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傳奇,換主唱後,他們殺瘋了!

開年以來,各式各樣的演唱會和音樂節點燃了人們久違的狂歡熱情,甚至「你今天搶到票了嗎?「也變成了打招呼的口頭禪之一。

這些狂熱歌迷們票選出的「現場Live王」,絕對令你意想不到。

那就是曾經你打死都不願意去聽的「農業重金屬」———鳳凰傳奇。

博主@抽風手戴老溼講述了近日朋友聽鳳凰傳奇現場的情景:「從來不會刻意聽,卻首首都能跟著唱」、「年過三十,血脈自動覺醒了」……

......

網路上有許多網友上傳的現場視訊,其中一個視訊裡,兩人演唱了《奢香夫人》。

前奏響起,觀眾們的反應頗為淡定,直到副歌響起——

「烏!蒙!山!連!著!山!外!山!」臺下聽眾嘶吼尖叫著,簡直像「邪教現場」

鳳凰傳奇現場有多燃?——打不過的沙巴克

在年輕人聚集的小紅書和抖音上,也有大量使用者在毫不掩飾地表達著自己對鳳凰傳奇的喜愛。

當鳳凰傳奇再次大範圍地出現在各大社交網站上,人們驚奇地發現:

這群出道就帶著「土味」標籤的國民組合,近年來口碑驚天逆轉,熱度持續攀升。

綜藝節目上,他們憑藉著對 《山河圖》、《海底》等歌曲的專業演繹頻頻出圈;

B站上,鳳凰傳奇的熱門視訊從鬼畜變成作品,播放量屢破千萬;

微博上,組合成了熱搜常駐,就連曾毅的歌詞變多了也被網友們津津樂道地調侃成「換主唱了」

時至今日,他們打入音樂節市場,與一眾代表著潮流文化的樂隊和Rapper們同臺獻唱,受眾拓展到了年輕圈層。

這一次,大家把十年前的不屑一顧拋之腦後,指天立下山海誓:

「你永遠可以相信鳳凰傳奇。」

從模仿韓流到不土不洋

從模仿韓流到不土不洋

時間追溯到1998年。

那年,18歲的楊魏玲花從鄂爾多斯藝校畢業,為了追夢,她兼職當電器銷售員,又賣了家裡幾頭羊,才換來一張遠赴深圳的機票。

與此同時,25歲的曾毅,修過電腦做過焊接工人,如今已在深圳打拼了五年,在一家名為「金色時代」的歌舞廳當音樂總監。

玲花早期照片

玲花早期照片

時至今日,玲花仍然記得兩人初見時的場景:沒有想象中的「相見恨晚」,也沒有什麼「惺惺相惜」,反倒是曾毅「殺馬特」的造型差點嚇退了玲花。

雜亂的黃毛、奇特的長耳墜、難以直視的花襯衫,玲花甚至和閨蜜偷偷吐槽:「這人太醜了。」

好在曾毅一眼便「相中」了這個嗓音嘹亮、外向豪爽的內蒙姑娘,當場就錄用了她。

當「賣電腦」的碰上「修電腦」的,兩人一拍即合,在經歷過人員變動後,組成了一個全新的雙人組合,取名為「酷火」。

酷火的意思,就是比酷龍還火,而酷龍是當時全亞洲頂流的韓國男子演唱組合。

「酷火」組合一搭檔就是六年,兩人到處跑場,當過駐唱、演過小品、上過電視。

為了「火」為了「潮」,曾毅不惜剃成光(滷)頭(蛋),戴著墨鏡和皮手套,模仿起了酷龍成員之一的具俊曄(大S現老公),和玲花一起唱半生不熟的韓語歌。

為了做出成績,他們汗與淚交織,多年如一日地揮灑:

