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械化就是履帶?摩托化就是輪子?

在人類數千年的歷史中,工業革命不僅帶來了生產力和經濟結構的變化,同時也使得人類的戰爭面貌發生了巨大改變。在此之前,人類的戰爭主要依靠畜力和徒步進行,但當時間來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由於內燃機和工業技術的普遍發展,人們開始發現,利用鐵路、機械化車輛進行部隊的輸送是遠比依靠馬車來得更有效的。

1914年9月,正當德國人按照施裡芬計劃在馬恩河進行大範圍迂迴之時,眼瞅著法國戰敗已難避免。危急時刻,法國將領加利埃尼緊急徵調巴黎城中的1200輛計程車,在當晚就為50公里外的前線輸送了5000人。這一關鍵援兵的到來,不僅充實了防線,也起到了對德軍的嚇阻作用。最終導致迂迴的德軍不得不放緩腳步,法國由此贏得了馬恩河戰役的勝利。

而這,也是人類歷史上首次利用內燃機車進行運兵。

此後列國均開始大規模的開發軍用內燃機車以增強部隊的機動能力,但本質上這並未改變步兵戰鬥的實質。在絕大多數時候,步兵們仍需要在距離戰場相當遠的地方進行卸載和集結,然後再徒步穿越炮火封鎖區以抵達敵方的防禦前沿。

不過雖然這樣,相對於依靠徒步和牲畜運輸來說,這也是機動力的大大提升了。

而從廣義上講,這也是最原始的摩托化。

直至時間來到2戰,以坦克為核心的德軍發現,步兵極需要一種能在作戰中與坦克同步穿越戰場的披甲車輛,為此,德軍開發了Sdkfz系列裝甲運兵車。

該車相對於普通帆布運輸車輛來說,其裝甲可以很好的保護士兵在穿越中間地帶時,免遭敵方炮火碎片和輕武器的殺傷,這就大大提高了步兵的生存能力。同時其車載的MG24機槍和射擊窗口也使得步兵可以在行進途中就對敵方進行直接射擊。這下,突破敵陣的坦克手們再也不用為兩翼沒有步兵伴隨而擔驚受怕了。

不過Sdkfz系列畢竟是原始的裝甲車輛,隨著戰爭的進行和反裝甲武器的發展,Sdkfz那薄薄的鐵片再也不能保證步兵能像戰爭初期那樣,可以直接與坦克相配合。最終,一切又回到了原點,在大多數時候,乘坐Sdkfz的裝甲擲彈兵仍需要在一定距離外停下,然後再徒步跟隨坦克進行衝擊。

等到二戰結束,和德國機械化部隊廝殺了幾年的蘇聯和美英等國在這方面也開始有了自己的心得。大約在20世紀60年代,蘇聯和美國先後開發出新一代的裝甲運兵車BTR-60和M113系列。

這兩款冷戰初期的作品,在很大程度上強化了自二戰開始後,裝甲車在防護性和火力方面的提升。但同一時間很不幸的是,由於反裝甲武器,尤其是個人反坦克裝備的發展,其與坦克伴隨突擊的能力並沒有二戰初期Sdkfz那樣醒目。

然而不管怎麼說,運輸車輛的裝甲化已然是世界大勢,就像用慣了智慧手機的人,你是很難勸再他回頭去用小靈通的。

那麼,所謂摩托化與後來的機械化究竟有什麼區別呢?

事實上,摩托化與機械化的區別,並不是以裝備裝甲車輛與否來作為主要評估標準的。因為就像上面所說,在二戰剛剛開始時,就連Sdkfz這樣的兩塊薄鐵皮,也能使得車載步兵可以跟隨坦克直接壓到敵方的防禦前沿上。而等到冷戰尤其是冷戰後期,即使像M113這樣全方位防護性的車輛,其戰場生存能力卻也因為反裝甲武器的發展,而不得不在距敵前沿的數公里外就進行卸載。

那麼其區別又主要在哪呢?

首先是在功能上。

摩托化輸送或者說裝甲運輸車的本質其實是指下車戰鬥。即由於裝備的侷限性,使得運載車輛無法直接跟隨坦克對敵前沿進行突擊,因為這一路不管是敵方的反坦克火箭筒,亦或者是大口徑炮兵、武裝直升機等等都能輕易將其摧毀在半道上。

為此,摩托化部隊一般遵循的原則是,在距敵前沿3-5km時進行卸載,然後步兵以徒步方式穿越中間地帶,直至攻擊展開區域時方形成步兵攻擊隊形前出,並最後到達距敵防禦前沿約400米左右時展開衝擊,以完成最後的陣地佔領。

在這之中,坦克一般根據敵情,可能先步兵之前對敵實施正面突擊,又或者則是以火力掩護步兵抵達預定地域後,再重新加速穿越步兵陣線並引導最後的衝擊行動。而摩托化部隊中的運輸卡車一般不參與直接行動,像BTR和M113等系列的裝甲車則同樣需要酌情跟在步兵戰線的後方進行火力補充。只有在特殊情況下,即比如已明確敵方缺乏反裝甲力量時,它們才可以不進行步兵卸載,而直接突突敵軍陣地。

