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震:曾經的鏗鏘玫瑰,如今怎麼樣了?

● 來源 / 桃花馬上石榴裙

久未露面的田震在網上地更新了一則動態。

照片中,她背對大海,狀態不錯。

網友們開始細數當年,一看便知老忠粉

網友們開始細數當年,一看便知老忠粉。

在很多人心中,她依然是「歌后」,被喊話復出

在很多人心中,她依然是「歌后」,被喊話復出。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華語樂壇天王天后層出不窮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華語樂壇天王天后層出不窮。

田震憑渾厚柔韌、極具穿透力的嗓音,佔據內地歌壇半壁江山,橫掃兩岸各大音樂獎項。

最紅的時候,連「搖滾教父」崔健都「嫉妒」三分。

(崔健曾氣沖沖地說,自己是踏著歌迷們給田震的掌聲上的舞臺)

即便多年之後的今天,《野花》《怕黑的女人》《靠近我》《乾杯朋友》《執著》……田震的歌仍堪稱經典。

田震不僅有流傳深遠的作品,更是個有性格、有故事的人。

1966年,田震出生在北京,父親是軍人,母親曾是軍區歌舞團的獨唱演員,後來做音樂編輯。

她自幼在鄉下姑姑家長大,9歲才回到北京。

無拘無束的田園生活造就了她我行我素的性格。

受母親影響,她熱愛唱歌,而且極有主見,早早認定自己要走音樂道路。

「我生來就是要唱歌的,自從聽過鄧麗君的歌以後,我簡直就是鐵了心了。」

18歲那年,母親介紹她到中國錄音錄影總公司試音,被音樂編輯看中。

當時內地樂壇處於發展時期,體系尚不完善成熟,模仿是最快出人頭地的路。

田震蓄起長髮,模仿鄧麗君,出了兩張專輯。

田震蓄起長髮,模仿鄧麗君,出了兩張專輯

後來,台灣音樂人侯德健(代表作《龍的傳人》《酒幹倘賣無》)告訴田震,她的嗓音與鄧麗君根本靠不上,但很獨特,若能自成一派,能定出人頭地。

於是田震放棄模仿,開始走穴。

全國各地摸爬滾打中,她形成了自己的風格,推出了第三張專輯《蒙尼卡》。

嗓音亦剛亦柔,詮釋了別樣的「女人味」,令人耳目一新。

東方歌舞團、中國廣播藝術團先後拋出橄欖枝。

但她不願受體制約束,進中國廣播藝術團3個月後就辭職。

1988年,歌壇颳起「西北風」,田震演唱了《我熱戀的故鄉》和《黃土高坡》。

歌聲蒼勁有力,曲風大氣,極富感染力,備受好評。

從此,她人氣直升,一路開掛。

受邀去國外演出,簽約了前Beyond樂隊的經紀公司……她成了內地歌壇炙手可熱的新星。

奠定她樂壇地位的,是1996年的同名專輯《田震》。

這張專輯,幾乎每首歌都是經典。時至今日,依然被廣為傳唱。

「山上的野花為誰開又為誰敗……」

「擁抱著你oh my baby,你看到我在流淚……」

「怕黑的女人家裡燈火依然……」

(野花MV)

(《野花》MV)

那一年的內地歌壇,被稱為「田震年」。

之後,她又發行了《乾杯朋友》《風雨彩虹鏗鏘玫瑰》《靠近我》《水姻緣》等歌曲,歌聲中透著女性的氣度與豪邁,也流露出細膩和柔情,既振奮又治癒。

其中《風雨彩虹鏗鏘玫瑰》被選作女足世界盃的主題曲,田震得知後,大手一揮:

「那你說有女足之歌,咱要什麼錢,哥們,來唄!」

田震的仗義,有口皆碑,不少人都喊她「田哥」「俠女」。

那些年,她登央視春晚、上最熱的綜藝、開巡迴演唱會、出席任蒙特卡羅「世界音樂獎」頒獎嘉賓……可謂火到天際。

(1998年上快樂大本營)

(1998年上《快樂大本營》)

名字如雷貫耳,引起了香港樂壇的關注,頻頻受邀去香港演出、拍MV。

當年,內地歌手到香港後,通常會接受當地公司的建議,從造型到言談舉止,透著「港風」。

唯獨田震不改風格,堅持做自己。

香港記者聽不懂她的京片子,說她「兜齒、含糊不清」,她也不肯讓步,耿直迴應:

「作為北京人嘛,我必須要堅持。」

平步青雲、有口皆碑的田震,也曾捲入是非。

最有代表性的,就是與那英的「天后之爭」。

田震與那英,同期出道,經歷相似,實力相當

田震與那英,同期出道,經歷相似,實力相當。

上央視春晚、發唱片、出單曲……都幾乎同時,一前一後步步緊跟。

媒體筆下的二人,可謂「一山不容二虎」,常年處於劍拔弩張的態勢。

最終「捅破窗戶紙」的,是2001年的「中國流行歌曲榜」頒獎典禮。

田震上臺後手撕組委會:

「就在昨天組委會通知我,經過歌迷投票,並且經過公證處公證過的‘內地最受歡迎女歌手’得獎人是我,可就在剛才我被告知,這個獎被頒發給投票率第二的選手。」

現場一片譁然,田震接著表示

現場一片譁然,田震接著表示:

「我對這個評獎的公正性產生了極大懷疑,這個獎不領也罷!」

說完,她轉身離去

說完,她轉身離去。

她說的「票數第二」的歌手,就是那英

她說的「票數第二」的歌手,就是那英。

田震走後,那英上臺說:

