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ing 80’s:40年前的日本搖滾樂隊綜藝有多強

早在40年前,也就是1980年,日本神奈川電視臺就已經專為搖滾樂隊開了一檔綜藝——Fighting 80’s

Fighting 80’s是個什麼樣的節目呢?

80年代的日本正處於昭和末年,經濟和文化高速發展,是世界的潮流文化發源地之一,外來文化的衝擊讓他們接觸到非常多新鮮的事物,年輕人們都在追求個性的時尚潮流。

選手們的妝容、服飾、造型都非常的大膽,比如這位半裸著上身、在胸下紋了個巨大的「LOVE」的兄弟。

又或者是這位頭頂一撮粉色頭髮,身穿花襯衫的小哥,如果他此時出現在北京三里屯的街道上,依舊不會落伍。

還有這位擁有厚重瀏海的姐姐,說她是從巴黎時裝週剛回來的超模我都信。

不過要說最誇張大膽的造型,那有一個人是肯定繞不開的,他就是忌野清志郎。

忌野清志郎在日本享有”搖滾之神”、”搖滾教父”的稱號,他的穿著打扮非常有個性,總是一副花裡胡哨、看不出本來相貌的不良少年的樣子,15歲就開始搞搖滾,19歲正式職業化,成為專業歌手。

他翻唱的那首《500miles》個人風格很強烈,他獨特的唱腔讓這首歌多了幾分不一樣的感覺。

他所在的樂隊是RC Succession(RCサクセション),這個樂隊,在日本搖滾樂圈享有宗師級別的地位。

曾公開說受RC影響的音樂人非常多,在主唱忌野清志郎紀念演唱會上,桑田佳佑、木村拓哉、能年玲奈以及在他的推薦下進入演藝圈的三浦友和等許多明星都有出席。

他們的言行和時尚也影響了許多年輕人,甚至成為了以一種亞文化,在他去世的時候,有四萬三千歌迷去現場和他道別。

節目除了非常前衛之外,樂手們在舞臺上的狀態可以說是完完全全的放飛自我。

當時只有23歲的佐野元春(日本80年代流行搖滾天王)在節目錄制過程中唱到嗨,興奮地跑出鏡頭,導致攝像機都找不到他,出現觀眾們喜聞樂見的「廣播事故」。

「現年23歲的佐野元春。儘管他是一個新來者,但仍不為人所知,但他將來肯定會加入星空的。」

這是當時為他寫的宣傳語,也是一個事實。

佐野元春自己組的樂隊叫「Heartland」,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的插曲《someday》就是他的歌。

當然了,Fighting 80’s還是一個看實力的節目,人才輩出。

Zelda (ゼルダ)樂隊,這是日本第一批全部由女性組成的後朋克搖滾樂隊,當時她們參賽時,都還是高中生。

這4個姑娘,1980年發表首個單曲,直至1996年解散,總銷量超6萬,她們作為女性團體擁有最長的活動經歷,在吉尼斯紀錄中也有記載。

但即便商業價值不高也沒關係,只要實力出眾,一樣能夠得到肯定。

Flower Travellin’Band(鮮花旅行樂隊)成立於1967年,受到過無數專業人士的好評,可粉絲就是不買賬,樂隊的專輯銷量一直都很差,但它依舊是日本搖滾樂史上非常重要的存在。

主唱喬山中,也是在國內被劉歡、崔健等多位歌手翻唱的《草帽歌》的原唱,後來他來來央視的《同一首歌》節目中演唱了這首歌。

內田裕也是這個樂隊的伴唱、打擊樂器、製作人,也是演員樹木希林的丈夫,玩了一輩子搖滾的他,死後也「被搖滾」了一把。

在內田裕也的葬禮上,唯一的女兒內田也哉子致悼詞,可謂是史上最強悼詞,沒有之一,文末,他女兒寫了一首「內田裕也式」的詩為他送別。

(譯為:去他媽的內田裕也,不要安息,起來搖滾)

太搖滾了!

