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屎怎麼處理?扔掉好麻煩,不如吃掉

老一輩人說起照顧孩子怎麼不易,多半會說「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拉扯大」。五穀輪迴相關的工作確實很辛苦,在動物世界,處理孩子的便便也是一件不太愉快的工作。而且,動物們對於孩子排洩物的處理辦法,很可能是……吃掉

我吃了孩子全部的屎

我吃了孩子全部的屎

鳥爸媽處理鳥娃便便的方法有二:一是扔掉,二是吃下去。而且,爸媽要處理的工作量相當不小:雙色樹燕(Tachycineta bicolor)一窩六隻雛鳥,每小時能拉三團糞。為了保持巢內衛生,防備捕食者聞味而來,處理工作必須馬上進行。

斑翅藍彩鵐[wú](Passerina caerulea)把孩子拉的屎叼走 | MOconservation / youtube

叼走扔掉很好理解,但有的鳥爸媽為什麼要吃屎呢?

一種解釋是補充營養,養育小鳥的勞動需要很多能量,食物不夠的時候吃點屎來墊巴墊巴。另一種解釋是為了省事——吃掉能省下時間和精力,還能留在巢裡做點家務事,比如為小鳥保暖。吃屎的量與扔屎的麻煩程度相關,如果鳥巢在水邊,父母可以把糞便直接丟到水裡,代替抽水馬桶,如果每次扔屎都要飛很遠(雙色樹燕巢附近如果沒有水,可能要為了扔糞團飛出50米),那就偷懶把它吃掉吧。

不同的鳥類,吃屎的量也各有不同。一般來說,隨著小鳥長大,父母吃屎的比例會變小。這可能是因為隨著雛鳥的發育,糞便裡不可消化的殘渣越來越大,對父母的消化系統有害。但是有些鳥,比如白冠帶鵐[wú](Zonotrichia leucophrys),吃掉了雛鳥所有的屎,真可謂猛士了。

黃腹花蜜鳥(Cinnyris jugularis)寶寶很「懂事」地把屁股露出來拉屎,讓老媽把屎叼走 | David A McCartt / birdacademy

鳥父母真不容易,幸運的是,小鳥也有體貼爸媽的一面。雀形目雛鳥的糞便外面有一層粘液,把它包起來,叫糞囊(fecal sac),不僅方便父母叼著糞團處理,還能起到一定隔離細菌的作用——當然,對於吃屎的猛士,糞囊的隔離就沒用了。

但粘液的防護作用很有限,細菌很快就會外滲。很多雛鳥只有在父母在場時才會排便,這樣,父母就可以及時把糞便撿出去。

媽媽的愛很有味道

媽媽的愛很有味道

鳥類中也有破罐破摔、乾脆放棄了衛生的一派,它們甚至還能從懶惰中得到好處。比如著名的戴勝,父母任憑雛鳥在窩裡拉屎,從來不處理,藉此燻跑捕食者。一些海鳥在陳年積累的鳥糞堆(guano)旁邊築巢,可能是因為鳥糞分解產生的氨氣能驅除蜱蟲,真是辣眼睛啊。

更有鳥類轉守為攻,把糞便當作保護孩子的武器。歐絨鴨(Somateria mollissima)是一位慈母,她會拔下自己的絨羽,做成「羽毛褥子」給蛋保溫,在26天的孵蛋期間,她甚至不去覓食,只喝水。不過,最能體現偉大母愛的,還是她保護下一代的特殊手段:受到驚嚇之後,母絨鴨會在巢上方飛行,拉出一種綠色的液體糞便,灑在蛋上。

,灑在蛋上

絨鴨窩裡堆著絨羽做的「褥子」 | Finn Rindahl / wikimedia

因為雌絨鴨沒有進食,孵卵期她的糞便裡沒有食物殘渣,都是細菌活動和新陳代謝的產物。最重要的是,這種屎比正常的屎臭得多,足以讓飢餓的捕食者落荒而逃。根據研究人員的觀察,喜歡偷蛋的小嘴烏鴉(Corvus corone)發現了絨鴨蛋,會先在25釐米之外停下來,如果聞到了味道,就會慌忙撤退

