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今年最肥的熊?是它,一熊頂兩熊!| 自然小喇叭

歡迎收看自然小喇叭欄目的第19期,在過去的半個月裡,我們蒐羅了這些好玩、有趣的自然新聞和研究:

1)決勝肥熊周,1270斤胖棕熊奪冠!

2)人類染髮劑的妙用:參與海獅保護

3)啤酒邊角料,還能種蘑菇

4)虎鯨和座頭鯨打架,到底誰贏了

5)換上LED路燈,就能保護昆蟲

6)比頭髮還薄的原油,就會損害海鳥羽毛

一年一度肥熊周

最近,這頭名叫「747」的棕熊在肥熊周比賽中勝出,成為了今年「最肥的熊」!

比賽中勝出,成為了今年「最肥的熊」!

就是我!(這是今年9月的照片)| C. Rohdenburg

在美國的卡特邁國家公園,一年一度的肥熊周挑戰賽剛剛落幕。來自世界各地的網友們,通過觀看熊熊們的網路直播和照片,投票選出最肥的熊。今年主辦方一共收到約103萬張選票,而「747」就是網友們你一票我一票投出來的冠軍熊。去年的冠軍熊是奧蒂斯,可以點選這裡查看去年賽況。

這並不是「747」第一次奪冠,它也是2020年挑戰賽的冠軍。而且,在全世界的範圍內,「747」也絕對是排得上號的肥熊——一般的成年雄性棕熊體重為500~800斤,但「747」重達約1270斤,堪稱一熊抵兩熊。在每年的春夏季,經過冬眠後的熊一般體重都會大大「縮水」,但即使在初夏,747也維持著超過別熊的重量級。

今年6月的「747」,瘦了,但也沒那麼瘦 | C. Rohdenburg

為了贏得今年的比賽,「747」一直在努力增肥——從6月底開始,它幾乎每天都在布魯克斯河裡捕魚。它光憑巨大體型就可以嚇跑大多數的棕熊,輕鬆地佔據最好的捕魚地點。「747」的體型優勢,加上高超的捕魚技巧,讓它成功地貼上了滿滿的秋膘。

等秋天結束,全身長滿脂肪、肚子裡塞滿鮭魚的棕熊們,就會美滋滋地開始長達4~5個月的冬眠了。

海獅也「染髮」

最近,科學家發現,人類的染髮劑在海獅保護工作中甚是好用。

在澳大利亞,科學家們把染髮劑塗在了海獅的背上,作為暫時性的標記。在染色之後的2個月裡,科學家們可以根據標記識別每頭海獅,並且檢測它們在各個島嶼之間移動的頻率。塗抹人類的染髮劑不需要刺破動物的皮膚,對海獅安全無害。在很多地區,海豹和海獅已經用上了這種獨特的標記方法。

生活在澳大利亞的海獅 | Peterdownunder / Wikimedia Commons

給海獅塗染髮劑的操作也很簡單,研究者自己就能當海獅的Tony老師。他們會用一根長長的杆子,在頂端裝上泡沫材料做的數字標記,再將染髮劑塗在數字上,這樣就能遠遠地把標記按在海獅的背部或側面。這種方法可以保持人和海獅之間的距離,儘量減少對海獅的干擾。

,儘量減少對海獅的干擾

帶上一根杆子,趁其不備,偷偷下手!| Su.fraser / Wikimedia Commons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科學家們將通過染髮劑標記和衛星跟蹤收集資料,研究海獅的行為、數量和移動模式,這些資訊都有利於對海獅的保護。

啤酒邊角料種蘑菇

在以啤酒聞名的比利時,有家公司正在用啤酒的邊角料種蘑菇

這家公司在一個廢棄的屠宰廠裡種起了蘑菇。他們收集了啤酒製作過程裡遺留下來的廢穀物,還有廢棄的法棍麵包和乾麵包,把它們塞進冷藏室,作為種蘑菇的基質。他們現在已經種出了7個亞洲常見的蘑菇品種,包括香菇、舞茸菌等。

用啤酒邊角料種蘑菇 | 參考資料[3]

用啤酒邊角料種蘑菇 | 參考資料[3]

為了長期種蘑菇,他們和比利時的啤酒製造商達成了合作,長期回收製作啤酒的邊角料;還和幾家麵包、三明治連鎖店約好,收集每天剩餘的麵包。這將帶來源源不斷的原料供應,每年可以收到5噸廢棄穀物和18噸麵包,實現了成功的循環經濟

利用穀物和麵包,這家公司每週可以種出8~10噸蘑菇。這些蘑菇深受當地人們喜愛,之前一直需要從其他國家進口,現在靠「廢物利用」實現了當地自產自銷,還少了長途運輸,對生態也更加友好。

用啤酒邊角料種蘑菇,並不是這家公司唯一的嘗試。之前他們還試圖用咖啡渣種蘑菇,但是失敗得很徹底——香菇根本不會在咖啡渣裡生長。他們只好摸索其它基質,兜兜轉轉,最終才驚喜地發現了製作啤酒的廢棄穀物。

海洋大型鬥毆

虎鯨和座頭鯨(又)在海里打起來了!

