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51最強王牌的輝煌與悲劇!打遍德軍無敵手,卻慘死在友軍槍下

1942年7月12號下午,澳洲北部的達爾文酷暑難耐。美國陸航第49戰鬥機大隊的4名飛行員爬上P-40E戰鬥機,準備進行訓練。

他們分別是傑克·唐納森中尉、約翰·索伯少尉、理查德·泰勒和小喬治·普雷迪。按照計劃,普雷迪和泰勒將扮演日軍轟炸機,另外兩人模擬攻擊。

索伯少尉掠過「日軍轟炸機」,準備俯衝攻擊。然而他被太陽晃到了眼睛,誤判了距離,在3600米的高度上撞上了普雷迪的機尾,兩架飛機拖著火焰向下墜去。

P-40E旁的普雷迪,機鼻塗鴉是猴版中國龍?他在訓練中被隊友撞擊,所幸大難不死這樣的烏龍未來還會多次

▲P-40E旁的普雷迪,機鼻塗鴉是猴版中國龍?他在訓練中被隊友撞擊,所幸大難不死。這樣的烏龍未來還會多次發生,最後被隊友坑死。

倒楣的索伯少尉沒能脫身,隨機墜毀,而普雷迪成功跳傘逃生,但落到了一棵大樹上。尖銳的樹枝撕碎了降落傘,普雷迪狠狠地摔在了地面上。

地勤大爺們及時找到了普雷迪,他的腿骨骨折,肩膀和臀部嚴重受傷。中隊的外科醫生檢查了普雷迪後,說道:「還好及時送醫,否則就會流血過多而亡。」

飛行員普雷迪的戰爭以這種倒楣的方式開始了,當他傷愈後被派到了歐洲戰場,在那裡他將一掃之前的陰霾,成為一名技術高超的P-51王牌。

P-51座艙裡的普雷迪,打著OK的手勢,看上去心情不錯他在歐洲最初的座駕不是P-51,而是P-47,

▲P-51座艙裡的普雷迪,打著OK的手勢,看上去心情不錯。他在歐洲最初的座駕不是P-51,而是P-47,在P-47上他的成就並沒有很突出。

1943年7月5號,美國陸航第352戰鬥機大隊抵達了蘇格蘭克萊德灣,大多數飛行員都是剛從航校畢業的菜鳥。

該大隊裝備的是P-47戰鬥機,為了早日形成戰鬥力,上級派了幾名經驗豐富的老飛行員來帶隊,其中就有普雷迪。

1943年9月9號,第352戰鬥機大隊迎來了一次簡單的任務——接應第56和353大隊的P-47,後兩者剛執行完轟炸機護航任務,彈藥和燃油有些捉襟見肘。

普雷迪對P-47頗有微詞,如此碩大的機身卻只有一個小油箱。雖然可以加裝副油箱,但德機派出誘餌,P-47與之交戰就必須提前投下副油箱。

1943年秋,普雷迪和他的P-47D(42-8500)的合影,他每一架座機的機鼻塗鴉都是「Cripe

▲1943年秋,普雷迪和他的P-47D(42-8500)的合影,他每一架座機的機鼻塗鴉都是「Cripes A’Mighty」。

儘管航程不足,普雷迪仍然忙於為轟炸機護航,儘可能地延長護航距離。12月1號,普雷迪在護送轟炸機返航途中,發現一架Bf-109正從後面接近轟炸機編隊。

這時德機飛行員也發現了P-47,於是選擇了跑路。普雷迪立即俯衝下去,重達6噸的P-47很快就追上了Bf-109。

當距離接近到350米,普雷迪開火了,一直射擊到90米。8挺12.7mm機槍齊射,輕鬆撕碎了脆弱的Bf-109,這是該大隊那天唯一擊落的戰鬥機。

普雷迪照相槍拍攝到的擊落Bf-109的真實畫面,可以看到交戰高度很低,敵機右翼根被擊中,冒出了濃煙

▲普雷迪照相槍拍攝到的擊落Bf-109的真實畫面,可以看到交戰高度很低,敵機右翼根被擊中,冒出了濃煙。

時間來到1944年初,天氣是雙方最頭疼的事,直到1月29號才有所好轉。這天超過800架B-17轟炸了法蘭克福,第352戰鬥機大隊再次執行接應任務。

在戰鬥中,普雷迪在法國海岸上空擊落了一架Fw-190戰鬥機,但在飛過一個高射炮陣地時被擊傷。

普雷迪拼命爬升到1500米,但這個高度無法飛躍海峽。當飛機高度下降到600米時,普雷迪棄機跳傘,僚機威廉·惠斯納中尉在上方盤旋保護。

1944年1月29號,普雷迪的P-47被防空炮擊傷,他在海峽上空跳傘旁邊的僚機威廉·惠斯納中尉一直在

