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戰前機動,沒有調動敵人,沒有輔助佯攻,註定失敗的城堡行動

著:羅伯特·M.奇蒂諾
譯:胡毅秉

幾十年來,我們一直用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坦克戰來描述庫爾斯克會戰,也就是「城堡行動」,蘇德兩軍在1943 年夏天進行的超大規模裝甲戰。雙方都是全力以赴:德軍在東線進行了最後一次孤注一擲的豪賭,拼命想在蘇軍的堅固防禦陣地上殺開一條血路,衝進後面的曠野,他們相信只要到了那些地方,他們優秀的訓練水平和主動精神就能夠抵消敵軍的數量優勢;日漸自信的蘇軍頂住了這次攻擊,而且他們從第一天起就發動了反擊,起初是在一些孤立的地點,後來更是在地圖各處投入了他們的戰役預備隊和戰略預備隊。

(上圖)德軍一輛Ⅳ號坦克和一支步兵部隊共同前進。注意看一名擲彈兵手裡拿著一枚磁性空心反坦克手雷。

身經百戰的德國裝甲兵軍官馮·梅林津將軍在戰後寫作時,對庫爾斯克攻勢的作戰計劃基本上沒說什麼好話。「坦率地說,」他以不屑的口吻寫道,「這個計劃非常簡單。」作為專門以巧妙的機動方案制定戰法的總參謀部成員,站在專業人員的立場上,梅林津對於城堡行動的設計不能不感到尷尬。總參謀部的人都相信戰爭是一門藝術,固然要「依照科學原理」,但仍不失為一門藝術。1943 年的東線戰場極為遼闊,一些地段有著在各個方向上都無邊無垠的、開闊而起伏的平原。這是一個多麼合適的作戰舞臺,存在著多少運動戰的可能啊!這裡可以佯攻,那裡可以奇襲,可以突然撤退,可以奇兵突擊—潛在的攻擊方案是無窮無盡的。在地形開闊的南方地段尤其如此,因為那裡具有屏障或通道作用的地形相對較少。在烏克蘭,使戰線發生變動也是比較容易的,因為任何一方的軍隊都無法防守每一個方向,也無法加強每一個側翼。一旦打出了運動戰,總參謀部的人都知道—這是他們的另一個堅定信條—德軍在策劃、訓練和機動能力方面的優勢就可以真正發揮出來,無論實力對比有多麼懸殊,最終一定能取得勝利。

如果說有一支軍隊特別需要一場勝利,那麼它就應該是1943 年的德國國防軍。這是它在蘇聯的第三個會戰季節。它曾經被莫斯科城下的慘敗在實質上摧毀。於1942 年利用年輕的應徵人員重建後,它又在史達林格勒一頭扎進深淵。在所有戰線上,戰爭的走向都已經明顯不利於德國。

此刻它正需要發出引人注目的宣言。然而它卻沒能淋漓盡致地發揮出自己的軍事藝術的特長,這種歷史悠久、舉世聞名的軍事傳統的繼承人在1943 年想到的計策竟然只是對地圖上最突出的地點發動一場笨拙的攻擊而已。梅林津抱怨說:「德軍總司令部沒有想方設法為機動戰創造條件,它所能想到的最好的主意就是輕率地將我軍精銳的裝甲師投入庫爾斯克。」

任何研究過普魯士—德意志軍事行動史的人都很容易與梅林津產生共鳴。雖然德軍歷史上有過無數次大規模會戰,城堡行動卻始終是最容易解說的戰役之一,而這可能就是它的問題之一。庫爾斯克突出部是烏克蘭北部戰線上的一個突出地帶,由於從亞速海延伸到北冰洋的整條東線的其他部分都相對較直,它的存在很是礙眼。因此,它是一個顯而易見的目標。此外,它也是中央集團軍群和南方集團軍群之間一個很方便的作戰分界。