通宵彩排是常態,寒冬酷暑也一如既往;那時條件簡陋,連伴奏帶都沒有,他們就抹掉原聲當伴奏,抹不掉的地方,玲花就唱得更大聲,試圖用嗓門蓋過去。

後來曾毅標誌性的「嘿哈」和玲花的「獅吼級高音」,就是在那時煉成的。

高壓之下,性格懶散的玲花經常衝到網咖打遊戲《傳奇》,排練也總遲到。

直到很多年後,玲花仍記得當年凌晨兩點桂林米粉的味道,以及因遲到被曾毅罰繳的500塊「鉅款」,節目上,玲花坦言:「一開始挺煩他的。」

而在這六年裡,兩人也從水火不容的「歡喜冤家」升級成「好哥們」,曾毅會教玲花唱歌、在她忘詞時救場,在她狀態不好時幫她調整。

為了給玲花作配,擅長唱歌的曾毅跑去學了rap還練習了呼麥,儘管這個技能會給嗓子造成不可逆的傷害,但他奮不顧身地努力,只為了讓組合越來越好。

比起「情侶」或「同事」,他們更像知己和家人:

她是鮮花,他便是不顯眼的綠葉;她是風箏,他便是那根細線,排憂解難,任她海闊天高地飛。

時間來到2003年,全國上下被非典鬧得人心惶惶,一位來自湖南的民歌音樂人何沐陽寫了一首抗疫歌,卻始終找不到合適的歌手來演唱。

無意間他聽見了玲花那高亢、充滿爆發力的嗓音,一時驚喜不已,這不就是自己一直想找的那種聲音嗎?

這不就是自己一直想找的那種聲音嗎?

陳仁泰雖不是科班出身,卻有一雙好耳朵,業內甚至有傳聞,只要經過他認可的歌曲,大概率都會紅。

見證了兩人一路走來的不易,何沐陽很是欣慰,提議兩人乾脆改個名重新開始:「鳳凰這個名字特別適合你們,酷火後就是涅槃重生。」

再然後,陳仁泰根據鳳凰傳奇的特點,為他們規劃了一條「下沉路線」,給創作人提的最多的建議是「直白一點,再直白一點。」

當時公司有很多製作人不服,他們私下討論,都覺得這樣的作品太「low」太「俗」,根本拿不出手。

畢竟當時還處於一個香港四大天王剛隱退後的盛世,周林陶王等歌手正值巔峰,組合方面五月天、蘇打綠、SHE、羽泉,成績斐然。

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之下,草根出身的鳳凰傳奇,想要突出重圍,簡直是異想天開

然而,《月亮之上》這張專輯以600萬銷量和火遍大江南北的傲人成績,佐證了陳仁泰的獨具慧眼:

人們聽膩了纏綿悱惻的情歌,從未見識過如此高亢大氣別有韻味的女聲,更別說玲花那渾然天成的蒙古歌喉,讓歌曲中的草原風情撲面而來;

另一方面,曾毅承擔起了「流行」重任,顆粒感十足的說唱加之細膩的間奏處理放在近二十年後的今天,依然足夠時髦。

自此,鳳凰傳奇風靡全國,踏上漫長征程:

05年,他們在《星光大道》上獲得亞軍,初露頭角;

07年,進入「彩鈴時代」,鳳凰傳奇成為「頂流」。

那時,鳳凰傳奇的歌曲總下載量過億。最火爆的時候,街邊的音像店裡、手機的彩鈴裡,半數以上都在放他們的歌。

同年,鳳凰傳奇發佈了第二張專輯《吉祥如意》。

這張專輯裡,一首《自由飛翔》幾乎完美繼承了《月亮之上》的特點:

