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鍵間,屋宇摩天 | 趣談建築與鋼琴音樂

文 | 李茜雲

文 | 李茜雲

19世紀中期,音樂理論家、作曲家姆尼茲·豪普德曼在其名著《和聲與節拍的本性》中提出「音樂是流動的建築」。詩人歌德看見法國斯特拉斯堡大教堂時曾說:「建築是凝固的音樂。」這些都是西方音樂家和詩人對音樂和建築在審美關係上的精妙之語。哲學家黑格爾曾提示音樂與建築的關係:「音樂和建築最相近,因為像建築一樣,音樂把它的創造放在比例和結構上。」

而落實到具體的音樂作品上,音樂與建築也常產生具體聯繫。筆者日前參與了2022年度國家藝術基金藝術人才培養資助項目「鋼琴作品民族化創編人才培養」,在聆聽作曲家鄒向平關於建築與鋼琴音樂的講座後深受啟發,寫一篇小文介紹幾部與建築直接相關的鋼琴作品以饗讀者。

西方鋼琴作品與建築

西方哥特式的建築,發源於12世紀的法國,其由羅曼式建築發展而來,為文藝復興建築所繼承,其特色包括尖形拱門、肋狀拱頂與飛拱,常用穿插的曲面和橢圓形空間等,還有外形自由、追求動態、喜好富麗反覆的裝飾風格和強烈的色彩等特點。

以建築的意象作為音樂的靈感,各個時代的作曲家對和聲、音塊、音調旋律、調式調性、節奏韻律、織體等種種技術手法的運用是截然不同的。

如,穆索爾斯基《圖畫展覽會》中第十首《基輔大門》,是作曲家根據已逝朋友維克托·哈特曼的遺作——為基輔所設計的城門圖案而作的。

維克托·哈特曼為基輔設計的城門圖案

維克托·哈特曼為基輔設計的城門圖案

這座帶有烏克蘭和俄羅斯風格的城門包含了富有民族色彩的裝飾,在大門之上冠有斯拉夫式的盔形圓頂,城門同教堂毗連,由塔樓和拱門組成。這些文化元素是作曲家基於自己的民族性自然感受到的,他創作的高妙之處在於對調式調性的選擇與佈局完全符合其對「基輔大門」音樂「建築」的悟感。同時,他的創作手法也對後來法國印象派產生了很大影響。

簡要地說,《基輔大門》由材料A+B組合而成,成拱形結構,但再現做了兩次A的變奏,形成五個部分。調性佈局分別對應三拱兩門,對比復調的運用則對應大門左矮右高,作曲家通過調式調性的佈局及對比復調的運用來對應大門的直觀形態。

而德彪西前奏曲集第十首《沉沒的教堂》,根據法國北部地區布列塔尼的一個古老傳說寫就。傳說中,由於這座城市的市民貪圖奢華和世俗享樂,整個城市淹沒於大海。每年只有一天,當輕霧消失、潮水退去、黎明出現,教堂會徐徐浮出水面並響起鐘聲。當夜幕降臨時,教堂又會緩緩沉入海底,鐘聲漸行漸遠。

此曲共分為四段,運用五度和弦疊置、三度調性對置、流動的織體、「鐘聲」音型等寫作手法,讓「升-浮-沉-遠」的織體造型域塊對應教堂黎明升起、夜幕後下沉的傳說和寓意。這也是音樂捕捉建築形態的另一種方式。

「鐘聲」音型
「鐘聲」音型

「鐘聲」音型

20世紀西方以數理思維創作的作曲家不在少數,但在電腦作曲還未普及時,作為建築師的作曲家安尼斯·澤納基斯便以建築設計的數學計算對應作曲技術進行創作。他使用數學計算來幫助塑造音樂事件,有時使用計算機以輔助確定音響,不僅確定音高,而且確定它們出現的時刻、音色的級、時值和力度等,然後把得到的資料轉譯成常規樂譜,通過樂譜上的形態表現更具「成像」的視覺感和聽覺感。

如他的鋼琴作品《埃瑪》(副標題「象徵性音樂」)便是將「集合論」與「布爾代數」的某些原理運用於音樂材料的組織。

他先設置一個R通用集(標準鋼琴鍵盤上88個琴鍵的組合),然後從R中挑選出無任何交集的三個子集A、B、C,澤納基斯通過這樣的數理邏輯和運演算法則來完成整部作品。

(圖片來自Robert A. Wannamaker的<Structure and Perception inHermaby Iannis Xenakis>一文)

中國鋼琴作品與建築

從20世紀初趙元任創作《和平進行曲》開始,中國作曲家們開始踴躍探尋和創作鋼琴作品。作曲家江文也的鋼琴作品《北平正陽門》(1935-1936年間創作的鋼琴套曲《斷章小品》中的一首)和1938年創作的鋼琴套曲《北京萬華集》中的《天安門》《紫禁城下》,是他在北京採風和短暫任教期間創作的。