根據最終制定的方案,每個集團軍群將各派出一個集團軍——中央集團軍群的瓦爾特·莫德爾將軍(General Walther Model)指揮的第9 集團軍,以及南方集團軍群的赫爾曼·霍特將軍指揮的第4 裝甲集團軍——攻擊這個突出部的根部,突破它們當面的蘇軍防禦並向心推進,直到實現會師,將蘇軍圍困在一個巨大的包圍圈中。在第4 裝甲集團軍推進過程中,負責保護其暴露的南方側翼的是第三支集團軍規模的部隊—肯普夫暫編集團軍(或者叫肯普夫戰役集群,得名於其指揮官)。雖然在城堡行動中它只擔任輔助任務,並非核心部隊,但是隨著攻勢的展開,它也會扮演關鍵角色。

兩個集團軍,一個顯而易見的突出部,一次向心進攻——城堡行動的計劃沒有設計任何戰前的機動,沒有執行過調動敵人的嘗試,沒有輔助主要突擊的佯攻,沒有任何意外之處。不僅如此,防守方還得到了4 個月的時間(對於蘇聯紅軍這樣精通野戰築壘技術的軍隊來說,這段時間就和4 年差不多),圍繞這個顯而易見的目標鞏固陣地。因此,庫爾斯克突出部在應對敵方進攻的準備上不亞於3200千米戰線上的其他任何地點。它有著星羅棋佈的可以互相支援的據點、炮兵陣地、反坦克炮掩體,有整場戰爭中最密集的雷場之一,還有至少八條防禦地帶,這是蘇聯有關部門調集的大約30 萬平民勞工的勞動成果。

再堅固的陣地本身都不是攻不破的。一如既往,雙方的地面部隊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但其實在這個方面,庫爾斯克的蘇軍看起來也頗具優勢。上文提到的兩個德國集團軍(莫德爾的第9 集團軍和霍特的第4 裝甲集團軍)將要對抗蘇軍的三個方面軍(俄國人對集團軍群的叫法),莫德爾必須在突出部的北半部分突破羅科索夫斯基將軍(General K. K. Rokossovsky)指揮的中央方面軍,而霍特必須在南面突破瓦圖京將軍指揮的沃羅涅日方面軍。即便德軍這兩路進攻只有一路得手,在這兩個蘇聯方面軍身後擔任預備隊的還有科涅夫將軍(General I. S. Konev)指揮的草原方面軍,它的任務就是派部隊支援在其西方的戰鬥,或者在突出部的戰局嚴重惡化時作為最後的撒手鐧。草原方面軍是有史以來部署過的規模最大的戰略預備隊之一。戰爭進行到這個時候,蘇聯紅軍已經能夠將五個步兵集團軍、一個坦克集團軍、一個航空兵集團軍和六個後備軍(其中兩個是坦克軍)完全置於主戰場之外,作為在必要時才調用的預備隊,這足以說明它的實力之雄厚。

(上圖)一輛「虎」式坦克與一輛被擊毀的KV-1坦克並肩而立。有趣的是,可以看到兩者體積相似,並且都為傳動系統的問題困擾。到1943年中期,KV-1由於機動性和火力不足逐漸退出歷史舞臺。

當我們如今回顧歷史,會發現城堡行動的成功機會實在太小。說實話,我們很想在一開始就給這個計劃「判處死刑」。從有關這場戰役的大量史書中隨便挑一本閱讀就能得出這個結論。但與此同時我們應該認識到,歷史事件的當事人基本上絕不會決定做他們認為不可能做到的事。

本文節選自《國防軍》三部曲

本文節選自國防軍三部曲

●本書作者羅伯特·M.奇蒂諾為美國陸軍部歷史諮詢委員會(the Historical Advisory Subcommittee of the Department of the Army)主席,「國防軍三部曲」確定了他在「德國戰爭方式」研究領域的泰斗地位

●非傳統視角的戰史著作,審視德軍高層決策過程的戲劇性及前線的艱苦事件,透徹剖析「運動戰」的得與失、成與敗

●榮獲紐約軍事事務研討會(New York Military Affairs Symposium)2012年度「亞瑟·古德澤特」獎(Arthur Goodzeit Award)、美國軍事歷史學會(American Society for Military History)2013年度「傑出圖書」獎(Distinguished Book Award)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