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八九式擲彈筒打出美軍心理陰影 紛紛要求仿製 催生M79榴彈槍

一個多世紀以來,美軍給自己的武器和敵人的武器起了各種各樣的綽號。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太平洋戰場的美軍為一種日本武器起了一個誤導人的綽號。

美國陸軍插圖,展示了八九式擲彈筒的標準射擊姿勢,發射管呈45°傾斜,士兵前腳穩定住座鈑。

美國陸軍士兵和海軍陸戰隊員給日本八九式50mm擲彈筒起了一個古怪的綽號「膝蓋迫擊炮(Knee Mortar)」,駐所羅門群島的美國海軍陸戰隊突擊隊著名指揮官埃德森上校曾經評論這個錯誤的綽號:「‘膝蓋迫擊炮’這個綽號很不準確,它並非從膝蓋上射擊的。我的一個手下嘗試在膝蓋上射擊這個擲彈筒,結果弄斷了腿。」

二戰時期,日本士兵使用八九式擲彈筒的標準射擊姿勢。

日本士兵稱其為「Juteki」,正式命名為「Hachikyu Shiki」。不管它叫什麼,八九式擲彈筒都是致命武器,尤其是在叢林作戰中。

本文是「兵工廠生活(ArmoryLife)」網站發佈的介紹文章,作者Tom Laemlein,本人翻譯並編輯給大家分享。

八九式擲彈筒

日本人發現在手榴彈和迫擊炮之間存在一個火力空白。八九式擲彈筒專門用於填補這一空白,這種武器可以發射800克重的高爆彈(HE),提供相當大的爆炸威力,給予對方有效打擊。同時,日軍標配的九一式手榴彈在安裝了發射藥筒後,也可以由擲彈筒發射。

1942年,中國,一名日本士兵俯臥發射八九式擲彈筒,另一名士兵手持兩枚彈藥待命。

在太平洋戰場的所有主要戰役中,日軍使用的八九式(1929年)50mm擲彈筒是一款結構簡單、易於攜帶、作戰效率高的武器。它作為一個完整的武器裝在帆布和皮革製造的攜行袋內,攜行袋還有揹帶,不僅方便行軍,還可以快速投入戰鬥。

1943年,阿留申群島戰役期間,美軍繳獲了兩具八九式擲彈筒和彈藥,準備送到後方進行檢查和測試。

擲彈筒射手通常會在腰間的兩個布袋內,攜帶至少八枚高爆彈。每個日本步兵排的重武器班都配備了三到四具八九式擲彈筒,每個擲彈筒還至少分配了兩名彈藥手,以保證攜彈數量。

日軍擲彈筒班正在中國使用八九式擲彈筒進行訓練。

雖然八九式擲彈筒的發射管很短,但它的射擊精度卻很高,這是因為發射管內部有膛線,彈丸發射後在空中可以通過自轉保持穩定。雖然當時大多數迫擊炮都採用滑膛設計,發射帶尾翼的迫擊炮彈,但是,八九式擲彈筒是通過彈丸底部的可膨脹銅彈帶嵌入膛線,保持發射時的氣密性,這種發射方式成為擲彈筒具有很強後坐力的原因之一。如果將擲彈筒彎曲的座鈑放到大腿上面發射的話,後坐力足以將射手的腿骨砸斷。「膝蓋迫擊炮」的綽號可能是因為操作這種武器時,需要跪著射擊,前腳將座鈑壓入地面。

八九式擲彈筒的射擊

八九式擲彈筒的操作非常簡單,經過練習,射手可以對敵方機槍陣地等重要目標進行高精度打擊。

1944年7月,在中國繳獲的八九式擲彈筒和高爆彈。

射擊時,炮手需要根據射程選擇要發射的彈藥——八九式高爆彈、九一式手榴彈的射程有所不同。然後,射手將座鈑放到地面上,使用沿著發射管外壁塗著的白色或紅色150mm標線,將發射管對準目標。將高爆彈和手榴彈上的保險銷取下,然後將彈藥小心地放入發射管口。

二戰期間,日軍仍在使用老式的十式擲彈筒。這是美軍1944年初在格洛斯特角繳獲十式擲彈筒後,進行實彈測試。

射手以跪姿進行操作,一手握緊發射管靠前的位置,將座鈑插入地面。前腳踩住座鈑,讓發射管與地面呈45°,檢查瞄準目標,並調節射程旋鈕,拉動發射杆的掛繩,即可將彈藥發射出去。

「膝蓋迫擊炮」是一種很受歡迎的戰利品,1945年夏,在硫磺島的美軍飛行員正在擺弄八九式擲彈筒。

通常,八九式擲彈筒的作戰距離都很近,射手可以觀察到彈藥的落點,並相應地進行修正。自轉穩定的八九式高爆彈的有效射程120~640米,發射安裝發射藥筒的九一式手榴彈時,有效射程35~190米,但射擊精度仍然很好。

老式的的十式擲彈筒與更先進的八九式擲彈筒的對比。

八九式擲彈筒的一個鮮為人知的優點是它可以作為直射武器使用,發射角度可以低到15°。在這樣的作戰模式下,如果前方射界開闊,八九式高爆彈的殺傷效果特別明顯。然而,如果目標被植被遮擋,八九式高爆彈的碰炸引信就會過早引爆。改用九一式手榴彈就不會受到樹枝、樹葉的影響,因為它採用七秒延時引信。八九式擲彈筒配備多種型號的彈藥,包括高爆彈、破片彈、燃燒彈、煙霧彈和信號彈。

