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中緬邊境的 Kawa 樂隊:為什麼說「中國雷鬼在雲南」?

如果說「世界雷鬼在牙買加」,那麼「中國雷鬼就在雲南」。在這個少數民族居多的省份,蘊含著極其豐富和獨特的音樂文化,Kawa樂隊就是其中之一。

作為一支非常優秀的雷鬼樂隊,在演出之外,他們的生活像極了現代版的陶淵明,過著「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神仙日子。

但比起讓更多人聽到自己的音樂,他們更願意讓自己的歌到達更多「音樂無法到達的地方」。

熱帶雨林深處的律動

熱帶雨林深處的律動

「我們是一支有冠軍鼓手的樂隊」

「我們樂隊裡面有一位音樂世家」

在互相陰陽外加調侃的的開場白裡,Kawa樂隊的成員們爆發出一陣笑聲,在這莫名的熱鬧氛圍中,他們的形象和我最初看到他們首支mv裡的逐漸重疊。

不過玩笑歸玩笑,「冠軍」和「音樂世家」可都是實打實的。

鼓手小雄是2 0 1 6 年 中 國 TAMA Groove Session全國總冠軍,現在他還擁有一家美甲店;吹奏手凃出生於音樂世家,自幼就學習鋼琴、小號等樂器,曾是前山人樂隊的鍵盤手。

其他幾位也都是十分有資歷的音樂圈老人,主唱老憨曾組過司崗裡、臭皮囊 等樂隊;貝斯手德龍也曾在這幾個樂隊擔任貝斯手和製作人;另一位吉他手老黑曾為音樂人阿水、司崗裡樂隊等製作專輯,原創dub音樂在豆瓣音樂上具有大規模的忠實鐵粉。

2015年,這群自稱是「老油條」的音樂人湊到了一起,在那個時間節點,他們不約而同地覺得:「做音樂更自由,更舒服,而且是自己最擅長的東西。」

於是,抱著「玩一玩」的心態,Kawa樂隊就成立了。

他們幾個都來自於雲南213國道(昆洛線)地區,生活的地方山清水秀,有著佤族、回族、哈尼族等少數民族音樂文化的薰陶,做的音樂和想要表達的東西都更為生活和包容,就連「Kawa」這個樂隊名字都是以前佤族的叫法。

關於「中國雷鬼在雲南」這句話,他們表示認同:「我覺得在中國來說,肯定雲南是最適合玩雷鬼樂的地方,它有這樣的土壤,如果沒有根的話,完全都copy國外的那種,做了也沒有那麼好。」

因為雲南很多少數民族的東西都還是和雷鬼有關係的,如果你想用現代的這種對音樂形式去表達的話,雷鬼是最符合的。

比如佤族律動的節奏也是後拍的,和雷鬼樂就無縫連接,同時,他們把民族的東西加進音樂裡,既能保留文化的「根」,也能給音樂添加一些不一樣的色彩。

不過和國外各種門派的雷鬼樂比起來,中國的雷鬼還是沒有足夠的特點,我們沒有更多地去表達更底層人民生活的東西,Kawa樂隊認為,這個是目前最欠缺的東西。

他們對於這一點的思考除了生活中的有感而發,也有一部分來自於鮑勃·馬利的影響。

「牙買加和佤族其實還是有很多共同點的,比如說現在我們佤族很大一部分是在緬甸,然後他們的經歷和牙買加那個時候還是挺像的,然後鮑勃·馬利就有很多就關於怎麼樣讓人民去覺醒去鬥爭,提倡所有全世界要同一種愛,要去包容、尊重的思想,這些能影響到我們。」

但他們又和國內別的雷鬼樂隊不太一樣。

「城裡面那種玩音樂只是他們喜歡,但我們身後有很多少數民族的兄弟姐妹,他們都一直以Kawa為榜樣,無形當中肩上的擔子就很重。」

讓世界聽到雲南

讓世界聽到雲南

如果非要用一首歌來形容Kawa樂隊,他們選了這首《大起大落》,因為這首歌剛好和這個年代、和他們非常契合:「我們的思想大起又大落/我們的家園大起又大落/我們的生活大大大起又大落…」

