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樂團界舉辦線上大會,危機中謀求出路

吉爾伯特指揮四人談

吉爾伯特指揮四人談

文 | 唐若甫

面對席捲全球的新冠疫情,古典音樂演出行業猶如多米諾骨牌一樣接連倒下。脆弱的國際巡演生態率先戛然而止,帶有聽眾的常規演出相繼取消,這些都導致場館關閉,樂團停擺,指揮歇業,樂師凍薪。整個產業似乎前一刻還在討論促消費謀發展,後一刻就陷入生死存亡的保衛戰,一時間讓所有當局者都手忙腳亂,應接不暇。在任何危機四起的時刻,大家的本能反應便是先建立溝通,再群策群力,以便抱團取暖,化險為夷。由此,最近舉行的若干個全球樂團界線上大會便成了古典音樂行業的焦點,備受矚目。

指揮賦閒在家

作為古典音樂演出產業鏈中的巨無霸,歌劇院和交響樂團因為預算龐大、勞力甚巨、演出繁多,深受因疫情而取消演出的影響。平日堪為空中飛人的指揮家,尤其是那些萬人迷型選手,便發現自己迎來了可能是職業生涯中少有的賦閒時光,甚至還有時間坐在電腦的攝像頭前討論自己的生活起居,思考職業前景。

4月末和5月中,去年從紐約愛樂樂團總監職位退下,現任德國漢堡易北音樂廳管弦樂團暨北德廣播交響樂團總監的艾倫·吉爾伯特召集了兩場由指揮家參與的線上討論。第一場討論吸引到西蒙·拉特、丹尼爾·哈丁和女指揮卡琳娜·卡內拉基斯參與。在吉爾伯特的主持下,三位一線指揮家一吐為快地分享起自己的居家體驗。拉特最擔心倫敦交響樂團,因為這支樂團的演奏員並不依靠固定工資,而是演出費維持生計,演出取消意味著樂師顆粒無收。人在柏林的拉特也因為防疫期間的旅行禁令無法離開德國回到英國,同時也在為怎麼向9歲的女兒解釋幼兒園閉園而頭疼。

丹尼爾·哈丁也許是四位指揮家中最受打擊的一位。去年他曾放話希望離開指揮行當一年,花更多時間陪伴家人,同時繼續自己的民航飛行員職業生涯。如今,他坦言現在有太多的時間陪伴家人,不僅樂團指揮不了,連飛機也飛不了,只能每天在家裡彈彈鋼琴看看總譜。

第二場討論參加者有馬琳·阿爾索普、安東尼奧·帕帕諾和艾薩-佩卡·薩洛寧,討論的重點是應對線上直播。雖然兩場討論的7位指揮家都無比盼望重返舞臺,但他們都承認指揮家的大部分工作就是備譜,大量在家中的獨處時光給了他們充裕的準備時間。討論也很快從疫情轉向如何處理馬勒《第七交響曲》第一樂章譜面標記等技術話題,凸顯出這些一線指揮大師的音樂追求。

指揮家們缺席舞臺意味著大量樂團缺席音樂廳,演出清空不可避免地導致票房歸零,股市熔斷造成贊助縮水,這對嚴重依靠票房和捐贈的美國樂團可謂滅頂之災。

兩場視頻地址: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MK4y187e4/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cC4y1p7dH

重創交響樂團

古典未來的全球樂團情勢大會

古典未來的全球樂團情勢大會

5月19日,因為疫情取消原定在鹿特丹召開的古典未來展會轉至線上,舉辦全球樂團情勢大會(會議視頻可點擊頁末閱讀原文)。會議消息一出一下子爆棚,吸引到近200人報名參會,大大超出視頻會議軟體組姆(Zoom)對免費會議100人同時參加的上限。為此主持人不得不先優先照顧發言者和會員,對其餘人採取排隊等候、一出一進的策略。