尤其是《北京萬華集》,多用民歌、民間歌舞、戲曲音樂等傳統音樂素材來表達他對北京初識的感受。

作曲家施金波的《大雄寶殿》,則是把握一種主觀介入現場的心理狀態。施金波的作品多取材於民間,描寫鮮明及現實的音樂形象,具有強烈的民族色彩。

施金波鋼琴作品大雄寶殿「鐘聲」結尾

施金波鋼琴作品《大雄寶殿》「鐘聲」結尾

近代的鋼琴音樂作品裡,作曲家鄒向平的鋼琴作品可堪稱音樂與建築結合的典範,其《即興曲——侗鄉鼓樓》《侗鄉風雨橋》和《山水文廟》分別通過對黔東南苗侗自治州侗族村寨、廣西柳州三江侗族自治縣的風雨橋及雲南建水古鎮文廟的建築由遠到近、由表及裡的觀察和體會,運用不同的寫作手法及表現意境創作。

《即興曲——侗鄉鼓樓》創作於1987年,在1995年「喜馬拉雅杯——中國風格鋼琴曲」國際比賽中獲得第一名。此作品取材於黔東南苗、侗自治州黎平縣的三龍鄉等侗家村寨。在這裡,鼓樓的歷史及造型、侗語的發音都給了作曲家無限的靈感和想象空間。由侗歌提取的四音組變形重組、混合節拍、多變的節奏、音程-音調-音區分層等多種方式,表現出《侗鄉鼓樓》的塔樓造型和作曲家對鼓樓的印象。

鄒向平即興曲—侗鄉鼓樓開頭部分示例

鄒向平《即興曲—侗鄉鼓樓》開頭部分示例

鄒向平2016年創作的《侗鄉風雨橋》是繼《即興曲——侗鄉鼓樓》之後又一部以侗族為題材的鋼琴作品。作品繼承了部分《侗鄉鼓樓》的音高材料、侗語音調特徵、多重調性對置的寫作手法,同時引用了侗族車江琵琶歌《心心相印》的旋律,結合鋼琴模仿侗琵琶掃弦及自然之聲的織體形態,將風雨橋的外觀與音樂結構達成一致,將侗族歷史人文背景的內涵「音樂化」,從而形成一部更加全面、更多維度展現建築特色的作品。

三江風雨橋

三江風雨橋

三江風雨橋是一座集侗族特色木構建築技藝精華於一體的鋼筋混凝土月牙形單橋拱。「廊亭-橋」的建築結構給了作曲家很大靈感,其通過音樂結構形態來表現風雨橋的形態——其中七個柱式和弦代表「廊亭」,中間用流動的音型展現「橋」,整體結構呈迴旋加變奏體。凝固的和弦及流動的音型也恰好對應了「建築是凝固的音樂」及「音樂是流動的建築」的說法。

除了上述兩部侗鄉姊妹篇,《山水文廟》是鄒向平於2022年新創作的一部鋼琴作品,靈感來源於雲南建水古鎮的文廟。2022年春,鄒向平第一次拜訪建水文廟,即被它的壯觀、典雅、輝煌的魅力所觸動。

建水文廟

建水文廟

作曲家從文廟的精神內涵入手,結構上,全曲以「太和元氣,弦頌琴源」「泮池亭思,煥山倒影」「鳶飛魚躍,九獅戲珠」「魚躍龍門,龍鳳呈祥」「樂山樂誰,仁心持恆」五個段落構成。音高材料以F-降D-降A-降B四音為主,運用五度音程的和音、平行六、九度等。九度疊置對應斗拱,結合建水小調《東門有棵花》,同樣通過由遠及近、由表及裡、由內而外的藝術角度寫作此曲。

鄒向平手稿東門有棵花

鄒向平手稿《東門有棵花》

此曲在2022年寫作完成後至今並未首演。據筆者了解,致力於研究及演奏中國風格鋼琴作品的鋼琴家張奕明目前正在準備《山水文廟》的鋼琴演奏錄製並預計出版唱片《鄒向平鋼琴作品集》。

對於建築的觀察和體會,我們不應僅停留在表面,除了觀察其結構、外形、色彩等對應音樂的結構、力度、織體等因素,還應切身感受其「裡」,通過了解其歷史、背景、文化底蘊等,用音樂語言表達其更深層次的寓意。正如鄒向平所言:「同樣一件事物會在不同的藝術家那裡獲得不同的印象。但其中最重要的是作曲家頭腦中長期儲存的、別無他樣的靈感與通達目標的技術修養的累積。」

相關文章

音樂元宇宙,長什麼樣?

音樂元宇宙,長什麼樣?

作者 | 夏天 編輯 | 範志輝 想象一下,在一個3D虛擬空間裡,每個人都可以藉助數字分身自由進入到livehouse、音樂節、演唱會等各個...

被「榨乾」的老歌,變味了

被「榨乾」的老歌,變味了

作者 | 丁茜雯 編輯 | 範志輝 針對於「老歌」的過度消費,在東西半球從未停止過。 隨著《怪奇物語》第四季完結,穿插在劇中的多首歌曲,也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