為什麼是「又」?座頭鯨和虎鯨其實是老冤家了,有記錄表示,座頭鯨經常故意干擾虎鯨捕獵,營救虎鯨的獵物。點選上方圖片,了解更多詳細內容。 | Mollie Naccarato, Sooke Coastal Explorations, PWWA

這場鬥毆發生在美加邊境的海域。參加鬥毆的至少有15頭格外活躍的虎鯨和一對雌性座頭鯨,被觀鯨船的船員發現時,它們正打得不可開交。

船員和遊客們在旁「吃瓜」,目睹了這場持續至少3小時的鬥毆。據報道,虎鯨和座頭鯨之間發生了激烈的對抗,包括拍尾巴、咬鰭等,水面上一直傳來響亮的聲音。一開始,虎鯨一直在努力追趕座頭鯨,但當座頭鯨把虎鯨甩遠了的時候它們,它們就會折返往虎鯨身邊遊

其中一頭座頭鯨試圖用鰭拍打虎鯨 | Mollie Naccarato, Sooke Coastal Explorations, PWWA

令人遺憾的是,雖然觀鯨船上的所有人都熱切觀望著,但誰也沒搞明白它們到底為什麼打起來,甚至不知道最終是誰勝利了——那時海面上濃霧滾滾,打著打著,虎鯨和座頭鯨就都不見了。

船員們認出了參加這次鬥毆的其中幾頭虎鯨,它們來自比格虎鯨群,是一些組成小群體在海里到處漫遊的虎鯨。和在特定區域常駐的虎鯨群相比,它們更加好鬥,更具有侵略性。這對座頭鯨則是Hydra和Reaper,前者是成年雌性,後者才4歲,算得上是少女。不出意外,接下來的幾周內,它們將會開始每年的遷徙之旅。

兩頭虎鯨正在圍著一頭座頭鯨 | Mollie Naccarato, Sooke Coastal Explorations, PWWA

路燈保護昆蟲

在紐西蘭,科學家用4年時間追蹤了更換路燈對生態的影響。這裡原本的路燈是HPS高壓鈉燈,新型路燈則屬於LED燈。LED路燈不僅節省了很多運營成本,還能減少碳排放,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還會影響昆蟲的行為——換成LED燈後,昆蟲沒那麼容易被路燈吸引了

這個發現出乎意料,LED燈比HPS燈發出更多藍光,之前的研究發現,藍光會影響很多昆蟲的行為。不過,除了波長,光強度也會對昆蟲造成影響,這正是原因所在——LED的光強度比HPS燈低得多,對昆蟲的吸引力因此也大大減少。

,對昆蟲的吸引力因此也大大減少

藍光會吸引昆蟲 | Katja Schulz / Wikimedia Commons

飛蛾、蜉蝣等在城市中分佈的昆蟲,是光汙染的主要受害者。雖然只是小小的昆蟲,但它們卻是生態系統的重要基石,是很多魚類和鳥類的食物。昆蟲數量一旦急劇下降,將會產生連鎖反應,影響食物鏈上的其他動物。

紐西蘭目前已經有37萬盞路燈更換為節能LED燈。如果把路燈放得離水道遠一些、用岸邊的植物作為屏障,還可以進一步減少路燈對水生昆蟲的影響。

原油損害鳥羽

人類對動物的影響不止於路燈,如果海洋出現石油汙染,海鳥也會大受影響。科學家發現,水面上的微量原油——即使不到頭髮厚度的百分之一,都會損害海鳥的羽毛

大西洋鸌[hù](

大西洋鸌[hù](Puffinus puffinus)| Ómar Runólfsson / Wikimedia Commons

大西洋鸌每天有大量的時間呆在水面上覓食和休息,如果海洋裡出現石油汙染,它們首當其衝。研究者們從大西洋鸌身上收集了羽毛,觀察它們在接觸石油汙染之後會發生什麼變化。

結果發現,哪怕只是暴露於厚度在0.1~3微米的極薄油膜,大西洋鸌的羽毛結構都會發生很大的變化,還會變得不那麼防水。如果接觸的是很厚的浮油,羽毛的重量會增加足足10倍,直接影響飛行。之前的研究也發現,接觸過石油的海鳥更容易被水浸溼、受到寒冷影響,連在水中的浮力都會減小。

另一種海鳥棕嘴鸌的羽毛 | Wikimedia Commons

科學家認為,除了大規模的原油洩漏,那些人們常常忽視的慢性石油汙染——比如在開採和運輸過程種釋放的少量石油,也會在海面上迅速擴散,讓水面被薄薄的油膜覆蓋。這些都在不知不覺中,給海鳥種群帶來巨大的威脅。

參考文獻

[1] https://www.nps.gov/katm/learn/fat-bear-week-2022.htm

[2] https://phys.org/news/2022-09-hair-dye-australian-sea-lion.html

[3] https://phys.org/news/2022-10-spore-merrier-boom-mushrooms-grown.html

[4] https://www.livescience.com/whale-watchers-witness-orca-humpback-showdown

[5] https://phys.org/news/2022-10-impact-energy-efficient-streetlights-insects.html

[6] https://royalsocietypublishing.org/doi/10.1098/rsos.220488

作者:貓吞

編輯:麥麥

相關文章