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南極的科學家總要扇海豹一耳光?因為這是假的……

近期,一則「科學家扇海豹耳光」的「趣聞」在網路上流傳。文章裡稱,南極的科學家在進行給海豹安裝科研裝置(例如傳感器)等操作之後,會扇海豹的耳光。文章還說,這是南極科考的潛規則,是為了給海豹一些「教訓」,讓它們知道人類不是什麼好東西,才不會因為太過信任人類而被獵殺或傷害

扇海豹一耳光?小心海豹扇你的耳光

換言之,科學家對海豹就是「我打你,但這是為你好」。

乍一聽似乎還挺感人?但仔細一想,就會發現這個說法錯漏百出——既高估了人類在海豹心目中的形象,也低估了海豹的戰鬥力。

兩頭雄性南象海豹打架之後渾身是血,相信沒有人類願意去扇它們的耳光|Hullwarren / Wikimedia Commons

假的!假的!

假的!假的!

我諮詢了我國研究南極海獸的科考隊員之一(就是我師兄),也諮詢了一位有十多年南極嚮導經驗的朋友,她曾觀察過其他國家的科研人員給南極海豹安裝衛星信號標記。結果,得到的都是嚴謹而否定的回覆:從來沒見過。

儘管這篇文章裡提到的南極科考站都是有跡可循的,然而文章裡沒有列出任何的參考文獻,我們用英文關鍵詞在網路上搜尋了一遍,也沒有看到任何相關的新聞

文章中還提到一些科研人員的名字,例如這位因為扇了海豹耳光而後悔不已的謝爾頓博士。然而,用「McMurdo Station(麥克莫多站) Sheldon(謝爾頓)」作為關鍵詞,查詢不到任何相關資訊

除此之外,文章裡還出現了一張令人印象深刻的配圖,我曾經在哪則新聞裡見過這頭吐舌頭的海豹,但我敢肯定那則新聞並不是在講打海豹的故事。

文章截圖。這張圖片並非虛構的,但這頭海豹並不是被扇耳光扇到吐舌頭

嚮導朋友幫我找到了原圖的出處。果不其然,這張圖來源於另一則新聞:挪威極地研究所的科研人員將傳感器安裝在一群南象海豹的腦袋上,這樣他們就能通過南象海豹的活動,獲得南極東部地區的冰架的環境參數。原新聞並沒有提到科研人員打海豹的事情,而且,拍攝這張照片的人也不是所謂的「古德里安博士」,而是英國聖安德魯斯大學的拉斯·博姆(Lars Boehme)博士。

原新聞出處:https://news.agu.org/press-release/elephant-seals-help-uncover-slower-than-expected-antarctic-melting/

查到這裡,基本上可以認為這則「趣聞」不可信了。嚮導朋友建議我去問問拉斯博士,就在我這個行動上的矮子還在拖延的時候,微博上的@小象初生 作為行動上的巨人,已經給拉斯博士發去了詢問郵件,並且很快得到了回覆

拉斯博士給@小象初生 的回信。信中提到,科學家不能隨意接近海豹;如果因為實驗而必須接近和抓住海豹,那需要充足的理由,並且會受到高度監管。如果科學家想要扇海豹耳光,那ta將永遠被禁止從事動物相關的研究——總而言之,是假新聞。

@小象初生 還跟日曆娘分享了自己的求證思路,也與喵魚醬差不多:先用英文搜尋了關鍵詞,找不到任何相關新聞;再搜尋了海豹吐舌頭這張照片,發現了原拍攝者拉斯博士;還搜尋了文章裡的「古德里安」,搜尋結果是上世紀德國的軍事家……

感謝@小象初生 較真的詢問和拉斯博士迅速的回覆,至此,我們可以百分百地確認,所謂海豹被科學家打耳光,就是一則假新聞。寫出這則假新聞的人恐怕也沒想過,如果真的在南極扇了海豹一巴掌,會有什麼後果。

海豹,可不是那麼好惹的——也不想惹上人類。

很多海豹都願意親近人類?想多了!

南極是野生動物的天堂,大量海鳥、海豹和海狗在這裡繁衍生息,足跡遍佈南極島嶼、大陸邊緣,以及一些向大陸內部延伸之處。這裡人跡罕至,大部分野生動物終其一生也沒有見過一個人類。而當看見人類的時候,它們更傾向於謹慎觀望、儘量躲避,而不是主動親近

如今,人類在南極的活動也受到嚴格限制。一般情況下,無論是南極遊客、科研人員還是其他人,都不可以主動觸碰南極的野生動物。科研人員要對這些動物進行研究操作,也必須得到相關機構的環境許可和動物倫理許可。

在這樣雙方都保持距離的情況下,只有少數海豹,通常是好奇的幼崽,才可能會表現出親近人類的行為——要強調的是,這種情況依舊十分罕見。

南極海豹親近人類的現象十分罕見,通常只有特定登陸點的南象海豹幼崽會表現出這樣的行為,而且這種現象通常發生在亞南極,而不是南極。不過,根據規定,哪怕海豹主動親近,你也不能表現出任何的回應,不能擼海豹|thedodo.com

回顧我們在南極工作的經歷,那裡的大部分海豹對人類的出沒所表現出的反應都是警覺,少數則毫不在意。尤其是在浮冰上的海豹,一旦有衝鋒艇靠近,就會明顯地表現出不安的情緒,例如頻繁地抬頭、緊緊地盯著衝鋒艇,甚至直接翻身進入水中游走。而陸地上的海豹,一旦發現人類進入了自己的警戒區,也會蠕動著躲開;體型大點兒的,還可能表現出防禦姿態,向人類大吼甚至向人類直衝(當然也是蠕動)而來。

因此,科研人員要給一頭海豹,尤其是一頭大型海豹戴上科研裝置,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通常還需要用上麻醉手段

成年南象海豹會在清醒狀態下這樣乖乖地讓你操作嗎?