▲1944年1月29號,普雷迪的P-47被防空炮擊傷,他在海峽上空跳傘。旁邊的僚機威廉·惠斯納中尉一直在上方盤旋警戒,直到救援機到來。

盟軍海空救援隊很快抵達了墜海現場,一架皇家空軍的水上飛機在附近降落,但惡劣的海況使飛機差點撞上了普雷迪,幾乎導致他溺水身亡。

然而倒楣的事還沒完,在水上飛機起飛時,一個浮筒損壞,這下救援機反倒需要別人的幫助了。

皇家海軍派出了軍艦,將水上飛機拖回了港口,機艙裡的普雷迪早已被凍得瑟瑟發抖,水兵給了他幾口白蘭地才緩過來。

普雷迪獲救後與僚機飛行員威廉·惠斯納中尉重聚,後面是一架P-47戰鬥機普雷迪特別感謝僚機在上方掩護他

▲普雷迪獲救後與僚機飛行員威廉·惠斯納中尉重聚,後面是一架P-47戰鬥機。普雷迪特別感謝僚機在上方掩護他。

在這之後不久,第352戰鬥機大隊開始換裝新型的P-51戰鬥機。普雷迪終於可以停止抱怨了,並對新飛機很滿意。「野馬」的航程巨大,而且性能非常出色。

1944年4月30號,普雷迪在法國克萊蒙費朗上空5100米與一架Fw-190格鬥,併成功擊落了對方。

從這時起,隨著對P-51越來越熟悉,普雷迪的戰果也穩步提升。截止到6月6號諾曼底登陸,普雷迪取得了4.5個戰果,戰鬥飛行小時數達到了300小時。

其實他對戰果並沒有很在意,而是更加關心戰爭的整體進程。盟軍在西線快速推進,第352戰鬥機大隊出擊頻率也高了起來。

6月中旬以後,大隊換裝了更新式的P-51D。從6月12號到8月5號,普雷迪又擊落了9架敵機,戰鬥效率提高了很多。

普雷迪的P-51B-10(42-106451),注意這個B型是類似「噴火」的氣泡式座艙在1944年6

▲普雷迪的P-51B-10(42-106451),注意這個B型是類似「噴火」的氣泡式座艙。在1944年6月中旬換裝P-51D之前,他一共在上面獲得了5.83個空中戰果(兩人合作擊落一架算0.5個,三人合作擊落一架算0.33個)。

當他在8月5號擊落了一架Bf-109後,機場氣象員預測第二天氣象條件不好,不會安排戰鬥任務。

普雷迪聽到這個訊息,心想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當天夜裡大隊俱樂部組織了舞會,飛行員們接著奏樂接著舞,玩得不亦樂乎。

然而當普雷迪醉醺醺地回到宿舍,剛躺下不到20分鐘,一名傳令兵就把他搖醒,通知說第二天安排了一次任務,由他擔任領隊。

這下尷尬了,在清晨的簡報會上,普雷迪的酒勁還沒有過去,甚至從講臺摔了下來。隊友們把他扶上了椅子,把氧氣面罩扣在臉上輸氧,直到他清醒過來。

出發之前,飛行員在開簡報會,指揮官會通報任務目標和注意事項

▲出發之前,飛行員在開簡報會,指揮官會通報任務目標和注意事項。

這天的任務是為轟炸柏林的B-17護航,目標上空的天氣很好,萬里無雲。德國空軍也調兵遣將,準備攔截美軍轟炸機。

在B-17抵達柏林之前,超過30架Bf-109攻擊了這個龐大的編隊。護航的P-51立即俯衝下去,驅逐衝入編隊的德機。

普雷迪咬住了一架Bf-109,並打死了飛行員,德機失控下墜。接著他離開了轟炸機編隊,衝到第二架Bf-109後面,連射命中了左側翼根,火焰從該處噴出,飛行員立即跳傘逃生。

此時德機也殺紅了眼,衝破阻攔,從後面全力攻擊轟炸機。P-51正好可以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在混戰中普雷迪又擊落了3架Bf-109。

普雷迪駕駛P-51D在高空掩護B-17轟炸機,一架德軍Bf-109G-6衝入編隊試圖攻擊一架B-17

▲普雷迪駕駛P-51D在高空掩護B-17轟炸機,一架德軍Bf-109G-6衝入編隊試圖攻擊一架B-17,但它已經被擊傷,後面拖著一股青煙。

殘存的德機彈藥和燃油均快耗盡,開始掉頭返航。普雷迪跟著一架Bf-109下降到1500米,德機飛行員明顯發現了尾隨的P-51,開始向左急轉,試圖咬住普雷迪的尾巴。普雷迪也跟著左轉,雙方僵持不下。