但要論最喜歡、最有意義的一首歌,那還得是《紅毛樹》。

在佤族人心中,紅毛樹神聖莊嚴、不可侵犯,他們用紅毛樹製作成木鼓和神靈溝通,這也是Kawa樂隊的首支單曲。

最開始的靈感來自於佤族拉木鼓的號子,吉他手老黑寫了一個非常好的旋律,也就是開頭的吉他,然後大家開始分工,各自融入各自的旋律,先有個樣板,再跟著節奏的速度和風格的走向創作出了這首歌。

「做這首歌之後,大家的東西都很契合,都不用怎麼改動就可以用了,非常的快。」

他們在創作上默契十足,《Puer Man》這首歌也是一開始沒什麼想法,但後來靠大家即興,再把最好的旋律抽出來用的。

值得一提的是,這首歌的前奏是族群長老用佤族特有的樂器「囉樹」吹的。

在Kawa樂隊的音樂裡不乏這種來自民間的原生態音樂,他們平時也會向民間藝人們去學習,並將其融合在音樂中。專輯《出雲南記》的第一首歌就是他們專門請來了佤族的頭人——巖聰,從他演奏佤族的獨絃琴solo引入。

在他們的歌詞中,也有不少佤語,但他們並不擔心過多的佤語歌詞會讓聽眾覺得「聽不懂」,因為在他們的音樂世界裡,旋律是高於歌詞的。

「我覺得我們Kawa為什麼的歌詞那麼簡單?其實還是和我們生活的環境有很多的關係,沒有必要說那麼多廢話,旋律是更重要的,幾個音就可以讓你很high了,歌詞其實是很次要的東西,我們應該更要突出節奏。」

對他們而言,音樂本身就是情感的載體。

當大篇幅的歌詞出現以後,整個情緒就被歌詞所引導,其實有時候那些聽不懂詞的歌,也會讓人覺得很好聽、很感動,這就說明歌的旋律和本身情感的載體和人產生了共鳴,這也是他們所追求的。

他們的創作主題也非常生活化,沒想過要刻意傳達什麼東西,只希望能和聽眾產生共鳴,他們很認真地表示:「生活周邊的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寫成歌。」

不過也會遇到一些創作瓶頸,現在Kawa樂隊最重要的就是想要做一些更新、更國際化的東西,不能一直重複以前的旋律,他們覺得自己的音樂應該像蝴蝶一樣,需要蛻變,不斷地突破自我。

事故&故事

事故&故事

用Kawa的話來說,能在雷鬼樂演出現場站樁的都是保安,木乃伊聽到都會跳的,如果聽到那種節奏還跳不起來,那麼我覺得真的你差不多可以進棺材了。

他們用一個詞來定義雷鬼這種音樂風格,那就是——「甩起來」,但……有時候也會「甩」得過火。

某次演出現場,他們遇到了一位熱情的樂迷,拿著兩個滅火器就衝上了臺,在舞臺上狂噴,刺激是真刺激,氣氛也搞了起來,就是不太合法,後來就被保安請了下去。

這是他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演出經歷,但最感動的演出經歷並不在某個音樂節或者livehouse裡,而是在雲南一個偏遠的寨子。