編曲依然出色、玲花的副歌依然是核武器,不過這次對曾毅的rap處理更為開放,甚至嘗試了部分小節的男女對唱。整首歌的意境相較《月亮之上》,更靠近情歌流行。

同時,《奢香夫人》《全是愛》《最炫民族風》等歌也成了鳳凰傳奇經典曲目,這類歌曲在民族元素的基礎上曲風編排動感十足,一路殺進了「中老年廣場舞」必備歌單。

拋開審美或音樂雅俗,鳳凰傳奇不炒CP不鬧單飛,形象正面,作品大氣,業務能力線上,簡直是「永不塌房」的六邊形戰士

然而,隨著鳳凰傳奇越發炙手可熱,圍繞著他們的爭議也越發尖銳。

最大的爭議,除了老生常談的歌曲「土」「俗」,更多的是針對曾毅本人的。

原來,因為曾毅被分到的都是存在感較低的rap或和聲,他在大眾眼中,只是一道可有可無的影子。

節目裡,有人調侃他:「你是全中國賺錢最容易的男歌手」,節目外,有人質疑曾毅憑什麼能和玲花五五分賬。

那時沒什麼人能記得住他的名字,《月亮之上》火了,他就叫「喲喲哥」,《最炫民族風》火了他又叫「留下了哥」。

就連陳仁泰最初也只想簽下玲花,而曾毅更像是「買一贈一」的那個贈品

這些針對曾毅的調侃、嘲諷或輕視,玲花看在眼裡,隱隱心疼。

她還記得在「金色時代」時,曾毅兼任主唱、編曲和排舞,仍然堅持與玲花對半分錢;後來在兩人最困難時,曾毅又到處找朋友借錢,還把借來的錢拿一半給玲花用。

所以當後來曾毅提出「按勞分配」讓玲花拿走更多收入時,被她一口回絕:「借錢的時候怎麼分,掙錢的時候就怎麼分」。

反觀同一時期的其他組合:

和他們一樣從《星光大道》走紅的玖月奇蹟,經歷了結婚、離婚,最後各自單飛;因翻唱爆火的旭日陽剛,因為分配不均分道揚鑣,如今早已銷聲匿跡;還有很多知名組合、樂隊,內鬥、分利不均、流水主唱/樂手……

或許正是有一直互相扶持、惺惺相惜、不是愛情卻勝似親情的相處模式,鳳凰傳奇才得以長紅至今。

年過半百突然爆火的說唱皇帝

年過半百突然爆火的說唱皇帝

2017年以後,鳳凰傳奇沒再發過專輯,很長一段時間裡,他們也鮮少出現在熒屏裡。

在路人眼裡,鳳凰傳奇好像因為「過時」而「銷聲匿跡」了。

然而,當2019年曾毅和玲花帶著《山河圖》強勢迴歸後,人們才大吃一驚,這還是印象裡那個「只會飆高音」「總唱廣場舞神曲」的鳳凰傳奇嗎?

在詞曲作者寶石老舅和編曲製作人Mai的加持下,《山河圖》運用了時下流行的Trap flow,這樣的編排與鳳凰傳奇之前的歌相比,簡直是脫胎換骨。

唱功方面,除了玲花那一如既往的穩、透、亮的嗓音高水準發揮外,曾毅的表現也是意外之喜。

這幾年國內Hiphop文化興起,然而那些沒受過聲樂訓練的rapper壓根找不到自己的發聲位置,一唱歌就暴露短板,續航能力也很差,有的用嗓過度還患上了嗓音疾病。

而曾毅,作為老牌青歌賽十強選手,在發聲訓練這一塊,絕對是穩紮穩打。

一次在舞臺上唱《奢香夫人》時,曾毅因腿部受傷便坐著唱,到了副歌部分就連玲花都站了起來,可曾毅不僅坐著唱,還飆了一段高音,聲壓之強,甚至蓋過了玲花。

換句話說,曾毅可以同時兼任國內「唱歌最好聽的rapper」以及「rap最強的歌手」,實力不容小覷。

總之,《山河圖》展現了鳳凰傳奇專業性的提升音樂性的創新,也標誌著鳳凰傳奇的轉型,以黑馬之姿,證明了其「國民歌唱組合」的地位不可撼動。

事實上,鳳凰傳奇的首次轉型早在2010年就開始了,以《荷塘月色》為代表,鳳凰傳奇開始從單一風格的民族音樂轉向更豐富的中國風音樂

《荷塘月色》完全顛覆了鳳凰傳奇以往爽朗大氣的演唱風格,抒情小調配合著玲花清新甜美的唱腔、曾毅浪漫細膩的唸白,好像漫步在夜色下婉轉柔情的江南園林。

歌詞上,這首歌創作靈感來源於朱自清先生的同名散文,雖比起傳統文言更通俗,但仔細品味,依然古典韻味十足,美輪美奐,分外自然;