這時德機開始蛇形機動,接著兩機慢慢演變為剪刀機動。德機飛行員抓住有限的射擊窗口,試圖攻擊了幾次普雷迪,但沒有成功。

德機飛行員的水平明顯不低,幾次交鋒中普雷迪也沒能擊落他。這時就要比拼飛機的性能了。雙方相持了好久,最終P-51還是更勝一籌,逐漸建立了速度優勢。

普雷迪成功抓住了Bf-109正後下方的位置,近距離射擊,成功將其擊落,德機飛行員跳傘逃生。

在普雷迪降落後,喬治·阿諾德中尉發現普雷迪從來沒有那麼疲憊過,而且子彈也幾乎耗盡。

通過照相槍判定,普雷迪在8月6號的戰鬥中擊落了6架敵機,這是一個輝煌的成果!算上地面擊毀的敵機,普雷迪獲得了31個戰果。

普雷迪返航後戰友們紛紛來祝賀,看上去非常疲憊一次戰鬥擊落6架敵機居功至偉,但最後那架德機著實是塊硬骨

▲普雷迪返航後戰友們紛紛來祝賀,看上去非常疲憊。一次戰鬥擊落6架敵機居功至偉,但最後那架德機著實是塊硬骨頭。

普雷迪比劃出6個戰果的手勢,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普雷迪比劃出6個戰果的手勢,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8月12號,普雷迪被授予飛行優異十字勳章,並被後送回國。回到家的普雷迪感到各種不習慣,作為戰士,戰爭還沒有結束,他還要繼續上陣殺敵。

兩個月後,普雷迪設法回到了第352戰鬥機大隊,並晉升為少校。由於原來的座機被分配給了別的飛行員,所以他領到了一架全新的P-51D-15NA。

普雷迪指揮的第328中隊擊落數在大隊墊底,為了提高士氣,他花費了很多精力,在10月和11月均有戰果進賬。

普雷迪在護航作戰中擊落了一架Fw-190,德軍飛行員準備跳傘逃生在1944年末的戰鬥中,他把座機的方

▲普雷迪在護航作戰中擊落了一架Fw-190,德軍飛行員準備跳傘逃生。在1944年末的戰鬥中,他把座機的方向舵漆成了紅色。

1944年12月,德軍發動了阿登反擊。由於天氣惡劣,美機一連數天都沒有升空。終於在12月25號這天,普雷迪率領9架P-51升空狩獵。

在巡邏了3個小時以後,他們得到通報,在科布倫茨西南有德機活動,機群迅速趕到了目標區域並發現了敵機。

普雷迪一馬當先擊落了兩架Bf-109,飛行員跳傘逃生。雙方戰機一直混戰到了比利時列日市附近,普雷迪在不到100米的低空咬住了一架Fw-190。

地面的美軍紛紛操起「老乾媽」向德機開火,然而由於兩機相距太近,或者機槍手識別錯飛機,結果一些子彈誤傷了普雷迪。

這下尷尬了,普雷迪立即拋棄了座艙蓋,但由於受傷無法脫身,最後隨機墜毀在高射陣地附近,一代空戰英豪居然死在了自己人手裡。

描繪普雷迪最後一次任務的繪畫,下面是逃跑的Fw-190,普雷迪不幸被地面防空火力誤傷斃命,一代空戰英

▲描繪普雷迪最後一次任務的繪畫,下面是逃跑的Fw-190,普雷迪不幸被地面防空火力誤傷斃命,一代空戰英豪竟慘死在自己人手裡。

這個遭遇詮釋了什麼叫「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普雷迪面對德機打得順風順水,但來自隊友的威脅多達3次。

普雷迪的不幸令人惋惜,但他是戰果最多的P-51王牌,在該機型上共取得了27.5個戰果,而且這種勇氣得到了傳承,他的弟弟威廉·普雷迪也投身陸航抗擊法西斯。

1945年4月17號,勝利前夜,20歲的弟弟威廉·普雷迪在捷克斯洛伐克比爾森上空不幸被防空炮擊落並斃命,他在P-51上已經取得了兩個戰果……

您的「轉發」、「贊」和「在看」是最大的支持。

相關文章

告訴元首,我決不投降——才怪!

告訴元首,我決不投降——才怪!

這是關於許特根森林戰役中德軍俘虜的故事。無論納粹意識形態宣傳的調門有多高,打仗前flag立得有多顯眼,落在普通士兵身上的永遠是冰冷的現實與真...

甲彈對抗:尾翼穩定脫殼穿甲彈的發展

甲彈對抗:尾翼穩定脫殼穿甲彈的發展

本文摘自[波]理查德·奧戈凱維奇著,胡毅秉譯《世界坦克一百年》 尾翼穩定炮彈的研發始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德國。不過直到20世紀50年代,美...

斯堪地那維亞重騎:瑞典坦克發展史

斯堪地那維亞重騎:瑞典坦克發展史

本文摘自[波]理查德·奧戈凱維奇著,胡毅秉譯,【戰爭事典077】《世界坦克一百年》 瑞典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就已開展過坦克研發,這主要是因為...

大衛王馳車:以色列自研坦克發展史

大衛王馳車:以色列自研坦克發展史

本文摘自[波]理查德·奧戈凱維奇著,胡毅秉譯《世界坦克一百年》 以色列國防軍對自己從英國、美國和其他國家獲得的各種坦克進行的改造,顯著提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