至於說機械化部隊,則它可算是摩托化的再升級,這一點得益於技術進步和前面提到的反裝甲技術的進一步發展。為此,軍隊越發需要一種比裝甲輸送車更具戰場生存能力和戰鬥能力的車輛出現,這即是以蘇聯為首的BMP系列和以美軍為代表的布萊德利系列步兵戰車。

步兵戰車系列繼承了裝甲運輸車的人員運輸功能,同時由於更為先進的裝甲,更大口徑的機炮,乃至反坦克導彈、數字化設備等等的加入,使得步兵戰車具有比裝甲運輸車更全面的作戰能力。

這就像iphon8比iphon6也許功能相差不大,但它一定比小靈通來得更優秀。

在這之餘,步兵戰車本身就承擔了原本很多來自步兵的任務,比如在對付敵徒步步兵這類軟目標時,又或是為進攻中為坦克壓制敵步兵反裝甲力量時,步兵戰車可以更好的依託車載武器完成,而不像大部分的裝甲運兵車一樣得依靠步兵載員下車戰鬥。這種性能上的全面最佳化,也強化了整個作戰集團的攻擊效率。

不過事實上說到這,我們可以看到,以步兵戰車為代表的機械化雖然更適合乘車突擊,但這一點並不代表著摩托化部隊就完全沒有這個能力。因為本質上這個問題是取決於敵我雙方的態勢和武器發展水平來定的。

好比如在當代反坦克導彈和炮兵等技術不斷進步的今天,步兵戰車同樣也需要在其射程外進行停留。故而我們說,儘管步兵戰車提高了步兵的戰場生存能力,但並非說是它就改變了其職能屬性。事實上摩托化部隊也好,機械化部隊也罷,其究竟是下車作戰還是乘車作戰,完全是根據戰場態勢來定的。

最後,摩托化與機械化可不可以通過其裝備來進行判定呢?

一定程度上這是個偽命題,即,雖然說摩托化部隊是指大部分裝備輪式車輛,並以下車作戰為主的作戰力量。但實際上拿今天的戰場來說,你會發現大部分機械化部隊也裝備有大量輪式車輛,並且也都進行著越來越多的下車作戰任務。

這方面最突出的代表要演算法軍,拿法軍的潘哈德和VBCI系列戰車來說,你說它是輪式吧,人家甚至還進行比機械化部隊更直接的突擊行動,但你要說它就比布萊德利或者BMP可靠?好像也沒法這麼說。

再一個問題是作戰思想,以蘇聯為例,由於2戰後蘇聯繼承和發揚了它的大縱深作戰理論,故而整個蘇軍體系在作戰思路、裝備和編制上都是強調快速突擊作戰的。因而哪怕它的部隊TOE編制表裡,BTR是屬於摩托化序列,但一樣會被用於執行突擊任務。反過來美軍雖然名號上還存有大量步兵師的編制,但其單個步兵師內所擁有的裝甲和摩托化車輛卻一點不見得比機械化部隊的比例少。

所以摩托化、機械化與否,事實上也不全是拿裝備比例就能說得清的。

最後,擁有對應的裝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一個國家某項戰力的真正形成,很大程度上是架設在其國力生產基礎上的。這就像我國第一輛汽車解放牌CA10誕生於1956年,但彼時我們的軍隊仍主要採用徒步作戰方式,並剛剛開始邁入騾馬化。而這個故事我們將在下一篇專文中去講述。

千言萬語一句話吧,摩托化和機械化固然是一種發展的標誌,但事實上這個問題並不完全就等同於某種特定戰法。與此同時,某某化也並非就能一定保證勝利。這正如2戰時期,別看德國佬拿著十來個裝甲師在前面所向披靡,但事實上在它的後面,仍跟著數以百萬計的馬匹和徒步步兵。

這裡是帝林,本篇我們小述了機械化和摩托化的一點常識性問題,在後續篇章中會推出關於機械步兵連排的相關戰術、我國機械化小傳等內容,感謝你的觀看。

全文完

相關文章

二戰德國空軍的飛機命名規則

二戰德國空軍的飛機命名規則

1933 年帝國航空部成立後,著手對全德國的航空工業進行統一管理和規範,其中一項重要舉措就是建立了一套標準的飛機命名規則,也就是RLM飛機命...

中世紀戰爭中武器與盔甲的演變

中世紀戰爭中武器與盔甲的演變

著:查爾斯·歐曼,譯:王子午 自5世紀條頓諸王國建立直到查理曼大帝時代,武器和盔甲在形制方面並沒有出現太多的變化。不過到了9世紀,我們發現基...

早期美國海軍飲食漫談(二)

早期美國海軍飲食漫談(二)

早期美國海軍飲食漫談(二) 永遠的鹹肉和硬餅乾 在整個十九世紀上半葉,美國海軍每天的主食依然毫無變化,仍舊是硬餅乾和鹹豬肉或鹹牛肉擔當主角。...

我也說說 NP22 手槍的真相

我也說說 NP22 手槍的真相

近日,拜讀劉開吉教授所著《NP22手槍真相》(以下簡稱《真相》,全文見附錄一)和王秀宇所著《NP22手槍的網路水軍緣何攻擊劉開吉教授》(以下...

4150米!最遠狙擊記錄被刷新

4150米!最遠狙擊記錄被刷新

10月29日,一位名叫本傑明·吉內斯特的法國神槍手,成功完成了4150米距離的超遠距離精確射擊,從而刷新剛剛創造的4008米的最遠狙擊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