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以色列在中東地區的軍事實力?

著:羅伯特·M.奇蒂諾
譯:小小冰人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戰役級作戰真正的「試驗場」一直是中東。

迅速贏得一場戰役勝利,對以色列的重要性遠甚於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以色列這個國家太小,完全沒有戰略縱深,敵機可以在幾分鐘內飛越以色列的每一寸土地。1967年,從西奈阿里什起飛的一架埃及戰鬥機,12分鐘後便「蒞臨」特拉維夫上空。這裡沒有可供被擊敗的以色列軍隊實施重組、工業設施疏散的安全腹地,在阿以戰爭中甚至沒有「邊境交戰」這種事。任何嚴重的作戰失利—例如以色列國防軍主力遭重創或被迫後撤—都會給這個國家造成最嚴重的戰略後果。即便在今天,「以色列絕不能輸掉哪怕是一場戰爭」仍是以色列國防學說的基本組成部分。由於這些戰爭中的敵人一再公開宣稱,其戰爭的目的是消滅猶太國,因此,一系列阿以衝突也談不上是「有限戰爭」,至少就1948年、1956年、1967年和1973年這幾場重大戰爭而言是這樣。

換句話說,以色列軍事史是我們所說的「德國綜合徵」的一個極端例子。從歷史上來看,這兩個國家從來不認為他們能贏得一場長期戰爭,地理、人力、資源這些決定性因素總是傾向於他們的敵人。以最小的己方損失迅速、果斷地贏得戰場上的勝利,不是一種可取策略,而是必須採用的策略。正如普魯士-德國軍隊自老毛奇時代起便在傳統上尋求殲滅戰那樣,以色列國防軍也同樣如此。在各個方面(官兵訓練、作戰策劃與後勤網),尋求速勝的概念從一開始便滲透進以色列國防軍的每一個細胞。其結果的確引人矚目—以色列國防軍永遠不會成為世界上最龐大的軍隊,但在同等規模的情況下,他們可能是最優秀的軍隊。

自以色列1948年建國以來,以色列國防軍取得了一系列令人難以置信的勝利。以色列國防軍的部分勝利歸功於出色的技術裝備—有些裝備是美國提供的,還有些是他們自制的。若有人說以色列的勝利都是「美國製造」,以色列國防軍的軍官們肯定會怒髮衝冠。以色列人對購自國外的坦克進行了大量改進,多年來的創新包括口徑更大、精確度更高的主炮和火控系統,更好的裝甲,以及旨在應對以色列沙漠環境壓力的新型引擎。這些改進使以色列軍隊在面對主要配備蘇制武器的阿拉伯人時獲得了戰場優勢。此外,以色列自主研發的梅卡瓦坦克也證明了以色列坦克設計師的重要性,這款坦克在1982年黎巴嫩的戰鬥中大顯身手。以色列配備的美製戰機同樣進行了改進—雖然它們在離開美國的生產廠時已是當時世界上最好的飛機,但以色列人依舊對其加以改進,使之更加適應他們要求。此外,以色列空軍同樣也有自己的國產戰鬥機「幼獅」。

不過,比物質因素更重要的是以色列人的士氣。因為以色列人知道,一場戰役的失敗可能意味著他們的國家將不復存在。以色列國防軍擁有一些世界上最具積極性的軍人,其訓練項目在嚴謹性方面無人能及。裝甲部隊學員每年的宣誓儀式在馬薩達山頂舉行——公元70年,猶太起義者反抗羅馬人的最後抵抗就發生在這裡。這些儀式將一種團隊精神成功灌輸給了這些頭戴黑色貝雷帽的坦克組員,這種精神在獨立戰爭和1973年戰爭中使以色列免於毀滅,也是以色列軍隊在1956年和1967年戰爭中贏得驚人勝利的基礎。

