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眼鏡蛇咬傷後,這個男孩把蛇咬死了(請勿模仿)|自然小喇叭

歡迎收看自然小喇叭欄目的第22期,在過去的半個月裡,我們蒐羅了以下值得關注的自然新聞和研究:

1) 眼鏡蛇咬人,結果反被人類咬死了

2) 章魚怎麼打架?互相扔沙子

3) 「鯊魚衛士」出現,鯊魚有救了

4) 消失140年的鳥類,原來沒有滅絕!

5) 世界上最小的馬,和狗差不多大

6) 和抵抗力高的珊瑚呆在一起,保持健康

眼鏡蛇:???

最近,有一條眼鏡蛇被一個8歲小男孩咬死了——是的,你沒看錯,死的那個是眼鏡蛇

這事發生在印度。小男孩名叫迪帕克(Deepak),他在玩耍時遇上了一條眼鏡蛇。眼鏡蛇纏上了他的手,還咬了他一口。迪帕克大驚失色,拼命地想要擺脫這條蛇,沒想到它紋絲不動。在這緊急狀況下,迪帕克乾脆咬了蛇兩口——結果蛇死了!

迪帕克 | Dailymail

迪帕克 | Dailymail

迪帕克被家人送往了附近的醫院,接受蛇毒治療。醫生發現,迪帕克被咬的地方沒有任何毒液,但這並不能證明咬傷迪帕克的蛇是無毒的。毒蛇有一種防禦機制就是「幹咬」——只下口,不釋放毒液,畢竟毒液的生產成本高,必須得用在刀刃上。毒蛇通常用「幹咬」來警告大型動物:我沒打算殺死你,但你最好別來沾邊。

每年,全世界大約有540萬起被蛇咬傷的事件,其中一半傷口中會伴有毒液,導致138000人死亡。印度是世界上被蛇咬傷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每年約有46000人死於毒蛇之口。

「以牙還牙」的方式其實很危險,下嘴的時候可能會吃下野生動物身上的病菌和寄生蟲。但迪帕克非常幸運,他不僅死裡逃生,還咬死了眼鏡蛇,甚至就此成名,登上了各大國際新聞。

章魚打架

章魚是怎麼打架的——是甩開八條大長腿,你一拳來我一腳嗎?

最近,科學家找到了答案:它們的打架方法,竟然是互相拋沙子!章魚的觸手不是直接用來打對方的,而是用來到處收集沙子、貝殼和海底的其他碎片,把它們當成「散彈」的原料。然後,章魚會用觸手下面的虹吸管排開水流,為發射「散彈」提供動力。

一隻雄性章魚試圖和一隻雌性章魚交配,結果收到了一個大比兜 | Godfrey-Smith et al., 2022

科學家研究了水下攝像機所記錄的102起章魚拋沙子事件。他們發現,大約53%的案例發生在和另一隻章魚、一條魚或者和相機的互動中(是的,它們還會用沙子毆打相機),還有32%發生在它們清理巢穴時。

發射「散彈」:biubiubiu!|參考文獻[2]

被瞄準的章魚該怎麼辦呢?當意識到自己即將喜提一顆「散彈」時,它們會朝投擲者的方向舉起觸手——研究者推測,這可能表示它們已經進入預備狀態,或者暫停原本的行動,趕緊逃之夭夭。

互相扔東西,在動物界很不尋常。除了章魚,目前只有少數的群居哺乳動物被發現會向同伴扔東西(當然,包括氣急敗壞的時候互相扔東西的人類)。

章魚大戰|參考文獻[2]

章魚大戰|參考文獻[2]

保衛鯊魚

一種名叫「鯊魚衛士」(SharkGuard)的新發明,可以拯救無數倒楣的鯊魚。

就是這個神奇的小東西!| Robert Enever

每年大約有2000萬條鯊魚被漁民捕獲。更慘的是,它們並不是漁民的目標——漁民尋找的主要是金槍魚和其他商業魚類,但使用的延繩釣捕魚方法,卻讓鯊魚常常被誤捕

延繩釣捕魚方法 | Ecomare/Oscar Bos / Wikimedia Commons

「鯊魚衛士」正是為了避免誤捕的情況發生。它連在釣魚線上時,會發出小型的脈衝式電場。當鯊魚或魟魚路過帶餌的魚鉤時,它們身上的電感受器就會探測到「鯊魚衛士」發出的電信號,然後遠離魚鉤。

「鯊魚衛士」真的有用嗎?研究者在法國進行了海上試驗。2艘漁船出海11趟,總共安上了18000多個魚鉤。結果,與普通魚鉤相比,帶有「鯊魚衛士」的魚鉤捕獲的鯊魚和魟魚下降了91%和71%,而金槍魚的捕獲率則幾乎沒什麼變化。

,而金槍魚的捕獲率則幾乎沒什麼變化

安上了「鯊魚衛士」的漁具 | Robert Enever

不過,目前的「鯊魚衛士」還不完美——它得經常更換電池,對漁民來說比較麻煩。科學家們正在努力攻克這個難題,爭取讓它成為一個漁民裝了就不用再管的裝置。

重新出現的黑枕雉鳩

一種消失了140年的鳥類,最近竟然現身了!