線上大會由英國交響樂團協會總監馬克·潘伯頓擔任召集人並主持,美國、加拿大、法國和西班牙四國交響樂團協會負責人以及一位來自中國的樂評人受邀參與討論,分享疫情下的經驗和對前景的憂慮。代表美國交響樂團聯盟發言的是其即將卸任的主席傑西·羅森,他在5分鐘發言時間內吐了一肚子苦水。

該聯盟旗下擁有700家會員樂團,分佈在美國各州,每家樂團預算不等,形態各異,相同之處在於自給率普遍可以高達97%,其中35%來自票房,至少62%來自捐贈,來自政府的少量補貼大可忽略不計。

以聯盟旗下最具代表性的25支預算額在2千萬至1.2億美元之間的A類樂團舉例,疫情以來票房和捐贈大幅縮水乃至清零讓樂團如履薄冰,對團員和行政人員則下崗的下崗,遣散的遣散,凍薪的凍薪。諸多夏季音樂節如坦格伍德、拉維尼亞和好萊塢碗形劇場戶外演出都停擺,樂團無法營生到連秋季的音樂會都取消殆盡。倒是幾家小型樂團得以維持原有待遇不變,因為本來也處在吃不飽餓不死的狀態。

羅森介紹說:「加之美國缺乏全國一盤棋的防疫統籌和復工指南,州市往往各自為政,有時候甚至出現上下牴觸,內外衝突的局面,搞得大家一頭霧水,真是一片混亂。管理層則忙於與工會、臨時工及客座音樂家重新簽訂疫情期間的特殊合同。我們還處於摸著石子過河的場景探索階段,復工既沒有時間表也沒有路線圖,一切都要視疫情發展而定。」

與美國接壤的加拿大情況略好。加拿大交響樂團聯盟旗下有130支成員樂團分佈在全國10個大省,普遍票房營收佔36%,捐贈佔40%,政府補貼為24%左右。3月31日,加拿大宣佈禁止250人以上的聚會,隨後把上限壓縮至50人,最後為5人。雖然這並不影響五重奏演出,但不得不面對沒有現場聽眾的尷尬局面,為此樂團蒙受巨大損失,盈利銳減至少七成。有些樂團旗下還設有音樂廳,需要維持日常電力和供暖開銷,簡直入不敷出。為此,聯盟執行長卡特琳娜·卡爾頓表示:「演出取消的場景在加拿大並不少見,尤其是暴雪期間人們都足不出戶。現在看來新冠疫情帶來的不僅是一場暴雪,而是漫長的寒冬,有的樂團要一直到明年秋季才能開工。」

不過也不盡然是壞消息。卡爾頓坦言,美國紐約大都會歌劇院兼費城交響樂團總監雅尼克就住在蒙特利爾,這下有充裕的時間和自己的嫡系樂團——蒙特利爾大都會管弦樂團排練。此外,加拿大政府開出了5億加元的文化事業補助,並會比照凍薪的在職員工工資的75%發放救助金,另有房租補貼,具體交由每個省自行統籌發放。

復工復產復原

如果說一場疫情已經改變了人類的很多生活習慣,比如保持社交距離、居家隔離、減少握手和使用公筷等,那麼疫情同樣可能會改變文化消費習慣。在對報復性消費不確定性的期許下,歐美交響樂團已經在著手分析疫情對聽眾行為的影響,屬於消費者行為學研究範疇。論壇主持人潘伯頓就開門見山地說:「我們在這裡也是分享樂團的復工復產和復原經驗,疫情好轉時我們會回到以往的商業模式,還是不得不面對永久性的改變?這便是我們要討論的。」

