來破壞大西洋商船運輸的。她們裝有12 門15 釐米炮,這種火炮非常適合攻擊商船、運輸船以及預計會為船隊提供護航的輕型軍艦。這樣一來,就可以留著大型主炮,用於對付出現在天邊的,與她們更為相稱的對手。儘量節儉地使用38 釐米主炮具有重要意義,因為這種高性能火炮的炮管損耗速度很快。

(上圖)「格奈森瑙」號前主炮

20 世紀30 年代的後五年,德國海軍的許多高級軍官日益確信,攻擊運輸船隊的水面艦船將在與英國的戰爭中扮演重要角色。英國人當然會堅定地保護對他們來說生死攸關的商船運輸,他們可運用的手段有很多。英國本土艦隊將基地設在奧克尼群島(Orkneys)中的斯卡帕灣,可以快速抵達挪威和蘇格蘭之間的水域。他們還可以在這一帶佈設水雷,以阻止德國艦船進入大西洋。對德國人來說,剩下的唯一通道就是英吉利海峽,但這個狹窄的海峽封鎖起來更容易,而且德國人似乎也不太可能嘗試讓水面艦船通過這條海峽。

英國海軍的規模確實非常龐大,但是其中也包含了許多相當老舊的艦船。戰列艦隊的艦齡尤其大,因為其中許多艦船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建造的。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 年9 月開始時,「納爾遜」號(Nelson)和「羅德尼」號(Rodney)是英國最新式的戰列艦,然而她們的艦齡也已經有近15 年了,而且她們23 節的最高航速基本上不足以應對德國人所設想的戰爭方式。有5 艘新式戰列艦正在建造中,但其中最早的一艘也要到1940 年下半年才有望服役。

儘管皇家海軍許多艦船艦齡過大,但是僅考慮其規模,德國人就不得不避免大型軍艦之間的交戰。高航速是避免戰鬥的方法之一;另一種方法當然就是避免被發現。在這個問題上,有兩個因素特別重要:空中力量和雷達的發展。德國人和英國人都在雷達的研製上取得了顯著進展,但此時還很難評估這種裝備對海戰方式的影響。空中力量此時已經是相當成熟的技術體系,但對於它影響海戰的方式和程度,軍人們依然意見不一。

此外,海軍和空軍經常會陷入瑣碎的意氣之爭,在德國和英國都是如此。皇家空軍幾乎從成立時起就一門心思想著通過轟炸工業地區和城市來迫使對手屈服。在皇家空軍的指揮官們眼中,海戰幾乎是一種不必要的浪費。這對皇家海軍非常不利,因為探測嘗試突入大西洋的德國艦船時,航空偵察可以發揮極大作用。當然,英國人也認為德國人會盡量利用黑暗和惡劣天氣的掩護來避免被探測到,但是從德國的北海港口運動到英倫三島北面的水域需要較長時間。只有在運氣很好的情況下,才能全程獲得不適合偵察機活動的條件。海防司令部是皇家空軍中負責與海軍配合的單位。它雖然能分配到飛機,但往往是老舊的型號,數量也不夠。

(上圖)從歐根親王號上拍到的俾斯麥號

(上圖)從歐根親王號上拍到的俾斯麥號

德國方面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兒去。德國人確實在一些特定行動中即興地完成了海軍和空軍之間非常出色的配合,但這其實是依靠下級指揮官的主動性實現的,而不是各軍種最高指揮官制定合理條令的結果。要想在大西洋上的海戰中有效發揮作用,需要各種專門的裝備、部隊和技術,但是赫爾曼·戈林領導的德國空軍沒有表現出任何為此開展長期研究與發展工作的意向。

在間戰時期,英德兩國的海軍戰略家們思索如何進行下一場戰爭時所遇到的困難並無什麼獨特之處。軍隊在和平年代必然要依靠許多假設來為未來戰爭做準備。戰爭的目的和參戰方可能會有很大差異。而間戰時期顯而易見的快速技術進步又使這個問題變得更加困難。潛艇、飛機、水雷、航母或戰列艦究竟該如何發展,在當時是沒有辦法給出明確答案的。

本文節選自《德國戰列艦「俾斯麥」號覆滅記》

本文節選自德國戰列艦「俾斯麥」號覆滅記

本書從二戰期間德國海軍的巡洋作戰入手,講述了德國海軍戰略,「俾斯麥」號的建造、服役、訓練、出征過程,並詳細描述了「俾斯麥」號躲避英國海軍搜尋,在丹麥海峽擊沉「胡德」號,多次遭受英國海軍追擊和襲擊,在外海被擊沉的經過。

相關文章

維亞濟馬災難親歷者的命運(一)

維亞濟馬災難親歷者的命運(一)

更多硬核,有趣,好玩的文章和資訊,請點選上方 芬里爾戰史研究 關注獲取! 維亞濟馬災難親歷者的命運 文:列夫·尼古拉耶維奇·洛普霍夫斯基 譯...

佐拉瓦爾輕型坦克細節-轉載

佐拉瓦爾輕型坦克細節-轉載

佐拉瓦爾輕型坦克細節 本文為Coelurus授權轉載 在2022年印度甘地訥格爾所舉行的2022年印度國防博覽會(DEFEXPO)會後結束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