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岳,出身名門卻家庭不幸,30歲才出道,卻在事業巔峰時去世,「搖滾教父」的人生為何如此悲情?

1988年,初出茅廬的伊能靜正在錄製專輯《19歲的最後一天》。

這張專輯的製作人叫薛岳,被稱作台灣搖滾教父。

製作這張專輯時,薛岳已經癌症晚期。

但他依然在堅持做音樂。

直到人生的最後一刻,還在舞臺上。

去世的時候,他只有36歲。

薛岳

他留下的歌傳唱了30年。

他在整個搖滾音樂史上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而在寥寥幾筆的資料中,透露的卻全是悲情。

上世紀五十年代出生在台灣

上世紀五十年代出生在台灣。

父親性格暴躁。

薛岳小的時候,是左撇子,父親為了讓他改成右手,經常抽他。

後來,父母離婚,薛岳跟了父親。

後來,父母離婚,薛岳跟了父親

俗話說有後媽就有後爹,本就不溫柔的父親更加暴力。

有一次,薛岳犯錯誤,父親打的不過癮,執意要切掉薛岳的耳朵作為懲罰。

大姐跪在父親身前哀求,也無濟於事。

情急之下,大姐求父親割掉自己的耳朵,替弟弟接受懲罰。

冷靜下來的父親這才罷手。

薛岳最愛的就是大姐,在家裡他只有大姐一個「親人」。

父親在婚後又生了一個小妹妹,對他和大姐更加冷淡,薛岳每天都在幻想母親能來接他。

直到13歲那一年,安頓下來的母親終於把薛岳接到了身邊。

他在新的學校上學,還學會了打籃球,性格逐漸開朗。

大概一年之後,薛岳又被父親接了回去

大概一年之後,薛岳又被父親接了回去。

青春期加上壓抑的環境,他總想找個出口。

正巧,他們家二樓搬來一個男孩,那男孩經常敲架子鼓,鼓槌敲擊鼓面

聽得特別爽快。

沒過多久又搬來一個主唱,徹底影響了薛岳。

受他們啟發,薛岳開始研究音樂,他的悲傷和叛逆合在一起,初見搖滾的影子。

16歲,父親一家搬到美國,自然沒有帶走薛岳,他又回到了母親身邊。

大姐介紹他加入合唱團裡打鼓,在這裡算是開始將自己的音樂搬到臺前。

母親的經濟能力有限,薛岳得學會養活自己。

還沒有成年,就學會了謀生。

白天在學校上課,晚上要去賓館打工。

小小年紀進入社會,染上了惡習,抽菸喝酒樣樣精通。

年紀尚小沒有節制,每天菸酒不斷,超出身體負荷。

菸酒不是什麼好東西,卻能麻痺自己,缺愛的薛岳,渴望愛渴望關注,卻始終得不到。

20歲那年,身體敲響警鐘,正在服兵役的薛岳得了急性肺炎,住進醫院。

一來二去,愛上了護士。

兩人迅速墜入愛河。

就在薛岳沉浸在戀愛的甜蜜中,以為得到了期待已久的愛。

現實卻狠狠給了他一巴掌。

自己並不是女友的唯一,這段感情還有第三個人的加入。

薛岳傷心欲絕,無處話淒涼,回顧二十年被殘忍對待的歲月,衝動之下選擇吞藥自殺。

幸好發現及時被救了回來。

從此薛岳心中留下了兩個字:絕情。

感情好像是他永遠得不到的東西。

這次衝動,也給他的身體留下了不可逆的傷害。

21歲,結束服役加入了藝工隊。

對他來說是件好事,也受到了不小打擊。

在藝工隊,他們經常嘲笑薛岳不會五線譜,業餘。

薛岳自尊心強,發憤圖強,學習五線譜,每天沉浸在音樂的世界裡寫歌編曲。

一年後,學成。

薛岳辭掉了工作去西餐廳駐唱,為了保護嗓子,戒掉了煙。

他打鼓打得好,悟性高,歌喉不錯,成了小紅人,月薪能達到一萬六千多。

之後的幾年都在打鼓中度過,成了小有名氣的鼓手,到28歲的時候月薪已經到了六萬元。

在音樂的世界裡他總能暫時忘了煩惱。

漸漸的,薛岳不滿足於當下的生活,想要在音樂上再有個突破,做一張真正屬於自己的專輯。

80年代人們受西洋音樂的影響頗深,歌曲中都融入了搖滾元素,但人們對於搖滾的認識還都很薄弱。

薛岳想做的就是一張純搖滾的專輯。

他對作品的要求極高,氣走了許多製作人,最後找到了李宗盛。

還是小李的李宗盛,已經展現出過人的天賦。

後來李宗盛在這張黑膠唱片專輯寫過一段話,大致意思是說,這張專輯可太累了,把他弄慘了。

不過後來,這也成了李宗盛功勳章一般的作品。