羅森結合美國的現狀感慨道:「可以預見的是,疫情下大量樂團被迫邁入網絡時代,樂團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有些挑戰來自於收入不平衡,有些挑戰來自於鉅變中的世界,有些來自於對種族歧視尤其是歧視黑人的反思。」來自加拿大的卡爾頓更是一針見血地提出:「大型樂團在大型音樂廳裡演奏的商業模式會一去不復返,國際巨星不再是音樂會的賣座亮點,樂團必須重度依靠本地音樂家撐起樂季,同時在虛擬世界站穩一席之地。如果說新冠疫情給樂團帶來什麼影響的話,我覺得就是樂團已死,抱團的音樂家永存。」

卡爾頓的話雖然略顯偏激卻又不無道理。復工復產之後,樂團以及音樂會商業模式何時才能復原,關係到整個行業今後的走向。對樂團來說,疫情就是考卷,逼迫它們發展出除了現有傳統依靠票房、捐贈和政府補貼以外的新型盈利模式,比如付費觀看的專有平臺柏林愛樂樂團數字音樂廳(DCH)、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線上直播,全新推出的第三方獨立平臺愛達巧(IDAGIO),乃至樂團自主品牌的音像製品銷售都為樂團獲得收入。

這些來自渠道的銷售收入尚不足以取代傳統模式盈利,就像再生能源尚不能取代石油和煤炭為主的非再生能源。但從發展趨勢來看,柏林愛樂樂團和維也納國立歌劇院在此次疫情下展現出強大適應能力,專有線上平臺發揮出前所未有的優勢,更是通過在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網絡播出授權為兩家機構即使在停工階段也源源不斷地創造出寶貴的營收。

不管是專有渠道還是第三方渠道,它們對線上內容的大力投入和中國對新能源的大力提倡都屬於投資未來,培育品牌,鋪開渠道,打造平臺,前景可期。而對中國院團和中國音樂,歐美古典音樂線上平臺又多了一層含義,會是特殊時期文化「走出去」的法寶。

– THE END –

相關文章

為何遭殃的總是管風琴?

為何遭殃的總是管風琴?

燃燒的巴黎聖母院 文 | 唐若甫 2019年4月,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吞噬了歷史悠久的巴黎聖母院,不可避免地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哀嘆遍野中,媒...

英國女王國葬上的儀式音樂

英國女王國葬上的儀式音樂

文 | 唐若甫 9月19日,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葬禮在倫敦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西敏寺)及溫莎堡的聖喬治禮拜堂舉行,規格為國葬。自十七世紀瑪...

十字街頭的香港樂團

十字街頭的香港樂團

帕沃·雅爾維指揮香港管弦樂團海報 唐若甫/攝 文 | 唐若甫 音樂總監之於樂團就像總工程師之於工程一樣,既是靈魂,也是引擎,更是競爭力。對於...

音樂,查爾斯三世加冕儀式的最大看點

音樂,查爾斯三世加冕儀式的最大看點

文 | 唐若甫 5月6日,英國國王查爾斯三世的加冕儀式在倫敦市中心的威斯敏斯特教堂(西敏寺)舉行。伊莉莎白二世加冕七十年後,人們終於得以通過...

線上播放不等於“雲音樂會”

線上播放不等於“雲音樂會”

3月8日,東京交響樂團在川崎交響樂大廳演奏“雲音樂會”。 文 | 唐若甫 我們經常用時新的詞眼來形容老套的概念,比如“融資”就是“出份子錢”...

羅馬尼亞五元紙幣背後的音樂祕密

羅馬尼亞五元紙幣背後的音樂祕密

五列伊紙鈔背面是雅典娜音樂廳及歌劇《俄狄浦斯王》主旋律 文 | 唐若甫 那是9月的一個晴天,豔陽高照,萬里無雲。城中的洲際酒店有點年歲,但卻...

「放鴿子」大王阿格里奇

「放鴿子」大王阿格里奇

阿格里奇 文 | 唐若甫 有些鋼琴家憑藉在臺上的演奏引人入勝,傳為美談。有些鋼琴家即便不在臺上同樣扣人心絃,婦孺皆知。瑪塔·阿格里奇便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