不,首先它們會被這樣……

不,首先它們會被這樣……

然後再被這樣……

然後再被這樣……

然後再被這樣……

最後在被蒙著頭套的時候,脖子上捱上一針……

以上三張圖片均來自 meop.net

在南極,骨折了可沒啥地方治療

在南極,骨折了可沒啥地方治療

扇一巴掌或者胖揍一頓,真的能讓海豹記住人類的「惡」嗎?這裡還涉及到研究對象的選擇以及體型差異的問題。

以實際情況來看,相比於成年海豹,幼年海豹雖然對人類的戒心更小,但科研人員不太會給幼年海豹安裝科研裝置——也就是假訊息中提到的扇巴掌之前的科研操作之一。幼年海豹在胎毛褪去之前並不下水,活動範圍很小,而且胎毛在幾周之內就褪光了,褪去之後科研裝置也會脫落;就算是剛褪毛的幼年海豹,出生第一年的死亡率也很高,裝置安裝一次卻用不了多久,執行成本太高。

還沒褪毛的威德爾海豹,科學家不太會給這些小寶寶安裝科研裝置,就算安裝了也不會趁它年紀小扇巴掌的!| Samuel Blanc / Wikimedia Commons

因此,科研人員更傾向於給亞成年和成年海豹安裝科研裝置。那麼,面對友好的成年海豹,我們會在研究結束後扇它一巴掌嗎?不,我不敢,也不想……

南極及其周邊分佈有5種海豹:威德爾海豹、食蟹海豹、南象海豹、豹海豹和羅斯海豹。除了研究比較少的羅斯海豹體型最小之外,其他4種海豹的成年體型都比人類大。尤其是南象海豹,成年雄性個體的體長最大可達6米,體重近4噸。

正在給南象海豹做標記的科研人員。別說扇耳光不符合動物實驗倫理要求,就看這個體型差,誰扇誰巴掌還不一定呢……|eleseal.org

在國際南極旅遊組織協會(IAATO)頒佈的規定裡,在登陸點,遊客與能支起上半身跑得飛快的南極海狗的安全距離是15米以上,而與成年雄性南象海豹的安全距離則是25米以上——你無法預料到,一頭繁殖期的大個頭一旦看你不順眼,可能會對你做出什麼。就算是體型小一些的成年海豹,一旦在清醒的情況下遭毆打而被激怒,對科研人員做出反擊,那科研人員可遭不住。

畢竟在南極,醫療條件極其有限,可沒有好的骨科醫生可以幫忙治療。

總得為下一次研究做準備

總得為下一次研究做準備

假設一個巴掌或是一頓胖揍後,待人友好的海豹真的不信任人類了,這就萬事大吉了嗎?

原文甚至提到,耳光保護了南極的海豹,讓它們不被獵殺……

海豹被人類獵殺,是因為它們傻乎乎靠近人類嗎?不,小海豹更容易被獵殺,是因為它們還不太會游泳,沒辦法及時下水逃脫。而且,海豹會被獵殺,根本原本還是因為人類想獵殺它們。

另外,所謂的「南極公約」也不存在,只有《南極條約》《南極海豹保護公約》和《南極海洋生物資源養護公約》等

可是,兄弟,你不會來南極就只研究一次海豹吧?如果科研人員真的扇了海豹的耳光,那麼對於其他毫不知情的遊客和科研人員,甚至是以後還要繼續研究海豹的自己來說,這頭被毆打的海豹就成了潛在的危害——畢竟不是所有的海豹都吃癟認慫。如果這是一頭十分記仇的海豹,哪怕它現在還小,只要它有意,或是未來它長大了,都有可能給人類造成傷害。

事實上,使用虐待海豹的手段來讓海豹記住人類的「惡」,這在如今人類行為受到嚴格管控的南極,也是沒有必要的。這些海豹當前並沒有置身於遭人類捕殺的危險境地,也接觸不到幾個人,又談何因太信任人類而被傷害呢?

南極的海豹們並沒有被捕殺的危險,扇它們耳光來保護它們這種荒謬的做法完全沒必要|Brocken Inaglory / Wikimedia Commons

科研人員要深入研究動物,或是藉由動物去研究其生存環境,最好的方法就是與動物和平共處但不干預,讓它們把自己當成環境的一部分;面對主動親近自己的動物,也不能表現出任何親暱的回應。如果需要給這些動物安裝科研裝置,就要以速度最快、傷害最小的方式完成,讓動物知道自己的接觸只是暫時的,不會帶來不良的後果。

一個巴掌或是一頓胖揍,反而會毀壞人類在南極與野生動物建立的平等關係。

今天中午12:00~15:00,日曆娘邀請到了化石獵人蔣原老師,給大家直播挖化石

快進入直播間,親臨化石挖掘現場,和化石獵人一起探索侏羅紀化石背後的秘密吧!

👇掃描二維碼進入直播間👇

掃描二維碼進入直播間👇

作者:喵魚醬

編輯:麥麥

題圖來自Lars Boehme,圖片非虛構,但這頭海豹並沒有被扇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