一位以色列軍官在1967年宣稱,如果埃及人擊敗以色列國防軍並侵入以色列本土,那麼「這將是第二個馬薩達,埃及人到達這裡時會發現沒有人活著。我會殺了我的妻子和女兒,絕不讓她們落入敵人手中。我想,所有以色列人都會做出同樣的選擇。」68這是一種深深植根於猶太人心中,並貫穿了整個以色列人歷史的情感,其他任何國家都不可能加以複製—或者說沒有哪個國家想要這樣做。

只是,在贏得有史以來最重大的作戰勝利後,以色列仍未獲得和平。專家們認為,自1973年戰爭以來的以色列後續歷史已證明了其作戰能力的侷限性。以色列可以憑自己的意願與其鄰國進行一場常規戰爭,粉碎對方的地面和空中力量,並贏得決定性勝利,就像他們1982年在黎巴嫩南部徹底擊敗敘利亞人那樣。但在許多人看來,這種勝利對以色列的國家安全而言似乎越來越沒有意義。從某種程度上說,以色列國防軍回到了1948年5月阿拉伯國家入侵前,他們同巴勒斯坦叛亂分子作戰的起點。哈迦納發現,戰爭的那個階段比後來的常規戰困難得多,以色列國防軍似乎正重溫這段經歷。對此,我們應該補充最後一個觀察結果:雖然以色列今天面對暴亂、人肉炸彈和國際社會的譴責,但並不比他們在一場常規戰中遭遇失敗更加可怕。

(上圖)以色列自主研發的梅卡瓦坦克主戰坦克

(上圖)以色列自主研發的梅卡瓦坦克主戰坦克

最後談談阿拉伯國家的軍隊。1948年,他們未能將自己的意志強加給新生的以色列,1956年和1967年,以色列國防軍幾乎是不屑一顧地將他們擊潰,阿拉伯國家直到1973年才終於加入世界軍事強國的行列。1973年的戰爭計劃很合理,是完全基於埃及士兵的優點和缺點來制定的—他們以兩個不容小覷的集團軍同時渡過蘇伊士運河,突破以色列的築壘防線。過河後,他們也出色地抵擋住了以色列人最初的裝甲反擊,並將其粉碎。但是這些士兵並未實施機動,實際上,埃及人的作戰計劃似乎也是基於他們的機動無法同以色列軍隊相提並論這一概念而制定的。

即便以色列軍隊渡過蘇伊士運河進入埃及人的後方後,運河兩岸的埃及軍隊和其盟友仍保持了旺盛的鬥志。在戈蘭高地,嚴格遵循蘇聯戰役法的敘利亞坦克兵也許未能展示出他們的戰術技能,但沒人能指責他們的勇氣或決心。交戰雙方在這條戰線都沒有實施機動,敘利亞坦克在一場「射擊比賽」中太過緊張,最終輸掉了比賽,畢竟對方擁有世界上最優秀的射手。沒錯,雖然埃及人和敘利亞人最終都被擊敗了,但他們沒被打得潰不成軍。在此過程中,他們摒棄了「阿拉伯民族性」中的某種缺陷,以及妨礙他們從事現代戰爭的「社會契約」這些可疑的概念。

本文摘自《從閃電戰到沙漠風暴:戰爭戰役層級發展史》

●戰爭戰役層級專著,被華盛頓時報(Washington Times)描述為「美國軍事學院學生bi讀經典」
●美國陸軍部歷史諮詢小組委員會(the Historical Advisory Subcommittee of the Department of the Army)現任主席羅伯特·M.奇蒂諾(Robert M. Citino)獲獎作品
●榮獲美國曆史協會(American Historical Association)2004年度「保羅·伯索爾」獎(Paul Birdsall Prize,是歐洲軍事及戰略歷史領域的重要獎項),榮獲美國軍事歷史學會(Society for Military History)2005年度「傑出圖書」(Distinguished Book Award)獎
●從二戰、朝鮮戰爭、阿以戰爭、印巴戰爭、兩伊戰爭、伊拉克戰爭等20世紀下半葉的重大軍事行動審視戰役層面的交戰藝術,為讀者勾勒出一幅思路清晰的戰役層面詳細視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