南天群星(Southern All Stars)在日本幾乎無人不知,地位非常高,從1975年組建樂隊到主唱去世,他們始終非常受歡迎,成員從未變動過,這在日本流行樂壇是極少見的。

你可能沒有聽過這個樂隊的名字,但你一定聽過他們的歌。

作為被翻唱大戶,他們的許多歌都被港臺的明星翻唱過,陳慧嫻那首《飄雪》就翻唱的是《花咲く旅路》,這首歌由樂隊主唱——桑田佳佑作詞作曲,他的妻子也就是樂隊的鍵盤手——原由子演唱,薛凱琪和方大同那首《復刻回憶》也是翻唱他們樂隊的《真夏的果實》。

所以,聽他們的歌,你一定會有種「我是不是在哪聽過」的錯覺,不用懷疑耳朵,因為你可能真的聽過。

日本人似乎特別鍾愛夏天,把夏天稱作是「戀愛的季節」,這個樂隊也是如此,每到夏天就瘋狂出歌,歌曲內容也大多和夏天有關。

或許正因為如此,在日文中的「夏天結束了」,才會包含著許多無法言說的意義。

1986年10月,富士電視臺開設了一檔名為《Music Station》的音樂節目,不僅介紹國內的流行音樂,國外的音樂人也會參演,艾薇兒出演過6次,后街男孩去過3次,咱們國內的女子十二樂坊去過4次。

直至今天,這檔節目還在播出。

實際上,富士電視臺在1965年就已經做了一檔名為《Sing Roustabout》(演唱青年狂歡節)和另一檔《Winning Electric Battle》的音樂綜藝類節目,尤其是後者,在日本掀起了前所未有的「電熱潮」。

1989年2月,TBS電視臺開了一檔名為「イカすバンド天國」(又名:三宅裕司的魷魚樂隊天堂)的樂隊綜藝,一經播出,真的成為了樂隊的「天堂」,許多未出道的樂隊通過這個綜藝被大家喜愛和熟知,節目的影響力可見一斑。

節目的賽制很有意思,是打擂臺的形式。

每週有10組業餘的樂隊登場,由審查員選出一組,挑戰墨斗魚天王,也就是上一週的冠軍,如果贏了,便取代他成為新的墨斗魚天王,接受下一組的挑戰,如果連續贏了5周,就能正式出道。

而且,只有贏了的人才有資格拍pv,所以實力是唯一的考核標準。

Blankey Jet City就是連續贏了5周,然後順利出道!

1991年,他們樂隊發行了第一張專輯《Red Guitar And The Truth》,初登場就在Oricon榜有了銷量第八的成績。

日本歌手椎名林檎是樂隊主唱淺井健一的狂熱粉絲,在自己的歌曲《丸之內虐待狂(丸の內サディスティック)》中寫道:

每天晚上都唱淺井的歌high到極點……將來想變成那個披薩店的女生,然後,你就會用你最喜歡的那把吉他打我。

但連贏五週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其實只要你足夠優秀,就算沒能連贏5周,也一樣可以出名。

Jitterin’Jinn是一個由奈良縣組成的日本音樂樂團。

他們在節目中打敗了打敗了上一週的冠軍,不過下一週就被另一個樂隊打敗,雖然只在勝利者的位置上呆了一週,但他們也憑藉著自己獨特的音樂風格獲得了很高的評價,斬獲一大批粉絲。

最初知道這個樂團,其實是因為日本的一部音樂類動漫——《Angel Beats!》。

動漫中的一位女鼓手入江美雪,就是以Jitterin’Jinn的鼓手入江美由紀為原型創作的。

直至節目播完,一共有846個樂隊參演,造就無數經典。

在三十年後,參與過其中的樂隊成員們回憶起那段時光,也仍是滿滿的懷念和感慨。

在樂隊「宮尾歩む和日本社長」中成為第10代墨斗魚天王的黒沢伸,通過節目正式出道,在大學畢業後在一家大型電機制造商企業就職,他作為公司內部IT部門的經理在某大型電視臺工作,樂隊依舊繼續活動。