是它,就是它!| Jason Gregg / American Bird Conservancy

這是黑枕雉鳩(Otidiphaps nobilis),一種大型地棲鳥類,和渡渡鳥同屬於鳩鴿科下的渡渡鳥族。它們的頭和尾巴是黑色的,背部則是鐵鏽色。上次有人見到黑枕雉鳩,已經是1882年的事了。除了當時留下的2個標本,人們沒有任何關於它們的資訊。很多人認為,它們在曇花一現後就滅絕了。

但一群鳥類學者沒有放棄,他們最近組成了一個探險隊,來到黑枕雉鳩唯一的棲息地——巴布亞紐幾內亞的弗格森島。

在一個月的時間裡,他們四處搜尋,還在黑枕雉鳩有可能出沒的地方都安上了攝像頭,但卻一無所獲。正當大家都垂頭喪氣、準備打道回府時,奇蹟出現了——遠端攝像頭前,一隻黑枕雉鳩扇動著大尾巴,正在悠然地踱步。

黑枕雉鳩出現在遠端攝像頭前|Jason Gregg, American Bird Conservancy

對探險者們來說,這種驚喜就像忽然發現了一頭獨角獸;對當地人來說,這也意義非凡——雖然沒人見過黑枕雉鳩,這種鳥卻早已是當地傳說和文化的一部分。

然而,誰也不能確定,這隻忽然出現的黑枕雉鳩,會不會是這個物種的最後成員。接下來,探險隊將回到島上,仔細探查黑枕雉鳩現存的種群大小。

確認攝像頭拍到的就是黑枕雉鳩後,大家開心瘋了|Wild Birds of New Guinea

世界上最小的馬(預備版)

最小馬的吉尼斯世界紀錄,就快要被打破了!

為什麼是快要被打破呢?因為這匹種子選手現在才3歲,按照規定,要獲得世界最小馬的正式稱號,它必須至少年滿4歲

種子選手 | INA FASSBENDER/AFP/East News

它叫Pumuckel,是一頭雄性設得蘭矮種馬,肩高為50.8釐米。一般設得蘭矮種馬的體重是120公斤左右,它卻只有35公斤。目前最小馬的吉尼斯紀錄保持者,是一匹8歲的阿帕盧薩馬,肩高為55.9釐米,它和Pumuckel一樣都屬於迷你馬。Pumuckel要奪得桂冠,前提是在未來的一年裡不會瘋狂長高。

Pumuckel和其他迷你馬。就算在迷你馬裡,它看起來也很迷你。| INA FASSBENDER/AFP/East News

Pumuckel雖然個子小,卻生活得很快樂。它經常和那些比它更高的迷你馬們一起玩,還一起被送到養老院和幼稚園,拜訪老人和孩子。所有見到它的人都非常喜歡它,忍不住要和它擁抱。因為長得矮,它還有了一項特權——別的馬都得坐拖車,它卻可以坐上車的副駕。

就像這樣,坐上了副駕!| Michael Kleinrensing / Westfalenpost

迷你馬是長達400年人工繁育的結果。迷你馬本來是作為工作馬培育的,因為它們可以在煤礦裡的狹小空間工作。但現在,迷你馬已經成為了寵物,不再需要打工。

迷你馬雖然可愛,但它們的後代有一定幾率患有侏儒症,可能會出現健康問題。目前Pumuckel還沒有做過基因測試,人們並不知道它有沒有患病。

Corals help corals!

那些容易得病的珊瑚,有一個維持健康的好方法——待在抵抗力好的珊瑚旁邊!

在一項新研究裡,研究者用5個月的時間,追蹤了650棵人工培育的珊瑚。結果發現,相比於比混合基因型的珊瑚,相同基因型的珊瑚生活在一起時更容易得白帶病,也就是一種嚴重的細菌性疾病。

,也就是一種嚴重的細菌性疾病

珊瑚礁 | Rebecca Jackson / Wikimedia Commons

在進一步的研究裡,他們發現了一件神奇的事——一些珊瑚沒得病,只是因為它們待在抵抗力超強的珊瑚身邊。抗病性高的珊瑚,就好像是一道屏障,幫助同伴把疾病擋在門外,阻止細菌向易感個體傳播。

這種現象在生物界中並不少見。在農田裡,單一作物和多樣化作物種植相比,前者感染疾病的可能性更高。

Corals help corals! | Jerry Reid / Wikimedia Commons

這個新發現,可以被應用到珊瑚礁修復項目中。比如,如果有珊瑚礁受損,人們可以往裡面填充混合基因型的珊瑚,讓那些抗病能力高的珊瑚為虛弱的同伴「保駕護航」,這樣珊瑚礁就能恢復得更快。

參考文獻

[1] https://www.livescience.com/child-kills-venomous-cobra

[2] https://doi.org/10.1371/journal.pone.0276482

[3] https://doi.org/10.1016/j.cub.2022.09.003

[4] https://phys.org/news/2022-11-lost-pigeon-century.html

[5] https://www.livescience.com/unofficial-worlds-smallest-horse

[6]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8-022-23457-6#Sec3

作者:貓吞

編輯:麥麥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