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Alvarez,95歲老太太提名葛萊美:被父親打碎音樂夢,流亡喪女,如今讓全網淚目

樂壇,你能想象到的大器晚成是多少歲?

可能是 30 歲,40 歲,甚至 60 歲…但絕不能想象,這是 95 歲。

近日,95 歲的古巴老奶奶 Angela Alvarez,獲得了葛萊美的提名。

關於音樂,她的一生都在錯過,不斷地錯過…但夢想從來都在心底,她為此等待了 80 年,從來沒有放棄過。

1927 年, Alvarez 出生,她從小就喜歡音樂。

家裡兩個會彈鋼琴的阿姨教她演奏和唱歌,每次家庭聚會,Alvarez 都會成為最耀眼的明星。

14 歲的 Alvarez 已經開始寫歌,會彈琴,會吉他。

高中的時候她告訴爸爸,自己想成一名職業音樂家。

而爸爸對她說:「那種生活不適合你,你為你的家庭歌唱吧。你「不適合」為全世界歌唱。」

Alvarez 並非那種反叛激進的性格,她沒有掀桌也沒有離家出走,而是在 19 歲的時候結婚生子。

後來她回憶起往事,談到父親,並沒有怨恨,只說自己很愛他。

也許因為音樂從未真正離她而去,只是暫且換作一種隱形的能量,如影隨形。

本以為日子會一直這樣安穩下去,然而在 1959 年,卡斯特羅上臺,同許多古巴人一樣,1962 年, Alvarez 一家決定前往美國。

丈夫 Orlando 因為工程師的身份,暫時無法離開古巴,於是, Alvarez 打算先帶著孩子們踏上前往美國的航班,可因為缺少檔案,她在機場被攔下,無法登機。

最終,Alvarez 決定和孩子分離,她送他們去到了遙遠的美國,而自己和丈夫則留了下來。

孩子們抵達美國後,曾被安排在一家孤兒院裡住。好幾個月後, Alvarez 終於得到許可,離開古巴,來到邁阿密,但因為那時她還沒有足夠的經濟收入,因此很長時間,都沒有辦法將小孩接回家中。

直到一年多以後, Alvarez 在普韋布洛一家銀行找到了一份清潔工的工作,她和孩子們才終於得以團聚。

Alvarez 在孤兒院附近租下了一間狹小的地下室,每個週末,她都能和孩子們在一起。

雖然家庭狀況非常困難,但 Alvarez 始終努力讓孩子們的生活充滿快樂,而音樂就是她最好的工具。

Alvarez 嘗試用音樂影響更多人,只要有空,她會把孤兒院中的其他古巴兒童邀請到家中,從旋律裡,回憶起遙遠的故鄉。

1966 年,丈夫 Orlando 終於來到美國和一家人團聚,一家人在路易斯安那州的巴吞魯日定居下來。

時間匆匆流逝,1977 年,Orlando 死於肺癌,那一年 Alvarez 50 歲。

而在1999 年,兩人唯一的女兒也因癌症去世。

流亡,喪夫喪女…很多不可說,也很多難以言說。

唯一堅定的,陪在 Alvarez 身邊的,是自她出生便始的夢想。

音樂是她最好的朋友,愛人,信仰。

Alvarez 一共有 9 個孫子,這些孩子從小聽著奶奶的歌聲長大,每次有機會,她都會拿起吉他,給孩子們唱歌。

父親曾跟她說,她的音樂為家人而唱,她也秉著對父親的愛,用歌聲陪伴她愛的人很多年。

但夢想在慢慢生根發芽,慢慢帶領著她。

Alvare 的孫子 Carlos,最終成長為一名專業的音樂人,而他的職業選擇,是受到了奶奶的影響。

隨著祖母年事漸高,Carlos 冒出一個想法,他要把奶奶的歌曲都錄下來,作為家族遺產傳承下去。

像《尋夢環遊記》一樣,所謂死亡,其實是遺忘。而若音樂猶在,那些愛不會離開。

Carlos 把這個想法告訴奶奶,並希望她能把自己所創作的歌曲都唱給他聽, Alvarez 沒有猶豫,分享了她創作的 50 多首歌曲。這些歌曲被收錄在一張 2021 年發行的專輯裡。

「音樂是靈魂之語。「Alvarez 說。

Alvarez 說

Alvare 在不同歌曲裡,唱完了她的一生。

1969 年,在非裔古巴人的歌曲《Romper el Yugo》中,她用西班牙語向古巴唱道:「如果我能用如此強大的力量打破禁錮你的枷鎖/我會多麼幸福,我會唱一首和平的讚美詩。」

「我漫無目的地想,這讓我多麼悲傷/我漫無目的地想,什麼也找不到/我尋找慰藉,我尋找和平」,她在丈夫去世後的 1978 年寫的《Camino Sin Rumbo》中哭訴道。

孫子 Carlos 聽著這些歌謠,慢慢意識到,原來音樂不止是一首旋律,它是一種本體,是 Alvarez 的另一種生命形態。

Carlos 決定,要為奶奶製作一張專輯。

他曾將這個計劃擱置了許久,直到 2016 年,一個朋友向他發出拷問:「你到底在等什麼?在等她死嗎?」

Carlos 才被一語點醒,緊鑼密鼓做起安排,將奶奶請到他位於洛杉磯的家中,開始錄製和製作她的首張專輯,並邀請這位喚醒他的朋友作為專輯製作人。

這些專業的音樂人們當聽到 Alvarez 的歌謠時,會為之驚歎,感嘆他們像是流傳已久的經典作品,只不過受眾頗少。

Carlos 熟識的古巴裔演員 Andy Garcia 聽到了 Alvarez 的歌聲和故事後,非常感動,又操刀為她拍攝了長篇紀錄片《Angela 小姐》,已於去年上映。

不僅如此,他還邀請 Angela 在自己正在翻拍的電影《新娘之父》中出演一個角色,併為電影原聲帶獻唱。在 Andy 眼中, Alvarez 代表了一代人,她足夠偉大,是古巴的遺產。

這張收錄 15 首歌的同名專輯《Angela Alvarez》發佈後,立即引起了熱烈的反響。95 歲的 Alvarez 成為了拉丁葛萊美新人獎最高齡提名者,並將與孫子 Carlos 一起登臺表演。

「我以為這不是真的,在家裡,我有時會掐掐自己來看看這是不是一場夢。這是一個非常美麗且巨大的驚喜,我所有的夢想都實現了,雖然我已經 95 歲,但這不重要,如果我已故的父親和丈夫還活著,能親眼看到這一切,他們也會非常自豪。」

Alvarez 也希望將她的故事告訴給人們:「永遠不要說‘我做不到’,你可以做到,並且永遠值得一試。就算是 95 歲,你也依然可以因為你所做的事情而得到認可。」

是的,不管在什麼年紀,你深愛之事,它將會用同等的愛回應你,並奔騰流淌在血液裡,生生不息。

評分9.1:拯救一種瀕臨消亡的音樂,一場老頭們的偉大冒險

生來就知道自己會成名是一種什麼體驗?

相關文章

日本最會唱歌的50位歌手,第一名 MISIA

日本最會唱歌的50位歌手,第一名 MISIA

部屋君最近在補綜藝節目,發現TBS電視臺《請告訴我真實的排名》今年一期節目中,做了一份音樂調查的榜單。 邀請了190位專業的聲樂家,評選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