「也許我是最幸運的,但我不是最好的。」

唱完歌后,她哭著說:

「我覺得歌手只要好好唱歌,其他不要想得太多。」

主辦方則稱,由於田震最初調不開檔期,按照規程,如果第一名空缺,將由第二名補位。沒想到頒獎當天田震趕了過去。

第二天,「田震怒摔話筒」「田震與那英天后之爭」等新聞登上了頭版頭條。

事件發酵,非議沸揚,田震處於漩渦核心,被指責「耍大牌、摔話筒、沒藝德」,甚至被傳遭「封殺」。

聲明盡毀,田震卻無半分退讓。

她先是透過經紀人表示,自己對事不對人,只是針對「這次事件中產生不好作用的一些個人」。

接著,她和相關媒體交涉,希望不要擴大事態。

溝通無果後,她憤然告上法庭,最終勝訴,得到了道歉。

三個月後,她的演唱會照常開啟,並且是內地歌手第一次全國大型巡迴演唱會。

她還做了青歌賽通俗唱法組的評委,用行動力破「被央視封殺」的傳言。

(青歌賽當評委時,與閆肅老師一起接受採訪)

(青歌賽當評委時,與閆肅老師一起接受採訪)

事件平息後,她也沒有太過避諱與那英的交集。

抗擊非典特別晚會、汶川地震救災晚會等現場,兩人均同時參加,雖未同框,也沒有給媒體留下話題。

但被問及「天后之爭」時,她態度明確:

「我不關心娛樂,別人與我無關,我最討厭藝人的稱呼。」

2007年,田震突然宣佈退出歌壇。

外界猜測頗多。

有人說「摔話筒」事件的隱形影響在持續,田震的資源不如當年;

有人說那英簽約王菲經紀人後,勢頭猛進,田震無心戀戰。

後來,田震公開回應了外界猜測。

早在1998年,她就患上了「慢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的血液病,雖不至於致命,但症狀多變易反覆,不及時治療會對健康造成極大損害。

她稱自己忙於事業疏於保養,身體狀況不足以應付高強度的工作,決定放慢腳步,坦然面對。

生病使人脆弱,也令人清醒

生病使人脆弱,也令人清醒。

田震的男友,是音樂製作人張衛寧。《野花》《順其自然》等專輯就出自他手。

他們因音樂走到一起,相戀十年,無論高低起落,張衛寧都默默支持田震。

田震生病後,張衛寧不離不棄,帶田震出國休養,成了她的定海神針。

此前田震毫無結婚打算。直到病情加重,才覺得自己應該珍惜眼前人,於是答應了張衛寧的求婚。

結婚多年,田震因身體原因選擇不要孩子,張衛寧也十分尊重。

這些年,隨著身體健康轉好,田震有過短暫的復出,為電視劇演唱主題曲,擔任過兩屆《我為歌狂》的主持人。

更多時候,還是過自己的悠閒生活,幾乎沒有任何動態。

被問及擔任唱歌比賽的主持人,是否與那英當《中國好聲音》的評委有關時,她的態度不再那般強硬,但很明確:

「我只想做好自己。」

今年的湖南臺春晚,久未露面的田震登臺,演唱《執著》《風雨彩虹鏗鏘玫瑰》,又與毛阿敏合唱了三首歌曲。

氣氛熱烈,全場燃爆

氣氛熱烈,全場燃爆。

主持人說兩人是來「炸場」的,吉克雋逸、張碧晨等年輕歌手也大呼過癮,開心得像小迷妹。

現場轟動,網上卻出現了另一些聲音。

有人嘲諷田震年老色衰,衣品堪憂。

有人批評她四肢僵硬,不會跳舞

有人批評她四肢僵硬,不會跳舞。

還有人直接說田震沒有毛阿敏年輕。

田震沒有理會,也沒有趁熱追加曝光度。

她的近照中扎著雙馬尾。

動態也經常看到旅行

動態也經常看到旅行。

喜歡記錄生活點滴

喜歡記錄生活點滴。

喜歡記錄生活點滴

看到田震,總是禁不住想起與她同時期的女歌手。

毛阿敏經歷「稅務風波」後,結婚生子,這些年上上真人秀、做做採訪、參加綜藝節目,也算不亦樂乎。

那英做歌唱比賽評委、為電影演唱主題曲、現身各大晚會,成為當之無愧的導師。

張咪經歷「詐騙門」事件後,不再聚焦事業,專心為女兒的出道保駕護航,後來患癌又抗癌成功,令人欣慰。

她們的生活,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繼續。

田震,曾經是最「酷、個性、瀟灑不羈」的一個。

如今活得依舊自由隨性,似乎看不到對舞臺過濃的眷戀。

她更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與紅塵功名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這是屬於她的執著

這是屬於她的執著。

也許,她只用這種方式守護自我。

一如那些經典旋律,守護著我們心中的流金歲月。

「山上的野花為誰開又為誰敗

靜靜地等待是否能有人採摘

我就象那花一樣在等他到來

拍拍我的肩我就會聽你的安排」

54歲的田震,只是聽從了自己內心的安排。

相關文章

回望樂壇1989,為何再難超越?

回望樂壇1989,為何再難超越?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樂壇進入一個火爆的上升期,可謂是百花齊放。 尤其是1989年,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上,張國榮、豔芳為首,新人王傑、張學友緊...

陳音:四弦撥動四十載 | 人物

陳音:四弦撥動四十載 | 人物

文 | 張聽雨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今年60歲的琵琶演奏家陳音依然忙碌。在去年引起音樂界矚目的「琵琶之夜」和「永遠跟黨走」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