如果將「膝蓋迫擊炮」這樣放在大腿上發射,那麼後坐力會將腿骨打斷。

一些八九式擲彈筒在發射管上安裝了「氣泡」水準儀,幫助射手確定45°發射角,這種改進型擲彈筒是美軍在阿留申群島的阿圖島戰役首次繳獲的。這種日本擲彈筒的一個重要優點就是,它是在彈藥裝入發射管之後,再進行瞄準和發射的。而其他大多數迫擊炮都採用炮管底部固定擊針,炮彈通過重力下落,通過底火撞擊擊針進行發射,但這造成了危險的「未擊發(Hang Fire)」可能性。中國軍隊就曾經戲稱「迫擊炮,瞎胡鬧,打不出來往外倒」。

美國擁躉

在太平洋戰場的叢林作戰中,頭頂茂密的樹葉讓美軍標配的迫擊炮變得不再適用,如果發射甚至會對友軍造成危險。在所羅門群島戰役中,美軍很快發現八九式擲彈筒讓日軍在近距離作戰中獲得了火力優勢。事實上,一些美軍指揮官曾經試圖推動美國研製一款類似的武器。

1943年,美國海軍陸戰隊艾略特基地舉行的地方武器操作培訓,八九式擲彈筒近距離射擊演示。

美國陸軍中校約翰·喬治曾在瓜達爾卡納爾島指揮過一個連,後來在緬甸與梅里爾的部隊並肩作戰,他在自己的回憶錄《在憤怒中開槍(Shots Fired in Anger)》中評論道:

「遭遇敵人時,首先敵方偵察兵會用步槍打幾槍,有時還會用機槍打幾個點射。然後,很快,我們就會聽到那些該死的‘膝蓋迫擊炮’的炮彈爆炸聲和手榴彈的爆炸聲,當這些榴彈落在我們身後或中間的小路上,這實在太煩人了。」

「當然,我們試著用手頭的武器來對付日軍的偷襲。我們必須採取一些措施,讓我們的迫擊炮進行還擊。我們嘗試了幾種方法,所有的方法都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但從長遠來看,沒有一種方法比研製美國版‘膝蓋迫擊炮’和配套彈藥的實用效果更好、成本更低。」

1945年初,美軍在緬甸繳獲的八九式擲彈筒。

梅里特·埃德森上校最初擔任美國海軍陸戰隊第1突擊營指揮官,後來擔任美國海軍陸戰隊第5團指揮官,他在所羅門群島與日軍交戰有著豐富的經驗。他在1943年關於瓜達爾卡納爾島的戰鬥報告中,這樣評價八九式擲彈筒:

「我們非常需要‘膝蓋迫擊炮’,以下是其擁有的優勢:

這是一款單兵武器;

一個人除了攜帶武器之外,還可以攜帶十發彈藥;

它的射速很高;

它為排長提供了一種隨時可以使用的面殺傷武器;

這種迫擊炮發射日本通用手榴彈,射程45~60米。我相信日軍每個步兵排的迫擊炮班都配備三門這樣的迫擊炮,每門迫擊炮有兩名彈藥手;

它可以將射角放低,座鈑頂住一根原木,然後進行直射,比手榴彈的投擲距離更遠;

我建議對彈藥進行改進。日本製造的炮彈裝填太多的烈性炸藥,而彈殼又太薄。因此它造成我們許多人受傷,但大多是輕傷。」

不過,埃德森上校和許多其他要求美國設計「膝蓋迫擊炮」的人一樣,並沒有實現他們的願望。相反,美國陸軍軍械部門很快提供了M1型60mm火箭筒,就是大名鼎鼎的「巴祖卡」。1944年,經過大幅改進的M2火焰噴射器開始裝備美軍。這兩種武器的組合,重新讓美軍獲得了火力優勢,當美軍進攻距離日本本土更近的島嶼時,發揮了巨大作用。

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展示在硫磺島繳獲的八九式擲彈筒和其他物品。

即便如此,筆者還是想知道埃德森上校要求仿製八九式擲彈筒的建議,是否給美國軍械部門留下了什麼樣的印象。當筆者要求撰寫相關內容時,「兵工廠生活」的編輯們立刻就想到了美國在二戰結束後,研製的簡單卻高效的M79榴彈發射器。

受到二戰期間「膝蓋迫擊炮」的影響,美軍裝備的M79榴彈發射器在越戰期間發揮了重要作用。

也許美國陸軍1961年制訂的「尼布利克計劃(Project Niblick)」就讓人回想起1943年——當時美國軍方希望研製一種比迫擊炮更便攜、比槍榴彈射程更遠、射擊精度更高的武器,來增強步兵部隊的火力。最終,M79型40mm榴彈發射器讓美軍填補了手榴彈與火炮之間的火力空白。

中國QLG-10A下掛榴彈發射器的後坐力有多大?說一說理想化模型

圖說:M79榴彈發射器 越戰時期的傳奇武器 至今仍是特種部隊最愛

日本投降75週年特別評測:有坂九九式步槍 十四式手槍性能如何?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