在鳥類世界之外,糞便也具有育兒神器的效果。

隱肢葉甲亞科(Lamprosomatinae)和隱頭葉甲亞科(Cryptocephalus)的甲蟲,雌蟲會在自己的卵外面,仔細包裹上一片片的糞便,起到偽裝作用。傳統相聲《搖元宵》裡,有小孩的屎被錯當成元宵餡、包上糯米粉的笑話,葉甲母親的傑作也像元宵一樣細膩無縫。

甲蟲老媽在卵外面覆蓋一層糞,作為偽裝 | Christopher Brown / Annals of the Entom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 (2009)

幼蟲孵化之後,「元宵」殼子仍會為它提供保護;葉甲幼蟲長大之後,還會用自己的糞便粘在「元宵」上,進行擴建。甚至,最後的化蛹也是在「元宵」裡完成的。

住在糞殼裡的葉甲幼蟲 | Christopher Brown / Annals of the Entom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 (2009)

長的東西不一定是麵條

長的東西不一定是麵條

最後一個小故事,是關於鳳頭鸊鷉[pì tī](Podiceps cristatus)。

鳥類學家西蒙斯(K. E. L. Simmons)曾經觀測到,這種水鳥會吃自己拉出來的……寄生蟲。有時為了叼住剛剛排出來的蟲子,它們還會像狗追尾巴一樣,追著自己的屁股打轉轉。鸊鷉寶寶有時還會跟父母討要,讓父母把寄生蟲餵給它們。

鳳頭鸊鷉 | Steve Garvie / wikimedia

我們還不知道鸊鷉吃的寄生蟲是什麼物種,它的外觀是像麵條一樣的細長白蟲,可能是某種絛蟲。發育成熟的絛蟲,身體像衛生紙一樣,分成一段段的節片,裡面是卵,它會不斷脫落後面的節片,跟糞便一起排出去。還有一些絛蟲比如舌狀絛蟲(Ligula intestinolis),即使成年了,也保持著年幼的形態,它可能被整條拉出去。絛蟲從「五穀輪迴」中脫離出去,再被鸊鷉發現……

吃下去的絛蟲會不會二次感染鸊鷉呢?西蒙斯的觀點是,可能性不大。

絛蟲節片本身是不能存活的,但裡面存在大量有生命的。有些絛蟲,比如常見的豬帶絛蟲(Taenia solium),幼蟲和成蟲都可以在人體內生存。但寄生水鳥的大部分絛蟲,比如Schistocephalus屬的絛蟲,在發育過程中要經歷多個非常不同的宿主:第一個宿主是小型的甲殼動物,第二個宿主是魚,第三個宿主是溫血動物比如鳥。剛剛從卵裡孵化的幼蟲直接進入鳥體內,很難存活,因為它此時需要的環境是甲殼動物的體內。

寄生水鳥的絛蟲

寄生水鳥的絛蟲Schistocephalus solidus,要經過甲殼動物、魚、鳥三個宿主才能發育成熟 | Steve Garvie / wikimedia

但最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鸊鷉為什麼要吃絛蟲呢?根據西蒙斯所說,吃絛蟲是小概率事件,他在一個湖觀察了1700小時之後,只見到16次。一個行為如果是「有用」的——也就是說,如果是動物在演化產生的適應性行為,那麼這個行為應該具有普遍性。鸊鷉吃絛蟲的現象這麼少見,說明這很可能不是「有用」的行為,而是鸊鷉誤以為絛蟲是什麼好吃的東西了……

大家吃東西一定要小心啊!

參考文獻

[1] Brown, Christopher Glen. Behavioral ecology of Neochlamisus leaf beetles: the role of fecal cases and associated traits. Diss. 2009.

[2] Hurd P L, Weatherhead P J, McRae S B. Parental consumption of nestling feces: good food or sound economics?[J]. Behavioral Ecology, 1991, 2(1): 69-76.

[3] Ibáñez‐Álamo, Juan Diego, Magdalena Ruiz‐Rodríguez, and Juan José Soler. “The mucous covering of fecal sacs prevents birds from infection with enteric bacteria.” Journal of Avian Biology 45.4 (2014): 354-358.

[4] McDougall, P., and H. Milne. “The anti-predator function of defecation on their own eggs by female Eiders.” Wildfowl 29.29 (1978).

[5] Simmons, K. E. L. “Helminth-eating in grebes.” Wildfowl 26.26 (1975): 58-63.

作者:紅色皇后

編輯:pee pee shrimp

題圖來自Pixabay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