編曲上,製作人側重民樂的使用和音律構成,融入了古箏、琵琶等傳統樂器,還有潺潺的流水聲穿插其中,栩栩如生地描繪出了一幅月色下的動人畫卷。

10年之後,鳳凰傳奇在音樂這條路上越走越寬了,搖滾、說唱、民謠、中國風甚至放克,種種元素,都能混搭出新意,其中《紅顏先生》這首歌絕對是小眾精品,滄海遺珠。

而時間來到19年,鳳凰傳奇的第二次轉型,更像是在10年基礎上的「全面升級」。

——鳳凰傳奇圍繞著中國式審美主題,玩過民樂EDM,做過戲曲R&B,演唱的《別董大》、《萬神紀》、《行香子》也在網路上破圈。

這些歌曲中,曾毅的歌詞比重逐步增多,音綜上翻唱的《海底》讓他一曲封神,《以愛為囚》更是讓他喜提「鳳凰男爵」「說唱皇帝」等稱號

鳳凰傳奇版海底歌曲評論區

鳳凰傳奇版《海底》歌曲評論區

年過半百,曾毅終於結束了他的「摸魚」,和玲花開啟了輪流制「上班」,網友辣評:

「鳳凰傳奇上輩子靠玲花打入廣場舞市場,下半輩子靠曾毅打入年輕人的市場。」

「以前:賺一點玲花錢;現在:賺毅點零花錢。」

人們終於發現,玲花的歌聲再高再亮,都蓋不住曾毅堅定的聲音裡自帶的生命力,直唱到人心底。

你永遠可以相信鳳凰傳奇

你永遠可以相信鳳凰傳奇

很長一段時間裡,鳳凰傳奇,怎麼都甩不掉「廣場舞神曲製作機」的標籤

2009年,鳳凰傳奇發佈了第三張專輯《最炫民族風》,而此時這類風格音樂卻迎來飽和,聽眾市場上開始出現了「農業重金屬」的負面歸類

玲花曾在網上看過一位網友發帖,他在地鐵上聽歌,耳機線不慎松出,鳳凰傳奇的歌被外放了出來,這位網友覺得很尷尬,認為他的音樂品味被車廂其他人鄙視了

這種現象很常見,事實上,雖然全國人都在聽他們的歌,但是真正敢承認的人並不多。

名氣是把雙刃劍,當這些作品火到「爛大街」,單曲循環到讓人想吐了,爭議也會隨之而來,更何況「鳳凰」本就是紮根於下沉市場。

然而,近幾年來,人們的觀念也在逐步改變。

2014年,鳳凰傳奇攜手中國愛樂樂團舉辦了一場跨界交響演奏會,將那些膾炙人口的經典曲目以古典的方式重新演繹,把地氣接得上達天聽,做出了「大眾都聽得懂的音樂會」。

「大眾都聽得懂的音樂會」

從2018年起,鳳凰傳奇又連續四季參加CCTV的文化音樂綜藝節目《經典詠流傳》,戲腔、蒙語、古典詩詞,他們隨手拈來,融會貫通。

人們驚奇地發現,「雅」與「俗」的界限,好像並沒有那麼明確

與此同時,把時間消磨在集資、打榜、控評的年輕人們也恍然大悟,原來一首歌無需過多營銷就有著所有人張口能唱的影響力,是一種堪稱「傳奇」的境界

換句話來說,爛大街和膾炙人口,或許本就同為一體,而鳳凰傳奇的「土」,更像是「土地」的土。

他們紮根於土壤,涅槃後成鳳凰,歌聲迴盪於曠野,留下了傳奇

多年前一位朋友告訴我,某天他開長途車回家,搖滾開到最大音量還是犯困,改放鳳凰傳奇,覺得車頭都在跳動,那一刻,他覺得「鳳凰傳奇被低估了」。

多年後,那個曾被無數人看低的鳳凰傳奇,終於擺脫海底,一路游到岸邊。

相關文章

沒有結婚,錢對半分

沒有結婚,錢對半分

來 源:最人物(ID:iiirenwu) 作 者:寅之 2000年,玲花和曾毅剛組合到一起時,偶然去了趟黃山。站在山的最頂端,他們一起鎖了同...

他的名字,是樂壇的黃金年代

他的名字,是樂壇的黃金年代

識人物 ,甜歌皇后鄧麗君舞臺上風光無限,而她想要的不過是一場平凡的婚禮。 #鄧麗君#寶藏音樂人 視訊號 上世紀90年代初,小柯花光了所有積蓄...

資本如何迅速殺死一個普通人?

資本如何迅速殺死一個普通人?

「人生永遠追逐著幻光,但誰把幻光看成了幻光,誰便沉入無底的苦海。」 ——詩人·臧克家 「逝於2004年2月5日」 代表詩作:《有的人》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