生活和夢想兩不辜負。

黒沢伸提起當時參加節目時的感受,說道:「原本打算處理青春的可燃垃圾,卻一下子點燃了。」

對他們而言,這個節目稱得上是人生的轉折點。

青春裡那些躁動不安的細胞,擁有了一個契機,它們在舞臺上炸裂,那是青春的氣息,是對音樂瘋狂熱愛的能量,這份能量也感染著每一個看節目的觀眾。

這個節目給他們一個把夢想照進現實的機會。

黒沢伸在採訪中提到「索尼發行的第一張專輯《大車輪》賣出了12萬張左右,如果不是那個節目的話,絕對賣不到那種程度,話說回來,本來就不可能出CD。」

當年紀增長,他們不再是少年時,生活和夢想便開始較量。

唱片公司的合同到期,節目熱度逐漸降了下來,大家都投入各自的生活,進入公司成為小職員,或是轉行成為演員,亦或是結婚擁有了家庭,許多人因為各種各樣的原由,不得不中斷樂隊的活動,但他們對樂隊的熱愛依舊不減。

「世上沒有比樂隊更有趣的了。」

他們如此說道。

在這許許多多的音樂節目中,優秀的音樂人就這樣源源不斷地井噴式增長,音樂界一片繁榮景象,那麼我們不得不思考,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現象?

除了當時難得一遇的時代背景,教育也是不容忽視的一點。

在日本,從小學到初高中再到大學,每個階段都有明確且嚴格的音樂教育。

小學階段,主要是引導學生對音樂的興趣,老師會教一些基本的音樂能力,並且組織欣賞音樂活動;

初中階段,開始學習樂器,讓學生真正體驗到音樂的美妙,也瞭解到更多形式的音樂;

高中階段,進一步培養音樂能力,在初中的基礎上加強對相關技能的教育和學習,有天賦的學生會選擇進入專業音樂的領域,沒有天賦的大多數人至少也能當個有水平的聽眾;

大學階段,即便是理工大學,也有非常豐富的音樂活動,學生們多少都會點樂器,所以會經常舉辦一些活動,並沒有因為專業的限制而放棄對音樂的熱愛,經常幾個人一搭夥,就是一個新樂隊。

更重要的是,不管是哪個階段的老師,都是音樂相關專業的院校畢業的,師資的高質量也讓學生接收到了更專業的教育,還有所配備的音樂教材,都是著名音樂教育學家和作曲家們有針對性的進行編寫,不死板枯燥,真正地實現了寓教於樂。

與之相比,我們的差距顯而易見

與之相比,我們的差距顯而易見。

日本比我們更早的意識到「有用的知識」裡,包括了「欣賞藝術」的能力,陶冶情操也是他們教育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而且我們掛在嘴邊的「德智體美勞」的素質教育,似乎只剩下了「智」和「體」。

自從初二開始,我就沒有上過音樂課,對音樂課的記憶停留在了初一學過的豎笛上,我的藝術細胞大概也在那學期結束後就被全部扼殺。

沒有觀眾,再好的音樂也只會曲高和寡,因此國內音樂想要發展,不能只靠專業的音樂人,觀眾的審美也得跟上。

日本人的成長環境決定了他們的國民審美的高度和多元化,他們的音樂類綜藝只要內容優秀,就不會沒有人看,好的音樂自然就會被人發現。

只是,想要形成這樣的良性循環,我們還有多遠的路要走?

猶未可知。

相關文章

誰的青春沒愛過艾薇兒?

誰的青春沒愛過艾薇兒?

艾薇兒37歲狀態登上熱搜。 37歲的艾薇兒穿著露腰T恤,破洞牛仔褲,看起來活力十足,儼然一副17歲叛逆少女的模樣。 網友紛紛評論:我都快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