19年疫情爆發之前,他們每一年都會去做義演。看著那一群小孩子圍著他們又唱又跳,感覺很純粹、很震撼,也很感動。

他們被小孩子們簇擁著,感動之餘也有點難受:「他們的眼睛都特別亮,感覺沒有任何雜質在裡面,然後你走的時候那些小孩全部在旁邊哭,不讓你走,真的特別難受。」

當我看到有人評論「未來的這一群孩子裡面肯定也有未來的吉他手或者音樂人」時,突然體會到了Kawa樂隊提到的他們肩上所揹負的重量。

城市裡的小孩子有著更豐富的資源,很容易就能得到很多東西,但那些生活在寨子裡的小孩可能活了七八年甚至十來年,才能第一次在現場看到這樣的音樂。

Kawa樂隊屬於這裡,對這片土地有著更深的情感。

「我們不想影響什麼城市裡面的那些人,我們覺得能把我們生活在雲南這些少數民族裡面的兄弟姐妹,能影響到那些孩子們,我覺得就挺ok了。」

不過,因為疫情嚴重,雲南那邊離邊境又比較近,管控更嚴格一些,所以義演停了三年,他們希望以後疫情好一點之後,能夠接著每年都去做義演。

歸園田居

歸園田居

幾年前的演出上,主唱老憨說演出完還要回家餵豬種菜,我原本以為這是在玩梗,沒想到這是他們真實的生活,自己種菜,生火做飯。

「我們已經差不多把一個工廠的柴火都燒完了。」

不禁讓我想起海子的詩「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餵馬,劈柴,周遊世界,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儘管現在不得不迴歸城市生活,但他們還是更喜歡在山裡待著,經常去露營,自己做飯,他們從小就生活在山裡,所以時常需要回到大自然裡治癒自我。

「自然會給你很多城裡面永遠不能給你的那種能量,我們還是會去找那種東西。」

但是迴歸現實,他們又不得不面對生活的窘迫。

原本他們有一個工作室專門用來排練,但最近工作室出了一些狀況,沒辦法排練,就只能去吉他手老黑家裡,然而,沒過多久就被投訴了,要是接著排練,只能喜提「罰款5000,拘留15天」大禮包。

而疫情的影響更是讓他們本就不富裕的狀況雪上加霜:「我們的演出經歷已經取消了30多場了。」但他們倒是挺樂觀,表示還好有副業養著,能餬口就已經不錯了,至少偶爾能有演出,還能繼續做音樂。

「我們這幾個精神永遠富足。就是物質再好一點就ok了。」

不過在音樂上他們還是很捨得花錢的,雖然也會淘一些二手的設備,但除了吃吃喝喝(主要是喝),錢基本都花在了設備上。

「今天買一個3萬塊錢設備,可能半年都不到,馬上又出新的,你說你是買還是不買?你買你要勒緊褲帶,你不買你又覺得好像差一點,所以我們對設備肯定是希望更好的,但是設備真的是無底洞。」

因為還要接送小孩、給孩子做飯,所以他們的排練時間也不固定,只能確定好一個時間,大家都聚在一起排練或者創作,先有一個初步的東西,再慢慢做細,在這之外的時間裡,大家都有各自的生活。

在音樂上,Kawa樂隊並沒有什麼特別大的企圖心,唯一的想法就是希望能用能用音樂,生活得很好,能養家餬口。

也許幾十年後,我們還能看到他們在臺上演出,幾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帶著孫子孫女一起唱著:「朋友好久不見,大家都別來無恙,我在雲南歡迎你回家……」

相關文章

蹦了這麼多年迪,你真的懂disco嗎?

蹦了這麼多年迪,你真的懂disco嗎?

說到迪斯科,我們的第一印象是什麼? 或許像張薔的這首曲子一樣,是帶感的前奏線條,是強勁冰冷的電子鼓,是電子化的人聲? 或許像這首童年的旋律一...

因為陳慧嫻,很多人開始學粵語

因為陳慧嫻,很多人開始學粵語

得益於遍地開花的音樂綜藝節目,又有一位經典歌手要和大家見面了,她就是陳慧嫻。 每當熟悉的旋律響起,總會勾起人內心最深處的漣漪。 作為上世紀八...

周傳雄,大難不死之後,他有多心酸?

周傳雄,大難不死之後,他有多心酸?

最新一期《時光音樂會》周傳雄意外現身,重返舞臺唱歌,簡直是滿滿的回憶殺。 周傳雄和林志炫合唱了自己的代表作之一《記事本》。 當年,這首歌是周...

劉德華60歲,奉陪到底

劉德華60歲,奉陪到底

今天是天王劉德華60週歲的生日。 為慶祝生日,劉德華在網路上發佈了自己唱歌視訊。 這首歌是《奉陪到底》。 「一生無底線給我奉陪到底。」 「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