1984年,30歲的薛岳帶著這張專輯《搖滾舞臺》出場了。

也是這一年,薛岳查出了肺囊腫,之後又查出了肝病,緊鑼密鼓的製作過程和突如其來的病魔交織,這張專輯也把薛岳弄慘了。

專輯發出後,很快奠定了薛岳搖滾教父的地位。

「什麼是搖滾?」

打開薛岳的專輯就知道了。

這張專輯也成了很多年輕人的搖滾啟蒙,包括後來的五月天、信樂團等等。

宣傳期間,薛岳飽受病痛折磨,沒有體力站在舞臺上,這也造成了一段時間歌紅人不紅的現象。

薛岳要強,體力跟不上思維,氣得自己差點退出樂壇。

回頭想想,還是沒捨得。

第二年又發出了《天梯》,將薛岳再次推向高峰。

薛岳成了品質的保證

薛岳成了品質的保證。

可肝病肺病如影隨形,為了創作,他會喝酒麻痺自己。

直到有一天又進醫院才知道喝酒的危害,為了延長生病,痛下決心戒酒,能恢復精力繼續創作。

第三年他作出了專輯《不要在街上吻我》。

製作期間,他曾多次想放棄自己的生命。

製作期間,他曾多次想放棄自己的生命

薛岳無法忍受,自己的身體如此,大部分時間只能像廢物一樣躺在床上,不得動彈,可他的事業才剛剛迎來高峰期,身體卻背叛了他。

痛苦、憂慮、再次拿起安眠藥。

可想到逐漸年邁的母親,他停止了。

或許好好活著才算是贏。

也是這段期間他找到了法國女友瑪麗,瑪麗思想開放教會了他很多東西,薛岳開心了許多。

1987年做出專輯《情不自禁》,帶著點爵士帶著點甜蜜。

恢復健康生活的薛岳甚至在健身房練出了幾塊肌肉,得意洋洋的向朋友炫耀。

那應該是他最想要活下去的一段時光。

可惜,瑪麗最終還是選擇了家鄉,回到了法國。

很久之後,薛岳一直對她念念不忘。

或許是早就習慣了離別也或者是看淡了感情,薛岳把情感寄託在了音樂中。

可上天還是給他開了一個更大的玩笑。

1989年,趕往內地看唱片期間,連續高燒不斷,開始以為是水土不服,後來愈發嚴重,到了醫院得知肝上長了腫瘤,已經很大了。

好友劉偉仁得知訊息心疼不已,寫下一首歌《如果還有明天》。

薛岳積極接受治療,手術,中醫,偏方,能用的都用了,只願能製作完第五張專輯《生老病死》。

最終他如願了。

1990年,他開了演唱會

1990年,他開了演唱會。

在舞臺上唱了《如果沒有明天》聲嘶力竭,情到深處,肝部疼痛難耐。

就這樣用生命,一次又一次獻給舞臺。

演唱會現場,多次全場起立鼓掌,震撼、感動和無可挑剔。

10月,他剪去了多年的長髮。

那是他的愛惜之物,可體力已不允許他打理了。

沒多久,他也去了。

年僅36歲。

年僅36歲

後來信樂團的信將《如果沒有明天》放入自己的專輯中作為第一主打,每次都唱得聲嘶力竭。

這是他對前輩的紀念。

李宗盛也很少唱起搖滾舞臺

李宗盛也很少唱起《搖滾舞臺》。

只有在薛岳去世十週年的演唱會上,帶著剛剛出道的五月天表演了一次。

薛岳這個名字,成了大多人心口的痛。

這一生,他渴望愛渴望音樂渴望活下去,最終都成了泡影。

後來,有很多人愛他,有很多人聽他的音樂,而這一切,在他短暫的生命中永遠無法體會到了。

相關文章

崔健與台灣流行樂

崔健與台灣流行樂

華語搖滾教父寶刀不老! 4月15日,崔健於晚上九點在網路直播開唱(比原定晚了一小時),演出結束時,創下超過4400萬人觀看的紀錄。 崔健的音...

黑豹樂隊主唱張淇走了,別罵了

黑豹樂隊主唱張淇走了,別罵了

黑豹樂隊發佈訊息招募主唱。 網友紛紛猜測「張淇單飛」了,如果此事為真,那麼黑豹樂隊將迎來36年成隊歷史上第11任主唱,在搖滾音樂史上,這是獨...

45年100首粵語歌,總有一首說破你心事

45年100首粵語歌,總有一首說破你心事

聽說,所有無法釋懷的生活,都是妥協下的優雅。 終有一天,在某個稀疏平常的清晨,歲月會消逝、執念會放下,只有偏愛粵語歌的你還守著舊情。 不論經...

上海古典音樂地圖

上海古典音樂地圖

1988年,陳燮陽與上海交響樂團剛剛官宣「貝多芬之魂」的演出,第二天8場音樂會12000多張票銷售一空。 2012年,洛林馬澤爾率領英國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